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72

  第1072章 沙赞家族?犯罪家族!
  “偶买噶,你们,你们知道我?这impossible ,也不应该啊!”

  看着将自己团团包围,还叫嚷“比利·巴森特”的警察,刚才还因为舞台上不着寸缕的大elder sister 面红耳赤、裤裆胀得慌的thunder 沙赞傻眼了。

  红脸瞬间煞白,在荷尔蒙中骚动的内心也停止跳动。

  裤裆那坨,像是破了个洞的气球,naked eye 可见地干瘪下来。

  “站在那不许动!你的身份已经暴露,我们知道你的一切信息。”

  这会儿费城警长也心里发慌,对方可是超能者,这会儿身上golden lightning arc 跳跃,似乎就要爆发。

  最终,脑子一团乱麻,很想一飞冲天、彻底逃离此地,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的thunder 沙雕,这次没有沙雕,而是高举双手,问道:“你先说我犯了什么罪。”

  “你抢银行,第Nine Great Dao ‘守望者街’54号米国国家银行3号自助取款机,涉案金额高达154500美刀,而且你还与多次毁坏城市公共设施。”

  thunder 沙雕神色呆滞,讷讷不能言。

  “现在,跪在地上,双手抱头,立即!你是超能者没错,可如果你敢反抗,罪名更大。

  你将成为全球通缉的超级罪犯。

  即便逃过我们的追捕,也会有正义的英雄源源不绝找上你。”警长喊道。

  thunder 沙赞满脸沮丧,麻木地双膝跪地,双手抱头,直到一名警员蹑手蹑脚走到他身边,给他戴上手铐和头套。

  thunder 沙赞很快就庆幸自己戴着头套。

  警方动作很大,十几辆警车,大张旗鼓,没有丝毫隐瞒。

  警长下达出勤命令时,也没隐瞒此行目的。

  也即是说,几十个警员有足够时间把消息卖给记者或黑帮教父。

  “thunder 沙赞,听说你只是个15岁的孩子,本名‘比利·巴森特’,请问你到底是怎么定义自己的,一名超级英雄,或者一名超级罪犯?”

  刚被警察押送着离开夜总会大门,七八个记者就围了过来。

  “比利,你被称作‘thunder 沙赞’,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嗨,比利,在我问你问题前,你能不能说实话——会不会心情不好,对周围人大开杀戒?如果你回答是,我就问个温和点的问题。

  如果你选择英雄的操守,无论如何也不会杀人,我就要对你‘大开杀戒’啦。”

  “thunder 沙赞,你在小狗视频网很火,俨然一颗gradually raised 的网红英雄,到底犯了什么罪才被警方逮捕?”

  “你才15岁,怎么是成年人模样?是传说中的神眷者变身吗?”

  比利脑子一片空白,眼前的world 似乎在旋转颠倒,他们的声音如同one after another 魔咒,刺入他的内心,让他羞愤、羞愧、难堪、懊悔.
  他像是宿醉的人清醒过来,这些天发生的事一件件浮现在脑海。

  “偶买噶,我,我都做了什么?!”他浑身颤抖。

  “偶买噶,比利,你,你都做了什么?!”

  被唤到警局的瓦斯奎兹夫妻(比利此时的养父母)浑身颤抖。

  thunder 沙赞人生第一次抢到全球头条,全world 人民都知道又有一位新的神眷者英雄(或者罪犯?)诞生,他还只是个15岁的孩子
  好吧,年龄不算太大的卖点。

  毕竟世人皆知,银河上将14岁出道。

  即便不算她,此时超级英雄论坛也早有一大批少年英雄。

  比如,哥谭的二代罗宾(一代是罗宾猫)。

  比如,少年守望者。

  守望者四巨头都已经成年,但他们团队还有好些刚选秀结束的少年英雄。

  比如之前的“无限群英会”,此时的“新正义协会”,也即是正义协会老英雄的孩子与传人。

  零时危机中,一大批老英雄衰老、垂死,无限群英会解散,全员加入正义协会。

  15岁的年龄不奇怪,但加上他thunder 沙赞变身后的成年模样,就立即成为民众惊奇的焦点。

  另外,他是在看脱衣舞时被发现的,还有很多大elder sister 向记者爆料:thunder 沙赞的手指能放射闪电,酥酥麻麻的,很舒服
  15岁,超S-Rank 潜力,夜总会大elder sister ,抢银行,身份暴露这些标签加在一起,比利·巴森特成为全球舆论的焦点。

  在他被警方逮捕的second day ,宇宙名记露易丝·莱恩还亲自找到他养父母,想给他做个专访。

  “哈莉,你在搞什么?“

  老沙赞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没有魔法传讯,直接真身跑到奎茵庄园,要找哈莉讨要说法。

  “我什么都没做。”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老沙赞跳脚大叫:“你怎么能睁眼说瞎话,比利被警察逮捕,还身份暴露,天呐,他今后可该怎么做人?

  全Earth 人都知道了,哪怕用记忆抹除魔法没人负担得起这个代价。

  你害死比利,也坑惨我了。”

  “我说了,我什么都没做。”哈莉先重复一句,才said with a sneer :“不是我做了什么才导致现在的结果,你明白不?

  他恣意妄为,抢银行,上传训练视频,大庭广众之下用超能力装逼.你以为现实是电影,导演安排民众对他的傻屌行为视而不见、见到也不思考?
  这是现实!

  只要一个人露出weak spot ,就一定会被有心人发现,然后付出代价。

  早在我去找你之前,他已经被警察盯上,还早就暴露身份。

  我没选择什么也不做,于是这件事自然而然发生了。”

  老沙赞呆了呆,叫道:“你怎么不做些什么呢?”

  哈莉讥讽道:“之前怪我‘搞什么’,现在怪我什么也不搞,你老糊涂了,精神分裂?”

  “我”

  ——我希望你别针对比利搞事,又希望你在他出事时帮他搞定一切。

  老沙赞这么想,可看着她略带讥诮的脸蛋,便明白自己这是一厢情愿。

  “我们不是朋友吗?”他哀叹道。

  “难道我没帮你?你说需要一座大城市,我立马把比利送到费城,你说希望thunder 沙赞成为城市守护者,一人独占一座城,我让自己家的‘少年守望者’搬家。

  你说不希望军方与政-府暗算比利,哪怕他沙雕,哪怕他weak spot 百出,也没任何政-府机构暗算他,窃取他的Divine Force 。”

  “可他现在被警方逮捕,还公开身份”

  “你的意思是,无论他做什么,都由我来帮他支付代价?我又不是他妈,也不是你妈。”

  老沙赞老脸涨红,又羞又怒,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second day ,大超来到奎茵庄园。

  “哈莉,命运Academician 找我为了比利巴森特的事。”他支吾着道。

  “他能有什么事?即便抢银行,但没伤人,加上他还没成年,最多在局子里关个两三年。”

  “他还没成年,他前途伟大,现在进监狱可能毁了他。”大超轻叹道。

  “你说的是人话吗?他因为抢劫、破坏公物的罪名入狱,如果不管他,他会继续这样的违法乱纪行为,你却觉得他继续违法乱纪很伟大?”哈莉said with a sneer 。

  大超摇头道:“我不是说不该教育他,只是进监狱对他可能不是最好的。”

  “你错了,真正害他的人是沙赞,是被沙赞请托的命运Academician ,是被命运Academician 请托的你,你们才是毁掉比利·巴森特的人!只有我,在真正帮助他。”

  “什么意思?难道有我不知道的内情?”大超frowned 。

  “没什么内情。”

  大超怔了怔,hesitantly said :“那你——”

  “今天你帮他脱罪,向他证明法律对powerhouse 格外开恩,明天他一定会重复之前的错误,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不管什么内情,让一个未成年人收敛行为、懂得敬畏,对他未来的人生总是利大于弊。”哈莉said solemnly 。

  “oh! ”大超揉了揉眉心,helplessly said :“我明白一个人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知道严厉教育对一个孩子的重要性。

  不过
  我不是为了命运Academician 或者沙赞wizard ,我单纯担心那个孩子,他身份曝光,还入狱,未来我怕他会一蹶不振,甚至走上歪路,就像存默。”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如果他一蹶不振,只能说明他不适合做超级英雄,早发现这点,早点放弃,也是好事。

  如果他满心怨恨,沦为存默二代,那就让他去地狱和存默作伴。”

  大超震惊道:“我以为你很欣赏比利,didn’t expect 你说出这么狠绝的话。”

  哈莉道:“我欣赏的是高尚之人的高尚之举,当高尚之人不再高尚,他对我就和垃圾没区别了。”

  “听着真冷酷。”

  “卢瑟入狱也小半年了,你去看过他吗?”哈莉问。

  大超愣了愣,摇头道:“我和他不是朋友。”

  “听着真冷酷。”

  “我和他不是朋友。”大超强调道。

  “我和‘存默们’也不是朋友。”哈莉向他讥讽一笑,继续道:“零时危机结束后第五天,我去探望过卢瑟,还送了一篮子来自Immortal Realm 的水果。

  那家伙一边吃一边向我抱怨——零时危机那么好的机会也不去找他,他‘宇宙第一聪明的大脑’一定能帮到Earth ,然后获得减刑。

  我跟他说——我早确定时魔是哈尔,早想好对付他的法子,用不上宇宙第一聪明的大脑。

  他又对我说,他只想减刑,能不能真的帮到Earth 并不重要。

  我敷衍他说,下次一定记得他。”

  大超无语。

  没有外来力量干涉司法公正,比利·巴森特不出意外地被法官宣判抢劫罪名成立。

  除了抢银行,他还以超能力毁坏公物。

  最严重的一次是造成公交巴士冲出立交桥,若非他反应还算灵敏,及时赶过去将巴士接住,只怕身上要背十多条人命的罪孽。

  另外,他还违反《超级英雄行善权法案》中“凡是超级英雄,不得在公众场合使用超能力干涉社会治安”的条款。

  嗯,那家伙走在大街上,随意激发闪电之力,给路边行人的手机充电。

  有的充电成功,有的直接引爆手机,烧伤路人,造成不小骚乱。

  单这条罪名就够他在监狱待小半年了。

  如今数罪并罚,比利得在费城监狱待七年。

  不过,因为他是超级英雄,有轻易反抗警察的能力,却obediently and honestly 被ordinary person 警察逮捕,法官算他“坦白从宽”,额外减去四年,只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另外,他的瘸腿brother 弗莱迪,也参与了银行抢劫案,因为只是从犯,之前也没什么恶迹,被判刑半年,监外执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