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00

  第1100章 哈尔的觉悟

  “噬日兽不存在?什么意思?”哈莉奇怪道。

  “就是字面意思,世上压根没有噬日兽。”陌客道。

  哈莉惊疑道:“这是你的非主观感受,还是基于事实的理性推论?”

  陌客表情认真道:“不是我的个人感官,它不存在,是事实。”

  “那我看到的黑暗是什么?我感受到的刺骨寒冷,体内能量的流失,我们所有人都听到它的声音, 我还从它身上抽取到大量魔力本源.你说它不存在,难道这些都是幻觉?”哈莉道。

  “我问你,你第一次听到它的叫声,就认出那是狼嚎?”陌客问。

  “虽然不是百分百狼嚎,但它更像狼嚎。”

  陌客叹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听到的不是动物的嚎叫,而是女人的怨恨怒吼, 你信不?”

  “这impossible 吧?”哈莉惊疑不定道:“我有上帝下凡,没谁能瞒过我, 而且,所有人都听出那是狼嚎。”

  陌客摇头道:“怪你太聪明了!在荧光星遇到噬日兽,听说荧光星的星灵寂灭,你便隐约想到‘All Gods turn to Dusk ’,想到魔力债务,想到很多事。

  还因为你知道All Gods turn to Dusk 的传说——demon wolf 吞食了太阳和月亮,几乎印证噬日兽的所作所为,在你潜意识里,已经将它当成demon wolf 。

  所以,你会在感受到那震撼Star River 的心灵之音时,听到狼嚎。

  而且,你越肯定它是demon wolf ,后来听到嚎叫也越发像demon wolf 。

  其他人也一样。

  他们开始或许不觉得它像狼,但听你分析得clear and logical ,便也信了。

  你们信什么,它就像什么,越信越像, 最终说不得它真从无形,化为有形的芬里尔之子。”

  虽然他的话听着很不可常理,很荒谬,哈莉却没立即反驳。

  至少陌客对他们的猜测没有错。

  刚开始只有她觉得它像狼,她一说啸声像狼,之前只觉得是奇rare beast 吼的正联英雄,都开始觉得像狼.
  “如果噬日兽不存在,那它是什么?“

  “它是宇宙定律的具现,是一个过程.
  魔法第一定律,一切奇迹之力皆有代价。

  同样的,只要拥有一定魔法技巧,就能在付出代价后,让回报成为必然。

  这便是代价魔法的原理。

  赫卡忒可是魔法之母,连你都能使用代价魔法,祂只会更熟稔,技巧更brilliant 。

  还记得我之前说的吗?
  world 亏欠于她!

  她对world 热诚且无私,这句话不是形容词,多元宇宙的魔力就是她带来的。

  魔力只是奇迹之力的一种,奇迹之力不等于魔力。

  上帝之力、绿灯能量、信仰力、新Power of God ,都是奇迹之力。

  但在赫卡忒之前, 咱们的宇宙不存在魔力。

  她为world 付出了代价, 现在她要求world 回报她奇迹。”

  “偶买噶,你的意思是,噬日兽是赫卡忒的魔法,一种代价魔法?!”哈莉pupil shrink 。

  陌客先nodded ,又摇头,道:“噬日兽不是赫卡忒的代价魔法,而是赫卡忒代价魔法的表象。

  就像耶比凝聚Fireball Technique ,附近的Fire Element 向祂汇聚,形成一条条好似火烧云的飘带,那条飘带便是你们眼中的‘噬日兽’。”

  哈莉想了想,道:“即便噬日兽只是代价魔法,但我从它‘体内’抽取的魔力本源真实不虚。

  只要我继续偷下去,无论她的代价魔法是否‘死亡’,是否失效,至少她收取魔力债务,破解自身封印的计划没法实现了。”

  “伱的确是多元宇宙最大的奇葩。”陌客表情认真,语气郑重,“噬日兽只是代价魔法的表象,几乎不存在从它那偷魔力的可能。

  那可是魔法之母的‘代价魔法’啊!

  就像没人能从‘元素平衡者’的当代Holy Son 的Fireball 中偷取火elemental power 。

  偏偏你做到了,你怎么做到的?”

  哈莉表情肃穆,抬头望向白银城的方向,right hand 在胸口划十字。

  陌客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恍然大悟”,只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你虽奇葩,但若想靠偷‘噬日兽’魔力本源来阻止赫卡忒,却是打错了主意。

  就像你用代价反伤的魔法对付一个攻击你的敌人,你的敌人却偷走你用来反伤的‘奇迹之力’一样不合逻辑。

  哪怕你的敌人也和你一样奇葩,能偷到即将落在自己身上的反伤魔法的力量,但偷窃反伤魔力本身,也是对你的再次伤害,代价魔法照样激发。

  赫卡忒的代价魔法,针对的是多元宇宙。

  她被多元宇宙所‘伤’,所以能通过代价魔法反伤多元宇宙。

  你难道不是多元宇宙的一份子?

  你偷取噬日兽魔力的行为,equivalent to 再次让她付出代价,再次让她激活代价魔法。”

  哈莉心情烦躁道:“putting it that way ,我之前对噬日兽的伤害,等于做了无用功?赫卡忒注定得到足以让她breakthrough 封印的魔力?”

  “All Gods turn to Dusk 若真那么容易中止,漫Heavenly God 王也不会将它当成最大劫数了。”

  陌客paused ,又迟疑着道:“不过也不能说你的行为毫无作用,如果没用,我们也不会听到‘狼啸’。”

  狼啸是赫卡忒的咒骂,没受到要命的伤害,她没必要咒骂。

  哈莉frowned :“有什么用?”

  陌客眼中银芒闪烁,身上有一种和Peak 幽灵类似的气息——上帝之力临身。

  “你对‘黑暗赫卡忒’造成了某种创伤。赫卡忒注定breakthrough 封印,All Gods turn to Dusk 注定爆发。

  那么,面对一個100%状态的黑暗赫卡忒,和面对一个残血的赫卡忒,你觉得区别大不大?”

  哈莉认真想了想,她若开启元素魔力防御专长,还升到九级,赫卡忒是否残血,区别还真不大。

  “你忽悠薄暮,也是希望赫卡忒的善良能对冲一部分黑暗赫卡忒,让她残血?”

  “我没忽悠任何人。”陌客严肃道:“欺骗、背叛她的是古老的旧神,现代‘人间之神’皆为正义、光明、善良的英雄。

  我只希望赫卡忒能理性复仇,不要波及无辜之人。

  现在人间不再有旧神驻留,但在赫卡忒的时代,诸神发源于Earth ,人间是祂们的王国。

  所以,她心中的完美复仇,最低限度要毁了‘诸神的王国和家乡’。”

  哈莉承认,与陌客的这番交谈,让她了解到不少秘闻。

  但谈到现在,话题涉及上帝对赫卡忒的安排(谋划)时,她已经无法再分辨出他话中的真假。

  可以肯定,陌客不会对自己百分百坦诚。

  既然难辨真假,她也没兴趣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了。

  “你打算怎么处置薄暮?接下来,我还要不要追踪噬日兽?”

  陌客摇头道:“你自己决定吧,我能做的已经做了。”

  “是的,你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糟心事儿都留给了我。”

  哈莉不愿一个人承担这些糟心事儿,回头就召集英雄巨头前来开会。

  不仅是正联“8+1”巨头。

  嗯,正联八巨头,加上一个与大家有些格格不入的前正联巨头哈尔乔丹。

  正义协会、米利坚治世会、自由斗士、少年守望者等英雄组织的巨头,都有参加。

  哈莉十分干脆,把赫卡忒相关的烂事儿全说了出来。

  “你们说吧,该怎么办。”

  说完她往椅背上一靠,看着眼睛眉毛拧成一团的众英雄,心情一下子舒泰了。

  “unimaginable ,但又很合理。”山姆uncle muttered 。

  “噬日兽竟只是一种代价魔法,还是针对整个多元宇宙system 的代价魔法,赫拉在上,太玄幻了。”神奇女侠难以置信地叫道。

  “让我缓一缓.”大超皱着脸按压太阳穴。

  等众英雄都发表完震惊的感慨,百特曼神色凝重道:“陌客之前不想把这事宣扬开,现在你却对我们所有人都说了,副作用是什么?”

  哈莉惊诧地看了他一眼,这种时候,听到这种秘闻,还能发现这么小的细节.
  “的确要付出两个巨大代价,第一,这事儿若让薄暮知道,她八成会崩溃,然后彻底堕落,让三相Goddess 更加强大;第二,相信即是力量,这种力量能将幻想变为现实。

  可以肯定,现在赫卡忒的力量在暴涨,旧神对她的封印在加快开裂。”

  “偶买噶,这又是个糟糕的消息。”

  闪电侠使劲拍打自己额头,嘴里哀叫连连。

  “你似乎不担心?”海王见她表情平静,诧异问道。

  “顶天了又是一个达克赛德,有什么好怕的?”哈莉淡然道。

  众英雄无语,达克赛德已经很terrifying 了好吧。

  “多元宇宙最令人生畏的黑Dark Monarch ,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成衡量危机大小的计量单位?”海王直接吐槽道。

  “习惯了。”哈莉lazily 歪坐在靠椅上,掰着手指头数道:“在我14岁的时候,将地狱撒旦得罪死了,同时还让same level 的‘猫头鹰Evil God ’恨我入骨。

  15岁开年,我弄死和达克赛德same level 的三宫魔的儿子。

  没几个月,又和踏平地狱的巨ominous beast 对上。

  之后Demon King 、Divine King Level 别的敌人,络绎不绝地涌现,数都数不清。

  若是遇到个‘达克赛德’,我就寝食难安、满脸愁容、melancholic and suffering 、提心吊胆.我早疯了。”

  一众英雄很想竖起大拇指,赞一句“这逼装得真赞,把咱都唬住了”。

  可仔细一想,他们真有点被唬住了,shit,她说的全特么是实话!

  “或许,甘瑟是对的。”一片沉默中,忽而有个声音低沉叹息道。

  “哈尔,你——”凯尔震惊。

  大超和海王等少数知道“甘瑟预言”的巨头,都震惊looked towards 孤独站在角落里的哈尔乔丹。

  “很奇怪吗?”哈尔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语气复杂道:“我可是立于时间之河末端的时魔!有什么能瞒得过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