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36

  第1136章 最后一次谈判(月底求月票,谢谢啦!)

  “你只有两条路,要么反抗命运,要么顺天应命,要么掌控命运。”哈莉道。

  凯尔奇怪道:“这不是三条路吗?”

  “反抗命运和顺天应命都是dead end ,掌控命运才有机会活下来,所以,这是一死一活两条路。”哈莉道。

  “我不太理解, 反抗命运和掌控命运有什么区别?”凯尔疑惑道。

  哈莉道:“反抗命运,就是命运让你往东,你偏要往西,哪怕明明往东能捞到好处、对伱最有利。

  顺天应命就是老天要你往东,你明明看到西边有好处,却还是顺从地往东走。

  掌控命运则是不管老天让你往东还是往西,哪边好处最多, 你就往哪边走。”

  她解释得十分清楚,凯尔听明白了,“为什么掌控命运能活,其它就一定dead end ?”

  “上天给你一双脚,就是让你走路奔跑的;上天给你嘴巴,是让你用它吃饭;上天给你生命innate talent ,自然不会让它闲置在那。

  也即是说,上天安排的与生命方程式有关的命运,一定会在你身上发生。

  你反抗也没用。

  你生有双脚,却死倔,硬要喊‘Old Thief Heaven ,我不会让你如愿’,然后倒立双手走路——这只影响你和你的亲人朋友。

  即便你自己能忍,你的老爹也会拿鞭子抽你,一边抽打一边骂‘little bastard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儿’。

  你mother 不会劝,反而骂你脑子有病,你的其他亲朋好友也跟着数落你。

  甚至可能将你送到阿卡姆精神病院。”

  哈莉瞥了眼听得迷糊的凯尔,“你看看, 违背‘脚之天命’只是你自己的事, 只关乎你个人的生活习惯,你依旧遭受如此之多的磨难。

  一个正常人进了阿卡姆,生不如死。

  现在‘生命方程式之天命’关乎绿灯Legion 、Guardian 一族、达克赛德、天父、创世星和天启星之战、物质宇宙的安宁、Earth 的和平

  还关乎正义联盟无数英雄的生死,八成关乎多元宇宙的未来

  你抗拒如此天命,该承受多大压力和backlash ?”

  凯尔muttered :“百死难赎!”

  “所以嘛,反抗命运,dead end 。”

  “顺天应命呢?”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哈尔的结局就是答案。若非我帮他,他这会儿已经死透了。

  一切奇迹皆有代价。

  借了点魔力,都得用灵魂偿还。

  你和哈尔得的好处比魔力多亿万倍,还想有好结局?”

  “我没得到什么好处啊!”凯尔揪着头发,委屈叫道。

  哈莉指了指自己,问道:“我强不强?”

  “很强。”

  “我努力不努力?”哈莉又问。

  凯尔看了眼她湿漉漉的练功服、红扑扑的脸蛋,敬佩地说:“你这么强还这么努力,真让人佩服。”

  “我这么强,还这么努力,依旧无法复活一个死去多时的亡灵。你却一口气孵化了一千多个小小蓝人,如此巨大的‘好处’, 让人羡慕嫉妒又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凯尔excitedly said :“我自己有什么好处?我甚至没能复活爱丽克斯。”

  “我正好奇呢, 你why not 复活她?”

  凯尔眼神闪烁道:“你不知道?”

  “我该知道什么?”

  “我和翡翠.嗯,绿灯情侣, 电视新闻上炒作了好长时间”他含糊不清地嘟哝道。

  “喔,你抛弃糟糠之妻,和英雄Aristocratic Family 的Eldest Young Lady 好上了。”

  “你为什么出口必然嘲讽?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凯尔不满道:“爱丽克斯已经死了,只剩魂体,我是个正常男人,被一个女孩热情追求,难道让我做石头?”

  “你若把爱丽克斯复活,她不就有了身体?还有,若想不受嘲讽,就别留下被人嘲讽的把柄。你看看我,行得正坐得直,从没人敢嘲讽我。”哈莉道。

  ——你若不着重强调一个“敢”字,我特么还真信了你的邪。

  凯尔心里疯狂吐槽,嘴上说道:“首先,我和爱丽克斯分手了,她和上都夫人学了几手亡灵魔法,不晓得跑哪个异维度去了,我找不到她。

  其次,当我产生留些能量复活爱丽克斯的念头时,脑海莫名出现‘绿灯侠不得以权谋私’的戒律,我我觉得不太妥当。”

  他表情迟疑迷茫,“不是违背戒律不妥当,而是那么做对爱丽克斯弊大于利。”

  “你和爱丽克斯解释去吧。”哈莉道。

  “说不定她压根不在意,我昨天回Earth 后就向上都夫人打听她的行踪,上都却对我暗示,她和死人波士顿好上了。”凯尔酸涩地说。

  “呃”

  哈莉忽然觉得,今天的凯尔绿得发光,不仅是因为他的制服从白底绿条纹换成纯绿

  “我该如何掌控命运?”

  凯尔缓和了一下情绪,把飞到几百公里外的话题扯了回来。

  哈莉道:“无论反抗命运,还是顺天应命,本质上没太大区别,都是以命运为主。

  控制命运却是以你为主,以人为主。

  你要做的也很简单,趋利避害。

  如果不把生命方程式交给天父,你也能活,那你就坚持别交。

  如果不交就得死,那就主动配合他,和他合作,索取报酬。”

  “太没原则了。”凯尔frowned 。

  “怎么没原则?你的原则就是趋利避害、不被命运所缚。而且,你索取的报酬并不特指财富地位、力量treasure 。你若想要正义,报酬自然就是正义。”

  凯尔looked thoughtful ,面上的凝重渐渐消散,“谢谢,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离开庄园前,他忽然回头道:“对了,哈莉,我在复活亡故灯侠时,曾想用塞尼斯托做实验,结果没找到他的灵魂。”

  “不会吧,那家伙也装死?”哈莉惊愕道。

  凯尔也这么猜测的,但见她如此肯定,反而hesitantly said :“也许灵魂去了别处?”

  “别管他,那家伙威胁不到Earth 。”

  “能不能威胁到绿灯Legion ?”凯尔问。

  “去问甘瑟。”

  凯尔道:“甘瑟昨晚就带着重生的Guardian 离开了,不知去向。不过他有对代理Corps Head 解释,小Guardian 并没前世记忆,需要精心培养,可欧阿乃Legion 驻地,不适合养小孩。”

  “法克,那货太精了,‘赢了’就想跑。”

  凯尔离开后,哈莉准备洗个澡,就去白银城撸一波经验。

  可都不等她进入客厅,另一位访客便来到山脚下。

  天启星黑暗精英,达克赛德的使者,身材魁梧的慈祥奶奶。

  “哈莉奎茵,今天你无论如何也得给我个答案,能谈就立即谈,不能谈我立即离开,再也不来打扰你。

  你若要像之前那样含糊其辞、找借口拖延,伟大的达克赛德Your Majesty 会认为你在故意耍他。敢戏耍黑Dark Monarch ,代价你自己想。”

  奶奶没客套,在哈莉对面坐下后,blunt 说明来意,还画出底线。

  “慈祥大妈——”

  “你在羞辱我?”奶奶怒道。

  “我在赞美你,讨好你,夸你年轻。”哈莉道。

  她觉得慈祥奶奶长得像一位八块腹肌、力能劈熊的俄国大妈。

  “你不用夸我,我只要答案。”奶奶生硬地说。

  “从零时危机结束到现在,我们谈了三次,这是第四次对吧?”

  “不,half a month 前我来Earth ,你不在家,这是第五次。”奶奶道。

  哈莉nodded ,盯着她的眼睛,眨了眨眼,意味深长道:“次数有点多,其实很没必要,我一直很有诚意,比你更有诚意。”

  奶奶excitedly said :“talk nonsense ,每次你都pester and chirp ,导致谈判没个结果。

  我看穿了你的小心思。

  你在故意拖延时间,想看达克赛德Your Majesty 会不会遭遇不幸。

  我告诉你,他现在很好,两个月前就开始处理政务,半年内有望Avatar 降临物质界。when the time comes 黑暗Legion 的进攻号角,将再次响彻多元宇宙。”

  哈莉心里骂了句“蠢货,听不懂人话”。

  “慈祥老人——”

  “别胡乱给我改名字。”奶奶再次打断她。

  “叫你‘老人’是尊敬你,也是尊重这次谈判。”

  奶奶下巴抬起,said with a sneer :“得了吧,你只是不愿叫我一声‘奶奶’。”

  哈莉木着脸瞪了她一眼,道:“你很聪明,猜透了我的心思,那么你为何始终不明白我的诚意?”

  “我没看到诚意。”

  哈莉叹道:”Ai, 慈祥old ghost ——说正事,不许打断我。”

  奶奶张开的嘴巴再次闭上,只眼神变得更加愤怒。

  ——胡乱给她取外号,还不让她反驳,太过分了。

  要不是达克赛德Your Majesty 嘱咐她今天must 拿到结果,奶奶立即拂袖而去。

  “old ghost ,每次谈判结束后,你都会把交谈过程告诉达克赛德对吧?”

  奶奶闷闷地“嗯”了一声。

  “绿灯Legion 昨天复活了,不晓得黑Dark Monarch 有没有关注.”哈莉一边说,还再次向她眨眼。

  奶奶只睁大眼睛瞪着她。

  “我还见到伊莎雅Old Brother ,唉”她再次眨眼。

  “我真的很有诚意,真的,但我最近有事,至少再等我half a month ,half a month 后我们再谈。”

  奶奶眼神转冷,“你认真的?我都把话说得这么清楚了,你还打算敷衍我?”

  哈莉指了指自己的脸,认真道:“你看,我多真诚。记得告诉达克赛德Your Majesty ,我真的很真诚。”

  三个小时后,天启星。

  奶奶跪在地上,巴拉巴拉,把哈莉的恶行one after another 述说一遍,“Your Majesty ,没必要再谈了,给Earth 和魔女哈莉一个大报应吧。”

  消亡之泪的黑烟遮掩了达克赛德的面容。

  但从他的气息和反应,看得出他正在沉思。

  奶奶见他迟疑,便继续道:“Your Majesty ,您不晓得她有多嚣张,离开时她一脸得意地指着自己的脸说自己真诚,还让我转告您,这明显是挑衅,还有——”

  达克赛德忽然出言打断她,“她指着自己的脸,让你转告我?”

  奶奶怔了怔,“是的,这有问题?”

  “你,过来。”达克赛德向她勾手指。

  奶奶看着他身周明灭不定的黑烟,咽了口唾沫,瑟缩道:“Your Majesty ,我Divine Force 微弱,不太敢靠近您”

  “狄萨德,把她与魔女哈莉交谈的记忆抽出来,要最完整的。哪怕她已经淡忘的部分,也要给我清晰地展露出来。”达克赛德coldly said 。

  “Your Majesty !”奶奶惊恐大叫,狄萨德惊疑大叫。

  “你们想反抗我的命令?”

  “不敢.”

  伴随奶奶杀猪般的惨嚎,她的一部分灵魂被forcibly 抽出,记忆像电影一般在达克赛德面前播放。

  良久,达克赛德满意地叹息道:“so that’s how it is ,她真的很有诚意.“

  冷冷瞥了眼躺在地上抽搐吐白沫的奶奶,他又道:“可惜碰到个蠢货”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