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19

  第1119章 浮士德

  露易丝的脸黑了下来,“我father 热爱祖国、勤奋工作,还持贫守寂,从来不贪5,怎么就心黑了?”

  持贫守寂肯定是扯淡,米国将军怎么也can’t be considered “贫”。

  但露易丝敢发誓,自家从来没有豪富奢靡过.
  老爹只拿基本工资,没有借职务之便贪5受贿,或者以其它方式拿好处——至少现在还没开启“政治旋转门”。

  莱恩家的生活品质,她自己清楚。

  而且,以她宇宙名记的观察能力和细心程度,老爹的私生活也很不错,克己守礼,没不良嗜好,没在外面瞎搞。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克拉克的father 才叫真的勤奋工作、热爱祖国、关怀民众,为了氪星他甚至愿意违背曾经的善良理念,配合佐德在Earth 创造新氪星。

  卡拉的father 也只是关心女儿,希望女儿健康安全,不被邪恶的Earth 佬祸害。

  他们都能打造超光速spaceship 了,依旧选择和氪星共存亡。

  如此热爱家庭、热爱民族,拥有大fearless 牺牲精神的人,我不照样说他们心有点点黑?”

  “他们的黑,都是对比出来的,和你老公、你公公婆婆比,和你老公期待中的父母比。

  你们渴望太多,期望父母都是完美无瑕的Saint ,所以现在面对真相才会有挫折,才会感到低落。”

  “我没挫折,也不低落。我明白我father 只是个伟大的平凡人,他是ordinary person ,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伟大了。”露易丝严肃道。

  “我只是说,你没必要安慰他嘛。他就是矫情,拥有的比你多太多,比我这样的普通米国人多更多。

  你安慰他,equivalent to 一位万元户,当着我这种贫苦户的面,去安慰一位亿万富翁——别因为钱少而伤心——既扯淡,又戳心!”哈莉吐槽道。

  露易丝理智想想,顺着哈莉的逻辑想.
  似乎她真的是万元户安慰亿万富翁.她老爹虽然勤奋尽职、不贪不腐,但违背伦理和道德的坏事儿的确做了不少,比如,军方的人体试验。

  与单纯的科学家乔艾尔比,心肝黑透了。

  可一对比哈莉的赌鬼与杀人犯老爹,连她的黑心肝将军老爹,也能become a saint 。

  唔,她的确是“贫困户”,在她面前为father 不是完美善人而情绪低落,好像也实在矫情.
  即便如此,露易丝也想大声喊:我安慰自己老公有什么问题?!我高兴,我乐意!

  克拉克看了哈莉一眼,古怪道:“我觉得你才是真正安慰我的人,听了你这番理论,我都sorry 再失落了。”

  他心情的确好了很多。

  听到老婆和哈莉争论“谁的老爹心肝更黑”的话题,他要是还能继续低落,那才叫有病。

  “不管我Uncle 当初怎么安排的卡拉,她的出现都充满疑点。有没有可能,卡拉是无限Earth 危机宇宙重启,或者零时中时间重启的结果?”

  接着他又说出自己的分析和猜测:“卡拉小spaceship 的飞行日志显示,她来太阳系已经35年。

  而我们之前并没发现水星外轨道有飞行器。

  只有一种解释最符合她现在的情况——她来自被修改后的时间线。

  就像零时之后,world 上多了很多人。

  重铸时间母河时,你让现场所有人都get involved ,他们都修正了自己的人生,所以多出很多‘一直存在,存在了several decades ’的人。”

  “那你修改过自己的时间线不?”哈莉问。

  克拉克迟疑着摇头,“我之前觉得我没有,现在有些不确定了。”

  哈莉道:“这还能不确定?你当时在想什么?有没有过‘早点寻到遗失在外的堂姐’之类的想法?

  我记得因为超级少女的死,你在无限Earth 危机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Earth 与氪星之间的星空往返搜索。

  你觉得这个宇宙的卡拉卡在某个位置,没能准时到达Earth 。”

  克拉克道:“我只是没找到卡拉,并不代表她消失了。

  事实上,我坚信她总有一天会出现。

  所以,我不会向时间母河许愿,让她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

  重启时间母河时,我只a single thought ——让所有被时间重启抹除的亲朋好友都回来。

  压根没涉及到卡拉。”

  “那你的亲朋好友回来了不?”哈莉said curiously 。

  克拉克开心said with a smile :“效果真不错,回来了好些个,大部分是斯莫威尔的朋友和同学,以及他们的家人,还有一部分是我读大学期间的朋友,比如,克洛伊——”

  忽然瞥见老婆锐利的眼神,他缩了一下,讪笑着住了口。

  哈莉心中一动,“会不会卡拉被更早的重启影响到了?”

  克拉克怔了怔,道:“你是说,卡拉的spaceship 早在无限Earth 危机前就来到太阳系,只不过当时我们技术不够,无法搜查到,稍后的宇宙重启把她弄没了。

  这次在零时结束时,我许愿让消失的亲朋回来,她是我的亲人,自然也在许愿范围内,所以,又回来了?”

  哈莉gently nodded 。

  露易丝看了看时间,道:“一直讨论这个话题没多大意义,无论卡拉来自哪个时间段,她都是克拉克的堂姐,她也已经来到Earth 。

  我们改变不了过去,也不会改变此时对她的关爱。”

  克拉克很满意老婆“关爱大姑子”的态度,就顺着她的话道:“快到中午了,我来做饭,你们聊聊别的。”

  他知道自家老婆今天之所以留在家里,是想趁机问哈莉一些问题。

  算是非正规的专访。

  “你做饭?”“Third Senior Sister ”瞪大眼睛,有些愕然。

  堂堂“英雄Alliance Leader ”撕破曼,难道是个家庭煮夫?
  “我最近学了几道中国菜,请你们尝尝。”克拉克站起身,温和said with a smile 。

  露易丝看着哈莉,笑容更加温和,“我能问几个与All Gods turn to Dusk 有关的问题不?”

  “All Gods turn to Dusk 还没开始,即便开启,大概也与物质宇宙无关。”哈莉道。

  “噬日兽危机不是All Gods turn to Dusk 的前奏吗?话说这是only one 次没有英雄牺牲的Universe level 危机呢,真难得,多亏哈莉你高瞻远瞩、谋略得当。”露易丝干巴巴地恭维道。

  若是一个人在办公室,她能心若止水,面色平静,半小时内敲出一篇两千字的歌颂银河上将的文章。

  可面对哈莉本人,稍微奉承的话,哪怕是大实话,她都有些说不出口。

  “蒙戈入侵Earth 那次,虽然毁灭海滨城,也没英雄牺牲吧?”卡珊德拉道。

  “但后来蒙戈越狱,有足足八位英雄进入瓦拉哈尔。”露易丝叹息道。

  若是按照哈莉的意思,判蒙戈死-刑或者让“哥谭魏征”弄死“外星龙王”,他们will not 死。

  想到这儿,她看哈莉的眼神更加复杂。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大多数时候她的判断都比正义联盟、比她老公更准确。

  “瓦拉哈尔.”

  哈莉念头几转,从正义联盟用来埋葬牺牲英雄的坟场,想到自己的英灵殿,接着又想到消失的奥丁和阿斯加德。

  最后她终于记起噬日兽危机中唯一牺牲的“英雄”。

  她patted 脑门,“哎,都怪‘魔力消融’太诡异,差点把菲尼克斯·浮士德给忘了。

  噬日兽危机并非没死英雄。

  虽然浮士德之前算是魔法界的超级罪犯,但的确以英雄的身份牺牲的。”

  “菲尼克斯·浮士德”露易丝仔细回忆好久,表情迷茫道:“名字有点印象,但想不起来了。”

  “是不是占星师菲尼克斯·浮士德?”克拉克从厨房探出脑袋,表情严肃道:“他死了?为了噬日兽危机?”

  “嗯,我曾任命他为人类文明的使者,让他出使阿斯加德,向奥丁询问‘All Gods turn to Dusk 与芬尼尔之子’的传说”

  哈莉把浮士德和“记忆消失”的事详细讲述了一遍。

  “好诡异,我之前真的把奥丁向你购买路西法翅膀的事忘了。”克拉克十分震惊。

  露易丝惊疑道:“确实,我知道奥丁在天境,却从没把噬日兽和祂联系起来过,太不正常了。

  还有浮士德,我曾向扎坦娜和命运Academician 打听过魔法界著名人物,还特意为菲尼克斯·浮士德建立了私人档案。

  甚至计划找他做个专访。

  因为他身份很特殊、很Legendary ,是大文豪歌德笔下《浮士德》主角的原型。”

  “哇,《浮士德》的主角还活着,活到现在?”卡珊德拉惊叹道。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你若和星火他们去Immortal Realm ,别说诗歌中的主角,连写诗歌的大诗人都能见到不少。”

  “有机会一定要去瞧瞧。”卡珊德拉眼神向往道。

  “瞧了只会让人失望,就比如浮士德好吧,《浮士德》中的浮士德也不是好东西。”

  克拉克严肃道:“无论浮士德之前做过什么,至少无限Earth 危机他出过力,噬日兽危机中又是以‘银河上将的使者’、‘人类文明的代表’的身份牺牲的。

  我们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更不能将他遗忘。”

  这话哈莉倒是赞同。

  哪怕浮士德之前是个commiting any imaginable misdeed 的bastard ,只要挂上一秒钟的“哈莉小弟”的名头,她都不能薄待他。

  “你在瓦拉哈尔给他立个衣冠冢吧,也不晓得他有没有亲人朋友,让命运Academician 主持葬礼,让他风风光光.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

  唉,法师的结局都太惨了,像他这样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被人遗忘,未必不是一种幸运!”

  “只要正义还在,他就不会被遗忘。”克拉克said solemnly 。

  哈莉耸了耸鼻子,提醒道:“你是不是在煎鱼?我闻到糊味了。”

  “偶买噶!烧起来了.”克拉克连忙回头,subconsciously 喷出一口寒冰呼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