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48

  第1048章 Mysterious Land
  线性人的老巢“消失点”,建立在时间终末之地的“外面”。

  也即是位置上在时间之河的终点,但离开时间之河,去了“岸上”。

  时魔弄出“零时”危机之前,消失点就在时间之河末端的“岸边”,因为时间末端是时陷者的领域。

  时间之河有末端,也有起点。

  无限Earth 危机期间, 哈莉和正义联盟还远征过时间起源之地。

  时间起源之地与‘时间起点’有所区别,尤其是在零时危机,时间起点已经从时间起源之地缩短到公元前四万九千年。

  众多时间之河生灵都缩在时间起点,因为时间起点距离时间末端最远,而动乱就源自时间末端。

  他们都选择在时间起点躲灾。

  即便零时降临,也不会去21世纪,因为临时降临时, 21世纪必然成为主战场。

  终末之地有“时间洪流之外”的区域,时间起点也有。

  哪怕海王如同一枚子弹, 直接穿过时间起点,那些时间旅行者不敢直接追着他,从时间起点离开时间之河,

  因为时间起点也有一道熵之裂缝!
  一条时间之河,前后两道熵之裂缝,往中间逼近。

  海王击碎靠近58世纪的熵之裂缝时,不仅惊动了在时间终点“摸鱼(搜寻时陷者)”的时魔,整条时间之河都被震动。

  时间之河各个时间段的宇宙震动。

  多元宇宙震动。

  所以,等海王弄死存默后,几乎所有人都晓得了。

  对存默体内线性之力有野心的,都汇聚到时间起点,准备分一杯羹。

  在时陷者濒临灭绝、线性人已然灭绝的现在,时间之主理事会成时间之河最强势力之一,率先展开行动。

  他们没有冲击时间起点的熵之裂缝, 而是先离开时间之河,绕道“岸边”, 从岸上越过熵之裂缝, 再进入“消失的河道”——时间之河被熵之裂缝吞噬后,留下的时间空白区。

  “偶买噶,这里的环境好凶恶,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既不是时间之河,也不是时间洪流之外,这是哪?”

  一群时间旅行者刚踏入“消失的河道”,就傻眼了。

  如果物质宇宙有四个维度,xyzt,时间之河为其中的“时间坐标轴”t,那么,进入时间之河,犹如落在t坐标轴上。

  三维空间坐标系由xyz三根坐标轴,某一点落在其中一根坐标轴上,比如,落在x轴线上,则代表y=0,z=0。

  落在时间之河,等于xyz都等于0,没有空间,只有t的数值。

  那么进入被吞噬后的“消失河道”, 连t也没了数值,xyzt全都失去意义,代表这里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

  “这是‘不存在的点’,它不该存在,也从未存在过,但现在它确实出现了。”

  蓝兜帽的时间Planeswalker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一边环顾“左右”,一边寻找“存在的”气息,很快他眼底浮现喜色,喊道:“找到了,海王和时间之主理事会的气息都在,太明显了。”

  随着他的指引,众时间旅行者也发现两股异常气息气息本身并无异常,但在“不存在点”出现“存在”的痕迹,犹如沙漠里出现一片绿洲,犹如秃顶中年男脑顶门长出一条乌黑粗大的辫子,非常显眼,非常不寻常。

  有了气息引导,一众人不再迷茫。

  “不存在点”环境着实恶劣,没有时间和空间,自然也没有空气、水等维持生命的物质,也不存在时间观念,对身体和心灵是双重折磨。

  体内能量消耗接近一半时,就有旅行者心里打退堂鼓,“如果找不到海王,如果得不到线性之力,我没法回去了。”

  于是,有了第一批无奈退出的人。

  剩下的人也心中忐忑,“海王到底去哪儿了?该不会被击飞到亿万年后的‘不存在点’吧?那可就太远了。”

  “远啥?‘不存在点’内压根不存在距离,我们一直在一个‘点’里面,equivalent to 零维度。只要顺着气息‘飞’,早晚见到海王。”有人道。

  他tone barely fell ,蜥尾恶魔就激动叫道:“快看,时间之主理事会的spaceship !”

  在不存在点,连空间都不存在,自然没法用眼睛“看”。

  不过,能来这儿的都非凡人,时间旅行者“时间之河生命”的特性,让他们有独特的信息交互手段。

  “咦,那里怎么有一座峡谷?!”

  靠近之后,他们不仅发现时间之主理事会的spaceship 停了下来,还“看到”远方悬浮一座sun shone brightly 、birdsong and fragrant flowers 的峡谷。

  “这是幻境吗?不存在点怎么会有物质和空间?那里甚至有阳光、高山、花草、飞鸟,妥妥一個小位面,这不科学,也不魔法。”

  所有时间旅行者都震惊且茫然。

  同时,他们也明白为何时间之主们驻步不前。

  太诡异,没人敢动。

  “要不要去看看?”摩托骑手be eager to have a try ,“我似乎看到海王了,他撞在山脊上,撞出个巨坑,人嵌在里面,嗝屁了?”

  “海王在哪?那座山脊?”

  听到海王,就想到存默,想到存默,又有人开始咽唾沫。

  “喏,在东边海滩斜上方.”

  摩托手骑着摩托车样式的时间穿越机器,而摩托车的两块后视镜,竟是超高倍“telescope ”。

  经过他指点,靠近后视镜的时间旅行者,都看到了“海王遗骸”。

  虽然不太清晰,但能分辨他的golden 紧身鳞甲,以及黄金Trident 。

  “咦,存默尸体不见了,不在他手里了。”有人惊呼。

  “海王都被一巴掌拍死了,飞了几万年,你还指望他能抓住尸体不放?”蓝斗篷不以为然。

  “存默的尸体八成落在峡谷里,我们快去吧!”摩托手excitedly said 。

  “别急,时间之主理事会没有动,说明他们察觉到危险。”

  “在此地发现bright sun and a gentle breeze 的峡谷,峡谷还没有位面之壁阻挡,直接展露在‘不存在点’.如此诡异的场景,我做时间旅行者数千年,从未遇到过。

  时间之主若直接冲进去,那才叫不正常。”

  “sou! ”tone barely fell ,就有一道流星直接冲向远方峡谷。

  “啊,是时空镖客,他不怕死吗?”众人皆惊。

  “不能让他抢先,有了线性之力,再诡异也不用害怕了。”立即又有几束流光疾驰而去。

  “法克,我明白了!”蓝斗篷法师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一边快速跟上,一边懊恼道:“线性人最强的innate talent ,是颠倒因果。

  正常人是先经历因,再得到果,也即是俗话常说的‘种因得果’。

  线性人却打破这一常识,他们能控制时间先拿到果,再使得‘因’被必然触发。”

  “什么意思?”摩托手疑惑道。

  这会儿所有人都一窝蜂冲向峡谷,连时间之主们也启动了spaceship 。

  “存默击杀踏浪者的过程,你看过没?”

  “没有,我不敢靠太近。”

  蜥尾恶魔心中一动,恍然道:“存默摘下头罩后,是踏浪者的形态,说明他已经吸收踏浪者的力量。可那时候踏浪者还没死,还在与他战斗。

  存默用未来得到的踏浪者之力,与现在的踏浪者战斗,还必然会胜利,因为‘果’已被存默得到,现在只是例行公事,走过场,凑因果循环。”

  “所以呢?”摩托手还是有些不明白。

  “蠢货,只要得到存默的力量,无论峡谷有什么危险,都不再是危险。因为这一趟只是‘过场秀’,凑因果循环.呃,摩托Knight ,搭个便车如何?“

  蓝斗篷时间法师刚呵斥一句,便尴尬发现自己速度在一众旅行者中太慢,远不如摩托手。

  “你上来。”摩托手也没拒绝。

  坐上别人的车,蓝斗篷法师不好再拿架子,放缓语气,仔细解释道:“踏浪者愤怒勃发,用尽全力,还有正联在旁辅助,存默漫不经心应战,却轻轻松松获胜。

  他拿到了‘拥有踏浪者之力的果’,‘战胜并俘虏踏浪者的因’就必然会发生。”

  摩托手先恍然大悟,接着又疑惑道:“现在我们身上没有存默之力,是不是证明我们即便下去,也抢不到存默尸体?”

  “按照正常人的逻辑,这么想没错,但在线性人身上,完全不对。存默能颠倒因果,是因为他先抢了其它线性人的力量,才能颠倒踏浪者的因果。

  也即是说,颠倒因果不等于reap without sowing 、不付代价。

  踏浪者费尽心思猎杀线性人,就是在付出。

  我们现在抢夺存默尸体的行为,也是付出,等拿到尸体,得到线性之力,就能颠倒因果,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

  这话蓝斗篷没公开,只通过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告诉给了摩托手。

  公开了,再没人会迟疑。

  可他巴不得现在所有人都迟疑不决,让自己抢占先机。

  “存默能颠倒因果了,为何还被海王击杀?”摩托手奇怪道。

  蓝斗篷不以为然道:“世上哪有真正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的存在?

  曾经我们尊线性人为时间之河内最尊贵的Royal Family ,认为时陷者是帝王。

  现在呢?
  一个被灭族,一个被时魔撵成狗。

  存默能杀线性人,海王就能杀他。

  至于他们各自使用了什么手段,等拿到线性之力后或许能窥视一二,现在嘛——偶买噶!”

  几句话的时间,摩托车已经驮着两人进入峡谷。

  进入内部,他们看到了在外面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峡谷入口的岩石地面上,有一个巨大的方块字。

  方块字占地千平方,字体并非平整一块。

  岩石和泥土结构的地面崎岖不平。

  之所以还能看出字形,是因为字太大,字迹太深。

  如果直接站在方块字中间,或许会误认为铁画银钩的一笔一划都是河道。

  “这个字,似乎是天朝古文”蓝兜帽法师飘在半空,绞尽脑汁想了许久,也没认出下面的字是什么。

  摩托Knight 左右看看,很多人已经直冲峡谷深处,只有寥寥几人驻足在方块字前,不由急道:“什么字不重要,还是快点去找存默尸体吧。”

  蓝兜帽法师也抬头观望一圈,这会儿连时间之主的舰队也进来大半,另外还有七八个百米高的神魔,都面露贪婪之色,显出真身。

  “你的摩托车上有微型超脑吧?扫描这个字,看看它代表什么意义。我心中莫名有些不安。”他frowned 。

  摩托Knight 虽然焦急,却还是用摩托车的“前灯”,往下面照了一下,然后他盯着前面的“仪表盘”等待结果。

  “唔,天朝历朝历代,都没记载过这个字。不过,超脑找出几个与先秦古篆相似的字。”

  “什么字?”法师连忙问。

  “其中一个是墓。”

  “难道这不是小位面,而是一座墓?”法师大惊,再抬头看峡谷里面的高山,“那也不是山,而是墓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