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094

  第1094章 甘瑟再现
  “BOOOM!”

  white 气柱似的音爆通道打开,骑着耶比的哈莉,和“年轻的老绿灯侠”一步跨出,从Earth 来到太阳系边缘的黑暗虚空。

  “你相不相信薄暮说的话?”百特曼的声音从耳塞中传出。

  “她应该没说谎,但她的话没法全信,很多地方无法自圆其说。”哈莉道。

  “你一会儿说她没说谎,一会儿说她的话无法自圆其说,不是矛盾吗?”神奇女侠疑惑道。

  “她大概也不知道自己在说谎。”哈莉道。

  “哪句话是谎言?”

  “她去过数百上千个文明,这句话若是实话,那么她很可能死亡过不止一次。之前我们遇到她两次,她两次都差点被人杀掉。

  one or two times 可能巧合,如果十次八次,几十次,上百次都侥幸逃过一劫,那就impossible 是巧合。

  如果她没死,每次都有理智善良且位高权重的人救下她。

  这几率更低,更impossible 是巧合。”

  戴安娜looked thoughtful ,“有道理,薄暮很不正常,难怪你要检查她的身体。

  单单她每次给别的文明传讯,每次都失败,每次都继续坚持,这种执念就很不正常。”

  哈莉摇头道:“执念这种事很主观,不能作为判断依据,我还觉得你们坚持不杀蒙戈很不正常呢。”

  戴安娜哑口无言。

  “来了,偶买噶,它真的来了。九号监测器失去联系,最后的数据现实,温度骤降,能量极速流失,是冰痕!”钢骨cry out in surprise 。

  “阿兰,我们走。”

  一道黄光和一道绿光,越过太阳系边境线,向着更深邃的星空极速飞行。

  他们飞行速度快,噬日兽的速度也快,双方相对而行,仅仅半分钟就撞在一起。

  与之前两次一样,犹如从温暖的室内走进冷冻库,还是档位拉到最大的那种。

  “BOOM!”

  虽然体能绿灯能量极速流失,阿兰还是举起right hand ,灯戒猛然爆发刺眼绿光。

  一颗巨大的绿色planet 似缓实急,在几个呼吸间膨胀成型。

  接触面积越大,能量流失速度越快。

  很显然,这么做让阿兰能量流失速度增加了千万倍。

  但他坚定举着那颗绿太阳,提在左手的提灯轻轻震动,能量疯狂流泻,先流入他的灯戒,再由他spirit strength 控制流入绿太阳。

  “Ahhhh !”

  从全身各处传来的撕裂般痛苦,让老绿灯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阿兰,你还行不?”哈莉被吓了一跳。

  “虽然痛,但我还行.”刚装了一次硬汉,他又立即催促道:“能量流失速度比我想象的更夸张,哈莉你快点。”

  “嗯,计划已成功大半,噬日兽停了下来。”

  哈莉悬停在绿太阳上方,放开手脚,大肆榨取噬日兽的魔力。

  耶比则牵引魔力落在老绿灯的灯炉里。

  “阿兰,你感觉如何?”它问道。

  “还是很难受,太多绿灯能量在我体内流进流出,我像是血压增强十倍,血液流速增快十倍,blood vessels 承受不住,太痛了。”阿兰艰难道。

  “我是问你灯炉内的能量是否收支平衡?”耶比道。

  阿兰仔细感知片刻,惊讶道:“略有盈余,我不仅没流失量,灯炉内总体能量反而在增加,哈莉,你成功了。

  如果我再缩小‘绿太阳’的体积,效率应该更高。”

  哈莉的计划很简单,利用噬日兽碰到庞大能量就走不动路的特性——尤其是对魔力格外贪婪,创造一个人工魔力太阳,挡在它的路上,像鱼钩一样将它勾住。

  只要她吞噬它魔力的速度,超过人造太阳魔力流失的速度,就能造成噬日兽持续失血。

  老绿灯阿兰·斯科特的灯炉很特殊。

  早年小蓝人曾想过灭绝宇宙内的魔力,他们把所有魔力都抢来封印在一处,铸成一颗“星之心”,结果魔力的主人beating somebody at their own game ,让小蓝人trying to gain an advantage only to end up worse off 。

  后来“星之心”被击碎,一块残片流落到Earth ,被宋朝人打造成一个翡翠壶送给忽必烈,差点被上都夫人得到。

  陌客使绊子,让灯壶被马可波罗带到西方,最终被阿兰斯科特得到。

  他虽然也是绿灯侠,其实使用的是“绿灯魔力”。

  所以,哈莉选他作搭档而非凯尔。

  哥谭凌晨三点。

  Earth 外轨道,瞭望塔通讯室。

  “已经五个小时了,噬日兽什么情况?为何连惨叫都没有?”超人的声音从communicator 中传出。

  spirit strength 高度紧张地等待数小时后,大部分英雄都回家休息,此时通讯室只剩海王和几位正义协会的青年英雄。

  海王亚瑟看了眼屏幕上的时间显示,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目前的情况,可以说喜忧参半。

  哈莉说自己能坚持一年,但阿兰嗓子都叫哑了,他太过痛苦。

  哪怕耶比一直在边上对他施展圣疗术,也无法修复灵魂与精神上的创伤。”

  “噬日兽呢?它的状态比之阿兰如何?”大超问。

  ——不需要坚持到时间尽头,只要比敌人坚持更久就行。

  “噬日兽的状态也不怎么好,有两次它都准备离开,幸亏哈莉早有提防,立即让阿兰扩大绿太阳的体量,用更多能量吸引它。

  但绿太阳越庞大,从阿兰体内流出的能量越多,他的精神负担越重。

  要说谁最先坚持不住.阿兰是绿灯侠,意志是他的innate talent ,应该能超越噬日兽。”

  话是这么说,海王语气里却有明显的迟疑。

  “噬日兽想要离开?”大超兴奋道:“至少太阳系危机解除,现在有薄暮在,哪怕它离开,我们也不用太过担心。”

  “不是离开太阳系,是离开人造太阳,直奔太阳。”海王道。

  “呃,看来阿兰还得继续坚持.”大超worriedly said :“哈莉能不能提升抽魔效率?”

  “你觉得她想不到这点?”

  大超沉默下来。

  哈莉一定时刻以最大功率抽取噬日兽魔力,他们没法催促她。

  “你那边怎么样了?”海王问。

  大超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从薄暮的大脑到脏器,从基因到spirit strength ,我们把她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她甚至连超能力都没有。

  没有超级体魄,没有超级恢复力,没有死而复生的不死特性,没有超强spirit strength .她就是个普通外星女人。”

  “傻子都知道她肯定不普通。”海王affirmed 。

  大超道:“也不是完全没收获,原子侠化身原子,在薄暮体内采取一种特殊的血清——当薄暮去感知噬日兽时,血液中某种化合物会增多。

  即便不明白原理,也能拿来供别人使用。

  只不过目前还在测试阶段,不确定血清是否真的有用。”

  海王沉默片刻,道:“我们得准备方案B,预备阿兰支撑不住,噬日兽依旧扑向太阳的情况。”

  “让凯尔顶上?”大超问。

  “凯尔是备选方案之一,应该联系命运Academician ,让他帮忙找一批魔法Grandmaster 。噬日兽更喜欢魔力,另外”

  海王语气复杂道:“还有一个绿灯侠能帮我们。”

  大超也心情复杂,“哈尔乔丹.”

  同一时间,Earth 洛杉矶,靠近海滩的一栋高档公寓。

  一束绿光落在阳台,化作一个一米出头的小蓝人。

  正在床上熟睡的青年猛然惊醒,“谁?”

  “是我。”

  “偶买噶,甘瑟?!”凯尔震惊了一会儿,就双眼瞬间充血,吼道:“你个bastard 还敢来见我?我之前从未见过你,更没得罪过你,为何要那样对我?”

  “我只是按照命运的安排,将绿灯inheritance 交给你。”甘瑟indifferently said 。

  “别扯淡,我不是蠢货,即便我当时是个蠢货,现在也完全明白过来。”凯尔excitedly said :“你若真心选我成为绿灯Inheritor ,可以直接将中央电池残片交出来。

  没电池充能,我手里的灯戒就是个废品。

  但你故意把它遗留在小巷让别人捡走,故意让我被五角大楼某些贪婪的将军盯上。

  你好歹毒!

  现在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我这次找你,是为了噬日兽,留给你和Earth 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不想听,我立即离开。”甘瑟漠然道。

  “你——”凯尔fiercely 瞪了他一眼,“你说。”

  “去找哈尔乔丹,只有他能真正解决这次危机!”甘瑟的小干脸变得十分严肃。

  “给出你的理由,否则我哪也不去.喔,不对,我要向哈莉举报你。”

  凯尔态度坚决,“你也别想唬我,今时不同往日,我不再是对超凡事务、宇宙格局完全不了解的画师。

  我现在就能打电话给我的队友,给银河上将。”

  甘瑟沉默片刻,道:“你听说过《欧阿之书》吧。”

  “那是绿灯戒指的控制中枢,几乎比中央能量电池还重要。”

  凯尔神色复杂看着他道:“那东西牢牢掌控在你们手里,既没交给前任绿灯Legion Inheritor 哈尔乔丹,也没想过交给我。”

  “没交给你们只因为你们还不具备掌控它的能力。只要你符合条件,早晚会成为《欧阿之书》的Guardian 。”甘瑟道。

  “什么条件?”

  甘瑟道:“我明白你不信任我,甚至像哈莉奎茵那样,对Guardian 恶意揣度——我们Guardian 躲在一边,利用哈尔乔丹和你重建绿灯Legion 。

  等万世太平,Legion 复活,我们再跳出来摘果子。”

  ——难道不是吗?

  凯尔嘴上没说,脸上的表情却完全是这个意思。

  “成为Guardian 的条件之一,是绝情绝欲。我们没有情感波动,没有个人私欲,自然也不存在你们妄自揣测的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

  你要《欧阿之书》,可以,只要让我割掉你的所有情感即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