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50

  第1050章 原子侠成了细胞侠
  “井Patriarch Tian ,我说什么了?”葛灯市长said with displeasure :“海王Your Majesty 在此,我劝你别丢了Martial Mountain 市的脸面才对。”

  井田old man 怒道:“你污蔑武Divine King 的历史为虚假,拔个牙撸!你father 还是武Divine King 复——”

  “井田!”一声厉喝从侧面传来,又一队warrior stride proudly ahead 走来。

  同样款式的warrior 服,胸口和后背却是不一样的族徽,领头的也是个old man 。

  他一过来, 除了葛灯市长没动作,其余人等皆躬身行礼,口称“山下大人”。

  “抱歉,打扰您欣赏歌舞了,海王Your Majesty !”山下大人向海王恭敬gave a salute ,又冷漠看了眼葛灯市长, 才转向其余人等,道:“无论别人怎么看待武Divine King 的历史,对我们Martial Sacred Mountain ‘38家’而言, 每年的今天都是最神圣的时刻。

  不许喧哗,不许打闹,不要影响武Divine King 观赏巫女的献舞。”

  “哈依!”

  等众人离开,海王才said curiously :“山下大人是谁,大家很尊敬他?”

  葛灯市长不以为然道:“一群认不清现实、沉迷在虚假幻象中的老顽固,您不用理睬他们。

  山下old man 您也别在意,Martial Mountain 市文化局局长而已,别人叫他‘大人’,他还真腆着脸应下了。”

  另一边,寺庙外的一家五星酒店,山下大人正在训斥井Patriarch Tian ,“你老糊涂了?武Divine King 复活教是秘密组织,你今天差点当众说出来,而且还有正联巨头在场。”

  “死你妈塞!”井田old man 脑袋低垂,态度异常谦恭,“我实在是火气上头,葛灯家的小子去世的葛灯大人可是我们的教宗啊,他儿子竟如此堕落, 我,我们应该教他明白自己的使命。”

  山下大人coldly said :“现在我是教宗!”

  井田怔了怔,神色复杂道:“哈依,我明白了。”

  葛灯家patriarch 子的使命,即是统领武Divine King 复活教,过去无数年,都是葛灯家族担任这个职位。

  海王在庙里待了半小时,喝下几杯Martial Mountain 特产的‘War God 之血’葡萄酒,欣赏众小姑凉yiyiyaya 跳了两场舞,神奇女侠的战机终于来到寺庙上空。

  “怎么就你一個?”神奇女侠facial expression grave 道。

  ”Ai, 只我一个活下来。”海王苦涩sighed then said ,又问:“只你一个来接我?”

  “不然呢?大家都在忙,只我有空。”戴安娜闷闷地说。

  海王浓眉挑了挑,“对沃利和原子侠的牺牲,你似乎不惊奇?”

  “今天早晨,哈莉奎茵就对我们说,你们那边出遇到大嘛烦。我们想派人去接应你们, 被她严厉阻拦。”

  “唔,她能隐约察觉到我这边的战斗”海王looked thoughtful 。

  他战斗,她能得到“Martial Arts 经验”, 他使用Divine Force ,她也能感应到。

  戴安娜机警道:“她为何能察觉几千年后你的战斗情况?”

  海王纠结片刻,小声道:“我和你一样。”

  “啥?”

  “哈莉路亚,沙赞魔咒。”他声音更小了,戴安娜差点没听清楚。

  “喔,她也借Divine Force 给你了。”她先恍然大悟,又古怪道:“你之前可没告诉我们这件事。”

  海王白了她一眼,“难道你不知道原因?”

  “hehe ,你的启动incantation 是什么?”

  女侠当然明白原因,她normally 里也羞于在公众场合使用“哈莉路亚”。

  “incantation 不是重点,重点是沃利和雷·帕尔默,我该怎么跟他们的家人交待?唉,哈莉特意叮嘱过我,可我”

  海王痛苦地揪自己头发,“还有,我甚至不晓得自己怎么回来的,过去几天的经历太糟糕了。”

  “伱昨天离开,今天下午就回来了。”

  戴安娜沉默片刻,声音低沉地问:“他们怎么牺牲的?”

  “.就这样,原子侠消失无影踪,踏浪者被俘虏。“

  一个小时后,正义大厅,海王向哈莉以及一众英雄,讲述了队友折损的全过程。

  “沃利.”闪电侠眼眶湿润,嘴唇直哆嗦。

  “抱歉。”海王满脸愧疚,把折叠好的闪电侠battle clothes 递过去,“他在与熵共振的过程中化为光消失,制服却被踏浪者带回来。”

  闪电侠接过衣服,捂住脸默默流泪。

  他该怎么和养父、和艾瑞斯交代?
  沃利才18岁,有大好未来.
  百特曼看看闪电侠,又看看神色暗淡的海王,轻叹道:“这事不能怪亚瑟,也不怪沃利,我们谁也didn’t expect 58世纪的执政官会这么阴险。“

  “嗤~”哈莉轻蔑一笑。

  百特曼瞥了她一眼,她警告过他们,执政官不是someone who is easy to deal with 。

  “英雄战死虽然让人悲伤,但他们的英灵常驻上帝荣光之地,并没远离我们而去。”

  戴安娜eyes shined ,欢happily said: “沃利和原子侠都带着灵魂保存卡。”

  “哈莉,他们的灵魂都去天堂山了吧?”大超期待地问。

  哈莉掏出手机,只看了眼,便brows slightly wrinkle ,“他俩都不在天堂山。”

  “灵魂转移卡失效了?”众英雄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哈莉转向瞪大眼睛、面罩泪湿的巴里,“把沃利的灵魂保存卡给我看看。”

  巴里连忙展开闪电侠制服,第一眼他看到连体制服大腿处有一坨white 的“鼻涕”,摸一摸,黏黏的,半干半湿。

  “什么东西?”他把手指伸入嘴里嗦了嗦
  有点咸,有点腥,像过夜的冷燕麦粥。

  “卡片。”哈莉道。

  “喔,卡片在口袋里.”巴里快速从腰间摸出一张名片大小的灵魂保存卡。

  哈莉接过来感应一下,惊讶道:“没激活。”

  “失效了?”大超紧张道。

  “不,沃利没死透。”

  “偶买噶,沃利还活着?”巴里大喜。

  众位英雄,尤其是海王,都双目放光,期待地看着哈莉。

  “只有肉体死亡,灵魂离体却无处可去时,保存卡才会激活,将灵魂转移到天堂山。

  也即是说,没有大危机的时候,拿着灵魂保存卡没用。

  你信仰谁,死后灵魂就去谁的Divine Kingdom ,灵魂不需要保护。

  所以,无限Earth 危机结束后,我把剩余的卡片都要了回来,记得吗?我当时解释过。”

  大超恍然,当初还是他负责收缴未使用的保存卡。

  百特曼said solemnly :“现在卡片没激活,有两种情况,要么沃利没死,要么沃利的灵魂自有归处?”

  哈莉nodded ,“我才他没死透的probability 更大。因为沃利信仰上帝.”

  她转向巴里,“沃利没暗中崇拜Evil God 吧?”

  “没有,沃利是好child ,每年至少去教堂一次。”巴里立即道。

  “这就是了,他信仰上帝,死后理应下地狱或上天堂,无论哪种我至少能查到,现在查无此人,说明他八成没死。”

  “very good 。”巴里激动欢呼。

  “那他在哪儿?”海王问。

  哈莉耸耸肩,“时间会给出答案,没死就是好消息,不是吗?”

  “原子侠呢?”海王又问。

  “大概也没死,陷在量子空间?或者别的地方.”

  哈莉想到隔壁漫威的“蚁人”,老蚁人的老婆不就陷在量子空间several decades ?
  “我们应该怎么寻找他们?”大超问。

  “或许,你们可以去找上都夫人。”哈莉suggested 。

  百特曼尴尬道:“上都夫人占卜战鹰信息,差点被时光之刃劈开头颅,目前正在icu挂吊针。而且,她让我们今后别再去找她。”

  “能不能请求天之声帮忙?”海王问。

  “可以,你们自己用天堂山理财查询,记住,别直接问,先查询价格。我估计你们支付不起,天之声也就使用圣疗术最划算,其它的性价比超低,尤其是涉及多元宇宙安危的major event ——”

  “2万功勋!”她的话还没说完,捧着手机查询的戴安娜就叫了起来。

  “寻找原子侠雷帕尔默,只需要2万功勋。”她looked towards 哈莉,古怪道:“这不算贵吧?”

  哈莉疑惑nodded ,“十分便宜,我以为至少一亿起步。或者,天之声只给个大概位置,压根没多大意义?”

  “那要不要问?”戴安娜道。

  海王立即道:“问,我来问,从我的账户扣钱。”

  天之声淡漠地给出答案:“原子侠在闪电小子的制服上。”

  “制服上?”众人惊疑looked towards 巴里手里的制服。

  “难道原子侠所在的量子空间与制服相连?不对,在制服上,不是量子空间”哈莉疑惑不解。

  百特曼心中一动,道:“钢骨,用原子级扫描仪,把制服扫一遍。”

  “这个简单。”钢骨左边的电子眼射出一束red light ,覆盖制服,来回扫描。

  哈莉摇头道:“这么搞没用,哪怕原子侠缩Small Accomplishment 微粒,黏在衣服表面,他的原子battle clothes 也能免疫——”

  “偶买噶,找到了!”钢骨惊呼。

  “what?”这么快被打脸,哈莉小脸微微发红,“原子battle clothes 应该连接量子空间,怎么被扫描?难道不是纳米级,原子侠个头很大?可——”

  “与原子battle clothes 无关。”

  钢骨指着裤子大腿出的white “鼻涕”,表情扭曲地说:“他在这。”

  “这是什么?”众人把脑袋凑过去,有人用鼻子嗅,还有人想伸手戳。

  “别碰!这是一颗受精卵。”钢骨连忙大叫。

  “啥?”连哈莉都目瞪口呆。

  “海王,这坨white 的东西,哪来的?”钢骨问。

  海王一边回忆,一边说道:“存默吐的口水,当时踏浪者和存默正在角力,忽然存默向踏浪者吐了一口口水,踏浪者抬手阻拦,而他手里正提着沃利的制服。”

  “原子侠当时在哪?”

  “似乎缩Small Accomplishment 原子,飞入存默.”海王瞪大眼睛,怪叫道:“难道原子侠飞入存默嘴里,结果被时光魔法影响——还记得时侠他们吗?
  时侠老了几十岁,斯科特年轻了几十岁。

  偶买噶,原子侠直接回归受精卵状态,成了一坨清液,所以存默才一脸恶心地将他吐出来?”

  “这特么的.”众人表情扭曲,还有点犯恶心。

  百特曼面无表情,十分淡定地分析道:“如果是清液,应该可以从里面检测出原子侠father 的清子。”

  “呕!”巴里面色发青地干呕。

  他刚才舔呕!
  “偶买噶,我们要怎么拯救原子侠?帮他找个代晕mother ?”火风暴扶额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