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45

  第1045章 尸体
  防御被触发,代表自己正在被攻击。

  就像他落入时间之河,体内“波塞冻Divine Force ”自动起反应,在他身上腾起雾气状的金炎。

  那么这会儿是哪个在攻击他?

  海王第一个想到欺诈Master 。

  因为这会儿白茫茫一片的时间之河,只有他和那个奸诈的小胡子。

  但欺诈Master 怎么攻击他的?为什么攻击他?

  “喂,海王,你有没有听我讲话?”欺诈Master 疑惑叫道。

  “我听了,但听不太懂,你让我慢点,难道你还在我后面?你不是先离开的吗?”亚瑟道。

  “我们的确先离开的,但离开没多久,发现追在身后的熵之裂缝消失了,就返回来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欺诈Master 问。

  亚瑟仔细感应,这会儿波塞冻Divine Force 没反应,没人“攻击”他。

  奇怪。

  “我猜沃利并没彻底失败,你们的鞭梢计划还是发挥了作用,让熵之裂缝变得很脆弱。

  后来我借波塞冻Divine Force ,使用波塞冬Divine Force 锻造的Divine Item Trident 捅了它几下,竟把它捅裂开了。”

  “天呐,真的是你,你摧毁了熵之裂缝,偶买噶,海王你——你why not 早点出手?”

  欺诈Master 一直在那大呼小叫,海王也不说话。

  良久,欺诈Master 真诚地赞扬道:“执政官昏了脑袋,他该选你做银河上将的,你才是真正的savior 。”

  海王刚在心里想——自己已经成为消失的58世纪的荣誉银河上将,体内波塞冻Divine Force 又一次微微波动,让他脑子清明了一点点。

  “咦,为什么会这样?欺诈Master 也没说什么,难道不是他?也不对,攻击非常微弱”

  海王心中念头快速转动,嘴上也就没答话。

  欺诈Master 只能继续道:“你速度好快,我们有点追不上,快要联系不上你了。”

  波塞冻Divine Force 继续波动,海王稍微放慢速度。

  “还是有点快。”欺诈Master 道。

  Divine Force 继续波动,海王继续放慢速度,直到欺诈Master 说OK,并要求他往边上偏移些“距离”。

  “为了确保安全,我们乘坐时空spaceship 时,习惯锁定目的地,中途可以停止、加速、掉头,却无法转向,只能麻烦你靠过来了。”欺诈Master 解释道。

  波塞冻Divine Force 持续波动,海王差不多锁定了目标:八成真是欺诈Master 那个bastard ,他的攻击不是针对他的身体,而是spirit strength 。

  考虑到自己没受到实质伤害,以及对方“欺诈Master ”的名头,很可能是精神魅惑。

  难怪执政官选他“说服”沃利。

  可他为何有恶意,要欺骗自己?
  海王心中不解,刚在时间之河碰面,对方就说了谎,说自己是心理学Master ,隐瞒自己精通“劝说类”精神异能的事实。

  可谓是处心积虑。

  问题来了,谋划一个人,必然是因为有利可图。

  先前58世纪的人需要沃利拯救他们的world ,这种大利益与执政官交流过后,连海王也不好评价他们是对是错,只能说立场不同,不分是非。

  可他身无长物,又没啥特殊才能,为什么会被惦记上?

  海王一边想,还一边低头打量自身,身上穿着golden 海神鳞甲,和Trident 是套装,很值钱,但对别人大概没啥意义。

  脖子上围着闪电侠的制服。

  warrior 牺牲,尸体消失,得将warrior 的装备带回去,让他的亲人有个念想。

  左手提着golden 金属皮肤的“踏浪者”,一具尸体自然也没啥价值。

  但他要把尸体拿回去给哈莉他们研究,弄明白存默和踏浪者的关系。

  并且21世纪这两年流行起哈莉开创的“装死遁法”。

  哈莉装死,达克赛德装死,小蓝人装死,难保存默这货不是在装死。

  嗯,尸体没在时间之河融化是很大的嫌疑。

  所以,他蒲扇大的手掌,铁钳般捏住尸体的脖子,只要它敢诈尸,他会用力揪掉它的脑袋。

  “喂,海王,我们已经追上你了,正在你边上,过来呀。”欺诈Master 喊道。

  “你们去哪?”海王问。

  “31世纪,21世纪,都可以。唉,现在零时危机结束,我们也只想找个落脚的地方。”

  海王握紧Trident ,眼底闪光一抹cold light 。

  不仅波塞冻Divine Force 的防御特性被触动,连他自己的spiritual sense 也隐约察觉到危机。

  ——bastard ,想谋害我!
  他不再去想对方的目的,mmp,一个超级罪犯干坏事,哪需要原因!
  他按照欺诈Master 的指引,缓缓向他靠近,同时使用自己的生命连接力innate talent
  期间他故意听不懂指引,走错方向耽误时间,直到他锁定一片Life Aura 。

  不止欺诈Master 一个人,至少上千人。

  “你刚才说‘我们’,你们有多少人?”

  欺诈Master 道:“七千多人吧,逃难是B计划,早有准备,所以人数很多。”

  B计划?

  海Royal General 信将疑,若有B计划,执政官临死前不会是哪种绝望表情。

  难道执政官也不晓得这个B计划?

  可以想见,七千多人,必定个个位高权重。

  ”Ai, 世纪难民,老人child 都有,碰到你也算运气,有你保护,我们至少能安全抵达新的栖息之地。”欺诈Master 叹道。

  海王迟疑了。

  有老人child ,大概是真的。

  七千多人怎么可能没老人child ?

  他若过去“教训”欺诈Master ,有太多意外可能发生,比如,战斗过程中,不小心摧毁时空battleship ,比如,想谋划他的不止欺诈Master 一个人,而是一个难民首领组成的团伙,他们固然该死,但失去他们,余下的人怎么活?
  他若就此离去,虽然心里有些憋,但至少对方一船人能平平安安。

  “执政官,你没有total destruction ,咱这3 minutes 的‘银河上将’也不会让你的希望破灭。”

  他叹息一声,闷不做声,只加快速度、改变方向,直接远离欺诈Master 。

  “喂,海王,你在做什么?”欺诈Master 语气变得急切。

  “欺诈Master ,精神异能者,你在用异能干扰我的思维,你想埋伏我,老子不陪你玩了。”海王直接摊牌。

  “你,你怎么——”欺诈Master 措不及防,震惊不已。

  他叫了半句就停下,海王以为他放弃了。

  另一边,欺诈Master 为海王指引的目的地。

  上百艘时空spaceship 链接在一起,形成一座庞大的超时空堡垒。

  堡垒结构并不规整,看着有些uneven 。

  从spaceship 的样式和外表涂层来看,它们属于不同家族或势力,临时决定在时间之河中组合成一个整体。

  此时,被海王拒绝后,主舰的舰桥上。

  “bang! ”欺诈Master ugly complexion 地捶打控制台,骂道:“法克,哪里出了问题?竟被他发现了。”

  “大概你就是最大的weak spot ,‘欺诈Master ’这个名字让他警觉。”一个穿华丽的silver 长袍的Old Lady coldly said 。

  “议长大人,现在怪我的名声拖累你们的宏伟大计,是不是太晚了些?”小胡子said with displeasure 。

  “各位别吵!”参议员李斯特站出来打圆场,道:“现在海王亚瑟已经心生怀疑,我们的‘catching a turtle in a jar ’计划还要不要继续?”

  “catching a turtle in a jar 是布置好埋伏圈,引诱海王主动进入,现在他往相反的方向跑了,还怎么捉鳖?”小胡子said ill-humoredly 。

  “哎,怎么就暴露了呢?海王明明是个五大三粗的莽汉,应该很容易欺骗才对。”另一位穿同样silver 长袍的old man 不解道。

  “海王不蠢,之前欺诈Master 骗闪电小子时,他就反应过来。而且,我们真的了解海王?”李斯特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连睿智老辣如执政官阁下,也didn’t expect 海王能终结零时危机。唉,早知道——”

  Old Lady 冷声打断他,“诱骗不成,直接强攻,解散埋伏阵型,追杀亚瑟库瑞!”

  “议长,请冷静。”

  “亚瑟库瑞是击杀存默的powerhouse ,埋伏暗算尚有胜机,强攻只怕有败无胜。”

  立即有一群人站出来反对。

  他们有的穿silver 长袍,有的穿紧身battle clothes ,还有胸口帖族徽的日常服饰,所有人的装扮都华丽高贵,气质也elegant and poised ,有千年豪族的风度。

  “放心,亚迪斯家族也在队伍里,我难道会自己灭自己的族?

  he he he ,我们此行可能会失败,却绝不会有损失。”

  Old Lady 笑着安慰众人,“库瑞亚瑟是超级英雄,还是初代的正联巨头。

  我们从小在历史书上看到的——无论任何情况下,正联巨头都坚守不杀人、不违法的底线。

  或许不如银河上将耀眼,但他们是没有杂色的信仰,是纯粹的正义化身。

  连超级罪犯都信任他们的品德,连狡诈的Demoness 哈莉都找他们做朋友,为什么?
  还不是他们可靠、可信,不会背离正道?

  所以,即便我们对库瑞下杀手,也没任何问题。

  多少超级罪犯、多少军方组织,都曾对他们出手过,他们肯定会对恶首有所惩戒,但不会massacre 。

  我们不怕惩罚,不怕付出代价,唯独怕死,偏偏正联巨头永远不会杀人。”

  “有道理,咱们这一船人有老有小,他再生气,难道还会辣手屠杀?”

  “失败了代价小,可如果我们成功.”

  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贼亮贼亮的,呼吸也变得粗重。

  “解散‘聚能’攻击阵型,追击亚瑟·库瑞,从all directions 包围他!”

  随着一声令下,“超时空要塞”轻轻震动,然后”weng” 的一下,解散成上百“片”,好似积木房子忽然倒塌。

  散开的一百多艘spaceship 如蜂群,向着海王的方向追去。

  速度比他的“狗刨式”时间旅行,快了十倍不止。

  “你们想做什么?”

  海王虽然刚进入时间之河,速度不快,分辨方向的能力也不行,但他有生命连接innate talent ,之前还锁定了欺诈Master 的Life Aura 。

  所以,他们还没将他包围,他已经提前察觉。

  “亚瑟库瑞,你欠我们的,现在该偿还了!”苍Old Lady 的声音回应了他。

  “what?”海王有些懵逼。

  “你有能力解决熵之裂缝,甚至有能力杀死存默,可你没有及时履行自己的责任,你辜负了58世纪亿absolutely 人民,你要为此付出代价。”老妇coldly said 。

  海王神色一滞,逃跑的动作也放慢了些,声音干涩道:“就因为这个,你们要杀我?”

  老妇语气放缓,“以命相偿是一种方式,不过你也可以用存默,作为代价补偿我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