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85

  第1185章 血压飙升

  “还是谨慎点好,扎坦娜,你去阴影界看一眼,看哈莉的小飞艇在不in the vicinity 。另外,雷进入量子空间,把周围空间检查一遍。”绿箭侠一边说,一边关上门,拉上窗帘。

  扎塔拉和原子侠虽然觉得没必要,但都顺从地完成了任务。

  没发现哈莉或者其他人。

  伸缩人叹道:“其实让哈莉留下也没关系,以她的做事风格,不一定会反对我们的计划。”

  此时屋里一共八个人,伸缩人、扎坦娜、黑金丝雀、绿箭、哈尔、巴里、鹰侠、原子侠。

  绿箭侠和哈尔对视一眼,道:“那件事尽量不要让其他人知道,这是我们的约定,哪怕为了苏的名誉。”

  “今天重点不是哈莉,我们都知道。”鹰侠said solemnly 。

  “是的,我们都知道,重点是光Academician !”拉尔夫gnashing teeth ,“他差点彻底摧毁我的人生,我简直无法想象,如果苏没能碰巧去天堂山.

  此时我不好在外面露脸,各位,麻烦你们了,帮我找到他!”

  “当然。在此之前,我们不能忽视一件事。”哈尔提醒道:“哈莉的分析其实很有道理,凶手很谨慎,可能心怀大志,不满足于杀死苏。

  我们八个人远比其他英雄更危险,光Academician 对我们的恨,远超其他人。

  所以,我得问你们一句,伱们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没?”

  扎坦娜首先道:“我只一个人,而且他压根找不到我的魔法小屋。”

  “倒是你,雷,别忽视了简。”她转头对哈儿肩头的缩小版原子侠道。

  “怎么可能忽视她,虽然离了婚,但她依旧是我最在乎的女人,光Academician 又唉,你们放心吧,苏出事后,我第一个想到她,现在已经为她准备了几件小道具。”雷帕尔默叹道。

  绿箭侠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侧头looked towards 黑金丝雀,迟疑着道:“黛娜你——”

  “我什么?我是女人,而光Academician 是notorious 的色胚,所以我该待在安全的地方?你要搞清楚,我也是一名超级英雄,你这么说是对我的侮辱。”黑金丝雀coldly said 。

  奥利弗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我什么话都没说——”

  他忽然face changed ,声音said solemnly :“哈莉,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

  “什么,哈莉在哪?”几人大惊,连忙转头寻找。

  好一会儿,哈莉没出现,现场very quiet 的,众人眼里满是狐疑和警惕。

  奥利弗抠了抠后脑勺,chuckled 道:“看来她真的离开了。”

  黑金丝雀愣了一瞬,然后恼怒地伸手,在他手臂上拧了一下,“哈莉压根不在,你故意岔开话题!”

  “没有!”奥利弗解释道:“我们马上要行动了,为了不节外生枝,我才故意诈唬她一下。如果她在偷听,我这么一说,她铁定就会跳出来——偶买噶!”

  他话音未落,面无表情的哈莉便像鬼魂,突兀地出现在他面前。

  像是瞬移,但没任何space fluctuation 。

  也不是魔法,没任何魔力气息。

  “偶买噶!”其他英雄也纷纷lost self-control 惊呼。

  “哈莉,你果然在监听我们,我的spiritual sense 感应没有错!”还是奥利弗最先镇定下来,板着脸反守为攻。

  “你有个鬼的spiritual sense 感应,你知道我之前在哪?”哈莉讥讽道。

  “你就in the vicinity ,灵薄狱、阴影界,或者空间夹缝。”奥利弗道。

  “不,若哈莉从灵薄狱或者空间夹缝出来,我会提前察觉。”扎坦娜摇头道。

  接着她又思索着道:“刚才哈莉应该使用了量子位移,就是在奔跑过程中忽然跳跃,不是space teleportation ,却比瞬移还强,能直接越过任何障碍物。”

  小扎猜对了。

  哈莉之前和他们隔着几堵墙、several hundred meters 。

  她压根没用眼睛盯着他们,哪怕奥利弗spiritual sense 再灵敏,也impossible 察觉到她。

  不过,既然敢拿她装逼,哈莉也不介意直接跳出来抽脸。

  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若真见不得人,也该是他们这些鬼鬼祟祟的人,她怕啥?

  “可她怎么听到我们声音的?很明显,哈莉听到我的话才跳出来的。”奥利弗疑惑道。

  “别岔开话题,你们几个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哈莉没回答他的疑问,因为告诉他们了,他们下次一定会警惕:拉尔夫、扎坦娜、鹰侠、黑金丝雀,都随身携带手机,而手机上安装了守户犬“安全system ”。

  连购物软件都能偷听手机主人的谈话。

  量子魔法打造的守户犬比那些APP强太多了。

  但守户犬most important 卖点就是安全——守护手机主人的隐私不被盗取。

  “我们只是通过某些线索,确定了凶手的身份,现在正打算去找他算账。之所以没公开,是因为我们可能会动用特殊手段。”奥利弗认真道。

  “你们的对话,我从头听到尾。”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所以别扯犊子,坦白从宽。”

  ”Ai, 奥利弗,和她说吧。”哈尔helplessly said 。

  “要不,你来说。”奥利弗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哈尔道:“那还是几年前,我没变成时魔,我们在瞭望塔上你知道的,在没有大型危机的时候,正义联盟采用轮班制度。

  那天正好轮到我们几个——”

  巴里打断他道:“那天轮到我们,没有你,你是绿灯侠,要巡视2814扇区,我们从没给你排过班。”

  “嗯,当时他们几个轮班,我也正好离开海滨城,赫克托——”哈尔looked towards 哈莉,“你认识赫克托·哈蒙德不?他受到陨石辐射的影响,脑袋水缸那么大,身躯却像个瘦弱的child ,长得很畸形。”

  “知道,巨头Academician 嘛,擅长心灵之力,是你的宿敌。”

  哈莉还和那家伙玩过“谁的脑袋大”的游戏,对他印象较为深刻。

  他的体型太令人过目难忘。

  哈尔继续道:“赫克托大闹海滨城,而我正在赶回去的路上,巴里、拉尔夫他们决定支援海滨城,这本来也是他们的责任。

  但那天晚上瞭望塔的安全system 出了个大漏洞,光Academician 竟然悄无声息潜入进我们的总部,还打算疯狂搞破坏。”

  “不,我觉得他想伏击我们。”拉尔夫道。

  原子侠摇头道:“我猜,他不过是想从战列品display room 拿回他的光束枪。”

  “为了一把过时的、能再次制造出来的武器,至于冒那么大风险?”绿箭反驳道。

  哈莉frowned :“争论这个有意义?”

  “好吧,我直接进入正题,光Academician 在瞭望塔瞎逛,发现了苏,他”哈尔gnashing teeth ,满脸愤恨,“光Academician 是个bastard ,他强爆了苏!”

  即便有所猜测,听到这个答案,哈莉依旧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一个实力平平的超级罪犯,不仅成功潜入超级英雄的总部,还在那

  “难道瞭望塔上没预警装置?难道苏不会喊人?”她无法理解。

  从哈尔开始说出秘密开始,拉尔夫就闭上了眼睛,橡胶脸蹦得紧紧的。

  此时听到哈莉的问题,他出离地悲愤起来,睁开眼睛excitedly said :“那正是光Academician 恶毒的地方!我们当然有安全system ,苏已经perfectly clear 告诉他,她已经摁下警报按钮,她已经呼叫我们,我们一分钟内就会赶到。

  但他还是做了,他故意的,他想让我们看到他在做什么.”

  “你们看到了?“哈莉难以置信道。

  “苏只是ordinary person ,怎么能反抗光Academician ?”哈尔叹道。

  事实上他们接到苏的警报后,压根没用一分钟,差不多半分钟左右就回到瞭望塔。

  但推开大门,就看到苏被压在控制台上,光Academician 满脸狰狞和得意地在她后面动作

  那画面太有impact ,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那种羞辱和愤怒。

  “我不是我是说,光Academician 现在竟然还活着,在你们看到那种场景之后。”

  哈莉unimaginable 地扫视几人,“你们难道不会暴怒?”

  “当然怒了,我们像疯了一样围攻他,加上哈尔,我们八个把他往死里打。”奥利弗道。

  哈莉faintly said :“但他没死。”

  他们沉默。

  ——超级英雄不能杀人,大家都知道。

  他们也稍slightly sighed in relief ,哈莉都想弄死光Academician 了,肯定不介意他们对他做的事。

  哈莉开始后悔了。

  “我不该在发现你们的异常后,再跑过来偷听你们密谈。”

  “为什么?”几人愕然。

  “血压飙升,无处发泄,念头不畅,好几个晚上睡不好觉。”哈莉叹道。

  “我们正打算去找光Academician 。”哈尔道。

  哈莉摇头道:“找到又如何?你们连人都不敢杀,肯定更加无法接受虐杀。

  不虐杀那杂种千百遍,我念头就无法通达。

  可我又impossible 为了那么个垃圾,和你们翻脸。”

  她要虐杀光Academician 千百遍,他们不让,双方不就起了冲突?

  若真为了那个垃圾和他们起冲突,哈莉会觉得更加闹心,更加念头不通达。

  所以,她真心希望自己压根没关注过这件事。

  “如果真是他杀了苏,我——”

  拉尔夫的橡胶脸几乎扭曲出一个“杀”字,“我会让他a debt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

  巴里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张嘴欲劝,瞥见边上气鼓鼓的哈莉,又把嘴闭上。

  “当时你们没杀光Academician ,这次更加不会。”哈莉语气十分肯定。

  光Academician 明知道英雄们将在一分钟之内赶到,依旧just and honourable 地把苏按在控制台上

  难道苏就那么吸引人?好吧,苏长得还可以,同时具备名媛的贵气和邻家女孩的亲和力,气质绝佳。

  但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应该在一分钟内逃之夭夭。

  光Academician 没跑,还大干特干,很明显,他故意要他们看到他在干他们的女人,而且他知道英雄不杀人,最多不过是再次关入监狱。

  她能明白这点,不是她多聪明,而是光Academician 做得太明显了,这几位英雄当时也明白。

  可他们恁是让他活了下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