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63

  第1063章 结束与新的开始

  “你莫急.”

  ——这里人多,别暴露身份。

  哈莉先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安抚巴里一句,然后用十来分钟打发走一众过来道谢、顺便合影的外星人和米国大兵,才将他带到没人的地方,问道:“艾瑞斯是单纯皮肤变黑了,还是从白艾瑞斯变成了黑艾瑞斯?”

  “与我结婚的白人艾瑞斯消失了, 之前那个和我一同长大的黑艾瑞斯又回来了。”巴里道。

  “唔,你一定在时间重启中许愿‘让消失在无限Earth 危机中的艾瑞斯归来’,对不对?”哈莉looked thoughtful 。

  “是呀,这有什么问题?你说的,可以修复被修改的现实,我和乔(他岳父, 艾瑞斯老爹)都记得她,也一直怀念她。”巴里道。

  “没错,我说过, 被修改的现实可以修复,但问题是,小说剧情不能有bug,黑艾瑞斯和白艾瑞斯是同一个人的两个面,她们显然不能同时出现在一個world 。”

  “我发誓,白艾瑞斯和黑艾瑞斯是两个不同的人,外貌、习惯、性格,各方面都不相同,所以没有bug,她们应该同时存在。”巴里excitedly said 。

  “是不是同一个人,不能让你这个‘盲人’来决定。盲人摸象的故事,你听过?

  盲人口中的大象完全不同,摸到象腿的人说大象像柱子,摸到肚皮的说它厚实得像一堵city wall 。

  city wall 和柱子的差别, 犹如你眼里的黑白艾瑞斯, 但它们都是大象的一部分, 她们也都是艾瑞斯的一个面。”

  巴里呆了呆, muttered :“现在该怎么办?白艾瑞斯还怀着我的child ”

  哈莉面露难色,“没办法了,时间之河已经完成重启。无论哈尔还是我,体内不剩半点Power of Time 。

  另外,时间母河重现,我也无法再进入河里。

  不仅如此,从今天开始,为了保障大家的人生不被干扰,我会再次开启时间线守护模式,阻挡一切牛鬼蛇神从时间之河干涉我们的现实world 。”

  “你是说,白艾瑞斯彻底消失了?”

  巴里面色煞白,嘴唇哆嗦,泪水刷的一下飙了出来。

  ”Ai, 总算你还有个黑艾瑞斯。对了,按照‘等价替换’的原则,她这会儿应该也有身孕吧?”

  巴里gently nodded ,“的确,黑艾瑞斯也怀孕了。”

  哈莉笑了起来,安慰他道:“我也不说亏不亏,她们都是你的爱人, 无法用盈亏来衡量得失。

  只要明白黑艾瑞斯是白艾瑞斯的另一面,她肚里的娃是‘白人娃’的另一面,你是不是应该更坦然,更自在些?”

  “wu wu wu “巴里wa’ed 哭了,“可黑艾瑞斯肚里的娃,不是我的呀!她现在虽然和我在一起,但她一个月前还是艾迪的前妻。”

  “呃”

  哈莉嘴角抽搐,看巴里的眼神多了些同情。

  ”Ai, 你说你何必呢,明明已经和白艾瑞斯结婚,child 也快出生了,生活幸福美满,为什么还不满足?”

  “你说可以修正现实的。”巴里哭道。

  哈莉板着脸道:“我只说允许你们修正现实,没说修正现实没代价,甚至我还强调过,一切奇迹皆有代价。

  更多次警告你们,不要卡bug,新的时间线要逻辑通顺。

  你知道法则上的漏洞,在魔法界叫什么吗?

  叫‘奇点魔咒’。

  寻到一条奇点魔咒,傻子都能无障碍地晋升Spiritual God wizard ,所以,你想想人为创造bug的代价多大。”

  “都是我的错,可我该怎么办啊!”巴里痛苦道。

  “反正伱还爱着黑艾瑞斯,当初换成白艾瑞斯时还千万个不乐意,现在你如愿以偿了,厚嘴唇、黝黑皮肤的艾瑞斯又回来啦,将就着过吧。”

  “怎么能将就?我妻子即将生产,却突然消失,我怎么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巴里情绪十分激动。

  “都说是将就了,如果十全十美还叫‘将就’?而且,你对着我叫喊也没用,我帮不了你,谁都帮不了你。”

  打发走巴里后,哈莉依旧没能得到安宁,不停有回到家的英雄打电话过来,有人激动地表达感谢,也有人激动地呐喊“我的XXX怎么不见了”,或者,“我的xxx怎么变样了”。

  她关闭手机,他们还把电话打到她家里,甚至大半夜直接飞到奎茵庄园。

  哈莉无可奈何,只能通过守户犬,给每个人推送一条信息:“不要找我!这次我只是主导时间重启,真正控制你们时间线的是你们自己。”

  不过,她还是没得到彻底的安宁。

  “哈莉,我来向你告别的。”

  哈尔乔丹在黎明之前找了过来。

  哈莉叹道:“出去散散心也好。”

  哈尔怔了怔,奇怪道:“我以为你会劝我留下。”

  “留下让所有人尴尬吗?”

  哈尔眼神躲闪,有些尴尬,也莫名奇怪地轻松自在了许多。

  “你说得对,我无法面对大家,无法面对亚瑟,无法面对空手道小子,无法面对被你们收留的绿灯残部.
  我无法面对曾经信任我、敬爱我、崇拜我的人。

  无论我现在做什么,都不能改变我曾经犯下的错。”

  “我杀害了太多无辜的人”哈尔表情痛苦。

  “你的确杀了很多人,你罪孽深重,可我不会安慰你。你是成年人,还做过Destruction Universe 的时魔,大BOSS-Rank 的存在,有足够的心理素质来承受这一切。”

  哈尔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我宁愿你虚言安慰我几句。”

  “我不安慰你,但我会帮你,帮你重新被大家接纳,回到Earth ,回归正联,再恢复你之前平凡却有意义的绿灯侠生活。”哈莉道。

  她不在乎时魔的罪孽。

  时魔灭了绿灯Legion ,她觉得很爽。

  时魔屠戮时间之河内的生灵,比如时陷者、时间Guardian ,她依旧觉得很爽,她也想那么做。

  时魔毁灭时间之河,无数未来world annihilation .说句实话,哈莉不觉得那些world 属于真实,他们如同存在于时间之河上的数据,今天灭除,明天恢复现在去58世纪,说不得还能见到那位执政官。

  只要现实物质宇宙没死无辜之人,她就能原谅哈尔。

  当然,她只代表她自己,不会强行给哈尔洗白,说他无辜、无罪孽。

  哈尔眼中有rays of light 快速闪过,接着又摇头道:“谢谢你的好意,但你帮不了我。覆水难收,有些事发生后就不能抹掉痕迹。”

  哈莉自信said with a smile :“今天之前,谁能想到我几句话‘打败’时魔,结束零时危机?”

  哈尔再次苦笑,“你这样真的让我很不自在,几个小时前,我还是你口中的‘时魔’。”

  说不自在是真的,他这会儿脸颊涨红,后背冒热汗,表情难堪.不过他也更加放松,态度更自然,隐约找回几分从前的感觉。

  自嘲一句,他又忍不住said curiously :“你怎么帮我?”

  “你很幸运,遇到了我。”哈莉道。

  “嗯,谢谢你还愿意和往日一样待我。”哈尔nodded 。

  “不是因为这个你该谢我,是因为我阻止了你,没让你将零时进行到底。

  如果你毁掉21世纪的时间点,外星人不算,Earth 几十亿人差不多死绝,不会有多少人活下来。

  那时你才真正走上绝路,现在你还没对Earth 造成实质伤害,还能回头,能被21世纪的Earth 人原谅。

  米国人民向来对浪子回头、改过自新的人特别宽容,比如,小罗伯特唐尼之前因为杜萍成了个烂人,现在照样成为renowned 的《钢铁侠》。

  比如,贾斯汀比伯。

  比如,神经Academician 、塑胶人,之前还是超级罪犯呢。”

  “我能和他们一样?”哈尔很不自信,他可是多元Universe level 的灭世Great Demon ,小罗伯特唐尼、贾斯汀比伯那些人能比?
  “本质没区别,无非操作上麻烦些.以Earth 如今的形式,也不算太麻烦。”哈莉胸有成竹地说:“你看Earth 这几年,毁灭日、蒙戈、时魔.大型危机一场接一场。

  我估摸着,要不了多久,又会有大型危机降临,when the time comes 全球人类面临生死危机,我这个银河上将无能为力,正义联盟指望不上,某位盖世英豪从天而降,拯救万民于水火
  when the time comes 舆论会说——我们不完美,我们都会犯错,这就是人类,如果我们完美,也不需要上帝救赎了。”

  哈尔差不多明白了她的意思:等Earth 再次面临危机,她和正联不顶用,他出来拯救world ,获得原谅。

  “连你和正义联盟都解决不了的危机,我能做什么?”他怀疑道。

  哈莉向他眨眨眼,“我这不是在帮你嘛,有‘银河上将’做内鬼,哪怕哥谭城里的谜语人,也能成为威胁多元宇宙的终极大BOSS。”

  哈尔嘴角抽搐,“不用这样.”

  他还是更希望Earth 某一天能真正需要自己。

  不过看了眼哈莉,他又起了怀疑:有她在,Earth 会有必须他来拯救的一天吗?

  ——或许哈莉可以这样做,但不该这样直白地说出来多尴尬。

  “什么,哈尔走了?他去哪了,什么时候走的?why not 和我们说一声?”

  second day ,刚从哈莉口里听到哈尔离开的消息,大超便激动地发出一连串问题。

  “你不会连这点人情世故都理解不了吧?他做了那样的事,暂时避开大家不是很正常嘛。”

  “我倒是能理解他的不自在,不过他应该当面和我们说清楚,不该不辞而别。”大超抱怨道。

  “他就是当面和我谈的,开诚布公,说得很清楚。”哈莉道。

  “为什么是你,不是我,不是我们?”大超语气微酸。

  哈莉道:“因为我是个不在意他杀人的‘恶棍’,你们个个品行高洁、perfect and without blemish 。

  面对你们,就像直视正午的太阳,太刺眼,不舒服。

  面对我,犹如身处云霞蔽日的傍晚,他轻松自在。”

  “你在讽刺我们?危机刚结束,你就又来了?”大超frowned 。

  “就这纤细敏感的脆弱神经,难怪哈尔不愿来见你们。”哈莉sneered 。

  大超闭上嘴巴,不敢再去招惹她。

  “哈尔乔丹离开,我们该如何向民众解释这次的‘零时危机’?”百特曼迟疑着问。

  哈莉瞥了他一眼,“除了speak frankly ,你还有什么考虑?”

  “你昨晚说,他可以回来继续做超级英雄”百特曼沉吟着道:“如果民众不认同他repent and be saved ,如果他们畏惧他而非接受他,他会不会想不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