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42

  第1042章 绝望
  鞭梢计划看似很简单,但其中涉及的计算非常复杂。

  毕竟熵之裂缝从前没出现过。

  小胡子能刚见到沃利就divine light flashed ,想到这么个简单易懂的好计划,也不是他脑瓜超级聪明。

  这一切都是执政官安排好的。

  面对海王的质问,执政官绝望之下也没隐瞒,“从发现零时危机开始,我就召集新Earth 联邦所有顶级科学家,组成危机应对团队,搜索消息、寻找解决方案。

  从收到李斯特的消息开始,我就和危机应对团队讨论,你,闪电侠,原子侠,踏浪者,哪个对我们最有用,有什么用。

  鞭梢计划不是divine light flashed ,早在危机出现没多久,就被一名量子学Master 提出来。

  只不过当时我们的‘银河上将’不具备实施计划的能力。

  嗯,我的危机应对团队会根据‘银河上将’的innate talent ,为他量身定制解决‘熵之裂缝’的方法。

  鞭梢计划一直束之高阁,却和数百个计划一起被我记在心里。

  我记得每一条解决方案,哪怕它们暂时没用。

  所以,看到名单上闪电侠名字的一瞬间,我就想到鞭梢计划。

  我不是科研人员,但我驾驭他们。

  我将计划说出来,八十万专家教授立即投入工作。

  最终设计出用奔跑产生时间vortex ,vortex 的震动形成冲击波传递到熵之裂缝的具体方案.
  在你们到来前的两小时里,这套方案在联邦三十九万台银河级主脑中模拟了至少8亿次。

  原本我们会直接将计划告诉‘银河上将’,但这次过来的不止闪电侠。

  你们也不是来帮我们的。

  你们主要为了打探消息。

  而且领头人是你。

  虽然我的幕僚团队认为你will not 飞,才能平庸,不值得关注,但我相信哈莉奎茵,她让你做领头人必有理由。

  不过,你总是超级英雄。

  超级英雄的弱点太明显,应付起来不会比我处理日常政务困难多少。

  你们追逐荣耀、坚守正义,你们不会辜负信任你们的人民。

  哪怕小朋友的一个纯真微笑,都能成为你们踏上荆棘之路的理由。

  凡人面对死亡时的恐惧,往往不会出现在你们身上。

  你们为了理念不惧牺牲,这种伟大的精神,我很敬佩。

  要解决world 危机,也只能依靠这种精神。

  拥有神一般的力量,还连死都不怕,只要再为你们提供正确的方法,还有什么难题解决不了?
  奈何我们竭尽所能,做到了极限,上帝却不肯庇佑我等.”

  “你是个混蛋。”海王捏了捏拳头,最终还是没能捶下去。

  执政官看着他惨然一笑,“别说‘混蛋’,只要能保护我的人民、我的祖国、我的world ,我连‘恶魔’都愿意做。”

  “执政官阁下,不要气馁,我们还有机会!”那个绿藻头的大个子“坦克”excitedly said 。

  “机会.”执政官看看踏浪者,神情失望,转向原子侠,失望加倍,再看看边上的海王他的视线甚至没在亚瑟身上停留,直接略过去,抬头looked towards 那轮越来越明亮的“white jade plate ”。

  “你们走吧,去31世纪,去21世纪,能走的都走吧,熵之裂缝已经靠近58世纪,大概半小时后,它会席卷整个宇宙。”

  “阁下,您呢?”小胡子眼神闪烁。

  “我?”执政官苦涩一笑,缓缓扫视观星台下方的美丽城市,“我当然要和自己的人民待在一起。”

  坦克loudly said :“半小时足够我们再拼一次,去时空Transmission Gate ,准备迎接第40任银河上将。”

  “半小时或许能寻到某个超能者,但要为他准备解决熵的计划”执政官眼睛忽然瞪大,“咦,有人正从裂缝中走出来。”

  众人hearing this 一惊,连忙抬头去看,果然white jade plate 中央多了个黑点,黑点迅速放大,向着观星台快速飞来。

  “小心,他是存默,这场危机的secret mastermind 。”踏浪者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执政官阁下,major event 不妙,熵之裂缝在加速!two minutes 内,它就会撞上我们的宇宙。”守在‘时间卫星’观察窗的科学家失声惊呼。

  “two minutes ?”小胡子眼中闪过惊惧之色,body moved ,迅速消失在观星台上。

  “欺诈Master 跑了,他的头盔能带着他进行时间旅行。”

  有人怒骂,也有穿制服的“英雄”闷不吭声,快速飞遁逃走。

  “走吧,走吧,能走多少走多少,别拦他们。”执政官摆摆手,阻拦了怒气勃发的坦克和卫兵,语气平静地说:“能陪我走到现在,他们已经不负英雄之名。

  而且,他们总是我们的同胞,我只恨无法让新Earth 联邦所有人都离开。”

  几句话的功夫,存默已经飘到观星台上方。

  “刚刚的表演很不错。”他愉快said with a smile 。

  海王握住Trident ,目光如电,“你说‘表演’?”

  “对呀,你们这群蠢货,在用生命和最后希望的破灭取悦我。你都不知道,先前在线性之室看到闪电侠那蠢货冲击熵之裂缝时,我笑得多开心。”存默said with a laugh 。

  踏浪者眼中闪过痛苦之色,“线性之室是‘消失点’的核心建筑,它能观测过去、现在和未来任何时间片段,甚至能干涉现实、扭曲历史。

  他占据了线性之室,刚才一直在观察我们,说不得还悄悄对沃利做了什么。”

  线性之室沦陷,只说明一件事,线性组完了,线性Human Race 灭。

  “你把沃利的牺牲当成了一场表演?”

  海王原本就心里憋火,还没来得及对执政官发泄,又被存默刺激,此时已经愤怒至极。

  他纵身一跃,Trident 前伸,如同一枚从狙击枪里射出的子弹,速度竟超越音速,在空气中撞出一圈white 音障。

  “轰隆隆!”他imposing manner 逼人。

  存默却古怪一笑,慢腾腾侧身让开,让海王成为一枚打空的炮弹,远远落向下方的街区。

  “bang! ”几秒钟后,才有重物落地的闷响远远传来。

  观星台上,一众人表情古怪。

  原子侠原本也蓄势待发,待见到海王的憋屈结局,他又顿下脚步,决定智取。

  “存默,我们发现了你的身份,你是‘战鹰’汉克霍尔。你的younger brother 唐·霍尔死在无限Earth 危机中,你想让他复活,对不对?

  先不说重启宇宙之后,新出现的唐霍尔是不是你younger brother 。

  即便你能从‘新白鸽’身上获得满足,但白鸽是一名真正的英雄,他为拯救world 光荣牺牲,愿意看到现在的你?

  愿意因为自己,让无数无辜之人惨死,让world annihilation ?”

  “你说完了?可惜你猜错了,我是存默。”存默双手垂在腰侧,indifferently said 。

  原子侠语气affirmed :“你是‘战鹰’,救世大英雄唐·霍尔的兄长,别否认了。听到‘唐’的名字时,你的身体在轻微颤抖。”

  存默沉默片刻,right hand 上抬,在脖子处摸索一会儿,轻轻揭开脸上的面罩。

  “impossible !”

  原子侠lost self-control 大叫,踏浪者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观星台上其他人都满脸难以置信。

  存默面罩之下是一张golden 金属皮肤的脸庞,艳红的离子态头发,赫然就是踏浪者!
  “惊不惊讶,意不意外?”存默看着踏浪者hehe 怪笑。

  “这不是真的,你在骗人!”

  踏浪者冲天而起,能量束直射存默full of smiles 的脸庞。

  “bang! ”存默不闪不避,也用同样的招数,right hand 射出一道能量波动一模一样的光束。

  犹如踏浪者的倒影。

  “bang! ”两道能量束怼在一起,相互湮灭,平分秋色。

  “你不是我,这是什么诡计?”

  踏浪者愤怒咆哮,加大输出,推着能量束往存默的方向挤压。

  存默hehe 讥笑,也跟着增大输出。

  “bang bang bang! ”

  两人隔着十来米,中间能量碰撞的地方,犹如点亮一团小太阳,刺眼white light 甚至淹没他们的silhouette 。

  “这是个机会!”

  原子侠心中一动,缩小到原子状态,借助量子通道,快速飞向存默的hehe 冷笑的嘴巴。

  只要进入他体内,无论切断神经、击碎脑细胞,甚至直接放大身体撑爆他,都可以
  近了!

  原子侠心中激动,他已经来到存默唇边。

  “hehehe ”存默还在讥笑。

  “sou! ”原子侠落入他的吼道。

  存默face changed ,再次冷笑,“愚蠢!”

  ——成功了!

  刚出现这个念头,原子侠忽然神情大变,他没看到细胞和神经,存默的体内只有浓郁的、纯粹的能量。

  “糟糕,存默是能量体,ahhhh ,那些能量”

  那些能量犹如核辐射源,放射reddish-brown 光辉,只沾染分毫,原子侠便发出凄厉痛嚎。

  “不,我,我,我”他接连说了好几个‘我’,每一个‘我’的发音都不同,从浑厚的中年男声变成青年的有力大叫,又变成少年的公鸭嗓,接着是child 的童稚声音,最终以婴儿的“哇哇”终结。

  他的声音在变,因为他的身体在变。

  从正当壮年的35岁,naked eye 可见地年轻,青年、少年、child 、婴儿.
  存默体内的能量当然是时间力量。

  在Power of Time 的辐射下,原子侠时光倒流,直接消失。

  “真是个蠢材,竟敢进入我体——”

  存默冷笑着说了一半,忽然感觉嗓子眼有些黏。

  “mother法克!”他明白后心里一阵恶心,纵身一跃,避开踏浪者的能量波,直接跳到他身前,双手闪电击出,嘴里还干呕一声,“呸!”

  一口“浓痰”吐向踏浪者。

  踏浪者subconsciously 抬手格挡。

  “pa! ”一坨乳白的黏液,落在red 的闪电侠制服上。

  嗯,踏浪者手里一直拽着沃利的制服。

  “bang! ”他抬手格挡痰液,自然没法阻挡踏浪者的闪电攻击,胸口被直接捅穿。

  “Ahhh !”踏浪者凄厉惨叫,使劲挣扎,沃利的衣服也threw away 去。

  “知道我为何这幅模样吗?”存默把嘴凑到他耳边,得意低said with a smile :“因为10秒钟之后,我会吸收你的全部能量和智慧,蠢材!”

  他钳制住踏浪者,往后退两步,避开海王的鱼叉一击。

  “不和你们玩了,5秒钟之后,你们全都是死人。”

  他向下方嘲弄一笑,身后浮现一圈white light ,就要离开。

  “唔,差点忘了,执政官大人你要多活一会儿。”

  踏入时光之门前,他paused ,向目瞪口呆的执政官丢了个将人笼罩其中的透明时间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