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86

  第1186章 英雄之罪

  “说实话,当时我们怒火上头,差点就把光Academician 给杀了。如果他不是身体素质强大的异能者,而是一位ordinary person ,可能已经死了。”

  哈尔乔丹回忆道:“我还记得巴里速度最快,首先charge ahead 将光Academician 击飞,我的绿灯能量Iron Fist 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对着他脑袋连连捶打。

  奥利弗的利箭接连射中他的肩膀和小腹,还有雷.”

  “用拳头打,用箭射肩膀,这叫差点杀了?”

  哈莉很想说:想想你做时魔时干的那些事,那时候你从没用拳头打过人。

  “我还没说完呢。”哈尔扫视周围的同伴,发现他们和他一样,此时眼神中依旧盛满愤怒。

  “几招将光Academician 放倒后,我们就暂时停手,但他没有停下。他得意洋洋、满脸欢笑地对我们说——‘so that’s how it is ,这就是你们的软肋,伱们的爱人,我之前怎么didn’t expect 呢?不过也不晚,现在我发现了。然后你们都清楚接下来的剧情,我早晚会再次重获自由,不会费多大功夫再次找到她,苏·迪布尼,在黄页‘D’字母一栏甚至可以直接找到她家的电话和住址,接着是你们.’”

  “这你们能忍?”哈莉忍不住了,血压再次飙升。

  哈尔道:“我们当然不能忍,立即又扑上去,我拽他的左胳膊,黛娜掰扯他的右胳膊,鹰侠扭住他的脑袋,奥利弗抱他的腰,小扎拉他的cloak ,用cloak 勒紧脖子

  我们当时很愤怒,光Academician 也异常激动,他像是打了药的疯牛,力气好大!”

  哈莉无语,真想弄死光Academician ,那需要和他扭打在一起?

  扎坦娜一句反语魔法——“炸爆袋脑”,多简单的事。

  绿箭侠也能一箭直射要害,哈尔当时还没丢掉“equivalent to 宇宙生灵意志总和的”willpower ,别说a trifling 光Academician ,一剑劈开瞭望塔也在念动之间。

  还有闪电侠.

  “巴里,你当时在抱他的腿?“哈莉语带讥讽地说。

  “我”巴里尴尬异常,“我在边上劝他们别打了。”

  哈莉

  她已经够低估他了,didn’t expect 他还能更低。

  巴里连忙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苏还在边上,她需要我们,需要治疗。光Academician 用超级强光让她双眼致盲,而且她挣扎时,他还打了她。”

  哈莉压住心里的郁结之气,问道:“之后呢?那种话他都说出口了,你们总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她有种预感,之后发生的事才是重头戏。

  前面那些,都无不可对人言,没必要瞒着他们的正联同伴。

  哈尔道:“之后拉尔夫带着苏传送去了医院,我们七人留在那负责处理光Academician 。

  他很猖狂,不仅没任何畏惧和悔改,还继续威胁我们。

  他说他会再次找到苏,他发誓。

  他还说他看到巴里制服手套下有戒指的痕迹,一定是结婚戒指——其实是订婚戒指,他猜对了一半——所以,巴里家里也有某个谁等着他。

  他满脸淫猥的笑容,让我们立即明白他的计划。

  那禽兽打算对我们所有人做.

  我们不能让发生在苏身上的事重演。

  所以,我们相视一眼,默契地没立即将他扭送去警局。

  我们打算讨论个一劳永逸的方法,而小扎的魔法提供了解决方案。”

  “你们抹除了他的记忆?”哈莉looked thoughtful 。

  她想到了科波特失忆、失智的事。

  哈尔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道:“没错,小扎用魔法让他沉睡,然后她在他大脑中找到今天的记忆,将它们全部删除。”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只是抹除记忆?”

  科波特那么精明的一个人,竟然手持冲锋枪,带着一群小弟到大街上埋伏百特曼

  哈尔subconsciously looked towards 几位同伴,他们都眼神闪烁,面色gloomy and uncertain 。

  鹰侠道:“我觉得只抹除记忆还不够,我首先提议,加大惩罚。

  光Academician 若性格不改,同样的事还会出现第二、第三次,这和记忆无关,他的认知和三观在那。”

  哈莉gently nodded ,“总算有个靠谱的了。”

  几人又对视一眼,表情轻松了些。

  ——哈莉和百特曼、撕破曼他们到底不一样啊!他们觉得很过分的事,撕破曼觉得无法接受的事,可能在她那儿只勉强及格。

  “哈莉你不知道光Academician 的行为和思想有多恶劣。”

  鹰侠得到认可,放得更开了,excitedly said :“光Academician 的超能力是控制与吸收光,他能利用光学原理具现出脑海里的景象。

  也就是说,他只凭超能力,就随时随地展现比3dprojection 更清晰的画面。

  那家伙已经被哈尔用绿灯能量锁链拷住,还当着我们的面——”

  他看了眼伸缩人,迟疑着停下来。

  当时伸缩人已经带着老婆去医院急救,没经历后面发生的事,也就没能看到那副令人发狂的场景。

  “难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伸缩人惊疑不定,“鹰侠,你说,最惨烈的事我都经历过了,再没什么能打击到我。”

  鹰侠道:“光Academician 控制光,还原出他强健苏的场景,他逼我们看到苏流泪惨叫的画面.”

  “bang! ”伸缩人一拳砸碎了身前的茶几。

  “畜生!”他gnashing teeth ,橡胶脸上的嘴巴,都快扭曲到眼角。

  “不仅如此。”鹰侠继续道:“光Academician 看到我们愤怒,也在我们的愤怒中看到无可奈何。

  他得意大笑——‘棒极了,你们把我关到监狱?那很好,我会为所有寂寞难耐、只能对着宣传画打手抢的囚犯,提供最鲜活的素材《光Academician 与苏迪布尼在瞭望塔的约会》’。

  我无法忍受!”

  其实当时的场景比他说的更加不堪,有些表情和态度,无法用语言描述。

  比如,光Academician 在具现强-暴苏的过程中,重点突出“细节”,还神态癫狂,十分淫猥地甩动长舌头,污言秽语对“重点和细节”品头论足.

  哪怕神经tenacious 如扎坦娜、黑金丝雀这样的女英雄,都难以忍受地别过脑袋,无法直视那幅画面。

  “畜生,畜生,畜生!”伸缩人怒火冲天,eye socket cracked 。

  “唉”哈莉只能叹息。

  换个时候,换个场景,她必然大肆嘲讽“英雄不杀人的软弱”必然导致这样的事发生,活该!

  可现在.

  她是真的后悔了。

  这种事知道了对她也没啥意义,只能让她恶心、憋屈。

  如果苏和拉尔夫是ordinary person ,她还能“自作主张”,为他们伸张正义。可他们是专门对付超级罪犯的超级英雄,是伸张正义的专家,比她更专业、更职业。

  他们都不急,她激动个啥?

  “拉尔夫,我们惩罚了他,用违背英雄理念的方式。”鹰侠patted 伸缩人的肩膀。

  “你们做了什么?”伸缩人声音沙哑道。

  鹰侠道:“我建议扎坦娜用魔法把他的脑子‘清理一下’,我不知道使用什么魔法,但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效果。

  那天之后,光Academician 变成了个反应迟钝、愚蠢弱智、心智脆弱的小丑,成为小狗英雄论坛最被人看不起的超级罪犯。”

  “你们夺走了他的心智?难怪.”伸缩人呆了呆,“之后我还盯了他一段时间,但他表现得如同蹩脚的E-rank 罪犯,而他之前是有名的S-Rank 罪犯。

  大家都说他大概嗑药把脑子嗑坏了。”

  “这就是你们极力隐瞒的秘密?”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巴里以为她在追究责任鹰侠也一直在强调是他的建议,有主动揽责的意思。

  然后他很义气地说道:“虽然是鹰侠的建议,但我们都同意了。”

  “喔,做出这个决定,对你们来说很不容易吧?”哈莉问。

  哈尔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猜不出是讥讽还是讥讽.讥讽他们违背正义理念,假仁假义,或者讥讽他们也就这点气量和血性,连杀人都不敢。

  反正都是讥讽。

  这很哈莉。

  “我们投票决定的。”扎坦娜道。

  “几对几?”哈莉问。

  “三对三,我、鹰侠、原子侠赞同,其余反对,最终巴里投出关键一票。”扎坦娜老实道。

  这结果有些出乎哈莉意料。

  鹰侠和扎坦娜赞同不奇怪,建议就是鹰侠提出来的,而扎坦娜来自残酷的魔法界,别说“脑残魔法”,把活人灵魂献祭给Demon God 都属于“白magician ”的常规操作。

  想想沙赞wizard 对thunder 沙赞的压榨。

  可老沙赞是“正道领袖”,属于最善良、最讲规矩的那一类法师。

  哈莉觉得意外,是因为哈尔似乎更有breakthrough 底线的“魄力”,didn’t expect 巴里.咦,不对,光Academician 威胁过巴里,看到他手上的戒指,威胁要强爆“白妹”艾瑞斯。

  原子侠也有个漂亮老婆。

  而绿箭侠和黑金丝雀是一对,哈尔女友太多,不担心?或者,信念更坚定?

  那一刻,在比海洋更空旷的太空,比海船更大的瞭望塔,远离了社会和人群.在这七位英雄之间,什么正义的理念都靠边站,自己的切身利益,决定了他们的选择。

  欲望和利益主导了那场投票。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若must 说“七英雄”有罪,他们的罪不是让光Academician 变成脑残,而是他们做选择时,对英雄理念的背叛?

  哈莉摇了摇脑袋,去特么的英雄理念!

  那时候还坚持英雄理念,就是脑子进了屎。

  “光Academician 大概不是凶手。”她说道。

  奥利弗道:“他能发射强光,强大的光束能起到和燃烧一样的效果,符合你说的,凶手使用了掩盖标志性技能的手段。

  而且,他有动机。

  我们对他做了那样的事,如果魔法出现松动,让他恢复记忆和心智,他很可能潜伏爪牙忍耐,躲在幕后暗中筹划。”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