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49

  第1049章 天降猛man
  “不确定它是不是坟墓,这个怪字只是与‘墓’有两成相似。”摩托Knight 摇头道。

  蓝斗篷时间法师仔细观察峡谷一圈,虽未窥得全貌,但明显没有规整的坟包或建筑。

  心中不由又怀疑起来。

  “除了‘墓’,它还与什么字相似?”他问道。

  “主脑对比显示,似乎有‘止’与‘戈’的结构。”摩托Knight 道。

  “什么意思,是停止和武器?意思相差太多了吧?”蓝斗篷法师frowned 。

  “我也不晓得, 为了方便时空旅行,我在摩托车主脑里记载了人类文明开始到未来,总共八十五万种文字与语言,甚至包括地方方言。

  但所有文字中,都没这个怪字。

  只能从这个怪字中提取一部分,与现有的古文字对比,然后找到‘墓’、‘止’、‘戈’.还有像闪电的‘电’。

  唔, 主脑还猜测闪电是甲骨文中的‘神’.乱七八糟的,看得我心烦意乱。”

  说到最后他一脸烦躁, “咱们还是去找存默吧!”

  蓝斗篷法师也不得要领,只能默默记住地上的字,继续往峡谷前进。

  “bang! ”

  刚飞进峡谷口,前方忽然爆发一股强大能量波动,两边的山峰也轻轻震动。

  “发生了什么事?”摩托骑手启动雷达扫描,目光looked towards 后视镜。

  只一眼,他就心Quick As Fire ,yelled :“快,赶快,有Spiritual God 在捶打stone wall ,似乎存默的尸体落在石头缝里。”

  “哪位Spiritual God ,强不强?”蓝斗篷法师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非常强,是号称‘中古Little Overlord ’的枯脸祭司。”

  “shit!”听到这個名字,蓝斗篷法师反而从极速飞行中停下,脸色数变,道:“等等, 我们必须找人组建联盟。

  枯脸祭司太强了,他是远古Earth 先民崇拜的时间之神, 称霸公元前百万年的时间河段,无人可敌,连线性人也不愿——”

  “ao wu! ”话音未落,凄厉惨叫从峡谷深处传来,叫声极为响亮,震动了大地,却又极为短促,只叫了一声便戛然而止。

  不等蓝斗篷法师询问,摩托骑手便惊恐yelled :“偶买噶,枯脸祭司死了,好多人都——我们快跑,此地不祥!”

  叫了半句,他转头就跑。

  “什么不祥?”

  蓝斗篷反应很快,虽然只看到峡谷深处升起一股色彩斑斓的雾气,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还是立即跟上。

  “都死了,枯脸祭司锤击山壁后, 忽然有雾气从山缝冒出, 那家伙首当其冲,被喷了一脸.法克!”

  摩托骑手的脸上布满恐惧, 牙齿磕磕碰碰,颤巍巍指着前方,“雾气——”

  前方也升腾淡淡的雾气,虽然很淡,但被雾气笼罩的人或时间穿越机器,都如同阳光下的冰雪,naked eye 可见地融化,消失。

  甚至没有惨叫。

  “不!”blue robe 法师发出一声惨叫,被后面的雾气追上。

  片刻功夫,峡谷笼罩一层色彩斑斓的朦胧雾气,雾气还蔓延到“不存在点”,外面观望的时间旅行者像是被一张巨口吞下,没留下任何痕迹。

  接着,峡谷慢慢虚化,最终彻底消失,好似不存在过一般。

  “shua!” 一道虚幻的影子径直穿过“时间起点”处的熵之裂缝,便看到一群失去生命、慢慢分解消亡的尸骸。

  他们都是“油量不足”半途折返的时间旅行者。

  他们想的不错,走了中途,发现能量只剩下一半多一点点,继续前进风险太高,却正好足够回头。

  却忘记时间之河正在迅速缩短,时间起点不停前移,等他们回头时,路程已经增加数倍。

  “蠢货!”illusory shadow coldly snorted ,继续前进。

  良久,时间终点的时魔睁开眼睛,惊疑不定地呢喃,“怎么回事,海王忽然回到了21世纪?存默尸体呢?线性人的力量不见了?”

  “哈喽,哈喽?”

  “哈喽,哈喽,are you OK?”

  海王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脸,还有人在拍打自己胸口,耳边一连串的“哈喽”。

  是英语,但语调有些古怪。

  他想回应他们,但意识像是被锁在大脑深处的一间小黑屋里。

  他想动弹,却感觉身体成了别人的,自己无法控制。

  “刺啦啦~~~”

  直到胸口一阵酥麻,他的身体好似摁下电源开关,一下子恢复活力。

  “偶买噶!”

  他的意识冲出小黑屋,进入一片刺眼white light 的world 他睁开了眼睛。

  “海王,are you OK?”

  海王眨巴眨巴眼睛,看清了问话的人。

  是个亚裔白大褂old man ,手里还提着似乎是心脏除颤仪?

  刚刚他给自己做过心脏起搏?

  在old man all around 还围了一圈人,多数是亚裔,只有少数几个手持lexnote拍照的欧美人。

  看着有些像观光客,他这是到哪个宇宙了?

  “这是哪?”他muttered 。

  “霓虹,Northern Sea 道,Martial Mountain 市。”一个富态的金丝眼镜挤开白大褂,表情谄媚地说:“阿里嘎多,我是Martial Mountain 市市长葛灯熊二。

  尊贵的海王Your Majesty ,你怎么会在这?遇到海难了吗?”

  “霓虹.”海王倒是知道霓虹的Northern Sea 道,可自己怎么落到这儿了?
  “现在是什么时间?公元多少年?米国总统是谁?”他又问道。

  “呃”

  此言一出,周围人表情古怪。

  还有拿着手机的欧美人窃窃私语:“难道海王从山上摔下来,摔坏了脑子?”

  “他刚才heartbeat 都停了,八成刚发生过激烈战斗。不过,小狗视频论坛上没有大型战斗爆发的新闻呀?”

  海王没有超级听力,但超级体魄带来的五官早已超越凡人,听到‘小狗视频论坛’,立即精神振奋,excitedly said :“现在是21世纪,17年,阿波·特斯拉当成王总统,对不对?”

  之前发呆的富态金丝眼镜也came back to his senses ,nodded and said :“是的,现在是2017年,或许您需要联系正义联盟?要不要我帮忙?”

  听到正义联盟,海王彻底放下心来。

  “谢谢,你知道正义大厅的电话不?我告诉你。”

  “我不知道,但我开通了守户犬!”

  金丝眼镜掏出最新款的天堂山XR,在一众使用lexnote的游客围观下,下巴微抬,特意做了个伸长手臂的动作,好似要让所有人见到自己的手机型号。

  天堂山手机或许不能抬高使用者的身份,但每个月将近两百美刀的守户犬,真的能成为有钱佬的象征。

  “OK,我已经把信息发到正义联盟的大众公告板。”

  海王自己就是正联巨头,知道正义大厅的主脑会即时阅读、筛选、处理公告板上的信息,这会儿同伴们八成已经知道他活着归来的好消息。

  不过,他怎么回来的?
  心里这么想,他也问了出来。

  “这”葛灯市长不确定道:“你似乎是从天而降,大概与谁在天上战斗,不幸摔落地面,先砸到山脊上,又弹飞落到山脚石道边。”

  海王想不明白,撑着Trident 站起身,打量周围一圈,said curiously :“这里似乎是个观光点。”

  市长表情有些不自然,“这里是Martial Mountain 。”

  Martial Mountain ?没听说过。

  “Martial Mountain 有什么景点?”海王问。

  “Martial Mountain 就是过去的‘武Divine King 山’,”市长眼神闪烁,“在这座山上发掘了Martial Sacred Mountain 王的陵墓,2012年发掘的,山下的市镇也因此改名‘Martial God 市’。”

  “Martial Sacred Mountain 王的陵墓”海王嘴角抽搐,自己怎么落到这鬼地方了?
  Martial Mountain 市他没听过,world 上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也很少,但若说“Martial God 市”、“Martial Sacred Mountain ”、“Martial Sacred Mountain 上武Divine King 陵墓”,不仅world 皆知,连外星佬都看过相关新闻。

  不过,2012年发掘.那是只存在时间之河的“虚假”历史。

  宇宙重启在15年后。

  葛灯叹道:“曾经这里非常繁华,游客如织,everyday all 有world 级的考古学家和宗教团体前来朝拜。

  无限Earth 危机结束后半年,因为某些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这座山和山下的镇子都重新改名,改为‘Martial Mountain ’和‘Martial Mountain 市’。

  不过,这山上的确有Earth 最古老,也是规模最庞大的帝王陵墓,这里的旅游业倒是没有停,只是游客比早年少了些。”

  海王了然,哈莉虽然改写历史,却没故意隐瞒自己的作为,她公开事实后,这里的旅游业,乃至历史与宗教地位,都大幅度降低。

  “我看这儿游客也不算少。”海王安慰他道。

  ”Ai, 大家都是来看您的,能来的都来了,山上和庙宇里都没什么游客。”葛灯市长道。

  sighed ,市长又指着前方山脚下的宏伟寺庙,热情邀请道:“正联过来还需要些时间,不如去庙里坐坐?

  今天正是一年一度的‘Martial God 节’,传说武Divine King 在这一天去世的cough cough ,至少巫女表演是真的,我也是来山上参加Martial God 节,才正好碰到您。”

  海王也不想在这被游客围观,便道声谢,跟着葛灯市长进入庙里。

  他本以为庙里会很安静,刚才市长还说山上和庙里都没什么游客,可进入后他傻眼了,里面vast crowd 。

  不过他也注意到了,里面的人多数都是本地人,游客的确稀少。

  所有人都穿着华丽、繁复的裙服,排着队在great hall 里祭拜Martial God ——一尊inheritance 自五万年前的石像,虚假的真古董。

  大家知道它是假的,但它的确从5万年前流传至今。

  在主殿边上还搭建了一长排的舞台,穿着华丽衣服的霓虹少女在上面yiyiyaya 唱着、歪歪斜斜地跳着,海王驻足观望片刻,竟意外发现她们的表演很有味道。

  “怎么样?”市长笑着道:“这是巫祝之舞,巫女祭祀的舞蹈,传说武Divine King 每次征伐归来,都会大宴宾客,然后少女为她跳舞助兴。

  据说,这个ceremony 已经inheritance 几万年了。

  虽然传说是假的,但38 个舞台,每个舞台上的巫女,都是山下豪族的嫡女,从小培训,舞蹈功底很——”

  “八嘎!”

  市长的话没说完,边上走过来一群腰挂katana 的男人,领头的老者对市长破口大骂,“亏你还是葛灯家的长男,竟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熊二,你若不剖腹谢罪,葛灯家的祖先都将永世蒙羞。”

   (ps:猛,,,男,竟是敏感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