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40

  第1040章 鞭梢效应
  白人沃利,闪电侠“白人老婆”的younger brother ,今年才18岁,但他现在已经成为Earth 上最有权力的人。

  至少在21世纪,当银河上将得到总统申请、议会授权后,拥有远超任何人的至高权力,可以调动Earth 所具备的任何人力和物资。

  即便初代银河上将哈莉, 也在成年后成为“五环上将”。

  沃利打破了一个几乎不会被超越的记录。

  “银河上将,我?”

  沃利指着自己的鼻子,满脸不可置信。

  “嗯,我以执政官的名义,正式授予你‘银河上将’的荣誉称呼和实质权力。闪电侠,现在你就是我们的银河上将。”执政官seriously said 。

  要说沃利不兴奋,那肯定是假的。

  renowned 、万人敬仰、盖压当世、慑服群雄、统领超英、威震多元、神魔皆惊的银河上将啊!
  超人死后,有无数强大的异能者争夺“超人”之名。

  但银河上将无疑更加“Supreme ”。

  “超人”顶多算个“Murim Alliance Lord ”,“银河上将”equivalent to “宇宙Supreme ”。

  只不过很少有人对它产生念想。

  就像普通米国人会幻想A妹、肯豆成为自己的老婆, 也有不少人喊性感勇武的神奇女侠“老婆”,却从没人幻想过让哈莉奎茵做自个儿老婆。

  她不漂亮、不性感妩媚?

  肯定不是。

  很多英雄论坛的up主都认为她气质绝佳,能在女英雄形貌Ranking List 中占头把交椅。

  只因为差距太大,连幻想都做不到。

  所以,哪怕正是喊“莫欺少年穷”的年纪,沃利也明白自己压根不具备成为银河上将的能力。

  “我才18岁,什么will not 。”

  “自古Heroes come out from the Youth ,初代银河上将也是年少成名,不比你大多少。”执政官鼓励道。

  “老实说,我很高兴您能这么看重我,但我不能用谎言回报这种信任,我不知道如何对付熵之裂缝。”沃利直言道。

  执政官正要说什么,出使21世纪的李斯特参议员轻轻碰了他肩膀一下。

  执政官眼神严厉,却也没发作,只带着众人离开讲台,并叫来一位名叫“坦克”的brawny man , 道:“坦克, 你是58世纪的超级英雄之首, 为我们的客人介绍一下你的同伴。”

  接着他转头对沃利道:“你没见过熵之裂缝对吧,先认识一下你的下属,银河上将当然要了解‘Earth ’的英雄。

  等会儿我带你亲眼见见裂缝。沃利,自信点,我们都信任你。”

  趁着坦克向异时空来客介绍一众“奇装异服”的未来英雄时,执政官把李斯特带到角落,frowned :“你刚才想说什么?”

  “阁下,我提前发给您的信息,您没收到吗?闪电小子刚出道,什么都不懂,这次只是作为探子,来打探‘熵之裂缝’和哈尔乔丹消息的。

  真正的领队是海王亚瑟,他也是哈莉奎茵推荐的‘银河上将’。”

  执政官indifferently said :“你的消息我当然看过,哈莉奎茵明确拒绝为我们提供帮助。

  甚至不愿指定‘银河上将’。

  因为她认为我们没救了,不能浪费21世纪Earth 的力量。

  站在21世纪Earth 人的立场,我很欣赏她的决断。

  果断,very ruthless ,精准, 不为名声羁绊, 不怕惹非议。

  她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愧是从不犯错的初代银河上将。”

  李斯特神色疑惑,“那您的意思是”

  执政官said with a sneer :“哈莉·奎茵压根没想过指派银河上将。

  只不过其他英雄坚持来58世纪,她不得不安排一個Old Fox 做领队。

  海王亚瑟·库瑞的使命不是帮我们,而是确保他的squad 不会被我们牺牲掉。

  所以你明白了?哪怕让原子侠做银河上将,也不能选海王亚瑟。

  而且,他甚至不会飞,用途还不如‘坦克’大。”

  “so that’s how it is ,阁下英明!”李斯特议员恍然。

  赞了一句,他又奇怪道:“这么说,哈莉奎茵终于做了次错误的决定,她的小心思全被您看穿了。”

  “你还真以为有人能不犯错?”执政官讥讽一笑,回头往沃利走去。

  没有答记者问,也没欢迎宴会。

  执政官直接将四位异时空来客带到隔壁的“观星台”。

  篮球场那么大的平台,中央架设一台科幻感十足的巨型telescope ,已经有十多位科学家在那里忙碌,见到执政官和新晋银河上将,他们也只nodded ,继续忙自己的。

  “你们看!”

  大概离开观众视野,执政官没在英雄面前掩饰自己的急切与忧心。

  “那就是熵之裂缝,它已经来到58世纪边缘,world 危在旦夕,我们快完了,身死国灭,彻底消亡。”

  “熵之裂缝”并非一条扭曲的裂缝,而是像一轮从Heaven and Earth 尽头缓缓升起的太阳。

  不过rays of light 不强烈,宛若悬在天边的一个white jade plate 。

  那white jade plate 就是“熵”,它占据大片天空,映衬得下方千米高的宏伟大厦,如同积木玩具,视觉impact 非常强。

  “裂缝”本体为淡淡的white ,naked eye 可见它在吸摄周围的时空。

  时空在熵中解离成最细微的粒子,粒子形成multi-colored 、波浪形状的烟雾,似缓实急被吸入“white jade plate ”中。

  此时,站在58世纪观星台盯着那“white jade plate ”,眼睛和皮肤会感到微微刺痛。

  “它到底是什么?”沃利震惊喃喃。

  “它就是熵。”边上有一位xiao胡子轻叹道。

  现场除了四位异时空来客,以及58世纪的科学家,还有58世纪和从其它时空流落到此的超级英雄。

  这位xiao胡子带着只露出下半张脸的silver 头盔,身上穿着怪模怪样、标志性十足的制服,明显也是一位英雄。

  “熵是什么?”沃利又问。

  “唔,物理上可以将它简单定义为混乱程度。”

  xiao胡子撑着下巴沉思道:“比如咱们人类,鼻子长在鼻子的位置上,嘴巴长在嘴巴的位置上.
  鼻子、嘴巴、耳朵等器官位置固定,状态为1,熵值最低。

  如果割下鼻子放在耳朵处,挖出眼睛放在嘴巴里,混乱增加,熵值增加。

  反过来说,熵增加,以人为整体的混乱增加。

  把一个活人放在meat grinder 里绞成肉泥,它的熵值,也不如我们眼前‘熵之裂缝’能做到的亿万分之一。”

  “嘶~~~”沃利白脸发白,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海王亚瑟brows slightly wrinkle ,这个xiao胡子
  xiao胡子叹道:“看来你明白了,熵即是毁灭的化身。它能把所有能量、生命、物质粉碎。”

  执政官期待地看着沃利,“银河上将阁下,这股Annihilation Power 正顺着时间之河往回爬,从未来某一刻来到我们的‘现在’,同时抹杀时间和空间,你有解决方法吗?”

  “我——”沃利眼神慌乱,not knowing what to do 。

  “咳,他还是个child ,对时间了解有限。”海王把目光转向golden 皮肤的踏浪者,“线性人是时间manager ,有什么想法?”

  踏浪者苦涩道:“我能在一念之间跨越百万年,但熵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

  事实上,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见到这种现象。

  在零时之前,时间之熵只存在于先知们的理论推导中。

  只有足以撬动多元宇宙的力量,加上超越线性组智慧之和的技巧,才有万分之一的几率创造‘熵’。

  像存默这样,控制如此巨大的熵之裂缝吞噬时间之河,线性人连想都不敢想。”

  “你有没有试过,用伱的力量将‘裂缝’关闭?”执政官问。

  “试过,没成功。”

  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踏浪者还纵身而起,穿越58世纪和时间之河的膈膜,来到熵之裂缝前方,双手射出两束dazzling 的white light 。

  naked eye 观察不太明显,只觉得天上的“white jade plate ”微微亮了些。

  不过,观星台上有最先进科技打造的telescope ,甚至有卫星发射到时间之河,跟随裂缝,贴近观察。

  众人都通过“telescope ”看到踏浪者的无力。

  见到踏浪者开始回撤,海王心中一动,问道:“绿灯侠哈尔乔丹,当初在绿灯能量无效后,why not 撤退?”

  执政官叹道:“他距离裂缝太近,并非谁都能如线性人,在时间之河中进退自如。之前牺牲的英雄,差不多都因为这个原因牺牲的。”

  回归后的踏浪者,证明了这种说法。

  “熵之裂缝的吸摄力量,堪比物质界的黑洞,你们别轻易靠近。”

  “现在该怎么办?”沃利问。

  “现在差不多完成哈莉交给我们的任务。”原子侠手里拿着个手机大小的探测器,“我已经收集到关于熵的详细信息。”

  执政官面色不变,悄悄用眼角斜了眼边上xiao胡子。

  xiao胡子微不可查地nodded ,看着沃利道:“我对时间和神速力都略知一二,或许闪电侠就是我们需要的答案。”

  “我能做什么?”沃利疑惑道。

  “建筑的鞭梢效应,你了解吗?”xiao胡子对边上科学家低语一句,取得主脑的部分控制权后,利用三维projection 成像,为沃利开了节物理小课堂。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a地发生地震,震动传到500公里外,一栋大楼顶端激烈摇晃。

  如果大楼和振波频率一致,甚至会造成大楼顶层裂开、坍塌,但大楼底部稳定不动。

  闪电小子,你明白了吧?鞭梢效应的关键是频率,而控制频率是闪电侠的拿手绝活。”

  xiao胡子目光灼灼looked towards 沃利,“世间万物皆有震动频率,熵之裂缝当然也有。

  你把它当成大楼,而你在500公里外的安全距离引发一场震动,在熵之裂缝造成鞭梢效应,它会不会如同大楼顶层一样裂开、崩碎?”

  “天才的idea!”原子侠狂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