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31

  第1131章 新时代 新Legion 新规矩

  甘瑟叹道:“现在哈尔乔丹活下来,天堂之债依旧在,未来不知谁来还”

  “哈尔乔丹的命运已经很悲惨了,活着时还赫卡忒的债,死后还要还上帝的债,太过了。”小蓝女人连连摇头。

  小蓝人女人和小蓝男人有些不一样。

  在观测创世之手,让大宇宙分裂成多元宇宙之前,他们没区别。

  但多元宇宙诞生后,男人和女人对未来的发展理念发生分歧。

  他们已经实现举族不朽,不需要男女结合延续种族,男女一旦形成对立,立马就可以像离婚一样分开。

  小蓝男人觉得大宇宙分裂成多元宇宙是他们的锅,应该承担维持宇宙秩序的“责任”。

  于是,他们组建宇宙警察部队,维护他们in mind 的“宇宙和平”。

  为了更好地控制绿灯能量、管理绿灯Legion ,那群极为擅长心灵之力的Guardian 还cultivation “绝情绝爱大法”。

  情感和欲望全都自我阉ge。

  若是自己无法割掉自己,就由同伴帮忙,用心灵手术切下“灵魂额前叶”。

  小蓝女人却没那么大的“责任心”。

  “创世之手观测事件”后,她们认为宇宙分裂成多元虽是自己clansman 的过错,但当事人已受惩罚,他们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即可。

  如果文明注定消亡,就让它自然消亡——因为观测创世之手,造成大宇宙分裂多元,“罪孽深重”的马尔图斯文明(小蓝人的前身)陷入发展停滞、族群缩小的衰败期。

  她们最终选择了和男同胞们不一样的道路,隐居到扎马伦星,依旧保留自己的正常人情感。

  当然,活了几十亿年,哪怕小蓝女人原本正常,现在与真正的正常人比,也不那么正常了。

  但无论如何都比小蓝男人正常。

  至少赛德能对哈尔的遭遇心生怜悯。

  “哈尔乔丹的命运不是我们控制的,我们也控制不了。

  那是意志情感光谱的选择!

  他有资格成为时魔,就因为他是意志情感的人类化身。

  willpower equivalent to 所有生命之和,可不是凡人拥有的innate talent 。

  一种innate talent 代表一种天命,天命乃上天安排的命运。

  我等只能观测,然后顺天应命,无法违抗。”甘瑟淡漠地说。

  paused ,他又道:“Demoness 哈莉似乎是个例外,《欧阿之书》的天命预言被大幅修改,她不仅没因此付出代价,似乎还得到不少好处。”

  “什么好处?”赛德好奇问。

  “我怀疑她和哈尔乔丹有暗中交易,凯尔雷纳的Power of Time 很弱,远比时魔——”

  甘瑟话没说完,忽然身体绿光大放,身前自动打开一扇空间门,involuntarily 飞了进去。

  “群星在上,甘瑟你怎么了?”赛德大惊。

  “别担心,是凯尔雷纳在summon 我”

  甘瑟直接从小蓝女人所在的扎马伦星传送到欧阿。

  从时空门出来,便直接落在一众表情各异、心情各异的绿灯侠中央。

  被数以千计的宇宙猛-男猛女包围着。

  嗯,3600绿灯已大部分归位,还都来到欧阿星。

  甘瑟左右看看,中央电池摆在地上,凯尔飘在灯炉上方,自己在他对面,周围环绕一圈绿灯侠。

  现在大家都盯着自己。

  不过这种大场面难不倒他。

  他脸上没露出任何异色,只平静问道:“凯尔雷纳,你找我做什么?”

  “如你所见,我乃绿灯Legion ‘传炬者’,今日即是我履行使命之时!”凯尔道。

  “很好。”甘瑟的声音有些干。

  这场景和他预想的不一样。

  凯尔雷纳是个政治智商为零、天性浪漫懒散的失败画家。

  理应打造好灯炉、复活Guardian 后,就逍遥而去,把“繁琐杂事”留给他善后。

  可现在这位画家把主动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似乎还有大招在后面憋着,身上隐约有了另一位Earth 失败画家的气质

  “作为传炬者,我inheritance 的不仅是我脚下这个灯炉。

  绿灯Legion 最重要的不是力量,而是我们的精神内核。

  我要inheritance 的是绿灯侠的精神、信仰以及历史。

  现在,我来讲述绿灯Legion 从建立到覆灭,再重建、再覆灭的曲折过程.”

  凯尔是个新人菜鸟,他得到戒指,却没得到正统的灯侠特训。

  今天之前,类似托马图那些失去灯戒的老绿灯,其实deep in one’s heart 有些看不起他。

  他们有理由看低他,他都没去过欧阿,没沐浴过翡翠之光,没见证Legion 齐聚时的壮观场景,没有训练,没人告诉他绿灯精神

  ——他只是个得到灯戒的幸运Earth 佬,或许innate talent 有些特殊,但也仅此而已。

  现在,他们听到他将绿灯Legion 的历史娓娓道来,先是惊疑他的“博学”,很多秘密连他们都不知道。

  比如,机械猎人、被屠戮的扇区。

  先惊疑他话中的内容,等他们稍微往深了想,又开始震惊他的态度。

  他直接将无限Earth 危机Legion 遭受的毁灭性打击定义为”Destruction” 、“覆灭”。

  哈尔乔丹的“Earth 绿灯Legion ”是一次完全的新生,是“绿灯Legion 2nd Empire ”。

  这次是“3rd Empire ”?

  ——这位绿灯传炬者想干嘛?

  连向来情感不显露人前的甘瑟,这会儿都当众皱frowned 。

  “凯尔雷纳,你说这些做什么?”鸡头人托马图直接大声质问。

  “你为什么这样问我?”凯尔冷静地反问。

  “我”托马图有些尴尬,也有些羞恼,“今天是重建绿灯Legion 的伟大时刻,我觉得你不应该说太多无关紧要的事。”

  “你们觉得绿灯Legion 的历史,很无关紧要?”凯尔雷纳环顾all around ,缓缓问道。

  “灯侠怎能不了解Legion 的历史?”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先叫了起来。

  他叫“盖·加德纳”,Earth 米国人。

  哈尔统治Earth 绿灯Legion 期间,加德纳曾加入候补绿灯Legion ,但后来因为哈尔的失势,他做了将近两个2年半的没有灯戒的绿灯练习生。

  这次凯尔也没为他开后门。

  凯尔都不认识他。

  加德纳是凭能力被散落宇宙的灯戒挑中的。

  “这位灯侠,请问你是哪位,为何要打断伟大‘传炬者’的讲话?”很多新绿灯直接疑惑质问托马图。

  他们都是新人,连小蓝人都不认识,更不了解a trifling 前任绿灯“新兵Instructor ”。

  “不了解绿灯历史,怎么算完整的inheritance ?”

  其他新绿灯即便没公开质疑,也在底下窃窃私语。

  托马图鸡皮黄脸涨红,却说不出一句硬气的话。

  现场三千多绿灯,老绿灯仅一百多号人。

  多数还非常感激凯尔能重建灯炉,也不觉得他的讲话有什么问题。

  ——人家传炬者向后辈传递绿灯精神和文化,有什么问题?

  凯尔皱眉看了眼托马图,开始明白哈莉每次提到他都语带不屑了。

  “明白历史,了解绿灯Legion 是什么,才能展望未来,避免曾经的错误。”

  他也没抓着这件小事不放,只随口解释一句,就继续讲述噬日兽哈尔乔丹的自我救赎、讲述他自己的心路历程,其中也包括黛拉的故事

  “我其实是个新人,今天第一次踏上欧阿。没资格重新定义绿灯精神,我只是把自己从senior 绿灯侠那得到的感悟传递给你们。

  现在中央电池重铸,Legion 成员也几乎满编,作为‘传炬者’的使命也只剩最后一步。”

  “甘瑟,你是仅剩的Guardian ,我希望和你开诚布公地谈一次,就在这儿,当着所有人的面,完成绿灯侠与Guardian 之间的约定。”

  “你说。”甘瑟indifferently said 。

  凯尔looked towards 下方的中央能量电池,faintly said :“你当初在洛杉矶小巷留下的残片,很不普通。”

  甘瑟没说话。

  凯尔继续道:“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能用它锻造出灯炉,是因为其中蕴含Guardian 半数以上的Life Essence 。只怕cunning 如哈莉,也didn’t expect 这一点。”

  每位小蓝人都拥有一剑(绿灯能量剑)劈开planet 的力量。

  哪怕不用意志情感之力,只强大的心spiritual power 量,也能fleshy body 横渡Star River 、意念撼动星辰。

  他们还拥有不朽的lifespan 。

  几乎与Spiritual God 没区别。

  还是用恶魔公爵做衡量标准,恶魔公爵等于Spiritual God wizard ,力量为1,魔君为10,那么小蓝人的心灵与Life Power 总和,大概在1到10之间。

  所以,哈尔当日夺取中央电池能量的时候,还想一不做二不休,也抽干小蓝人的能量——后来他把这个习惯带到时间母河,也对时陷者做了同样的事。

  只不过小蓝人技高一筹,把大部分不朽生命的精华交给了甘瑟,而甘瑟装死逃过一劫。

  也即是说,甘瑟本该拥有庞大的“小蓝人本源”。

  “没错,我把Guardian 的不朽精华全部注入到那块残片,Guardian 最终归宿就是情感光谱能量池。”甘瑟承认了。

  凯尔现在把中央电池都弄了出来,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全都知晓,否定隐瞒没有意义。

  凯尔道:“在铸造中央电池的过程中,Guardian 的不朽精华发挥不小功效,也让Guardian 对中央电池拥有除此时的我之外的最高控制权。”

  甘瑟挑了挑眉,心里有些乱。

  在他之前的预测中,凯尔不会注意到这点,即便发现了也不会在意。

  只有在意中央能量电池控制权的人,才会在意控制权的流失。

  凯尔本该无欲无求、清心寡欲,否则不会被《欧阿之书》选为传炬者。

  传炬者只传递火炬,不是改革者,不是“新Guardian ”。

  “Guardian 的心spiritual power 量连接着情感能量池,是重铸电池的必需品。”他说道。

  凯尔·雷纳盯着他,said solemnly :“我不在意电池的控制权,接下来也会彻底放弃它。

  传炬者不是Guardian ,而绿灯Legion 需要Guardian 。”

  其他绿灯侠从两人开始聊Guardian ,到现在一直听得迷迷糊糊,甘瑟hearing this 却立即明白凯尔的决定,心中不由有些火热。

  “我为传炬者,与Guardian 的约定只有一条:认真履行‘绿灯戒律’,永远铭记绿灯誓言。

  但绿灯十诫第二条——无条件遵守宇宙Guardian 的命令,得修改!”凯尔铿锵有力地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