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26

  第1126章 撕逼

  浮士德回忆道:“当时我得到Demoness cough cough ,得到银河上将的任命。”

  瞥见哈莉面色平静,他才继续道:“我以Earth 代表的身份拜访阿斯加德,而阿斯加德是天境的Divine Domain 之一,所以我得先去天境。

  穿过灵薄狱去天境的过程和往常一样顺利。

  嗯,我曾经无数次游览过天境。

  但在寻找阿斯加德时遇到点小麻烦。

  天境由众多Divine Domain 构成,可它的结构并非物质world 的众多城市。

  在Earth 上, 城市与城市之间隔着乡镇、农田和mountain range 湖泊,却在同一个维度,可以直接从一个城市走到另一个城市。

  天境的Divine Domain 不是直接拼接在一起,因为灵薄狱是五维world 。

  在五维的world ,各大Divine Domain 间只在第五坐标轴上有连接.总之,进入天境后,不用穿过一重重Divine Domain , 只要有Divine Domain 的五维坐标就能直达目的地。

  在Earth 地图上,知道经纬度, 就能锁定位置。

  在天境,必须要有五个坐标数字。”

  “不用科普天境的结构,说重点。”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露易丝看了她一眼,很想说:你得为我们麻瓜考虑一下啊,不解释清楚天境结构,怎么听懂阿斯加德的mutation ?
  “简单来说,阿斯加德有五个维度,用坐标系表示,分别为xyz、t、l,xyz代表三维物质结构,t代表时间坐标,l代表灵薄狱位置。

  阿斯加德的xyz、l都没变,但t变了,t停留在零时结束前后?
  反正停留在几个月之前。

  不过这在天境并不奇怪,Divine King 往往故意把自己Divine Domain 的时间线和物质界错开。

  阿斯加德的奇怪之处在于奥丁选的时间点,在零时附近, 我当时便觉得诡异。”

  露易丝忍不住道:“为什么Divine King 要调整Divine Domain 的时间线,与物质界区分开?”

  浮士德道:“你知道Heavenly God 、天使最喜欢怎么称呼物质界吗?

  不是人间, 不是伊甸园,是‘书页’!
  在祂们眼中,我们的world 就像一本书,我们的人生是书中故事。

  书可以往前翻、往后翻,可以快点翻,也能慢些翻。

  物质界之于祂们高维生命,犹如你手中手机里的一段视频。

  有人选择跳广告,有人反复观看一段最喜爱的剧情,有人选择1.5倍快进,有人慢放、甚至暂停.
  我们只能用眼睛看,诸神却能身临其境、真切感受。”

  “伱在阿斯加德遇到什么?”命运Academician 也听得不耐烦了。

  浮士德苦涩摇头,道:“似乎什么都没遇到,我刚踏上彩虹桥,一阵冷风吹来,我哆嗦一下,脑子迷糊了大半。

  隐约只记得四处都是冰雪。

  曾经春意盎然、充满活力的阿斯加德被厚厚冰层覆盖.
  我在雪地里走了.不超过三步,就没了意识。

  但没死。

  我陷入了一种比死亡terrifying 一万倍的境地。

  那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做过这样的噩梦——身体似乎在不停下坠,无处可依,心里又急又慌,但醒不来?”

  “有, 很terrifying 。”露易丝立即道。

  “那种噩梦的感受增强一百万倍,就是我当时的处境。”浮士德道。

  “那是什么处境?”大超问。

  “你没做过那种噩梦?”

  “做过,但那是感受,不是处境。”大超道。

  “应该是魔力消融。”命运Academician 缓缓道。

  “和魔力消融有点像,但我觉得应该不是。”浮士德迟疑着道:“虽然我没亲自经历过,根据魔法书中的描述,魔力消融只是存在消失。

  是一种被掏空,极度渴望.陷入魔力消融的灵魔,会像贪婪的瘾君子一样追逐自己存在过的痕迹。

  比如,吸食好友的记忆和灵魂。

  灵魔有一定自由度,可以顺着别人的回忆进入物质界,可以攻击亲朋好友的灵魂。

  我却像是落在坑里,被胶水死死黏住,可同时我又失去存在,完全消失,比掏空身体、灵魂和魔力的灵魔更空虚。

  灵魔的存在痕迹虽然也消失,但法师的朋友和亲人记得他,会回忆他,然后灵魔顺着回忆杀到现实。

  我却是彻底被遗忘,存在痕迹完全抹除。”

  对魔法不了解的英雄听得既茫然又惊惧。

  “魔法cultivation 真凶险。”露易丝muttered 。

  之前她也了解过梦魇魔化,但感触不深,觉得和游戏人物等级breakthrough 类似,只是一道需要技巧来克服的难关。

  “浮士德,你是怎么回来的?”哈莉问。

  “首先是因为你!”浮士德神色复杂地看着她,“你还记得我,没让我彻底消亡。

  虽然不知道当时是什么处境,但我的灵觉中有一种感悟——一条faintly discernable 的细线正吊着我,不让我落下去,那根线就是你对我的记忆。

  之后这种感悟得到验证。

  当你对别人说起我时,我的存在感增强,还隐约能听到自己的名字。

  越多人记得我,越强大的人记得我,我听得越清晰,空虚感也随之减少。

  有种很满足的充实感。

  那时,我恍然大悟,只要还有人记得我,我就不会从world 上消失。”

  “是不是你在我梦中叫我?”露易丝问。

  “没错,就是我!”浮士德又转向她,“当你第一次写下那篇新闻时,我身上像是多了一根救援绳。

  可你很快将我遗忘,连文稿上的文字也跟着消失。

  当时我几乎绝望。

  幸好还有银河上将记得我,记得这件事。

  她让你先把稿子写完,不要发布,观察它是如何消失的、你是怎么遗忘的。”

  浮士德语气变得激动,“这意思非常明显了,Demoness 哈cough cough ,银河上将正在研究这件事!

  as everyone knows ,银河上将,cunning 奸.cough cough ,聪明睿智、见微知著。

  所以,等你第二次写完稿子,我大声喊你的名字,想要传递信息给你。

  当然,我没指望你一个麻瓜能明白我的意思,我是希望通过你,把信息传递给银河上将。

  她正在研究你嘛!”

  “原来是这样。”露易丝恍然。

  “不过,哈莉这次似乎没领会你的意思,事件太诡异了,让人完全想不到。”命运Academician 缓缓道。

  露易丝先古怪地看了他和浮士德一眼,又转向哈莉,神色复杂道:“也不一定,几天前哈莉曾对我说——大概几天之后能揭开谜底。

  如今果然应验了.”

  众人惊疑looked towards 哈莉,“这种诡异的现象都能猜到?”

  哈莉摆摆手,“别想太多,我只猜到喊露易丝的人是浮士德,没想过他还能以现今这种方式回来。”

  “可你在有意推动新闻热度,说明你知道众人的‘知道’,对浮士德有用。”露易丝道。

  “既然猜到喊你的是浮士德,而你只是个记者,只与新闻有关,我当然要顺势做些什么。至于效果如何,我没把握。”哈莉道。

  “效果非常好。”浮士德满脸感激地说:“众生的记忆把我从Forgotten Land 拉了回来。”

  “为何是今天?”哈莉said curiously 。

  “因为这个unfilial son !”老浮士德指着小浮士德骂道:“这bastard 在我的葬礼上胡言乱语,让大家认识到真实的我——”

  说到一半,他小干脸尬红,哼哼唧唧道:“你们别听他的,他在污蔑我。我是black magician ,但也不至于那么坏。”

  哈莉若有所思,道:“之前露易丝对你的报道,并没描绘出真正的你。

  你需要的是存在过的痕迹,也即是我们对你的记忆。

  是记忆,不是相信或信仰。

  记忆就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是对你的真实描述。

  虽然我们都认识你,但对你的过去和为人不太了解,没有对你的正确记忆。

  塞巴斯补完了这一点。”

  浮士德先连连nodded ,接着又使劲摇头,“他对我有偏见,我承认自己私德有亏。

  但我对人类的功德,绝对配得上这块墓地。

  Immemorial 早的事就不说了,那时候你们的父母都没出生。

  只说小黑豆事件,到无限Earth 危机,再到零时、噬日兽,哪次不是Human Race 有难,我必鼎力相助?”

  他这话让众英雄无法反驳。

  小黑豆时,浮士德加入了Wizard Council ;无限Earth 危机也在法师队伍,保护过瞭望塔、鏖战过反监大王;零时Early-Stage 还去时间之河打探过消息;噬日兽他直接死在噬日兽危机中。

  也因为他过去做的那些事,大超才决定在瓦拉哈尔为他立衣冠冢。

  不过,这货也的确是个bastard 。

  单单把儿子灵魂卖给恶魔换魔力这点,就永远无法洗白。

  “这么说,我公开这杂种的真面目,还直接帮了他?”小浮士德有些接受不能。

  老浮士德瘦脸露出怒容,刚要呵骂,又瞥见边上吃瓜群众。

  他缓了一口气,道:“塞巴斯,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出生在一个魔法家族。

  刚开始我想通过冷淡你,来保护你。

  我对你不管不问,是不想牵连你,不想形成羁绊。

  你现在也是一位博学法师,应该明白,如果你是我最珍爱的人,那你就会处于最危险的状态。

  因为我.唉,你们都看过歌德的《浮士德》,知道我和魔鬼做过交易。

  我的债权人很多,还都是地狱里的狠角色。

  魔鬼最喜欢夺走债务人最珍爱之物、之人。

  因为那样我们会万分痛苦,它们聆听我们的哭嚎laughed heartily ,从我们的痛苦中获得快乐和力量。”

  说到最后,他神色暗淡,语气苦涩异常。

  “法师就不该有爱人和子嗣,连灵魂都不属于我们自己的,child 特别是你这种魔力innate talent 出众的child ,一出生就会被债主盯上。

  与其他法师的子女相比,塞巴斯你其实已经很幸运了,只是失去灵魂而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