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03

  第1103章 天命不可违

  “哈莉,我有男朋友的。”阿兰·斯科特扭扭捏捏道。

  “可你儿女双全。”哈莉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会太过震惊。

  不仅儿女双全,还前后娶了两任妻子。

  ”Ai, 我之前在Earth 2,出生于上世纪初,成年时也才四十年代那个年代,你懂的,所有人的本性都被深深压抑。

  而且我是renowned 的超级英雄,是所有人心中的钢铁硬汉。

  社会伦理与舆论环境,让我甚至不敢往那方面想。

  所以,八十岁之前,我都没认清自己的本心。

  无限Earth 危机对多元宇宙是一次重启,world 迎来新生,我也一样。”

  说到这儿,阿兰情绪变得振奋,双眼似乎都在发光,“我们那儿还是九十年代,你们这儿已经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对同姓恋爱十分宽容,我觉醒了。”

  哈莉咽了口唾沫,“你觉醒的时候,似乎还没变年轻?”

  “也不算太老。”阿兰道。

  ——都80了,还不老?
  不过阿兰·斯科特不是普通的绿灯侠,他的绿灯能量偏向魔法attribute ,完全可以算作magician 。

  magician 活个几百年不稀奇,80岁真不算老。

  “谢谢你的坦诚,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哈莉认真道。

  阿兰shook the head ,“不用替我保密,等噬日兽危机结束,我就公开宣布橱柜。”

  ——你牛掰!

  “你和翡翠、黑曜石说过吗?”

  翡翠洁德是他女儿,黑曜石是他儿子,一对儿女都是超级英雄。

  其实他前后两任老婆也是超级英雄,真正的超级英雄家族。

  阿兰露出愉快与自豪的笑容,“就因为洁德的鼓励,我才有勇气公开橱柜。至于托德,他更加高兴,因为他早已和马修斯秘密结婚。”

  马修斯明显是个男人的名字。

  除了一个“服”,哈莉再不能对他们一家表示再多。

  虽然大超和阿兰·斯科特接连出局,哈莉依旧没放弃自己的‘拉郎配’计划。

  为了在枯燥乏味的星际旅行中创造更浪漫的环境,她还特意找到暗影局,让他们在阿基米德小飞艇里安装了一个“微缩城市胶囊”。

  嗯,就是布莱尼亚克瓶中城市的仿制品。

  这些年Earth 虽然危机不断,收获却也不小。

  每有外星佬入侵Earth ,必然留下极为先进的外星技术。

  从佐德的spaceship 、行星改造器,到布莱尼亚克spaceship 、瓶中城市,再到天启星类魔武装、类魔培养槽,蒙戈的war fortress
  别看Earth 文明不发达,其实米国政-府掌控的黑科技之多,很多高等文明都比不过。

  米国政-府没有将它们打包交给某家公司,而是分门别类,分配给全美几十家科技公司、研究机构。

  暗中为米国政-府服务several decades 的暗影局,在分蛋糕的过程中得到最大的好处——瓶中城市技术。

  他们并没吃透布莱尼亚克的技术,只是凭借从布莱尼亚克spaceship 拆卸的部件,学会了使用这种技术的方法。

  此时,暗影局的总部,就从五角大楼地底研究所,搬迁到悬浮半空的一颗乒乓球大小的“蚂蚁农场”。

  要使用布莱尼亚克的“缩小射线”,需要功率强大的能量源,普通spaceship 压根带不动。

  哈莉的猫头鹰飞艇正好合适。

  她也算use official authority for private interests ,为自己捞点好处.其实,布莱尼亚克spaceship 原本是她的spoils of war ,是她免费送给米国政-府的。

  猫头鹰飞艇多了一座方圆两公里的“星空花园”,不仅空间足够大,还配套了诗情画意的美景,薄暮在里面住了没多久,果然陷入恋爱。

  但恋爱对象有些出乎哈莉的意料,不是浪漫画家凯尔,不是‘Top Grade 的’钢骨,也不是原子侠、卓远先生、创世星人光线等highly eligible bachelor 。

  而是一直沉默寡言、神情阴郁,好似被一层阴影笼罩的哈尔乔丹。

  换在海滨城毁灭前的哈尔,哈莉一点也不意外。

  因为那时候的哈尔是著名的浪荡子,风流程度堪比parallel universe 的“哥谭炮王Bruce ”,或者这个宇宙的“星城炮王奥利弗·奎恩”。

  但现在.
  “这有什么奇怪的?现在我没女朋友,她没男朋友,我们没影响到任何人。“哈尔神色calmly said 。

  “你是真心的?没别的附带原因?”哈莉probed 。

  他会不会知道了她的“让薄暮更幸福”的计划,所以才以大fearless 的牺牲精神,奉献自己的身体?
  哈尔疑惑看了她一眼,“这很奇怪吗?我和她相处了几个月,自然而然走到,为什么要有附带原因?”

  哈莉nodded and said :“很奇怪,你谈恋爱,很奇怪,她谈恋爱也很奇怪。you two 凑到一起,十分奇怪。”

  哈尔摇头道:“you think like this 才奇怪,超人是外星人,他和一个Earth 女记者成为夫妻,很奇怪?
  你那位差点加入正义联盟的天使朋友,扎乌列,不是和一位普通女性恋爱吗?很奇怪?
  还有亚瑟,他现在妻子是他biological brother 的fiancee ,很奇怪?
  神奇女侠还是Spiritual God 呢,她爱上一位米国大兵,奇怪不?

  按你的逻辑,这些人都不正常。”

  ——没错,你们都不正常。

  哈莉很想这么吐槽,但deep in one’s heart ,她有些被哈尔说服了。

  这里是米国,现在是21世纪,一对成年男女甚至不需要知道对方的姓名身份,都可以因为一瞬间的看对眼滚到一起。

  哈尔和薄暮虽然身份特殊,但相处了几个月,男的不丑,女的也很.有特色.
  “你们怎么走到一起的?”

  “在‘星空花园’的湖边聊天,在草地上打羽毛球,说着话,玩着游戏”哈尔frowned :“你问这些做什么?我和她在一起,影响到你什么了?”

  哈莉认真观察他的表情,不像在伪装。

  ”wu” 她猛地记起来:时魔虽然有‘时间末端视角’,但零时之后,她再次开启时间线保护。

  她自己的时间线是不可触犯、不可观测的。

  时魔无法通过观测她的时间线,看她曾经做过什么,说过什么,也就不晓得她的“幸福指数计划”。

  “你知道的,薄暮是个不稳定因子,我需要她稳定,所以要确定你不会成为让她变得不稳定的意外因子。”

  “那,我和她分手?”哈尔hesitantly said 。

  “你舍得吗?”哈莉皱眉。

  难道只是寂寞了?
  “虽然我有过很多次女朋友,但我从不敷衍,也极为珍惜每一段感情。”哈尔认真道。

  哈莉said curiously :“你们是怎么走进对方内心的?”

  “一定要问这个?”哈尔frowned 。

  “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没有思想的树洞。”哈莉坚持道。

  哈尔sighed then said ,道:“好吧.”

  他回忆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那天我站在亭子边假山上,思维进入冥想状态,她则坐在下面的亭子里,好奇盯着我看了许久.”

  他巴拉巴拉,很详细地把自己和薄暮独处的过程说了一遍。

  哈莉又问了几个细节,大致把两人的关系捋清了。

  两人是寂寞的心灵意外碰撞出感情的火花。

  薄暮在他身上感受到淡淡的哀伤,想起他的经历,就温柔地问了几段海滨城的往事——对比哈尔与哈迪斯,哈莉隐约发现赫卡忒的癖好:外表冷酷、内心复杂(?)的powerhouse 。

  原本哈尔很不愿和别人谈过去的事,尤其是海滨城的事。

  但不知道为何,和薄暮聊过后,他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宁和放松。

  薄暮也说了自己的事,她去警告外星文明,希望他们赶在噬日兽毁灭恒星前逃离,能逃多少逃多少。但往往没人愿意听她的,还会迁怒她,把她当成“冬夜女巫”,要烧死她。

  现代的米国人,没有扭扭捏捏,聊得顺口,顺手就滚到了一起。

  单独找哈尔确定他和薄暮的恋情后,哈莉当面向他们送去真诚的祝福。

  “我很意外,但也很开心,愿上帝注视到这段爱情,并给予赐福。”

  哈莉是真的开心,祝福也百分百真心。

  these two people 凑成一对儿,她再也不担心薄暮会出幺蛾子了。

  哪怕他们最终分手,薄暮还为情所伤,也没关系。

  因为哈尔不是哈迪斯,他此时是真情付出,不掺杂任何私利,没其它目的。

  这段纯粹的爱情,无论什么结局,都注定被当事人珍视。

  大超、凯尔and the others 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甜蜜的爱情,真诚的爱人,朋友的美好祝福,还有以自己为主角拯救world 、被整个文明敬爱
  这段时期的薄暮,比大女主文Grand Finale 时的女主还要幸福吧?
  哈莉对磨死赫卡忒充满信心,也充满干劲儿,这次不捞它个十万八万的魔力,都对不起赫卡忒魔法之母的名声。

  可就在她和薄暮一样,对未来充满憧憬时,mutation 发生了。

  在哈莉送出祝福的third day 夜晚。

  在哈尔和薄暮“爬上山巅”时,薄暮忽然浑身发亮,从肉体化为一个放射蓝光的透明illusory shadow ,最终彻底消散无踪。

  “薄暮?薄暮~~~”哈尔释放自己的庞大spirit strength ,扫荡整个星空花园,没有薄暮的痕迹。

  “哈尔?出了什么事?”他的叫声以及肆无忌惮的心灵波动,惊醒了其他人,也让外面骑着狗子打瞌睡哈莉察觉异常。

  “薄暮消失了,忽然消失了”哈尔not knowing what to do ,惊疑不定。

  “她什么时候消失的?”哈莉奇怪道。

  “我们在——”哈尔面露尴尬之色,“我们在床上,她喘息几下,双眼先投射银芒,然后整个身体发光,还说”

  他话音一顿,pupil shrink 。

  “她说什么?”哈莉急道。

  “她像是恍然大悟,叹息说道‘so that’s how it is ,哈尔,还有大家.谢谢!’”

  “什么意思?”大超疑惑道。

  “难道她觉醒了?”哈莉muttered 。

  “嗡——”轻微的space fluctuation 从外面传来,然后就接到阿基米德飞艇驾驶座上钢骨发来的信息,“陌客忽然打开空间门出现在飞艇里,与他一起的还有小蓝人甘瑟,这次不是projection 。”

  哈莉面色数变,嗄声道:“让他们进‘星空花园’。”

  一束光落在陌客和甘瑟身上,他俩迅速缩小,消失在飞艇舱室。

  下一瞬,“瓶中城市”的星空花园,落下一束光,rays of light 散开,露出深蓝风衣的陌客,red 长袍的甘瑟。

  陌客看着哈莉,神色复杂,“你做得很好,出乎意料的好。”

  “我做了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