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73

  第1073章 超级英雄心理健康关怀日

  wgbs,planet 日报新闻台,晚上八点半的“路易斯专栏”。

  屏幕上,深blue 职业套裙的露易丝,表情温和地问对面的囚服少年:“比利,你似乎打破了一个记录——成为出道后最快入狱的超级英雄。你后悔吗?”

  比利look pale ,神情黯淡, hearing this gently nodded ,声音很轻,很飘忽,“非常后悔,我简直不敢回想这些天我做的那些事。

  我感觉自己像变了一个人。”

  “你是说,骤然获得Divine Force ,从ordinary person 变得超凡, 让你的心态失衡,走上迷途?”露易丝问。

  “或许吧,我不确定。”

  “若非得到Spiritual God 眷顾,你也不会落到如今下场,你会不会认为力量是一种诅咒?”露易丝said curiously 。

  比利低垂着脑袋,“我没想那么多,我只知道我做错了事,该受到惩罚。”

  露易丝又道:“我换个说法,你有没有后悔得到Spiritual God 之神?”

  比利面露look of hesitation ,“我后悔做那些事,但Divine Force 的话”

  观众不觉得他的反应有问题,还纷纷吐槽:“宇宙名记脑子出毛病了吧?Spiritual God 之力,extremely rare 的机会,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成就超凡,凭什么后悔?”

  露易丝却不是真的脑子有毛病,她紧接着又问:“看来你deep in one’s heart 并不厌恶体内的Divine Force 。

  那么,你留恋它,是想用它实现某种理想, 比如, 伸张正义、惩强扶弱,还是单纯因为力量能让你do as one pleases 、自由自在?”

  “我觉得我应该用Divine Force 做好事,这也是wizard 对我的嘱托,可我辜负了他,也辜负了他的力量。”比利红了眼眶。

  露易丝gently nodded ,“看来你只是缺乏正确的引导,暂时迷失了方向。

  在你deep in one’s heart 依旧有一颗英雄的心。

  比利,振作精神,不要哭,我相信你一定能重新开始,成为一名伟大的英雄。”

  “我能吗?”比利满脸不自信。

  “只要你坚信正义,你就能成为英雄。”一個强劲有力的声音坚定说道。

  “偶买噶,撕破曼!”电视上,比利眼前一亮,惊呼出声。

  电视机前,观众也被这个小彩蛋惊喜到。

  大超鼓励道:“比利,我了解你的过去,那时你没有Divine Force ,依旧克己守法、助人为乐。

  忽然换到陌生的新城市,加入新的家庭、进入新的学校, 还意外被Spiritual God 眷顾,伱的生活在短时间内变化太大,一时间心态失衡,才做下那些错事。

  没有谁是完美的,没有人不犯错,重要的是在犯错后知道改正。”

  “撕破曼”比利眼眶又红了。

  露易丝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从你被捕入狱开始,撕破曼就在关注你的新闻,他很关心你的未来。

  你未成年,可你已经暴露身份,你还成为最快入狱的超级英雄
  得知我要来为你做专访,他请我设计了今天的小彩蛋,希望带给你惊喜,也希望给你‘希望’。”

  “谢谢。”比利感动道。

  “撕破曼好暖心。”看电视的观众也十分感动,有些感性的大妈都开始抹眼泪。

  大超patted 比利的脑袋,“根据《行善权法案》,ordinary person 成为正式超级英雄的方法之一,是有英雄为新人作保,充当新人的引路人。

  比利,我要做你的导师,你愿意吗?”

  “我可以?”比利瞪大眼睛。

  大超温柔道:“当然,我会帮你在Heavenly Eye 会登记,注册成为拥有‘primary level 执法权’的超级英雄。

  接下来你待在监狱的日子,我也会每周来探望你一次。

  我会教你如何控制体内的力量,并为你介绍其他英雄的思想与道路。”

  “我愿意,谢谢你,撕破曼。”

  planet 日报。

  “非常好,这期节目的收视率甚至超越了去年的超级碗!”

  主编佩里用力一挥拳头,兴奋地说:“不愧是露易丝,邀请撕破曼做特殊嘉宾的点子太棒了。

  超级英雄的节目出过很多期,从未像这次如此打动人心。

  看看观众的评论——一直觉得超级英雄Steel Muscles Iron Bones 、意志如铁,不是凡人,今heavenly thunder 霆沙赞的故事改变了我这种想法,我发现英雄也是人,有脆弱和迷茫的一面。

  超人和比利的互动似乎代表着一种英雄意志的inheritance ,很人性化,很感人。”

  “pa pa pa !”说完他还轻轻鼓掌。

  “pa pa pa !”周围同事羡慕又敬佩地看着露易丝,跟着一起鼓掌。

  露易丝瞥了眼抿紧嘴唇的拉娜·朗,眼底笑意一闪而过,“不,这不是我的计划,我没说谎,真的是撕破曼主动找过来的。”

  “喔,今天之前,他从未主动参加过电视节目,哪怕被邀请,也是纯公益性质的推广活动。”佩里奇怪道。

  露易丝眼角斜了眼人群里的克拉克,叹道:“比利需要帮助,他想帮助他,目的就这么单纯。

  不仅是帮他走出未来这段迷茫和昏暗的人生,更是帮他震慑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之人。

  比利暴露了身份和家庭住址,关键他的力量还特别强,超S-Rank Divine Force 出现在一个孩子身上.有撕破曼做他的导师,能帮他阻挡众多来自黑恶势力的恶意与敌视。”

  “唔,撕破曼能有这么细腻的心思,倒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我印象中,他虽然是个好人,但很糙哥。”佩里looked thoughtful 。

  克拉克扶了扶镜框,掩饰脸上些许尴尬。

  拉娜·朗speculated :“大概与零时危机有关。”

  “喔,怎么说?”佩里said curiously 。

  拉娜朗缓缓道:“零时危机两大主犯,存默与时魔,曾经都是最伟大的超级英雄,战鹰与绿灯侠。

  他们之所以堕落,不是心思变坏了,而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丢失,陷入了绝望的痛苦中,可这期间却没人关心他们。

  所有人都觉得超级英雄是硬汉,能战胜一切。

  可实际上,哪怕英雄表现得如同Spiritual God 般强大,在他制服下,也可能隐藏着一个15岁的普通孩子。

  撕破曼认识到这点,才会给予比利额外的关心和保护。”

  “拉娜.”克拉克神色复杂。

  “露易丝,你怎么看?”佩里问。

  ——什么话都让这女人说了,我还能看啥?
  露易丝斜了拉娜一眼,声音有些闷,“撕破曼的心理活动有研究价值,但这种猜想太主观,不确定性太大,不是新闻工作者关注的重点。”

  “唔,也有道理.”佩里皱眉想了想,“不过,对超级英雄的心理关怀,或许能成为一个新的系列新闻。

  之前的存默和时魔,现在堕落的thunder 沙赞,无不证明超级英雄也是人,心里也产生阴暗面。

  唉,如果能再给奎茵小姐做一次专访就好了,她少年时经历的苦难和挫折,比所有超级英雄加起来都多,她却没有任何阴暗面,没任何堕落的迹象。

  太难得了,太伟大了。

  怎么做到的?
  可惜她现在深居简出,不肯接受采访了。”

  “佩里,就算她现在是planet 日报的Big Boss ,也不用这么吹捧她吧?”露易丝frowned 。

  “怎么吹捧了?”

  “她的苦难怎么就比所有英雄都多了?哈尔乔丹可是失去一座城市。”

  佩里摇头道:“不是谁死的人多,谁就更惨。”

  他转向边上的金发女记者,“凯特,现在两种命运摆在你面前,第一,大都会爆炸,你独活。

  第二,14岁时突遭横祸,从米国number one genius 变成孤儿,father 入狱被当成替罪羊,mother 跑路,明明你在孤儿院伸张正义、救助同伴,却沦为全国通缉的杀人狂魔。

  被圣临十字军那种强大到控制一个国家的势力追杀,被大都会警察疯狂追捕,你只能伪装成流浪汉,在街头垃圾捅找食物。

  你选哪种?”

  凯特咧咧嘴,“让大都会爆炸吧,哈莉奎茵的遭遇,我一条都受不了。”

  “吉米,你呢?”佩里又looked towards 吉米奥尔森。

  “呃,我选second ,然后自铩。first 死太多人,非我所愿;second 没法活,不如死了干脆。”

  “不是你选first ,大都会就毁灭。而是两种人生都必然发生,你只能接受。”佩里frowned 。

  吉米瞥了露易丝一眼,哼唧着说:“我选first ,虽然痛苦,却有希望,second 不仅苦,还太过绝望,太憋屈。”

  佩里得意一笑,“露易丝,你呢,你选哪个?”

  露易丝咬咬牙,一脸倔强地说:“我选second ,我觉得换成我是哈莉奎茵,未必不能做得更好。”

  “切~~~”除了克拉克尴尬地低下头,所有同事都向她竖中指。

  “换成你,你都活不过‘奎茵传第一集’,甚至没法逃出monastery 。”

  “哎,我是说,我也有和她一样的Martial Arts innate talent ,能一个打十个。”露易丝争辩道。

  “在你的《奎茵传》专题新闻中详细记载,她当时压根都没练过武。”佩里讥讽道。

  “呃”露易丝满脸涨红。

  “cough cough ,佩里的点子不错,超级英雄的身心健康值得关注。

  邀请经历过苦难、也走出苦难的senior 英雄给后辈做导师,也很有必要。

  奎茵小姐不接受采访,我们可以找别人嘛,比如撕破曼。”克拉克开口替老婆化解尴尬。

  “撕破曼不行,不够苦。”佩里摇头道。

  克拉克有些不服,“他少年时遇到龙卷风,失去了father ,用十年才摆脱阴霾。”

  “能和哈尔乔丹比?能和奎茵小姐比?”

  克拉克语气一滞,“又不是比惨大会。”

  “不惨就没有说服力。”

  克拉克心中一动,“fire star 猎人行不?他举族皆灭。”

  “惨倒是够惨,但他是fire star 人,生理结构和我们不一样。”佩里思索片刻,道:“选百特曼吧。”

  克拉克一惊,佩里怎么知道百特曼人生凄惨?
  “没人知道百特曼的身份和经历。”

  “只看他那浑身透着阴郁的样子,就知道他的人生有多惨了。”

  “他只是习惯隐藏在阴影中,哪有阴郁?”克拉克嘴角抽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