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87

  第1187章 好朋友卢瑟

  大都市,史崔克岛监狱。

  “该死,那种感觉又变强了”

  在15平米的“卢瑟专用豪华牢房”来回走了几百圈,卢瑟clenched the teeth ,走到门口,使劲patted 铁门。

  ”clang 哐.”

  几秒钟后,先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靠近铁门,然后一道声音谄媚地说:“卢瑟先生,您好,我是罗伯特·安柏,警号1932,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手机。”卢瑟烦躁地说。

  “好勒,刚买的天堂山xr,安装了守户犬system 。”狱警似乎做过很多次,非常熟练地掏出手机,从下方的门孔里塞进去。

  卢瑟抓过手机,停顿片刻,低声道:“今晚12点半,有人进来,老规矩。”

  “明白。”狱警麻利地应下。

  卢瑟这才离开牢门,走到床铺边,拧着眉头躺在羽绒被上。

  先拨通家里的电话,没人接。

  然后直接拨通younger sister 的手机。

  “嘟嘟嘟”电话没立即接通,而是先出现提示音:“您好,我是守户犬朵朵,您要拨打的电话不再Earth 圈,是否开启跨境连接?

  物质界宇宙内,距离Earth 不超过100光年,收费标准为一秒钟一千美刀;距离超过100光年,在一千光年以内,收费标准——”

  卢瑟没听它把话说完,直接道:“直接开启跨境连接。”

  “是否确定,跨维度通讯?”

  “确定。”

  “您要拨打的目标是否信仰上帝?”

  守户犬的信息通道即是天堂的信仰通道。

  每个信仰上帝的人,都会为天堂提供信仰力,信徒和天堂间传递信仰力的通道即为信仰通道。

  如果没有信仰通道,守户犬压根联系不到目标的电话信号。

  里奇的量子魔法不是不能开启新的信号通道,但成本太高。

  成本不同,收费也就不一样。

  “是。”

  得到肯定答复,守户犬不再询问,又“嘟嘟嘟”了大概半分钟,莉娜·卢瑟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谁?莱克斯吗?”

  “是我,你又跑天堂山去了?”

  “我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mother 了。”

  “才一个多月.算了,你回来后去一趟奎茵庄园,让哈莉来见我。”

  莉娜不乐意道:“她一个多月前才给你打过电话。”

  “都一个多月.好吧,我收回之前的话,一个多月很长了,伱去天堂山没问题。”

  莉娜认真道:“我觉得作为一个朋友,哈莉姐能帮你的已经做到极限,你要知足,要懂得感恩。”

  “你不懂,若非——”

  “被监视的感觉增强了?”莉娜打断他道。

  “没错,那种被恶意监控的感觉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卢瑟是既尴尬又无奈,“我也知道经常找她帮忙不好,如果可以,我不想求任何人。

  但这件事太诡异,除了她,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帮我。”

  莉娜cautiously 道:“要不,我帮你找个医生好好检查一遍?”

  “你觉得我精神病?”卢瑟激动提高音量。

  莉娜叹道:“上次你找过哈莉姐后,不到half a month ,由你亲自设计的专属牢房就建造成功。

  虽然它不奢华,但隐私安全绝对有保障,impossible 有外人悄无声息监视你——安全system 都是你自己开发的。”

  “你说的我都懂,正因为不合常理,我才——”

  “莱克斯,你若不愿看医生,可以试着皈依上帝。我这有一本天使祝福过的《圣经》,让莉娜用手机扫描一套电子书给你。”另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说道。

  是卢瑟的mother 。

  “你也觉得我精神有问题?”卢瑟有些恼怒。

  而且手机扫描的电子书有个屁用!

  要真有诚意,把天使祝福过的原本书给他呀。

  “莱克斯,我回去再找你,今天就这样了。”

  对面的莉娜快速抢过mother 的手机,直接结束了通讯。

  “法克!”卢瑟咒骂一声,又拨通秘书梅茜的电话,“老规矩。”

  梅茜道:“Boss ,是不是太频繁了些?这个月已经是第八次了。”

  “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再次增强,我心里有火。”

  “好吧,这次你看中了谁?”

  “30岁以下,身体健康,被大众认为是佳丽的名流、明星.最好有常青藤名校文凭,或者在校大学生。但还不能太远,今晚12点半来得及送到。”

  梅茜said curiously :“你自己就没喜欢的类型?大众的审美不一定合你的胃口。”

  “我不在意她长什么样,只是心里烦,想发泄,又不愿意太将就,让些劣等货占我的便宜。

  另外,我做那事时,被盯着的感觉会减弱。”卢瑟道。

  梅茜沉吟着道:“所以,你找女人并非完全生理需求,主要是和女人在一起时,那个不存在的人会挪开视线?”

  “不存在的人?你也觉得我疯了?”卢瑟再次火气上涌。

  梅茜没在他的精神问题上纠缠,而是suggested :“既然‘他’连男女之事都见不得,或许你可以试试更重口的方式,让‘他’犯恶心,看到你都恶心。

  如此,‘他’大概不会再监视你。”

  “似乎有点道理.”卢瑟eyes shined 。

  “那你要不要试试?”梅茜问。

  “可以试试。”

  “我帮你找个脱衣舞男?或者你直接收买狱警?”梅茜问。

  “不,我对男性没兴趣。”

  梅茜疑惑道:“你明明那么关注撕破曼.”

  “找个放得开的漂亮名媛。”

  卢瑟说完这句就挂断了电话。

  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他咬咬牙,还是厚着脸皮拨通哈莉的电话。

  哈莉这会儿刚离开伸缩人的家。

  虽然正被光Academician 的故事抑郁着,她还是摁下接听键。

  “哈莉,请认真听我说,就在今晚,大概半个小时前,那种被恶意监控的感觉,增强了一倍不止。

  如果我没疯,如果我的感觉是真的,真有一个人在盯着我,那么他对我出手的时候快到了。”

  “它要对你做什么?”哈莉问。

  “不知道,我给你打电话,是因为你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认识漫Heavenly God 灵、恶魔,是唯一能帮到我的人。”卢瑟诚恳道。

  “想让我怎么帮你?”哈莉叹道。

  “不知道。”

  “为什么只有你能感应到窥视,我们都没感觉?”

  “不知道。”

  好一会儿,卢瑟没听到哈莉的声音。

  就在他以为她把手机开着,人已离开时,她又说话了。

  “我认真问你一句,你对自己的感觉has several points of 把握?”

  “我也认真告诉你,百分百不是幻觉。”卢瑟seriously said 。

  “好,现在我相信有人正盯着你。那么,以此为前提,接下来我们可以做两件事。

  首先,找出你感觉的源头。

  其次,无论它什么目的,先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你有没有意见?”

  卢瑟连忙道:“哈莉你说的很对,无论如何得保证我的安全。”

  “先说源头,它是用科技手段监控你,还是超凡力量?”

  卢瑟想了想,道:“应该是很超凡。”

  “你的spiritual sense 能确定它的态度吗?善意,恶意,轻蔑,高傲.”

  “大概是恶意。”

  “我要百分百确定的答案。”哈莉道。

  “恶意,百分百确定。”

  哈莉缓缓道:“那个人处于高维度,以高维度视角窥视你。

  它还拥有至少一部分至高之力,才能做到如此毫无烟火气息。

  你能如此清晰地感应到他,要么你spiritual sense 灵敏,要么你和它有某种身体或灵魂上的紧密联系。

  你的spiritual sense 并不灵敏,当初你被正义联盟监控时,并没察觉到异样。

  有吗?”

  “或许有点,至少一点点,但绝对没这么强烈。”卢瑟道。

  “所以,可以确定了,一位与你有关联的至高,对你有所企图。你想到谁?”

  “你能想到谁?”卢瑟连个嫌疑人都想不到。

  “唔,会不会是你未来的儿子、孙子,或者干脆是未来的你,终于实现了打败超人、成为人类依靠的梦想。

  能打败超人,说明你拥有了至高之力,能站在时间之河的尽头监控过去的你。”

  卢瑟露出开心的笑容,“哈莉,我很喜欢这个未来。我发誓,它绝对会成为现实——嗯,我是说,我终于打败超人。”

  “为什么不是你的后代?”哈莉问。

  卢瑟咬牙道:“只有我能打败超人!”

  “那未来的你为何仇视现在的你?”哈莉又问。

  “大概是唾弃。”卢瑟颓然叹息,“别说未来的我,现在的我都唾弃这段在监狱中腐烂的人生!”

  “那行了,你的问题解决了。”哈莉道。

  “呃,真的是未来的我?”卢瑟有种被忽悠的感觉。

  “你说的,只有你能打败超人。”

  卢瑟哑然。

  不过,挂断电话后,他的心情的确轻松了很多。

  虽然听着荒诞,但哈莉的分析很有逻辑,他自己也参与了逻辑推理。

  而且哈莉不仅给出分析,还承诺保证他在监狱的安全:明天来一趟史崔克岛,在他牢房附近绘制一套囚Divine Formation 。

  哪怕敌人是至高,至少能阻挡片刻,能给她传讯,让她及时过来救援他。

  “哈莉真是个不错的朋——咦”

  解决了心头之患,卢瑟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开始用手机刷新闻,然后就看到头版头条:哈莉妆容肃穆地出现在苏·迪布尼葬礼上的照片。

  “一直都是她帮我,我却没怎么回报过她,既然她在意这位迪布尼夫人,那.”

  他侧身在枕头里面摸索了一会儿,摸出两个white 的“蓝牙耳机”。

  把耳塞塞入耳朵,连接上手机信号,下一瞬,他意识往下一沉,脱离了床榻上的身躯,接着又往上极速拉升.

  他出现在36000公里之上的高空,超级罪犯的秘密总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