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92

  第1092章 消失的人,消失的故事,消失的记忆
  从老沙赞那得到噬日兽的确与All Gods turn to Dusk 有关消息,哈莉很快想到自己的“奥丁兄”,毕竟All Gods turn to Dusk 的传说来自北欧神话。

  “奇怪,我之前似乎把他给忘了?”她有些疑惑自己的反应迟钝。

  “喂,奥丁兄,喂?”

  当哈莉试着往天境阿斯加德发送“短信息”时,却发现自己无法通过魔法传讯联系上对方。

  “失联了?技术故障,还是提前跑路?”

  哈莉又一次拨通肯特的电话,“你能不能帮我跑一趟阿斯加德?即便你自己不能行动,也帮我找个能说会道、还不怕死的使者。”

  “阿斯加德?”肯特很奇怪地怔楞片刻,才仿佛从梦中醒来般说道:“在你面前称得上‘能说会道’的法师,已属罕见,还要不怕死几乎没有。”

  “那么多法师,还寻不到一位不惧牺牲的勇士?”

  “肯定有,但为你赴死,很多人都做不到。你人缘如何,你自己知道。”肯特道。

  “不是为我,是为了宇宙和平、Earth 安全。而且,只是去见Divine King 奥丁,牺牲的几率极小。”哈莉道。

  “你为何不找康斯坦丁?”肯特问。

  那也要找得到人。

  自从上次请他出使天启星,哈莉已经许久没见到渣康了。

  当然,must 找大概率也能找到,但这次明明只是找奥丁打听消息,她的spiritual sense 却传来隐约的不安。

  哈莉虽然坑过渣康,但只是乐意看到他倒霉。

  真可能要人命的大坑,她不会把朋友推进去。

  “他对天境不熟悉,我需要一位极为了解Spiritual God 事务的使者。”

  “奥奇贤者?”肯特立即道。

  哈莉想了想,道:“菲尼克斯·浮士德,此君renowned ,德高望重,交游广阔,可堪大任。”

  肯特无语的同时,也十分惊讶,“你到底想做什么?如果只传话,用不着选菲尼克斯·浮士德吧?当初去见达克赛德,也才‘康斯坦丁级’的危险。”

  “并不危险,真的。”哈莉认真道。

  理智上,她不觉得危险。

  但spiritual sense 的反应,以及联系奥丁没回应,让她对阿斯加德的情况很不确定。

  All Gods turn to Dusk 的前奏是芬布尔之冬:人间失去阳光和温暖,强劲的风雪冰封大地.
  在被噬日兽光临的星系,古老的传说几乎得到完美应验。

  那么,传说中毁于尘世巨蟒的阿斯加德,现在会不会也被类似噬日兽的monster 占据?

  奥奇贤者是个老好人,自己上次还拒绝过他,现在再让他冒险,哈莉心里过不去。

  片刻后,隐藏于某个异维度观星台。

  浮士德Five Hearts toward the Heaven ,坐在五根蜡烛间冥想,忽有一束golden light 穿过Starry Sky Chart 案的穹顶,落在他头顶。

  “命运Academician ?”

  肯特nodded ,直接道:“哈莉奎茵正在调查噬日兽,你知道吧?她希望你去一趟天境,找奥丁询问All Gods turn to Dusk 的秘密,以及解决噬日兽的方法。”

  “Divine King 奥丁.”菲尼克斯怔楞了一会儿,疑惑道:“为什么是我?”

  “她说你德高望重,交游广阔,可堪大任。”

  “真的?”浮士德枯黄干瘦的脸颊露出不敢置信的惊喜之色。

  “我不骗人。此行虽然只是问话,但你懂的,最近噬日兽闹得厉害,天境也不太平。”

  “唔,难怪Demoness 哈莉推荐我做使者.”浮士德沉默下来。

  肯特心里secretly sighed ,没人是傻瓜,有危险的事,谁都不乐意做。

  ——refusing a toast ,只能转述哈莉的威胁之言了。

  “浮士德——”

  “她很有眼光。”肯特刚开口,浮士德就慨然叹道:“当今魔法界,够资格代表Earth 法师、Earth 文明去见奥丁Divine King 的,除了诸位古老的wizard Spiritual God ,也就是我了。”

  “呃,你同意了?”肯特呆了呆。

  浮士德眼中flashes through a bright light ,“我可以同意,但银河上将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若要求太过分,她不仅不会同意,还会记恨你。”肯特提醒道。

  “不过分,我只要她一个承诺,今后只要我不主动、不直接威胁她的安全,她不能对我出手。”浮士德道。

  “你想做什么?”肯特frowned 。

  浮士德叹道:“我卡在Spiritual God wizard 的门槛好几百年了。

  之前还好,生存压力小,没太重的心理负担。

  可最近几年世道越来越乱,我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你想breakthrough Spiritual God wizard ?这与她有什么关系?”肯特奇怪道。

  “两个月前,秘鲁惊现魔督秘库,很多法师过去探宝,你知道不?”

  肯特gently nodded ,“‘魔督’号称人类史上最强magician ,哪位法师不对他的魔法密室好奇呢?”

  “在山腹密室内,我凭丰富的学识和古老的智慧,艰难解开谜题,找到一颗封存海量精纯魔力的crystal ball ,康斯坦丁突然杀出,趁着我虚弱,将crystal ball 抢走。

  抢走秘宝不说,那bastard 还一脸贱兮兮的笑容,说拿走秘宝是为了我好,法克!”浮士德gnashing teeth 地咒骂道。

  “这和哈莉奎茵有什么关系?”肯特不明其意。

  “我要用最残忍的手段报复康斯坦丁,但他是Demoness 哈莉的好朋友。我即便法力通天,难道要和康斯坦丁一换一,用他的烂命换我被Demoness 哈莉追杀至死?”

  肯特明白了,“OK,你的条件她答应了。”

  “你在忽悠我?你都没问过她的意见。”菲尼克斯不满道。

  “我此时只一道projection ,本体正在和她通话中。”

  菲尼克斯·浮士德去了天境,以银河上将使者的身份拜访阿斯加德的Divine King 。

  三天过去,他没回来,也没任何与他有关的消息传回。

  哈莉惊疑不定,再次打电话给肯特,“浮士德没回来,还是怎么回事?”

  “浮士德?”肯特的反应有些奇怪,像是在回忆这个名字,愣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也没收到他的任何消息,真奇怪,难道阿斯加德真出了事?”

  哈莉觉得他有些怪。

  沉吟半饷,她说道:“肯特,电话里说话不方便,你来一趟奎茵庄园,别用projection ,真身过来。”

  肯特心里疑惑,却也没多问,没拒绝。

  五分钟后,golden 头盔、golden 披风的命运Academician ,从天空缓缓降落。

  他双腿并拢伸直,双臂水平张开,胳肢窝笔直的90度角,整个人看起来像个十字架。

  哈莉九大防御专长齐开,同时万念归一,盯着他仔细打量。

  “你看我做什么?”他察觉到她对自己的聚精会神。

  “浮士德几天没消息,你为何一点也不急?”

  “我”肯特subconsciously 想说自己并没麻木不仁,可一张嘴,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真的不太急。

  “最近太忙,事情太多”话是这么说,语气却很不确定。

  哈莉盯着他又看了一会儿,邀请道:“进屋里说话,想喝点什么?”

  “咖啡就行了。”

  “艾薇,给肯特一杯咖啡。”

  哈莉喊了一声,就凝眉看着肯特道:“你的情况有些不对劲,是不是中了别人的诅咒?”

  肯特hesitantly said :“你是说,我忘记帮你留意浮士德的事?这不算什么吧?我最近真的很忙,你叫我盯着噬日兽,免得它盯上Earth .”

  “你连续几天熬夜不休息?”哈莉问。

  “没睡觉,但有冥想。”

  艾薇端着托盘过来,在命运Academician 面前放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谢谢。”肯特道了声谢。

  “所以,你并不疲惫,但你却在我问起浮士德时反应迟钝,似乎遗忘了他。这很不应该,这种时候,你忘记谁都不该忘记菲尼克斯·浮士德。”

  “谁是菲尼克斯·浮士德?”艾薇subconsciously 问了一句,然后面露恍然之色,“喔,是那个观星师,他做了什么?”

  “你——”哈莉回过头,震惊looked towards 艾薇。

  “怎么了?”艾薇疑惑摸自己脸。

  哈莉facial expression grave ,拿出手机,拨通上都的手机,“视频通话,把脸对准摄像头。”

  上都subconsciously 往后挪了半米,远离摄像头警惕道:“你又想做什么?”

  “我之前做了什么?”哈莉无语。

  “我上个月刚离开医院,你说为什么?”上都gnashing teeth said 。

  “你住医院时,我还经常看探望你,你有什么理由怪我?”

  “难道不是你唆使百特曼找我占卜存默身份?可你明知道时魔是哈尔乔丹,存默是谁并不重要,结果害我脑袋被时光之刃劈成两片。”

  哈莉叹道:“你先打开摄像头,我需要当面问你一个问题。”

  上都pester and chirp 开了视频通讯。

  “你认识菲尼克斯·浮士德不?”哈莉盯着屏幕问。

  肯特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屏幕上,上都先露出一瞬间的茫然,然后奇怪道:“当然认识,几百年的old friend 了,你今天怎么了?怪怪的。”

  “为什么会这样?”哈莉惊疑looked towards 命运Academician ,“让纳布出来。”

  “怎么了?”对面的上都,边上的艾薇,都一脸茫然。

  “嗡~~~”命运头盔golden light 大方,浩瀚神圣的威压降临客厅。

  纳布取代了肯特。

  “魔力消融!”祂语气阴沉道。

  魔力消融是临终蜕变的一种,不是魔力消失,而是整个人消融于魔力。

  外在表现上,就是某个法this Shi 一天,忽然fleshy body 溶解为魔力,灵魂也化为魔力,连他的名字和存在过的痕迹,都消融在魔力中。

  实体存在从物质界消失,别人对他的记忆被遗忘,堕落为充满怨恨和疯狂的灵魔,攻击并吞食那些遗忘自己的朋友灵魂。

  在最恐怖临终蜕变Ranking List 上,魔力消融能排进前三,第一即是哈莉正在经历的“梦魇魔化”,第二为“Spirit World 降临”。

  “不是魔力消融,impossible 这么巧合。”哈莉摇头道。

  “那你怎么解释这种被人遗忘的症状?连我都被影响到了,说明浮士德的存在痕迹正在从根源上消失。”纳布凝重道。

  哈莉心中一动,问道:“你们还记得奥丁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