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40

  第1140章 魔女哈莉,你must 被贪婪蒙蔽双眼啊

  苏醒过来,还主动向哈莉sound transmission 的人是洛基。

  这让哈莉有些意外,她本以为会是奥丁。

  其实在阿斯加德遇到洛基本就让她惊奇。

  因为之前奥丁一直打算将他镇压在World Tree 的树根之下,用洛基儿子的肠子将他捆住,用poisonous snake 的腐蚀毒液滴他脑袋比死还惨。

  洛基想方设法逃跑也不奇怪了。

  可既然逃了,为何又在这种时候回到阿斯加德?

  “哈莉,别停下呀,快救我出来。”洛基急切叫道。

  “救你可以,但有些话得先说清楚为好。”哈莉remain calm and composed while handling pressing affairs 地说。

  “你该不会想profiting from somebody’s misfortune 吧?哈莉,咱俩可是old friend 。”

  “咱俩或许有点交情,但在你偷梁换柱,坑害我的嘉宾——须佐之男时,那点交情就disappeared 了。而且,我怀疑All Gods turn to Dusk 与你有关,你至少得洗清嫌疑。”

  “冤枉啊!”洛基激动地叫了起来,“若真是我带来的All Gods turn to Dusk ,为什么自己也陷在这儿?

  而且,你可是魔女哈莉,那么聪明的脑袋,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不明白All Gods turn to Dusk 与魔力债务有关。

  我have what skills and abilities ,能凭strength of oneself 引爆诸神的债务问题?”

  哈莉眸light flashed ,问道:“你人在哪?”

  “就在你身边不远,彩虹桥传送站。”洛基立即道。

  哈莉往身后看去,彩虹桥笔直往前蔓延,足足两公里长,桥上覆盖积雪,看不到下方如同彩虹的桥面,但在桥尽头,竖立一栋宏伟的穹顶建筑。

  她不由pupil shrink ,隔着这么远,洛基竟然还能向她传递精神信息.那家伙不知醒来多久了,她大意了。

  以为阿斯加德诸神都成了死人,行为有些肆无忌惮。

  现在洛基知道她能“吞噬”虚无之风,说不得老奥丁也窝在某个冰窟窿里眼神锐利地看着她。

  哈莉纵身一跃,跳上半空,箭步跑到彩虹桥尽头。

  穹顶great hall 内有两个人。

  一个戴牛角盔的golden armor 大汉倒在地上,大概是海姆达尔。

  另一个瘦高个男子凝固成奔跑的姿势,似乎正要奔向中央的彩虹桥Transmission Gate 。

  是洛基。

  两人的体表都覆盖一层冰晶,身体透明,犹如被冰封印的空气。

  不过他们还是有所区别,洛基的身体哪怕成了空气,也有淡红魔力幽光,如气体般流动,透着一股Life Aura ;牛角盔brawny man 却是死寂沉默,毫无生机。

  哈莉还发现洛基“体内”的red light 在增强。

  她立即明白,自己对他的记忆,在将他从被遗忘中拉回来。

  “哈莉.哈莉姐,救救我。”洛基谄媚地说。

  哈莉laughed 两声,“和我解释一下,这场危机是怎么发生的。”

  “你能不能一边救我,一边听我说?”洛基道。

  哈莉背着双手,站在半空俯视他,坦诚地说:“首先,我承认有能力拯救你,甚至救下阿斯加德。

  其次,如果你是托尔,我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先把你捞出来。

  奥丁我不会立即救,因为我需要和他谈条件。

  我不立即救你,则是因为你身上的嫌疑没洗清,托尔威胁不到我,又和我有两面之缘,我愿意帮他个忙。

  所以,你明白了?我愿意做个好人,前提是你得证明自己对我、对world 没威胁。”

  “之前我和你一样,都是奸诈cunning 的代名词,非常untrustworthy ,但this time ,我发誓,我真的只想做个好人。”洛基苦涩道。

  哈莉瞥了他一眼,直接往外飞。

  “你去哪?”洛基疑惑道。

  “我没空听你废话。”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额”洛基怔了怔,连忙说道:“你别走,我不废话了,立即和你说!”

  “你说,我听着。”

  哈莉还是飞到外面,立在Nine Realms 传送great hall 的顶部,观察这个被冰封的阿斯加德。

  “这些年我一直隐姓埋名,在外面逍遥快活,我觉得‘洛基重获自由会引发All Gods turn to Dusk ’的预言是扯淡。

  直到零时危机降临,我心里像蒙上一层厚厚的阴影,spiritual sense 中传来强烈的危机感。

  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察觉到不详。

  等零时结束,大宇宙的时间母河重塑完成,我猛地生出一种觉悟,将有大危机降临到阿斯加德!

  哪怕当年奥丁不仁不义。

  哪怕他这些年从没停止搜捕我。

  考虑到我和他几十亿年的情谊,我还是决定冒险回一趟阿斯加德。

  我劝奥丁带领clansman 暂时离开天境,他不听,还想再次囚禁我。

  我们差点打起来,然后一阵冷风whistled past ,瞬间吹遍阿斯加德。

  world 安静下来。

  我勉强挣扎到彩虹桥,想要逃离Divine Domain 。

  最终如你所见,我在此处被抹除痕迹。”

  “我告诉了你事情缘由,快救我吧,哈莉姐,我叫你姐成不?今天救一命,日后我会用命偿还你的恩情。求求你了,我好苦,好痛苦啊!”

  洛基不仅很没节操,喊“哈莉姐”,还很没Divine King 风度地苦苦哀求。

  嗯,一个神系并非只一个Divine King ,比如希腊神系,宙斯三brother 皆为Divine King 。

  dc宇宙的洛基和漫威的不一样,他是和奥丁平起平坐的阿斯加德Divine Domain 创始人,两人不是father and son ,而是义brother 。

  “别叫姐。嗯,你倒是够资格叫我姐,但从你嘴里听到‘哈莉姐’,会让我想到.”

  让哈莉想到她叫别人这个兄、那个哥。

  她可是明白,自己那么叫的时候,往往都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

  “你刚才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有用的信息一条也无,剩下的垃圾话也九真一假。

  这样怎么让我放心救你?

  别说我不恋旧情,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来点劲爆的真相。”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发誓,我甚至不知道冰封阿斯加德的风是什么。”洛基excitedly said 。

  “是虚无之风。”哈莉道。

  “我没听过。”洛基肯定地说。

  哈莉没顺着他的话去费劲巴拉地解释,“即便你不知道虚无之风是什么,也肯定知道这风出现在阿斯加德的原因。

  你可以继续保密,但Divine Domain 里不止你一个,我去找咱的奥丁兄,他是个憨厚质朴的实诚人。”

  “奥丁憨厚质朴?”洛基失声叫了起来,“如果他实诚,为什么狡诈cunning 如我,一直被他压得死死的?”

  哈莉不和他废话,直接往金宫方向奔跑。

  速度不快,直到离开彩虹桥,洛基依旧只是大喊“哈莉姐救命,我知道的都说了,我发誓”。

  哈莉coldly snorted ,“whiz whiz whiz ”几个量子位移,消失在洛基的感知范围内。

  阿斯加德曾经有多壮丽繁华,哈莉不知道。

  但这会儿她只觉得阿斯加德人好少。

  离开彩虹桥飞了几十公里,一直到城中心的金宫大门口,她只见到寥寥几十座ice sculpture ——被“冰”封的阿斯加德Divine Race 。

  他们的身体都透明近乎消失,冰壳下面只剩一团空气。

  “难道普通阿斯加德人直接消失,连冰壳都无法留下?”

  带着疑惑,哈莉穿过落地窗,越过大门,进入金宫great hall 。

  great hall 里非常热闹,足有百座尊ice sculpture ,比哈莉一路上看到的ice sculpture 总数还多。

  他们每个人都保持着惊恐的表情,还有向外奔跑的姿势。

  唯有奥丁,稳稳当当坐在上方的木头王座上,肩头两只乌鸦冻成冰坨子,摔落台阶。

  “奥丁兄”

  哈莉连着喊了几声对方都没反应,而且奥丁的冰壳里也只一团虚无的空气,没有像洛基那样闪烁魔力光辉。

  “不应该呀,连洛基都已经苏醒,奥丁作为Divine King ,实力更强、权柄更高,怎么表现还不如洛基?”

  哈莉心中冷笑,面上露出疑惑之色,站在奥丁面前一边观察一边嘀咕。

  折腾了一阵子,她转过身,又跑出金宫,往彩虹桥的方向疾驰而去。

  而就在哈莉离开王城范围时,王座上的奥丁ice sculpture ,在胸腹处亮起猩红魔力光辉,魔力向身体all around 扩散,勾勒出半透明的内脏、skeleton 轮廓。

  “魔女哈莉不仅抵抗住了虚无之风,还将它吞入肚里.”

  奥丁独眼中闪烁的猩红rays of light ,证明了他此时情绪波动之激烈。

  不过他的念头极为内敛,不仅没散发一丝Spiritual Fluctuation ,连Life Aura 也完全隐匿。

  “她怎么做到的?”

  “她果然有大秘密。”

  “洛基之前那么精明狡诈,今天怎么犯蠢,这么沉不住气!

  封印阿斯加德的虚无之风被她吸收六成,只要她继续,哪怕再吸收一成,我就能强行挣脱出来。

  可现在惊动了她,以魔女哈莉的警惕,发现我等还能苏醒,只怕.”

  在一瞬间,奥丁心中闪过无数念头。

  “只希望她能更贪婪些她明显从虚无之风中获得巨大好处,只要她够贪,就一定忍不住继续去吸收。

  而且,这里是阿斯加德,金宫有无数spell Secret Art ,有我的宝库。

  众神皆知我掌握如尼rune 的奥秘,还饮过智慧之泉

  只要魔女哈莉够贪心,就一定会有想法,然后”

  奥丁冰壳的独眼中闪过炽热rays of light ,“这里是阿斯加德,是金宫,是我的Divine Domain 。

  在阿斯加德,连至高也不是我的对手。

  只要能脱困,你的秘密都将属于我,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吞噬虚无之风的。

  所以,魔女哈莉,你must 不负贪婪之名啊!

  继续吞食虚无之风,逼迫我和你交易,让我交出阿斯加德的无尽宝藏.one move, two gains ,多完美。”

  Divine King 的思维转动速度极快,下一瞬,冰壳内魔力光辉消散,独眼的贪婪之色消失无踪。

  冰壳再次变得死寂无有生气。

  彩虹桥。

  “为何你Old Brother 依旧是冰坨子,你却恢复得这么好?”

  “奥丁连意识都没苏醒?”听到哈莉的问题,洛基愣怔了一会儿,“我也不清楚,真的。我是慢慢苏醒的,发现你停止‘吞风饮雪’,就立即呼唤你”

  “你一定有秘密。”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洛基想了想,说道:“我能苏醒,大概还有我在人间名声响亮的原因。

  每个人对我的记忆,如同一根把我拉离Forgotten Land 的绳索,而你我之间那根绳索尤其强劲有力。”

  这也是他沉不住气,在哈莉停止吞噬虚无之风后立即呼叫她名字的原因。

  他以为她深深地记挂着自己,会对他非常友好。

  “我——“哈莉刚要讥讽洛基两句,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喔,不对,是一条狗。

  狗Holy Son 耶比。

  她和洛基间最大的、最不可磨灭的存在痕迹,就是耶比。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