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83

  第1183章 渣康的求助

  “阿卡姆三姝”都去了中心城。

  抵达后,哈莉才真切领悟到艾薇所说的“拉尔夫夫妻很有名”。

  正联巨头、正协巨头悉数到场,Earth 五位绿灯侠全来了。

  连哈莉都第一次见到阵容这么整齐的绿灯squad 。

  对了,算上老绿灯的女儿“绿皮翡翠”,应该是六位灯侠。

  翡翠和凯尔站在一起,绿灯情侣组合。

  还有命运Academician 肯特,天启星新神大芭达和奇迹先生,创世星新神奥利安与光线。

  嗯,光线是哈莉与达克赛德签订和平协议后,新加入正义联盟的创世星新神。

  哈莉还看到雷霆沙雕,比利·巴森特。

  他出狱了。

  地狱解禁期间,他不仅拯救了费城,还扬威国外,拯救了马德里和巴黎。

  再加上他原本就没犯太大的罪,刑期并不长,已经服刑大半年,还是少年犯.种种因素加在一起,都不用总统先生特赦,只费城的一位议员就让他提前保释出狱。

  此时雷霆沙雕一点也不沙雕,像个成熟老练的小大人,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站在角落,很低调,也很沉默。

  “你现在还去给他做导师吗?”哈莉碰了碰大超,轻声问道。

  大超看了眼雷霆沙赞,gently nodded 道:“是我叫他过来的,等葬礼结束,我还会带他熟悉英雄圈子。”

  “他提前出狱,也有你的影响?”哈莉问。

  当初指控比利时,她特意暗示过Heavenly Eye 会:尽量不要给比利减刑,最好能在监狱里待够三年,等他成年。

  Heavenly Eye 会又把这条“旨意”传达给了费城检察院。

  所以,比利入狱都一年了,还一直表现良好,却从未得到减刑。

  “我并没干涉司法过程,只是在记者问起雷霆沙赞时,当众夸了比利几句,说他已经改过自新,大家可以像信任我一样信任他。”大超道。

  接着他又道:“其实比利获释,也是顺应民意。

  雷霆沙赞是实力不属于我的超级英雄。

  费城民众经历过地狱解禁,明白一位强大英雄做城市Guardian 的好处。

  西班牙人还想邀请雷霆沙赞常驻马德里,并conferred as ‘Imperial Family 雷霆沙赞’呢!

  在推特上,足球明星C罗和梅西同时给这条信息点赞,影响很大。”

  “嗨,哈莉。”他俩都是大佬,站在宾客的最前列,没人上来打扰,此时却忽然从后面挤进来一个人。

  巴宝莉经典款风衣,嘴里叼着根香烟,头发乱糟糟像鸡窝,还满嘴英伦腔调。

  “嗨,撕破曼,还有大家。”他吐出一口烟气,笑hehe 向周围人打招呼,众英雄也nodded 回应。

  “约翰,你也来了?”哈莉很惊讶,渣康竟然也出现在葬礼现场。

  特么的,两个月前他老姐过四十岁生日,连哈莉都送去了礼物,他却杳无音信。

  “我早年也在正联待过几个月。”渣康简单解释道。

  苏不是正联英雄,但她属于正义联盟,是联盟的行政管理人员,负责日常事务与后勤管理,equivalent to 居委会老大妈。

  一个患有社交牛逼症的居委会大妈,长得还漂亮温柔,那formidable power 可想而知。

  所以,在正联待过的英雄,都和她关系不错。

  “伱老爹去世的时候,还要我到处打电话寻你。”哈莉吐槽道。

  渣康往宾客外围抬了抬下巴,“我那死Old Ghost 爹若能折腾出这么大阵仗,弄得天下皆知,我保证及时赶到他棺材前当孝子。”

  连英雄都来了两百多号,记者和吃瓜市民更多,乌压压挤满了教堂外的广场。

  他们很多只是单纯来看超级英雄和银河上将的。

  中心城警局甚至出动了一支150人的squad ,专门负责现场秩序。

  即便这会儿总统先生被外星人打死,能享受到的待遇大抵也就this level 了。

  “这么多记者,你还使劲往台前挤,这似乎不是你的风格?”哈莉奇怪道。

  “不挤到台前,怎么找你?”

  “你又造了什么孽,想找我帮忙?“

  “我的命运之矛被你们弄丢了。”从这句话开始,渣康改为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

  “你的命运之矛?你要脸不?”

  “我捡到的,就属于我。”

  “你去找幽灵,lance 被它带走了。”哈莉道。

  渣康骂咧咧道:“你以为我没找过?可那bastard 又将它扔了,扔在宇宙某个角落,等待下一次需要它的‘天命’出现。”

  哈莉盯着他的双眼,“那玩意儿只对天堂天使、地狱恶魔有奇效,你要用它对付谁?”

  渣康往她胸口看了一眼,“你上次怎么活下来的?命运之矛或许只对天使恶魔有额外效果,但戮神灭魂却是基本功能。”

  “上帝庇佑我。”哈莉虔诚地说。

  上Emperor’s Power 场是一方面,另一原因是life force 防御专长与存在场不灭。

  表面看,她的心脏被命运之矛刺穿,实质上她的心脏自动裂开一道缝,让命运之矛捅进去,然后她主动让身体大半细胞失去活性。

  就像她让从身上脱落的毛发、血渍失去活性,无法被克隆。

  这种身体失活,和死亡一模一样。

  至于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到不全是伪装,但只湮灭了一部分spirit strength ,事后再通过存在场不灭,让破灭的念头重新复原。

  哈莉不晓得内龙是怎么装死骗过幽灵的,反正她的装死技术比早年提升了太多,用老眼光看她,不被欺骗才怪。

  不过,诈死欺骗内龙,只是顺手而为。

  内龙Form Displacement Shadow 、“body possession ”蝙蝠侠躯壳的招数,确实令人惊艳,哈莉完全被打了过completely unprepared 。

  如果她不装死,受伤是必然。

  与其费劲巴拉地鏖战,不如装死,一招反杀对手,省时省力。

  “你猜的没错,我需要命运之矛对付一位强大的恶魔。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凭着一点线索,就suffered untold hardships 跑到墨Brother Xi 荒野寻它。”渣康道。

  哈莉奇怪道:“命运之矛不是被扔到外太空去了吗,你怎么在墨Brother Xi 找到的?”

  “或许掉了下来,或许被别人捡到带回Earth .重点是,我需要一件专门对付地狱demon spawn 的Divine Item 。

  曾经我有命运之矛,结果借给你们后,你们把它弄丢了,而你正好拥有另一件‘哈莉之剑’。”

  哈莉眼睛眯起,“你想要斩腰剑?”

  “斩腰剑?名字真难听”渣康嘟哝一句,道:“不是要,是借,用完就还你。”

  “你当初是怎么寻找命运之矛的?”哈莉问。

  渣康找到命运之矛后,并没携带在身边,而是放在哥谭一间隐秘的“康斯坦丁藏宝室”内。

  当他得知众法师、众绿灯正在外太空寻找命运之矛,立即打电话给哈莉,打算将东西献出来。

  结果电话接通,一句话没说完,就惊动了一直盯着Earth 、监听命运之矛信息的幽灵。

  幽灵之所以使劲捏他,便是在逼问命运之矛的位置。

  渣康也是个ruthless ,哪怕被捏得嗷嗷叫,差点像鱼泡般被捏爆,依旧坚持不说。

  不过他也没坚持多久,十秒钟不到,哈莉Divine Weapon 天降。

  “用心想如意罗盘,电影《加勒比海盗》中杰克船长罗盘的原型。嗯,电影取材于欧洲传说故事,但故事是真的,罗盘也是真的。”

  “拿来给我看看。”哈莉said curiously 。

  “只有表盘,你不懂占卜魔法,用不了。”

  渣康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才拿出个Ancient One Compass 。

  只一个表盘,没有表针。

  “魔力并不强。”哈莉道。

  渣康把盒子收起来,道:“但功能真的很强,我已经用它找到上百件魔Magical Artifact 物。”

  “那你继续找呗。”

  “你以为地狱解禁结束的这一个多月,我在做什么?”

  “你不用养伤?”

  “若要养一个多月的伤,我当时还怎么送武器给你?”

  当初路西法一招打爆幽灵后,的确如哈莉所想,顺路把渣康救了下来。

  所以他还能回到哥谭,取出命运之矛交给百特曼。

  “你要借多久?”哈莉松口了。

  “几个月,半年?大概不超过一年。”

  “要不要帮忙?”哈莉问。

  需要用命运之矛对付的恶魔,最起码是魔君,八成可能是某个Demon King 。

  对普通法师而言,“trifling ”地狱公爵就equivalent to Spiritual God 。

  魔君和Demon King 几乎等于不可战胜。

  “不用为我担心,我现在.听说你又进入了临终蜕变?hehe ,我后来居上,已经进入第五次临终蜕变了。”渣康得意said with a smile 。

  “我是担心你挂了,我的剑收不回来“先吐槽一句,哈莉又惊疑道:“你确定五次?都是什么类型的蜕变?”

  十多年前,大家都是网上寻找“Fellow Daoist ”的apprentice magician 。

  哈莉首先开启临终蜕变。

  不过第Second Transformation ,就让渣康抢了先。

  但哈莉每次都是一种蜕变完成,不久就开启下一次,现在第Third Transformation 还没完成,渣康就五次了?

  而且Third Transformation 后,soul strength 和魔法realm ,已经equivalent to wizard 之神。

  五次代表什么?

  “先是心灵与认知之变,之后魔力之变,再之后Spirit World 降临、bloodline evolution 。最后,和你一样的梦魇魔化。”

  “都渡过了?”哈莉问。

  渣康摇头,“没有,除了心灵与认知之变,其余的都没结束。”

  接着他又said curiously :“为何你每次都能干脆利落地结束一种蜕变?”

  哈莉表情古怪地盯着他,就像在看一个身患七八种晚期癌症的病患。

  “我也很好奇,四种蜕变加身,你怎么没疯掉?”

  “临终蜕变的本质是进化,理论上,进化可以没有止境。我这样才算魔法界的正常现象——陷入蜕变several decades 、几百年,你反而不正常。”渣康认真道。

  大超碰了碰哈莉,提醒道:“苏的灵柩来了。”

  “等会儿把剑给你。”这是哈利的最后一句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

  接着她就和众人一起,神色肃穆地目视灵柩抬进来。

  四位抬棺人,分别为苏的娘家Uncle 、闪电侠巴里、绿箭侠哈尔、鹰侠。

  毁灭日事件中,假死的哈莉也没享受到这种排场。

  当时的抬棺人仅为米国大兵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