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65

  第1065章 沙赞的邀请

  零时危机对dc宇宙的影响不亚于无限Earth 危机。

  但这件事本身,起初并没在Earth 引起太大反响。

  甚至不如毁灭日“人气高”。

  可零时危机结束后,这件事反而开始在民众中发酵,成为被大众持续关注的热门新闻。

  他们不关心时魔吞噬时间之河的力量多强大,也不晓得危机影响范围多广,更不在乎那些熵之裂缝湮灭了多少未来world 。

  民众关注它的原因其实与零时无关。

  他们在意的是“多出来的人”,与被改变的现实。

  闪电侠巴里艾伦的白人老婆消失, 换回黑人艾瑞斯,但艾瑞斯身边的人,很多都还记得白艾瑞斯,同时他们也有一套黑艾瑞斯的记忆。

  等于说他们和上次无限Earth 危机一样,又多了一套记忆。

  这件事甚至不是Earth 一家的新闻。

  外Star Alliance 友数量不多,但他们也都有参与时间重启,所以银河系也被影响到了。

  不过, 这与哈莉无关, 宇宙人民都晓得她这次只是维护物质宇宙不变,所有变化皆来自莫哈维大沙漠其他战斗人员。

  哈莉也真如她说的那样,之后没参加任何公开的社交活动。

  当然了,她不是真的宅女,不会一直宅在奎茵庄园,事实上,这些天她很忙。

  时间危机结束,天堂撤销封控管理,她immediately 跑去打卡上班,顺便领取“在零时危机中守护伊甸园”的任务奖励。

  奖励非常丰厚,虽然没有一个功勋点,她的官职却提升了两级,从正Grade 5 的白银城守备,越过从Grade 4 ,变成正Grade 4 的白银城“大守备”。

  呃,虽然只多了一个“大”字,但权力增加了许多。

  她之前的职位与鹰天使长、牛天使长、狮天使长差不多,现在比他们高了First Rank 。

  这奖励既在意料之外,也不太让她惊讶。

  似乎这次白银城没参与零时危机, 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可耶比参与了时间之河的重启
  哈莉让耶比充当“工具犬CPU“时,就有悄悄给狗上帝打配合的觉悟。

  嗯,她有意让上帝Old Brother 有机会在时间重启中伸出小黑手。

  这和她在无限Earth 危机时的态度完全不同。

  因为她猜测上帝在重启中关注的重点,不是物质界人类的信仰,而是更深层的、与Universe Principle 有关的内容。

  之前她担心上帝伸出小黑手,扭曲人间众生的命运,现在她感觉,这个猜想犹如乡村老农担心皇帝霸占自家新出笼的窝窝头。

  衙门里的County Magistrate 或许会抢老农的口粮,皇帝更在乎什么制度能确保天下老农能obediently and honestly 不造反,从而让自家江山长治久安。

  无论无限Earth 危机,还是这次的零时危机,都不只是天灾人祸那么简单,背后都有“命运”的安排。

  上帝不在乎众生的命运,而哈莉只在乎自己和众生的命运不会被扭曲、玩弄,所以,她乐意暗中配合上帝搞小动作——虽然不知道上帝做了什么, 但上帝肯定感受到她态度的转变,也就记得了她的好。

  这不,现在她正Grade 4 大员了。

  半個月后, 零时危机的风波渐渐平息,哈莉拿出天父赠送的母盒,正准备去创世星做“Martial Arts Instructor ”,一个熟悉的苍老声音,突兀出现在她耳边。

  “Demoness 哈莉,Demoness 哈莉?能听到吗?”

  哈莉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沙赞?你怎么能和我说话?”

  她subconsciously 启动九大防御专长,耳边立即没了声音。

  只会在遇到伤害时,她的专长才主动激发。

  如果对方没有恶意,或者使用非offensive 魔法,will not 触发防御专长。

  现在没了声音,不晓得是挡住了老沙赞的魔法,还是老沙赞没说话。

  她又撤销防御专长,spirit strength 传遍八方,喊道:“老沙赞,你还在线不?”

  “你刚刚做了什么?是不是开启了‘上帝下凡’?”老沙赞话里似乎憋着气。

  “喔,看来我的上帝下凡果然有用。”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当然有用,我不是第一次找你。”老沙赞语气里带着埋怨。

  “何必呢,你直接打我家电话,速度快不说,还节省魔力。现在连命运Academician 和陌客找我都用手机。

  我若晓得你给我魔法传讯,当然不会拒绝。问题是我不晓得,我还经常被人暗算,所以有时会进入上帝下凡的状态。”哈莉道。

  她在冥想时习惯开启防御专长,因为她cultivation 的目的,即是把防御专长融合进Life Source 魔咒。

  大概那时候老沙赞联系过她。

  “我们dignified Spiritual God wizard ,怎么能抛弃魔法,使用科技的bauble 儿?”老沙赞道。

  “你难道不知道守户犬?那就是量子魔法。”

  “量子魔法是什么魔法?”老沙赞疑惑道。

  哈莉无语,“你真该出来走走,world 变化很大,你却脱离时代太久,跟不上潮流了。”

  老沙赞没生气,反而深有感触地赞同道:“可不是嘛,最近几年宇宙变化好快,我离开人间太久,不能继续这么下去了。”

  “那你找我是?”

  “我找到this generation 的thunder 沙赞了。”老wizard 兴奋道。

  “是吗,我没收到消息,最近没S-Rank 的新英雄出道。”哈莉疑惑道。

  如果thunder 沙雕诞生,就他那种沙雕作风,应该immediately 登上英雄论坛的热搜榜。

  “我选中了人,但暂时没把力量交给他。”老wizard 唉声叹气道:“你绝对想不到我选中了谁,说实话,我自己也absolutely 想不到。

  我甚至不太确定就是他,我找你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来一趟永恒之堡。”

  哈莉好奇他找自己的目的,也的确没啥急事,结束魔法传讯,立即前往哥谭地铁站,找到那处被她“开过光”的隧道stone wall ,启动Transmission Gate ,一步踏入,来到多元宇宙的中心。

  嗯,永恒之堡建立在永恒之石上,永恒之石是一块天堂石和一块地狱石头组合而成的“Rare Item ”,摆在物质宇宙最中心。

  “我能帮你做什么?”

  “this generation 的thunder 沙赞是个child ,未成年”老沙赞杵着thunder 法杖,一脸纠结地说:“我本该等他几年,等他成年,以凡人之躯在挫折中慢慢成熟,最好能在三十而立之年成为‘thunder 沙赞’。

  但最近几年,你知道的,major event 件一件连着一件,他能等十年二十年,我等不了。

  其实我不是刚发现那child ,零时危机前两个月,陌客已经把那child 带过来,当时我拒绝了他——不是真拒绝,他年纪太小,我在犹豫。

  我想着,零时危机太危险,那child 刚出道就面临时魔,难度太高,有夭折的风险“

  说到这儿,他老脸扭曲成一团,看着哈莉问:“可我absolutely 想不到,你会用那种方式解决时魔,你咋想的?”

  “我咋了?攻心计有什么问题?”

  “must 唱歌吗?伱不觉得羞耻?”老沙赞此时说起大合唱,依旧感到尴尬,“我和他们聊过,他们和我一样,当时都尴尬死了。”

  “他们是谁?”

  “Spiritual God wizard ,非Earth God of Human Race 灵wizard 。”

  God of Human Race 灵wizard 哈莉多数见过。

  “你们尴尬与我有什么关系?”哈莉神色calmly said 。

  老沙赞无言以对,她不尴尬,那只剩他们尴尬了。

  “你能精准猜到时魔的真实身份,能制定巧妙的诛心计,我们都非常敬佩。不过,没必要大合唱。”

  哈莉嗤笑一声,“你们该感谢我时间有限,还无法提前排练,否则就不是大合唱,而是迪士尼歌舞剧了。”

  老wizard 呆了呆,“就算你是Demoness ,这也太疯狂、太另类了吧?”

  “你和鬼说过话吗?”哈莉问。

  “和亡灵说话?当然。”

  哈莉叹道:“鬼魂说话时像风吹过小巷,像在呜咽哭泣,正儿八经地说话也阴恻恻的,不会带给人震撼,只有不适和恐惧。

  一只鬼已经阴恻恻,一群鬼魂一起说电影中最恐怖的场景便是一群鬼同时出现,同时说话。”

  老沙赞looked thoughtful ,他没看过电影,但能想象那种宛若地狱的场景。

  “我需要不是恐惧氛围,我没想吓唬时魔。我的要求有两点,第一,让时魔明白他真正的故乡人都在地狱,这点无法改变。

  第二,用感情感化他。

  也即是鬼魂表达出自己的悲哀情感,并让时魔感受到。

  戏曲和歌唱,便很适合述说哀情。”

  “so that’s how it is 。”老沙赞不尴尬了,看她的眼神多了丝敬意。

  ”Ai, 如果知道这次的零时危机有惊无险,还有机会参与时间母河重启,我早让thunder 沙赞登场了。

  耽搁了this time ,我不想耽搁下一次。我能感觉到,魔法的最终审判之日即将到来。”

  “现在,thunder 沙赞必须出世。”老wizard 咬牙道。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thunder 沙赞出世和最终审判有关系?”

  老wizard 意味深长道:“一切奇迹之力皆有代价,成为thunder 沙赞当然有代价。”

  “什么代价?”

  “代价之一,替Divine Force 的主人承担魔力债务。”

  “太黑了吧?越强大的wizard ,魔力代价越高,shazam还不止一个Spiritual God ,shazam一共六位Spiritual God (其实七位,还有老wizard ),代价全让沙赞一个承担。

  就这,还特么‘代价之一’,之后有代价之二、之三?”

  哈莉有些后怕,当初她还应聘thunder 沙赞来着。

  老沙赞严肃道:“我可是白magician 的首领、Wizard Council 的会长,equivalent to 魔法界的撕破曼,怎么会黑?你应该看看真正黑暗Demon God 的Divine Force 借贷契约。”

  “连你都能做白道首领,那我借别人Divine Force ,就三个要求——天资过人,按照我的方式行侠仗义,不要做懒鬼——我这个‘Demoness ’算什么,正义之光,神中圣姑?”哈莉讥讽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