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64

  第1064章 垂头丧气
  “你觉得他会在民众的畏惧与抗拒中重新黑化堕落?”哈莉问。

  百特曼gently nodded ,“凡是做好最坏的打算。”

  “如果真像你顾忌的那样,他因为别人的态度而改变自己的信念,那你也没必要考虑怎么做才能避免他重新堕落,他早晚都会堕落。”

  “我很奇怪,为何你这么信任他。”百特曼疑惑道:“你之前自信满满,只因为两个原因, 第一,你确定时魔是哈尔乔丹,第二,无论哈尔乔Pill Scripture 历过什么,都会被你的‘海滨城大合唱’击破心防,你哪来的自信?”

  “我也奇怪,你们做了多年队友, 经历过那么多, why not 了解他,还不肯信任他。”哈莉道。

  “不是不信任,而是万事没有绝对,即便我所坚信的,也未必能代表真实。如果出错,代价由我个人承担,我无所谓,但这不是我的私事。”百特曼叹道。

  哈莉looked towards 大超,“你呢?”

  “我?我相信哈尔deep in one’s heart 依旧充满对正义和光明的追求。”大超认真道。

  “戴安娜,你呢?”

  神奇女侠摇头道:“我不知道,只要哈尔对我说,他愿意回归正义联盟,我会接受他,鼓励他。

  如果他某天背弃正义,再次堕落,我也能毫不犹疑拔出火Divine Sword 。”

  “唔,很洒脱, 很干脆。”哈莉目露欣赏之色,“亚瑟?”

  “他对我下过杀手,却在离开时没单独找我道歉。”海王抱怨道。

  “hehe ,这说明他不虚伪,你没死,很多人死了,绿灯Legion ,他的战友,未来world 无数人,他在为死者忏悔悲伤,没心思关注你这个没死成的队友。

  如果你当时被他一巴掌拍死,我相信今天凌晨离开前,他一定会去你的墓地忏悔。”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他去过沃利的墓地?”巴里问。

  “这”哈莉怔了怔,摇头道:“我不知道。”

  ——我也不觉得哈尔需要向沃利忏悔,沃利的死,至少六成责任在他自己,自己把自己作死的,另外三成归58世纪执政官,最后一成的锅属于存默。

  “熵之裂缝被亚瑟击碎,并且存默被杀后, 时魔才把目光投放到58世纪。”她还是替哈尔解释了一句。

  巴里抿紧嘴唇, 没有说话。

  “我愿意相信哈尔是真的‘改过自新’,不是他deep in one’s heart 对正义和光明的追求,他deep in one’s heart 或许压根没那些东西。”哈莉道。

  “那是为什么?”大超frowned 。

  他更希望是正义和良知唤醒了哈尔。

  “因为他没了堕落的理由,事实上我都不觉得他之前的行为是堕落,那只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

  “正常人?正常反应?”大超一脸你疯了的震惊表情,“他屠杀了绿灯Legion ,他吞噬时间之河,毁灭无数时间之河world ,他还对昔日同伴下毒手。”

  其他英雄也露出无法接受的神色。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首先要明白一点,你们这些‘沐浴阳光和掌声的’超级英雄,是非正常人类。

  正常人也有底线,却不会把坚守底线放在first 。

  生活中有太多值得他打破底线的人或事。

  是的,哈尔杀人了,但他开始并不想杀人,失手杀掉第一個后,渐渐收不住手了。

  等他决定重启world ,也不用在意重启前死多少人、杀多少人,重启后都能回来。

  这一系列的心理与行为转变都很正常。”

  “伱确定正常?”大超满脸怀疑。

  “我可是心理学Academician 、教授级的专家。”

  “我觉得你带有太多主观偏见,哈尔的行为是否正常,我不太确定,但我看出来了,你很欣赏他的做法。”戴安娜道。

  哈莉nodded and said :“没错,我why not 欣赏呢?为了拯救伐木累,为了拯救自己老家,他拼尽所有,这说明他重感情、讲义气。”

  哈莉姐平生最欣赏重感情、讲义气的人。

  “他能凭一个快没电的破绿灯戒指逆风翻盘,抢夺中央电池,进入时间之河。

  从一个不懂魔法的麻瓜,一步步成长为时间之河最强大佬.
  他甚至吞噬了整条时间母河,完成前无来者后无古人的壮举。

  这一切都证明了他的能力、毅力、才华和决心。

  为了心中目标,他甚至不惜杀掉阻拦自己的队友、朋友、战友,又证明他的气量和意志。

  这种重感情、讲义气、有能力,还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的人,谁不欣赏谁眼瞎。

  当然,哈尔也有缺陷,比如,脑子不太灵光,容易情绪上头,但没有人是完美的,这些缺点我勉强能忍受。”

  对她而言,脑子不灵光其实不是缺点。

  哈莉不喜欢那种猴精猴精,无法让她占便宜的人。

  “虽然我反驳不了你,但我不认同你的观点。”大超满脸纠结地说。

  哈莉问:“你敬佩比尔·盖茨和埃隆·马斯克不?
  你肯定敬佩,你还给他们做个专访,我看过那段视频,采访过程中你满脸崇拜。

  可他们‘白手起家’的难度,和哈尔从绿灯侠进化到时魔比,连提鞋都不配。

  为什么你敬佩物质界can be seen everywhere 的大亨,却瞧不上更加励志的哈尔?

  难度远香近臭,哈尔是朋友,没mysterious 感?”

  大超连连摇头,“不,我不是说哈尔活得很容易,我只是不认同你将他的行为定义为伟大。

  决定一种行为是否伟大的因素是他的目的和手段,而非过程的难度。

  只要目的高尚、手段合法合理,哪怕在社区做义工,也是伟大且值得我们崇拜的。

  一旦目的卑劣,或手段邪恶,哪怕他做到上帝也做不到的事,依旧can’t be called 伟大。

  哈尔成为时魔的过程中,制造了多少杀戮?这种行为不值得推崇。”

  “所以说嘛,你们是伟大的英雄,伟大的英雄不是正常人。”

  “各位,你们虽然在谈论哈尔,但内容主旨偏题太远了。”海王提醒道。

  “好吧,回归正题,哈尔乔丹付出非常多、非常大的代价,杀绿灯战友,团灭绿灯Legion ,在时间之河wantonly slaughter ,最终掀起零时危机,始终都只一个目的——挽救海滨城被毁的命运。

  明白了这一点,我又怎么会对‘海滨城大合唱’没信心?

  海滨城是他的执念,是他最大的动力,也是他最致命的weak spot 。”

  “既然你早确定哈尔能被‘大合唱’击溃信念,why not 和我们说?
  我知道他在时间终点时刻监控我们,可早点对我们说,让哈尔听到,说不得当时就repent and be saved 了,31世纪也不会毁灭。”大超道。

  哈莉摇头道:“真按你说的做,不仅31世纪照样毁灭,连21世纪也会死伤惨重,哈尔也彻底没了回头路。”

  “为什么?”

  “你怎么确定哈尔会早点repent and be saved ?你之前甚至对他、对大合唱没信心。”

  “但你信心十足。”

  “我只是对我的计划信心十足,现在还可以信心十足地告诉——若提前偷听到我的计划,时魔不仅不会被击溃信念,反而变本加厉,走向另一个极端。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基本的心理学常识。

  一个人只会在面对别人时忏悔,却很少一个人幡然醒悟。

  一个人独处时,很难产生羞耻感。

  所以,教堂的忏悔室需要坐一位老神父。”

  “喔。”大超这次信服了‘教授级专家’的判断。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海滨城大合唱不是计划的全部。”

  哈莉意味深长地扫视一圈正联巨头,“我从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自然不指望一招‘大合唱’直接搞定时魔。

  可大合唱一定能击溃他的部分信念,那些海滨城亡灵突然出现,也会让他心慌意乱,无法集中精力。

  你们说,是战胜完整版的时魔更轻松,还是残血版的时魔更好对付?”

  “嘶~~~”

  众巨头之前还真didn’t expect 这一茬,此时hearing this 不由面露惊容,看哈莉的眼神.有些惊悚。

  如果哈尔面对哈莉的“当头棒喝”依旧persist in your own wrong doings ,坚持不肯repent and be saved ,只怕“当头一棒”会突如其来地敲在他头上。

  甚至可能是那柄凶残的“路西法剔骨刀”。

  只需要挨一下.这会儿他们八成正站在哈尔的墓前悼念他。

  原来昨晚处境最凶险的人不是他们,不是外Star Alliance 友和米国大兵,而是大BOSS时魔!

  幸亏哈尔obediently and honestly repent and be saved 。

  “这么看来,从你确定时魔是哈尔开始,零时危机差不多就结束了。可你为何确定时魔就是哈尔?万一猜错了呢?”戴安娜嗄声道。

  钢骨也疑惑道:“有很多证据证明时魔不是哈尔,却一直没任何明显证据说明他是哈尔。

  若非你at first 就告诉我们,secret mastermind 可能是哈尔,估计要到零时降临,他亲自露面,我们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分析加直觉。”哈莉简单地说。

  分析加直觉是猜测黑手是哈尔乔丹的原因。

  之后在起源墙感应绿灯能量池的沸腾,是关键证据。

  哈尔乔丹死在58世纪更像欲盖弥彰,加重了她的怀疑。

  直到时魔对海王亚瑟使出惊天一击,哈莉拿到实锤证据。

  时魔当时真的对亚瑟起了杀心,之所以没杀死海王,most important 的原因是哈莉的Level 9 绿灯防御专长。

  时魔无论吞噬多少时间能量,cultivated 什么terrifying 的时间魔法,他的“根本法”依旧是情感能量。

  所以,他没能一招拍死有绿灯防御专长保护的海王。

  所以,通过海王体内绿灯防御专长被猛地触发的事实,哈莉确定时魔就是哈尔乔丹。

  “分析和直觉?”众巨头满脸怀疑。

  哈莉耸耸肩,“爱信不信。”

  正联巨头用视线交流一阵,最终大超道:“OK,无论我们信不信哈尔,我们这次依旧相信你的判断。

  你说哈尔能重新归来,不用我们担心,我们就不担心。

  等他归来,我们会重新接纳他、帮助他。”

  “很好!”哈莉站起身,准备告辞,“零时危机的新闻发布会,以及之后的庆功宴,你们来负责,不用叫我。”

  “你是主角。”大超道。

  “我啥都没做,一直在家休闲,等零时降临才领着亡灵来了一场大合唱,最繁重的工作都是你们完成的。”

  “我们很忙,很焦急,很担忧,很努力.这都没错,可我们似乎一直在做无用功。”戴安娜苦涩道。

  “早知道就听你的,安下心什么都不做。”钢骨也丧气地说。

  百特曼purse one’s lip ,想起自己苦心打造的“新·蝙蝠Battle Armor max”,也有些灰心丧气。

  不过他还是振奋精神,鼓励大家道:“我们的行为至少替她的最终计划打了掩护。”

  “oh! ”闪电侠听后更丧气,也更伤心了。

  沃利死得冤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