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61

  第1061章 重启world 人人有份
  幽灵和哈尔的战斗,ordinary person 完全看不见,Earth 上的英雄也无法naked eye 观察。

  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众英雄依旧双拳握紧,紧张地仰望天空。

  黑暗的天空猛地一亮,翠绿翠绿的,像是一颗绿色的核弹在太阳系外爆炸。

  其中还夹杂着幽灵震天响的惨叫, “ao wu ,不!”

  绿光存在时间不长,刹那间出现后,就缓慢变淡、消失。

  幽灵的叫声也没持续多久,像是在快速远离Earth 。

  “什么情况?”大超紧张问。

  哈莉瞥了眼命运Academician ,面具遮住了他的脸, 但身子在轻轻颤抖,显然是被结果震惊到。

  “还能是什么情况,幽灵日常的拉稀摆带呗。”她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哈尔赢了?”大超先一喜,接着又疑惑道:“幽灵肩负上帝使命,要来人间对付‘时魔’。如果他打不过时魔,为何上帝这么安排?”

  上帝全知全能,永远不会出错。

  既然上帝让幽灵负责处理零时危机,说明他有正面鏖战时魔的力量。即便幽灵本身力量不足,上帝也会赐予他足够的上帝之力。

  “如果上帝指望幽灵单打独斗解决零时危机,幽灵何必躲在命运之塔,等待‘关键时刻’?”哈莉道。

  大超将信将疑,“你是说,白银城的计划是让幽灵与我们合作?”

  ——如果幽灵一个人偷偷摸摸把危机解除了,dc剧情还怎么展开?

  哈莉心中吐槽,嘴上却没回应大超,首先他的问题她也给不出答案,她不晓得上帝在想什么。

  另外,与这个无聊的问题相比,接下来要做的事更重要,而哈尔已经回来了。

  “哈莉, 我感应到很多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的目光, 我们立即结束‘零时’状态吧。”

  就哈尔现在这态度、这语气,这焦急的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零时危机处理squad 的Captain ”,而非制造零时的时魔。

  命运Academician 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为何他“信念”如此坚定?
  不对,如果信念坚定,他就不会被哈莉的“大合唱”拿下.也不对,任何人处在哈尔的位置,面对哈莉的大合唱都吃不消。

  哈尔被说服(诛心),weeping bitter tears ,痛改前非,痛心疾首,很符合逻辑。

  可既然他信念动摇,为何面对幽灵时又立即信念坚定如铁?
  这转变,太.
  正常的情况,他应该被哈莉说服,然后在幽灵的逼迫下再次心情偏激,谁也不信,最终哈莉使尽手段, 才又一次让他repent and be saved 。

  不仅命运Academician 奇怪哈尔的态度,正联的巨头都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曾经的old friend 了。

  他们先前还忧心忡忡,担心打败幽灵的哈尔再次陷入魔障,可现在他竟然急切地要解除零时状态,比他们更焦急,完全不需要他们劝说。

  “你打算怎么做?”哈莉问。

  她没觉得奇怪。

  事实上,哈尔此时的表现才合理。

  因为第二厚脸皮防御专长撸经验时,不仅击破哈尔“旧的脸皮”,还会帮助他坚定新的“感悟”的新立场。

  这种效果甚至能让堕入地狱的Evil Spirit sudden enlightenment 成Holy Spirit ,怎么可能被幽灵几句话就动摇意志?
  “我把能量给你,一切你来安排。”哈尔道。

  “其实,我不太知道该怎么做。”哈莉有些尴尬。

  上次她靠着耶比的感知,用写小说的方式稀里糊涂完成宇宙重启,这次总不至于写《武Divine King 传续》吧?

  “和上次你借用耶比感知一样,这次用我的感知来控制重启过程。”哈尔道。

  他都打算创造没有遗憾的Perfect World 了,当然知道如何重启宇宙、重启时间之河。

  只不过,将重启的权力交给哈莉,代表一种态度,算是repent and be saved 的first step 。

  就像抢银行的劫匪投案后,会把赃款交给警察,让警察秉公处理。

  哈莉想了想,道:“虽然时间归零,但我们的宇宙依旧存在,也即是说,这次重启,不是宇宙重启,主要是时间之河的重启。

  把时间之河的能量还回去,重新打造一条时间母河。”

  哈尔gently nodded ,“这个过程会比你上次轻松很多。”

  哈莉的视线从超级英雄脸上扫过,缓缓道:“在今天之前,你们有不少人通过守户犬购买了‘重启保险’,确保零时危机中,宇宙不幸发生重启时,能保证你们的人生不被改变。

  现在,时间之河即将重启。

  而我有一個保护自己时间线的innate talent 。

  这次不重启world ,只重塑时间之河的话,我能在总体上保证我们宇宙的时间线不变。

  只要保证现在不变,未来和过去变不变都不重要。

  但这次也是一个rare opportunity ,弥补遗憾的机会。

  我劝说哈尔正视现实,自己也不打算修改已经发生的现实。

  不过你们的现实不一定是真的现实,它有可能是被修改过的,现在有了改回原样的机会。”

  众英雄听得有些迷糊,一会说不修改现实,一会儿又说是个改回原样的机会,什么意思?
  “无限Earth 危机,world 被重启过,现实被扭曲过。”哈莉提醒道。

  接着她又举例道:“比如,无限Earth 危机前,闪电侠有个朋友叫‘萝丝’,因为多元宇宙变成单体大宇宙,她在重启中消失了。

  这种消失就是‘非自然现实’,可以借这次的机会改正它,让‘萝丝’回来。

  可如果萝丝在无限Earth 危机前已经去世,再把她拉回来,就是篡改现实。

  改正和篡改不一样,明白了?”

  “是你和哈尔重启时间之河,即便我们想篡改现实也没机会,你和我们说这个做什么?”百特曼问。

  哈莉眸中带着笑意,“这次不是我和哈尔重启时间线,是我们所有人一起。”

  “喂,那边的外星朋友,你们也过来,见者有份。”她向探头张望的外Star Alliance 军招手。

  众人大哗。

  “这能行吗?我们从没重启过宇宙?”

  “重启宇宙,听着多神圣伟大,怎么成了批发货?”

  “感觉好魔幻,不过任何事碰到哈莉都会变得魔幻。”

  哈尔为难道:“哈莉,人太多,意念太杂,不好控制。”

  哈莉patted 耶比的狗头,“这儿还有一台‘处理器’。”

  “我?”耶比有些震惊,上次它主动帮忙,事后被她埋怨了许久。

  埋怨它是上帝的小黑手,在暗搓搓使绊子。

  didn’t expect 这次她会主动邀请它,难道她相信它是纯良的,没有做阿爸父的小黑手?

  不,不对,以无良主人的习性,只要是她不愿相信的,哪怕亲眼所见也会保持怀疑。

  “为什么?”它悄悄sound transmission 问道。

  “给你机会做你阿爸父的小黑手呗。”

  果然,她还是不信它是干净的。

  “为什么?”它继续问。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上帝老大想做啥就去做吧,反正现在的Earth 没有被零时影响。”

  耶比狗脸抽搐几下,道:“哈莉主人,我可以做个没思想的‘cpu’,但我要声明,阿爸父没让我做小黑手。”

  重启时间之河的过程的确比重启宇宙更简单。

  包括外星友邦、穿星际战服的米国大兵、米国将军,全体都有,手拉手,闭上眼睛,准备进入“创世点”。

  哈莉则骑着狗子,飘在他们头顶,从狗子身上延伸出一根holy light “绳子”,落在领头的大超身上,然后大超双手点亮,大超后面的神奇女侠也点亮双手.一个个蔓延,最终所有人都串联在一起,连上“工具犬CPU”。

  “感觉如何?”他们听到哈莉的声音。

  “还不错,像是Astral Projection ,进入一个巨大的心灵空间。”

  有过被fire star 猎人拉入心灵空间经历的英雄说道。

  “我再强调一遍,你们只能修正上次被扭曲的现实,不要篡改正常的现实。一切奇迹之力皆有代价。

  相信我,这里面的水太深,你们把握不住的。”

  警告一句,哈莉便通知飘在“零时点”的哈尔,“好了,你把力量交给我。”

  “bang! ”一道碗口粗的能量柱落在哈莉顶门。

  能量磅礴,却没对她造成太大压力。

  上次她偷了反监视者半个多元宇宙的反物质能量呢。

  “果然是纯粹的母河之力。”

  哈莉心中欢喜,立即打开母河防御专长的经验罐子。

  上次无限Earth 危机,她没机会在母河中“喝水”,防御专长卡在Level 8 21%,直到几年后的今天,才再次吸收到母河之力。

  千分之一分流到罐子,剩下的哈莉全部投入‘零时点’——时间之河分别从起点、终点开始吞噬,直到2017年3月28日凌晨3点12分49秒。

  从哈尔降临到现在,时间一直是3点12分49秒。

  哪怕宇宙调音叉守护Earth ,这时Earth 人照常活动,看电影、耍短视频、睡觉,时间也没改变。

  equivalent to 他们多出来一段时间。

  时间之河上除了这个点,其余全部消失。

  “BOOOM!”

  宛若在核弹最中央感受它爆炸的全过程。

  不过爆炸开的不是高温、强辐射的火浪,而是无数画面、无数声音组成的宇宙数据洪流2017年3月28日凌晨3点12分49秒这个点,全宇宙所有信息,都流入“创世神”哈莉的脑海。

  也是从这个点开始,她开始重塑时间之河。

  “额啊~~~”她脑袋几乎要爆开。

  “额啊~~~”和她连线的“创世者”都在惨叫。

  不过叫声也只持续了一小会儿,等数据导入“工具犬CPU”,创世者压力顿消。

  “现在,在时间之河中找到伱们自己的时间线,去想象被扭曲的人或事,想象它们原来的样子。

  像写小说,把剧情捋成一条逻辑通顺的线,这条线就是你们新的人生。

  我最后再强调一次,一切皆有代价,没有十全十美,不要制造‘矛盾’——也即是说,如果你的人生像一本故事书,书中剧情不要有bug!”

  “明白了?”

  “明白了。”所有人齐声道。

  “那便开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