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53

  第1053章 抉择
  大超的话让神奇女侠深有感触,也让现场对‘厚皮Martial God 眷属条款’抱有期待的英雄冷静下来。

  ”Ai, 这就是我得到哈莉Divine Force 大半年,直到今天才首次使用的原因。”海王也叹息道:“借Divine Force 不同于借钱,虽然哈莉没提出额外条件,但这件事本身代表了很多东西。

  神眷者,是Spiritual God 理念的践行者, 是Spiritual God 在人间的代表。

  如果我公开宣称是哈莉的神眷者,首先,亚特兰蒂斯的海神教会会烦死我,他们不会允许亚特兰斯蒂王背弃波塞冬,改信‘Evil God ’。

  所以,你们最好替我保密, 我启动Divine Force 的incantation 也是‘波塞冻’。

  嗯,是波塞冻,不是波塞冬, 哈莉特意给自己取了个神名‘波塞冻’,或许,你们也可以拿来用用?”

  众英雄嘴角抽搐,只觉得荒诞。

  倒是神奇女侠,有些be eager to have a try 。

  波塞冬是希腊主神,她的Third Uncle ,海王能喊波塞冻,她为什么不能喊?

  “另外,公开哈莉神眷者的身份后,作为超级英雄,我会非常困扰.”海王抠了抠头发,尬said with a smile :“虽然我不像撕破曼、百特曼那样有鲜明的理念,但我不希望大家把我归属为‘哈莉奎茵的信众’。

  我是哈莉的朋友,不是信徒。

  我们的地位、身份、信仰都是平等的,哈莉也认可这一点。

  她的Divine Force 并非借给我,而是补偿我,Divine Force 来自她, 但属于我。

  可这没法解释,解释不清。”

  “她为何要补偿你?”绿箭侠said curiously 。

  “唔,我也送了些特殊的力量给她,对了,她上次还说找闪电侠.”海王looked towards 巴里,“她有没有找你借神速力,用‘哈莉Divine Force ’交换?”

  闪电侠点nodded ,“还是去年的事,我拒绝了,我觉得她的Divine Force 没啥用。”

  “很有用,真的。”海王认真道。

  神奇女侠也赞同道:“真的很有用。”

  闪电侠道:“我担心神速力排斥其它能量。无论哈莉Divine Force 多有用,都不是我的,神速力才是我的道——这是哈莉鼓励我的话,她也赞同我专注于神速力。”

  “百特曼,你呢?”神奇女侠又转向Bruce ,“你为何拒绝她的Divine Force ?”

  “和海王一样,我不想失去与她的平等性,另外,也和闪电侠一样,我不希望借来的力量影响自己的Martial Arts 。”百特曼indifferently said 。

  神奇女侠环顾众英雄一圈, 自嘲道:“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还想着为大家争取获得Divine Force 的机会,却不想你们都看不上。”

  绿箭侠差点绷不住、脱口而出:你问问我啊,我真不介意。什么理念,什么平等性,说白了都是脸皮不够厚。

  而我恰恰厚脸皮。

  尤其在面对女人时,脸皮格外厚,连偷小姨子,暴露后再和两姐妹三角恋的事都做得出来,借Divine Force 而已
  只要自己不觉得低人一等,照样能和哈莉平等相处。

  可惜他瞪大眼珠子,神奇女侠也没去看他、问他。

  “戴安娜,你借用哈莉的Divine Force ,还推荐我们用不会觉得不自在,或者失去平等性?”

  这下神奇女侠终于looked towards 绿箭侠,很认真的那种。

  在面对女人时,绿箭侠的脸皮真的很厚,竟然还laughed 。

  戴安娜indifferently said :“我和你们不一样,首先,我体内有众多希腊主神的力量,祂们是我的father 、兄姐,我习惯了借用Spiritual God Divine Force ,不会觉得不自在。

  其次,我借用哈莉的Divine Force ,是对她借Divine Force 给我的报答。

  Spiritual God 不做亏本买卖,哈莉为厚皮Martial God ,借Divine Force 给我能得到我的‘War God 经验’,这对她的帮助非常大,却在曝露希腊神系的秘密。

  所以,希腊主神在我复活后,很希望我将哈莉的Divine Force 还回去,我没同意,我要报答她。

  既然使用她的力量等于报恩,我自然不会觉得不自在。”

  绿箭侠eyes shined ,他也是‘功夫侠’啊!

  “我也很擅长Martial Arts ,不知道能不能帮到哈莉。”

  “不能。”戴安娜直接道:“她的martial skill 超过你千百倍。”

  绿箭不服气道:“哈莉还称赞我射术Unparalleled Beneath The Heavens ,放在古代足以成为箭神。”

  “可你两个月前被死亡射手狙伤大腿。”戴安娜道。

  绿箭脸有点绿,“我大意了,闪得太快,被他预判到动作。可他也不好受,我一箭射穿他的左肩。”

  “cough cough ,时间很晚了,没任务的英雄都散了吧。”

  大超几步上前,挡在戴安娜和奥利弗之间,道:“哈莉会给我们推送‘神眷者条件’的信息,大家自己决定。”

  百特曼也准备随众英雄一起离开,却被大超悄悄叫住。

  之后,他们去了Conference Hall ,正联八巨头都在。

  百特曼brows slightly wrinkle ,这不是他安排的,而且他觉得很没必要。

  大超道:“咱们应该商量一下应对时魔的计划。很有可能,哈莉这次没办法成为主力军,她不能进入时间之河,决战却可能发生在时间之河。”

  百特曼said solemnly :“撕破曼,我希望你能牢记一件事——无论我们说什么、做什么,都被时魔注视着。”

  大超点nodded ,“不用你提醒,哈莉的话我一直记得。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我们要制定一个即便时魔知道,也无法阴谋破坏的‘王道计划’。”

  说到这儿,他奇怪道:“百特曼,这次的会议本该是你主持召开,你应该比我更急,为何表现这么平静?”

  百特曼眼睛睁得很大,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盯着他,不发一言。

  “你看着我做什么?”大超frowned 。

  “cough cough ,无论我们说什么,时魔都能听到。”海王提醒道。

  “喔,百特曼有平静的理由,但不能说。”神奇女侠恍然。

  百特曼以手扶额,lightly sighed ,他错了,不该这么淡定,以至于战友看出自己的异常,说出这样等同泄露机密的话。

  他该提升演技了。

  “撕破曼,最好的计划就是接受哈莉的Divine Force ,伱、海王、戴安娜,强攻时魔,其他英雄从旁辅助。”

  “这”大超迟疑着looked towards fire star 猎人。

  “我不介意暂时借用哈莉的Divine Force ,只要她同意。”fire star 猎人道。

  海王道:“对付时魔,重要的其实不是防御他的攻击。

  我们其实不缺防御,还记得当日与反监视者的great decisive battle 吗?

  其余英雄布置一字攻击阵,哈莉一人就能替我们挡住反监的反物质能量爆。

  我和神奇女侠,加上哈莉,密特隆,大概能完成防御任务。

  同时,我们也不缺攻击力。

  连反监视者都被打死,我不信时魔比反监更耐揍。”

  “唔,有道理。”大超点nodded ,问道:“那么,战胜时魔的关键是什么?”

  海王迟疑片刻,还是说道:“找到他的真身!”

  “要怎么找?”

  海王苦笑摇头,道:“我只知道单凭哈莉的Divine Force ,没办法定位他的真身,我试过。

  所以,我们这次会议的目标不是哈莉Divine Force ,或者别的,就是寻找能锁定时魔真身的人。

  或许,密特隆能帮到我们,或许,我们可以求助命运Academician 。

  对了,命运Academician 还说幽灵是我们的底牌?”

  大超兴奋道:“没错,幽灵即便打不过时魔,也能找到他的真身,毕竟祂带着天堂的使命,impossible 连人都找不到。”

  ”Ai, 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都散了吧。”百特曼实在受不了了。

  他们讨论的内容,他早考虑过,甚至暗中做好一整套B计划,心中的信心也有部分源自于此。

  可现在他们一说,时魔全部知晓,他的信心跟着化为担忧。

  今晚怕是没法好好睡觉了,他得再想出個C计划。

  心累!

  和一众队友开了个小会,制定出一套B计划,大超十分高兴,回到家吃得香,睡得着,连露易丝都看出他心情很不错。

  “零时危机有什么进展,能说说吗?”她said curiously 。

  “不能,因为无论我们说什么,时魔都——”

  大超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神色还有些尴尬。

  “可以。”他把海王的经历,以及他们的B计划,都说了一遍。

  ”Ai, 哈莉奎茵的判断很对,你们不该去时间之河,那里是敌人的主场。”

  大超神色复杂道:“敌人不仅是时魔,沃利遇难与执政官有关.”

  小会上,海王也把未对大众公开的事件告诉了队友。

  这会儿大超又对老婆重复了一遍。

  “亚瑟没公开,你也别对外人说。这消息若传开,今后再没人赞同支援foreign world 了。”

  “听你的意思,还打算支持foreign world ?”

  露易丝听得血压飙升,恨不得向所有人揭露执政官的阴狠,与议长的shameless 。

  大超认真道:“我们对信念的坚持,源自自身对world 的认知,与别人的选择无关。”

  看妻子激动得恨不能捶他胸口两拳,他又补充道:“人心叵测,我还多次被自己拯救的人怨恨呢。

  难道因为他们的怨恨,我就跟着满心愤懑,觉得所有人都不值得拯救,从此后恨天恨地,觉得world 一片黑暗,再也不去救人?

  那么,我岂不是被一个小人改变了人生和信仰?
  我做超级英雄,是因为我眼中的world 光明而美好。

  我用‘希望’改变world ,让大家都认识到world 的光明与美好。

  哪怕world 绝望黑暗,我也不会被world 改变。

  连world 都改变不了我,a trifling 龌龊小人,他算什么东西,想扭曲我的理想与三观?”

  露易丝平静下来。

  “当然,这件事足以让我们引以为戒,之前我们也支援过别的国家,乃至外planet 、foreign world ,但像58世纪那么那么极端shameless 的,还第一次。

  或许,我得找哈莉聊聊?”

  刚说到哈莉,大超放在床头的天堂山8p就响了一声,打开一看,守户犬的推送信息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