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47

  第1047章 时魔(月底求月票啦,many thanks !)
  “杀我的人,坏我的大计,你们还想跑?”

  只凭这句话,以及他轻易将时间之河玩弄鼓掌的力量,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存默不是老大,他背后有人,而且现在真·secret mastermind 找了过来。

  “人不是我们杀的,我们什么也没做!”议长惶急大喊。

  此时的情形就好似一条平静的大河上,有一百多条船围着河里一个人快速行使,忽然一位Spiritual God 翻手为云,将大河上下颠倒,又将Time Freeze ,船与浪花都凝固在坠落的这一刻。

  ”hmph ,谁愿意听你们叽叽歪歪,垃圾,都去死!”

  那人压根没和他们详细分辨对错的想法,coldly snorted ,刺眼的white light 猛然爆发,如同一颗太阳凭空跳出来。

  “啊——“河里的欺诈Master ,只惨叫半声,就化为虚无。

  ”Ah!” 时空spaceship 内的人多坚持了一会儿,“悔啊,早知道就不那么贪了,直接离开什么事儿都没了。”

  “mother法克,熵之裂缝?!”

  海王both shocked and angry ,还能叫喊,能活动。

  “你Interesting 。”

  那人注意到海王的异常,很是惊奇。

  “库瑞·亚瑟,向我acknowledge allegiance ,我帮你融合线性人的力量,让你成为新的‘存默’。”他indifferently said 。

  “要做我的主人,至少得先站出来让我瞅瞅,不然我都不晓得自己在为谁服务。”

  海王悄悄激活自己的生命连接力innate talent ,尽量捕捉对方的Life Aura 。

  “我是时魔,我的目的是创造一个完美的、没有遗憾的world ,你只需要知道这点即可。”时魔indifferently said 。

  “不够,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哈尔·乔丹。”

  黑手是哈尔乔丹的猜测来自哈莉,当时很多人将信将疑,等见到存默,这个猜测被彻底丢到垃圾堆。

  现在海王重新起了怀疑。

  “哈尔乔丹早已经死了。”从时魔的声音中,听不出一丝感情波动。

  哈尔乔丹死在58世纪的事,已经得到确认。

  “时魔,无论你是不是我的朋友哈尔乔丹,我都想对你说——无论你抱着什么美好的目的,当你用极端邪恶的手段去实现它时,它都会被邪恶玷污,变得不再美好。

  可你追逐的就是美好。

  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是玷污曾经属于你的美好。

  你费尽心思,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你只会毁了它。”

  “我留你不死,是让你做我的仆从,不是听你叽叽歪歪。”时魔声音中多了些murderous aura 。

  海王把Trident 横在身前,傲然道:“我只会和志同道合的人做朋友,不会给任何人当奴仆。”

  “那你去死吧。”

  散发灿灿white light 的熵之裂缝,如同石碾子碾压蚂蚁,直接落在海王头顶。

  他故技重施,使用‘波塞冻Divine Force ’驱动黄金Trident 。

  各种泽贝尔魔martial skill 接连使出。

  “chi chi chi chi ——ka-cha !”

  过程比之前困难十倍,海王累得直喘气,但结果和之前一样,他再一次将熵之裂缝戳破。

  时魔没有阻拦,只在他毁掉裂缝后,说道:“so that’s how it is ,关键不是你的martial skill 和武器,而是你体内的Divine Force 。”

  “这是波塞冻Divine Force ,我使出来就有这种效果,可想而知,等波塞冻亲自到来,你绝对会失败。若识相,现在就收手吧。”海王傲然道。

  “你不怕我去天境宰了波塞冬?”时魔语气古怪地问。

  海王只愣了一瞬,立即将没见过面、也从不信仰的海神波塞冬抛诸脑后。

  ——打死就打死吧,海神与我海王有什么关系?
  “你别吹牛,你连借用波塞冻Divine Force 的我都打不过。不服气你可以出来,和我大战到时间尽头。”

  海王嘴里叫得响亮,心中却十分焦急,因为他始终捕捉不到对方的Life Aura 。

  ——难道时魔压根不在‘这儿’?他能随意扭曲时间,现在会不会真身留在时间终点?或者别的地方?
  如果连时魔的人都找不到,他该怎么打?
  “其实,我该感谢你,若非你亲自向我示范Divine Force 的效果,下次面对哈莉奎茵时,我很可能被她打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现在,我有了防备,她完了。”时魔似乎在微笑。

  海王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你在说什么,与哈莉奎茵有什么关系?”

  “当我一眼looked towards 你,你的一生,事无巨细,都落在我眼底,如果一把豆子落在手心。

  没有我不知道的,只有我没注意到的,因为我是时间的Sovereign 。”时魔淡然道。

  “impossible ,你应该看不见哈莉奎茵。”海王连连摇头。

  “我的确看不清楚她的人生轨迹,但通过你们,能推断出她的全部信息。

  比如现在,抓住你,你体内有她的Divine Force ,我甚至能将它夺走。”

  说到这儿,时魔毫不掩饰心中killing intent ,静止的时间河水似乎凝结一层冰霜。

  海王shivered 灵打了个寒颤,知道恐怖大招即将降临在自己身上,慌忙喊道:“哈尔,我还请你吃过饭,你忘了吗?”

  他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哈尔乔丹,但这会儿他实在没辙了。

  如果对方站在他面前,哪怕对方实力强tournament 过达克赛德,他也有大战一场的决定。

  可现在连人都看不见,只能胡乱叫喊了。

  万一猜对了呢?

  “BOOOM!”

  对方没任何迟疑,攻击照旧落下,海王只觉自己成了一颗蚕豆,被塞进枪管里,然后对方扣动扳机.子弹里装的不是火药,而是核弹。

  时间之河犹如爆炸一枚核弹,河水直接“蒸发”成真空状态,海王看到无尽white light ,然后什么也看不到;他只感受到沛然巨力袭来,然后完全没有了感觉。

  如果说时间之河是一根蜡烛,前后两头烧,烧到现在,前头58世纪,后头公元前五万年,那么海王此时如同一枚子弹,射穿了蜡烛。

  就像《鹿鼎记》鳌拜胸口插着的神龙刺,陈近南推着一根柱子撞击他,两股力量叠加,导致神龙刺被逼出鳌拜体外,还射穿树干,射穿陈近南胸口。

  十分凌厉。

  时魔下了狠手,一击之下,把海王钉穿现存的时间之河。

  时间终末之地。

  “没有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没直接湮灭?”一片五彩斑斓的虚空,时魔惊疑不定。

  如果海王肯归顺他,他会非常高兴。

  但他知道海王的性格,知道正联英雄不会妥协。

  可时魔又必须拿到海王手里的两样东西:存默的尸体,海王体内的“哈莉Divine Force ”。

  存默屠了整个线性人一族,夺走所有线性人的力量.线性人号称时间Guardian ,在时间之河中的地位和权力,和小蓝人在物质宇宙中的差不多。

  线性人的力量之和,连时魔也不能轻易放弃。

  另外就是能克制Power of Time 的“哈莉Divine Force ”。

  把它拿到手,不说解析其中的秘密,至少能在“零时”降临时反制对方。

  所以,时魔一定会杀海王,无论海王是否请他吃过饭。

  不过,他终究还是被海王的话影响。

  他打算给海王一个痛快。

  没有痛苦的死亡叫“痛快”。

  所以,那一击非常用力,理论上能把海王拍成齑粉,只剩下两团能量留在原地。

  却不想海王没裂开,没湮灭,反而像子弹,把时间之河都射穿了,进入了没有时间之河的“空河道”。

  唔,哈莉此时已经96点防御。

  关键是Level 9 绿灯防御专长,免疫任何形式的“绿灯能量魔法”。

  equivalent to 海王只被“forbidden spell ”的冲击波击中,最强杀招无效。

  时魔刚准备离开时间终末之地,去河道之外寻找海王尸体,忽然face changed ,coldly snorted ,跳入另一个色彩斑斓的时间点。

  那里正有一个衣衫褴褛的red 兜帽人快速奔跑。

  “时陷者,你逃不掉的。”

  时魔站在那不动,却有数道光束射出,把近乎幻影的red 兜帽人斩成三节。

  兜帽人还在大声悲号:“不,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不能——”

  “我能!”时魔来到他的尸体边,手掌好似吸尘器,从残尸上吸收一缕缕彩色烟雾。

  “宇宙的运转过程出了错误,我必须纠正它,这是我的使命。你的力量归属我,也是命运。”

  时魔忙着搜捕最后的时陷者,暂时没前往“时间源头”寻找海王的尸体。

  但时间之河里还有其他人。

  他们都“看到”海王杀死了存默,也都和58世纪的人一样,对存默的力量心生贪念。

  只片刻功夫,“时间源头”附近就聚集了一群来自不同时空的“时间旅行者”。

  “in the past ,只a trifling 线性人,就能收拾我们这一群时空Planeswalker 。现在存默体内蕴含整个线性Human Race 群的力量,这是什么概念?”一个blue 兜帽的法师低声道。

  “咕咚.”好几个旅行者激动得咽口水。

  “可是,他离开了时间之河的范围”有一位摩托手hesitantly said 。

  嗯,他的时间旅行机器像一辆摩托。

  一个长蜥蜴尾巴的恶demonic path :“原本时间是一条完整的河,从150亿年前的时间起源之地,一直到‘现在’,到未来,到时间终末之地。

  现在却只剩公元前四万九千年到公元58世纪——”

  “现在只剩50世纪了,时魔之前一巴掌拍碎了近千年的时间之河。”

  “嘶,恐怖如斯!”

  “他能这么terrifying ,也因为夺取了时陷者的力量。单个线性人不如时陷者,但他们可是有一个种族,如果我们得到哪怕只分到一位线性人的力量,也足以嗷啸时间之河,成为a region’s Overlord 。”

  “咕咚.”咽口水的人更多了,围过来的人也更多了。

  “我们去找海王遗骸吧。”

  “哎,你们别激动。”蜥尾恶魔快速道:“时间之河已经缩短到公元前四万九千年,也即是我们此时所在的‘时间起点’。

  而海王已经离开河段,进入没有河道的时间之河。”

  “所以呢?”

  “连河道都没有,我们不仅难以生存,连方向都找不到。”

  蓝兜帽时空法师道:“在时间洪流之外,虽然方向难辨,但找到海王应该不难,他沿途会留下一些气息.”

  “啊,你们快看,时间理事会已经出发了!”忽然有人惊呼,等众人转头看去,就见一支庞大的舰队排成“一”字形,加速消失在时间之河。

  “快走,别让理事会的人抢了先。”

  兜帽法师不再磨叽,率先一飞冲天,追上最后的一艘时间之主spaceship 。

  “whiz whiz whiz !”next moment ,时间之河各个河段飞出one after another multi-colored 的“流星”,汇聚成一条Star River ,连接时间洪流之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