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71

  第1071章 锒铛入狱
  “你特意关照的那个小子,thunder 沙赞,比利·巴森特,他犯下抢劫罪,抢劫银行提款机。”Heavenly Eye 会会长严肃道。

  哈莉有些completely unprepared ,刚才还为比利的沙雕行为辩解,这会儿立马就被打脸。

  同时她也感到难以置信,“你没搞错?”

  比利被她欣赏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讲原则!

  宁愿睡大街、喝冷水,也不去偷、不去抢,坚持自己打工养活自己。

  这股子倔强出现在一个米国少年身上,很难不让人动容。

  可那child 若在得到力量后,立即去为非作歹,曾经的欣赏就会化为加倍的失望。

  “ding dong! ”一段视频发送到她手机,米国国家银行外的自助提款机前,thunder 沙赞用手指射出一条golden 闪电,提款机抽风般吐出花花绿绿的美刀,他和瘸腿少年肆意捞钱,肆意欢笑。

  哈莉面色阴沉,“他们抢这些钱做什么?”

  “喝啤酒,买零食,去夜总会见识成人风情,买最新款的lexnote手机和各类游戏机总之,eating and drinking merrily ,不干正经事。”阿曼达道。

  “变化太快了,像中了魔咒。”哈莉喃喃。

  “什么变化快?”

  “他之前为了生存,连续七八个小时卖报纸,却只能挣到几个汉堡的薪水,但他依旧坚持那样的生活,没有走上歪路。“哈莉缓缓道。

  阿曼达沉默片刻,道:“我不清楚他本性如此,还是变化太大,但根据我的调查,他逃课,说谎,爱秀,自制力差.不能说多坏,但距离超级英雄有很长一段距离。

  不说别的,他的心智远不如你说的那么成熟。

  你并没告诉我他的身份,可我知道他叫比利·巴森特,他家里的情况我也了如指掌。

  不仅我知道,很多脑子不笨的人,都在试图通过弗莱迪·弗里曼锁定他的真实身份。

  嗯,弗莱迪·弗里曼就是视频中的瘸腿少年,和比利同一个寄宿家庭的‘brother ’。

  除了警方因为银行抢劫案已经锁定比利·巴森特,也有很多网民在搜索弗莱迪信息。

  要不要帮他解决这些麻烦?
  单纯搞定费城警方容易,用假的社保信息误导网民也不难,但只要比利·巴森特继续这种风格,继续这么搞,早晚连Heavenly Eye 会也兜不住。”

  “把资料发给我,等会儿给你答复。”哈莉道。

  “这个thunder 沙赞,似乎很有你的风格。正统的超级英雄我不喜欢,这种坏人英雄很合我胃口。”艾薇said with a smile 。

  哈莉凝眉道:“不,他不该是这样,他应该淳朴正直到迂腐,如同另一个撕破曼。”

  “人是会变的,你之前见到的是没有力量、被法律和制度压迫的普通少年,现在他Divine Force 滔天,不可拘束,能肆意展示本性。”艾薇道。

  哈莉摇头道:“不是我认为他正直淳朴,而是沙赞应该按这标准选人。

  我第一次去永恒之岩参加沙赞选拔时,老沙赞明确提出要求——正直诚实,是与七宗罪对立的美德化身,能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为正义牺牲性命。”

  “也Old Xu 沙赞说谎,他只想找借口拒绝你。”艾薇道。

  哈莉faintly said :“之前我会这么觉得,但知道他的目的后
  thunder 沙赞有能力backlash 老沙赞!
  一切奇迹之力皆有代价,神眷者借Divine Force ,要付出代价。

  Spiritual God 放贷Divine Force ,也有代价。

  沙赞魔咒虽然偏向Spiritual God ,但它是多元宇宙契约法则之一,具有公平公正的基本特征,条约不能任由Spiritual God do as one pleases 。

  比如,神奇女侠喊‘哈莉路亚’后,我无法隔空抽走她体内我的Divine Force 。

  只有她主动结束‘哈莉路亚’的状态,我才有机会解除神眷者契约。

  只是有机会,她也能反抗。

  这是沙赞魔咒的限制条件。

  所以,thunder 沙赞有可能捶死老沙赞。

  换成你是老沙赞,是选个不懂反抗、不会杀人的老好人来欺负,还是选择个我这样的人?”

  “可比利都抢银行了。”艾薇道。

  “所以我觉得奇怪。”

  等阿曼达把比利的“犯罪档案”全部传输过来,哈莉便唤来耶比,准备前往费城。

  “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都与我们无关,值得为他花这么多精力吗?”艾薇奇怪道。

  “老沙赞那个混蛋一定有什么事在瞒着我,我想搞清楚。”

  找到比利时,他正thunder 沙赞的状态,和那个弗莱迪在自助售货机前偷可乐。

  手指射出电弧,售货机“clang dong clang dong ”吐出几十罐可乐。

  然后thunder 沙雕happily 把所有可乐喝光.
  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外的in midair ,哈莉眸light flashed ,问道:“耶比,你发现异常没?”

  “没发现被精神控制的痕迹,以他体内庞大的宙斯Divine Force ,也没谁能悄无声息控制他。

  嗯,宙斯的闪电Divine Force 和你的上帝下凡有点像,都能免疫负面的魔法效果。

  不过,你的上帝下凡近乎百分百免疫,霸道非常。

  宙斯的只能对普通元素魔法起效,最多免疫七八成。”

  “没人控制他,他干嘛像个傻子一样,喝那么多可乐?”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大概怕浪费?”耶比不确定道。

  “扯淡,如果不想浪费,把可乐留在贩卖机不行吗?强行喝光,然后膀胱胀痛,弯着腰冲进厕所这才是受罪又浪费。”

  “他不是强行喝光的,他很快乐。”

  “hehe ,肚子胀得难受,他还能快乐。”

  耶比沉吟着道:“可乐号称‘肥宅快乐水’,或许哎,小child 的心思,大人怎么能理解?”

  “我15岁时已经被称作‘Demoness 哈莉’了。”

  “他只是普通child ,你不普通。”

  等thunder 沙雕跑到广场上,向行人和游客表演“手指射闪电”的神奇能力时,哈莉又悄无声息骑着耶比离开了。

  这次过来的目的只是亲眼见见thunder 沙雕,确定他的行为出自本心,还是被人暗算。

  结果嘛.
  耶比没发现异常,哈莉本该也发现不了异常,但她前段时间从天之声那得到“残缺的梦魇魔化上帝篇”。

  回到哥谭,哈莉没去庄园,而是一个人来到哥谭地铁站,再次进入永恒之堡。

  “你还在这儿呀,不是说选出thunder 沙赞,立即隐遁,把城堡留给他吗?”

  老沙赞离开great hall 的王座,立在下方台阶边的七宗罪魔像前。

  “我准备装死隐遁,结果没死成。”老沙赞木着脸道。

  “隐遁的借口千千万,只要你有心,总能合理地死掉。”

  “我会离开,但得放心离开,现在我对比利还不放心。”老沙赞道。

  哈莉看着他的双眼,道:“他说谎,偷窃,抢钱,逃课,去夜店看脱衣舞他还特别愚蠢,暴露了身份,警察即将拿他归案,无数网友在人肉他,即将发现他的家庭住址。”

  老沙赞眸light flashed ,“你帮帮他。”

  “我想知道原因,一个淳朴的child ,为何变化这么大?”

  ”Ai, 骤然得到神的力量,少年人未能守住本心。不过我坚信比利本性不坏,只要给他时间,让他适应现在的力量和生活,他能真切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如果有人能帮助他,这个过程会大大缩短。”老沙赞叹道。

  “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老沙赞frowned :“你什么意思?”

  哈莉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告辞。”

  说完她就干脆利落地离开了。

  偌大的永恒之堡,再次安静下来。

  良久,老沙赞抬起右手,手掌托着一个苹果大的银blue 光球,faintly said :“她似乎有所察觉。”

  “别管她,继续。”一个威严厚重的男声indifferently said 。

  “如果她出手干涉,怎么办?”老沙赞worriedly said 。

  “她怎么干涉?她甚至不知道thunder 沙赞身上发生了什么,。”威严男声said with a sneer 。

  “我曾经向她解释过梦魇魔化与七原罪Demon God 的关系。”老沙赞迟疑着道。

  “你把真相告诉她了?”威严男声愤怒道。

  老沙赞立即解释道:“没,我只向她揭露‘表象’,告诉她神魔在经历梦魇魔化时,把傲慢嫉妒愤怒等七大罪的幻人切割抛弃。

  那些幻人fuse together ,最终演变成七大原罪Demon God 。”

  “也不是我主动对她提起这事,是她老师介绍她过来的。”说到这儿,老wizard face revealed a bitter smile ,“大家都知道我对梦魇魔化最了解”

  “既然如此,你还担心什么?只要你我不说,她一辈子也想不到梦魇魔化还能人为地模拟、控制。”

  老沙赞sighed then said ,右手轻轻一抛,blue 光球悬浮在七原罪魔Divine Idol 上方。

  “无尽痛苦之城,开!”

  “Buzz! Buzz! Buzz! ”七座原罪神魔雕像轻轻震动,阴邪黑暗的力量,从石像表面升腾而起。

  “永世凄苦之坑,解!”老沙赞诵念Second Layer incantation 。

  “Buzz! Buzz! Buzz! ”原罪神雕像震动更加激烈,还有seventh layer 怨毒的声音隐约传出。

  “崇高的造物主,伟大的耶和华,赐予我您的神权、神志、神爱之结晶。”

  “不,我要撕了你,杰巴达亚·迦南,你这个畜生,敢窃取我的本源,ahhhh ~~~”seventh layer 声音,有男有女,发出痛苦的悲号,Divine Idol 顶部升起一缕blue 光线,飘向那颗光球。

  老沙赞对原罪魔的咒骂毫无反应,只神情严肃继续诵念incantation :“涩欲,戒之在色,火焰罚之!”

  光球上空打开一扇圆形时空窗口,对面赫然是劲爆音乐的舞厅。

  thunder 沙赞神色痴迷地盯着舞台上“衣衫褴褛”的大elder sister 。

  “唧唧zhi zhi !”像是mice 在叫,一个尖嘴赤眼的小恶魔,从thunder 沙赞头顶挣扎着钻出,跳入窗口,来到永恒之堡。

  ”go! ”老沙赞loudly shouts ,那长得和比利几分相似的小恶魔——幻人,炸碎成一团烟雾,融入光球。

  “咦,涩欲魔要成了?好快。”威严男声惊疑道。

  老沙赞叹道:“越纯洁的人,能分离出的七罪越少。比利是个好child ,没多少罪恶之欲,他的涩欲魔自然成型较快。”

  “他很好,但不够完美,继续帮他纯化人性——”

  “bang! ”话音未落,thunder 沙赞那边mutation 突生,夜总会大门猛地被踹开,数十个荷枪实弹的警察一窝蜂冲进来。

  “thunder 沙赞,不许动,不要反抗,我们知道你厉害,但我们也知道你是比利·巴森特。

  举手投降,你被逮捕了,你可以逃,但现在袭警逃跑,罪加一等!”

  “mother法克!”老沙赞目瞪口呆。

  “Demoness 哈莉,一定是她。”威严男声gnashing teeth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