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35

  第1135章 生命的化身

  甘瑟邀请道:“在这个特殊日子里,你们正巧来到欧阿,二位又都是多元宇宙德高”

  瞥见哈莉脸上“显眼的”趾高气扬、洋洋得意,“德高望重”卡甘瑟的在喉咙里,实在吐不出来。

  若哈莉知道他的想法一定大喊冤枉,她只是正常的面带微笑,哪里得意洋洋了?

  “两位都是多元宇宙声名显赫、影响巨大的great character , 正好可以帮我们做个见证,见证绿灯Legion 与Guardian 之约。”

  “你不是和凯尔约定过吗?”哈莉奇怪道。

  她早骑着耶比来到欧阿,躲在一边完整见证了凯尔“改朝换制”的全过程。

  甘瑟解释道:“凯尔是传炬者,我给他的是Guardian 的承诺,

  传炬者没有制定绿灯法律的权力。

  就像你们米国,哪怕伱以‘五环上将’的身份拯救了world , 也只能就某项法案提出建议,立法权属于国会。

  在绿灯Legion , 正式的约定是在Corps Head 与Guardian 之间。

  Corps Head 代表Legion ,将实践中的经验总结告诉Guardian ,Guardian 将之完善成法律。

  这是绿灯Legion 坚持几十亿年的传统,绿灯十诫超过一半都是这么来的。”

  哈莉对他this remark 保持怀疑。

  只她见过的几位绿灯Corps Head ,哈尔和塞尼斯托,都不是乖child 。

  他们若能提出意见并被Guardian 接受,八成早把十诫第二条给修改了。

  “我很忙,没时间在这儿看你们演讲、拉票、搞选举。”她frowned 。

  “不用投票,Corps Head 由Guardian 任命,这一届的新Corps Head 我早有打算,就选哈尔乔丹!”甘瑟said solemnly 。

  哈莉先是一惊,可仔细一想,如今绿灯Legion 刚组建,灯侠们要么是新兵蛋子,要么是歪瓜裂枣。

  经验丰富、经历过winds and waves 、temperament 和信念更成熟的哈尔,还真的最合适Corps Head 一职。

  比他“堕落”为时魔前更合适。

  问题是,最合适的一定会被放在最正确的位置上吗?

  哈莉还觉得自己最合适成为白银城一把手呢。

  “凯尔呢?”她问道。

  凯尔其实是个绿灯新人,但他履历太完美,功劳太大。

  “他将加入仪仗队, 成为一名‘荣耀绿灯’,如同绿灯Legion 的门面。”甘瑟道。

  哈莉第一次听说绿灯Legion 还有仪仗队。

  “这仪仗队该不会是你特意为凯尔设立的吧?”

  甘瑟严肃道:“不是每个伟大的绿灯侠都有管理innate talent ,你为Earth 立下无数功勋,怎么没成为米国总统?”

  “因为米国总统也得听我的。“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甘瑟被噎了一下,“如凯尔这般功劳巨大、却缺乏领袖innate talent 的绿灯侠,才有资格进入仪仗队,享受绿灯Legion 用几十亿年时间在宇宙中挣得的权威和荣耀。”

  “我觉得凯尔很有领袖风范。”哈莉道。

  甘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边上的凯尔像受惊的兔子般跳了起来,连连摆手道:“no no no ,我没领袖innate talent 。能做仪仗队荣誉绿灯,我已经很满足了。”

  哈莉木然,这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天父听他们东扯西拉好半天,实在是烦了,loudly said :“哈莉,你不是绿灯侠,管他们选谁做Corps Head 。赶紧完成ceremony ,我们开诚布公,好好聊聊。”

  哈尔拒绝了甘瑟。

  他愿意接受一枚灯戒, 继续为绿灯Legion 效犬马之劳, 但不愿担任Corps Head 之职。

  “我不配,也不想承担太重的责任。”他的回答十分简单,也十分坚决。

  而且,他目前不打算回归Legion 。

  因为凯尔把他亲人复活了,他得安顿好他们,并好好陪伴他们一段时间。

  虽然在复活他们时,凯尔有意删除了他们作为亡灵在天堂、地狱的经历,但米国社会还记得他们。

  会对他们“另眼相待”。

  说不得还会有排挤、排斥,这些都要靠哈尔来处理。

  最终,刚复活的基洛沃格捡了个大便宜,成为代理Corps Head 。

  之后的“巨头茶话会”,哈莉并没参加。

  只甘瑟和天父两个,不知道开诚布公了什么。

  不过结束与甘瑟的会谈后,天父还单独找到哈莉,表示自己今后会盯着凯尔雷纳。

  “你盯他做什么?难道他之前复活小蓝人的life force ,真的是生命方程式?”哈莉疑惑道。

  虽然哈尔体内的white light life force 很奇特,但她拥有过爱之情感要素,还从起源墙里抽出一缕真正的生命方程式,三种能量她都直接接触过,前者与后两者并无相似之处,否则她早开始怀疑了,哪轮得到天父。

  “你觉得我是怎么找到欧阿星的?”天父道。

  “凯尔复活小蓝人时,你察觉到生命方程式的气息?嗯,这是你自己说的。”

  “我说谎了,我并没感知到那股Life Aura 。”天父道。

  哈莉忽然想起上次在起源墙,她刚抽取一缕生命方程式的能量,天父就和密特隆找了过来,当时是密特隆发现的异常,天父并无感觉。

  “是密特隆?”

  天父又摇头否定,“我这是本体,从创世星过来的,Avatar 和密特隆还在起源墙。

  能察觉到欧阿星上的异状,是因为自从发现生命方程式与情感光谱有关,我便开始寻找七灯Legion ,而欧阿是重点监控目标。

  中央能量灯炉重铸时,我就被惊动。

  不仅是我,Divine Domain 很多伟大存在都将目光投放于此。”

  哈莉对此倒是不怀疑,最近两次震动dc宇宙的major event 件,零时和噬日兽,都与绿灯侠有关,Supreme Existence 不注意绿灯Legion 的mutation 才怪。

  她敢肯定,凯尔这次复活小蓝人后,关注绿灯Legion 的人会更多。

  “凯尔·雷纳重铸灯炉时,我便在注意他,后来他复活Guardian 一族花费不少时间,我却没立即降临欧阿,他复活死去的绿灯侠时,我依旧没动。

  等一切都结束了,我却忽然忍不住出手,为什么?”

  哈莉之前也在奇怪,天父出手时机非常奇怪。

  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等凯尔把体内white light life force 耗尽才登场。

  天父神色复杂道:“我是在靠近欧阿后才察觉到异样。

  等凯尔雷纳完成使命,我打算亲自去欧阿向甘瑟道贺,恭喜他clansman 重生、Legion 重建.顺looked towards 他打听生命方程式的事。

  之前绿灯Legion 覆灭,欧阿空无一人,我一直没寻到他。

  等我靠近欧阿后,体内那一缕生命方程本源忽然开始躁动,它想离开我,投奔凯尔雷纳体内。

  直到那时,我才恍然大悟,凯尔雷纳复活Guardian 一族的能量,一定与生命方程式有关,而且他本人很可能是生命方程式的载体。

  甘瑟一定知道这些。”

  “so that’s how it is .”

  即便之前有所猜想,此时从天父这得到确切答案,哈莉依旧有些震撼。

  不仅是震撼凯尔的innate talent ,更为小蓝人的手段惊叹。

  他们连续押中意志化身的哈尔和生命化身的凯尔,太精准了,怎么做到的?

  就凭那本被她万般鄙视的《欧阿之书》?

  仔细算一算,这些年绿灯Legion 虽然屡次遭遇团灭危机,但最终结局却是Legion 提前还完“魔力债务”,小蓝人全员重生——更像删号重练。

  没有负担,避开雷区和错误,从头开始.

  哪怕绿灯侠死了几千又几千,可宇宙最不缺人,有人就能迅速让Legion 满编,完全不影响欧阿的battle strength 。

  拥有整个dc宇宙的人口红利,绿灯Legion 最不怕团灭。

  天父看着脸色数变的哈莉,意味深长道:“我和你说这些,是希望你明白凯尔雷纳对我的意义。

  现在,凯尔雷纳是我的了,你没意见吧?”

  哈莉不动声色地问:“Old Brother 打算怎么做?把凯尔抓到创世星dissection 研究?”

  “我会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等关键时刻到来.”

  天父停顿下来,只目光锐利地盯着哈莉。

  哈莉明白,他在等她识情识趣,主动做出承诺。

  “我明白了,when the time comes 我会闭上眼睛,看不到他。”哈莉十分干脆地把凯尔卖了,还笑hehe patted 天父手臂,“咱俩什么关系,trifling 凯尔雷纳,连我朋友都算不上!”

  天父温和地笑了。

  兄友妹恭,气氛十分融洽。

  “哈尔,天父要搞你,我把你卖了。”

  second day 下午,哈莉戴着盖亚扳指,开启一万倍的重力,在院子里挥汗如雨地撸铁,凯尔出乎意料地找了过来,然后她便干脆利落地把天父Old Brother 给卖了。

  “啥?”凯尔愣在那,没反应过来。

  “天父昨天之所以降临,是因为你能和生命方程式的本源起反应.”

  哈莉把自己与天父的交谈重复了一遍,又said with a smile :“今后你要小心了,他盯上了你,还提前和我打招呼,让我when the time comes 别插手,我同意了。”

  凯尔缓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正想和你说,昨天天父把那缕white light 递到我跟前时,我能感觉到自己和它遥相呼应。

  似乎,它很想进入我身体。”

  ”Ai, 我错了。”哈莉停止负重训练,取了一条毛巾,一边擦汗一边感慨道:“本以为这波之后,你便和哈尔一样,被榨干精华与天命,成为没利用价值的人‘渣’。

  didn’t expect 你的天命才刚开始,未来还有大把的劫难等着你去克服。”

  凯尔很不喜欢听她的话,和她说话的语气,但她的话虽不好听,听着也不一定有道理,往往却会one after another 应验。

  他心里更加不舒服了,他都这么惨了,她还说风凉话,诛得他心刺痛刺痛的。

  而且,她还把他卖给了天父唔,不对,天父又被她给卖了。

  凯尔一脑袋乱麻,“未来会有什么劫难?现在天父盯上了我,我该怎么办?”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