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89

  第1189章 脸都不要了

  超级英雄原本就比超级罪犯强大,现在超级英雄已经组成正义联盟、正义协会等众多组织,还团结在正联周围,力量捏成一个拳头。

  超级罪犯凭什么和他们抗衡?

  只能学着超级英雄的模式,不断进化,比如组建犯罪团伙,建立松散却勉强统一的“犯罪超市”。

  类似哥谭地下酒吧里的“佣兵超市”,犯罪超市为所有超级罪犯提供一个个类似“犯罪据点”的公共地区,有相对中立的中间人负责组织,大家过来交换情报并且介绍任务。

  必要时可以临时组团(ps)。

  就比如现在的据点卫星,光Academician 突然闯入寻求帮助,并非他自己飞上来的,而是被人接待,传送过来的。

  “计算家送我来的,我要雇佣保镖!”光Academician 趴在地上,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计算家也是一位超级罪犯。

  在正义联盟组建以瞭望塔为中枢的全球超级英雄信息交流网之后,超级罪犯紧接着便开发了一套能让他们随时呼叫信息帮助的制度。

  计算家是个超级电脑黑客,他的技术强到正义联盟很难追踪到他.在超级罪犯圈子里,活下来并不被超级英雄逮捕,就是自身能力的最好展现。

  不管计算家有没有超能力,他安安稳稳为大家提供了好几年的信息服务,很少断网,很少呼叫之后没提供有效服务,这便够了,大家对他有了一定的信任度。

  所以,光Academician 报出计算家的名字后,现场超级罪犯再次恢复之前的活动,该喝酒喝酒,该玩飞镖的玩飞镖.

  他们不是不接任务,但光Academician 也说了,他有1500美刀的“巨款”.都不够到大头那买一颗神奇素的。

  “求求你们了,我正在被追杀。”光Academician 走到archer 梅林边上哀求道。

  梅林said curiously :“谁在追杀你?”

  “有绿箭侠。”

  老对头绿箭?

  梅林有些心动。

  “黑金丝雀。”

  梅林开始迟疑。

  “塑胶人。”

  梅林神色木然。

  “绿灯侠哈尔乔丹。”

  “法克。”梅林的脸都绿了。

  可光Academician 还没交结束,“闪电侠,原子侠,鹰侠,女wizard 扎坦娜。”

  “shit!”梅林偏过脑袋,不去看可怜巴巴的光Academician 。

  “求求你了。”光Academician 瘪着嘴,像个child 般嚎哭。

  卢瑟brows tightly knit ,“堂堂S-Rank innate talent 的能力者,竟然向B-Rank 能力者求助,还嚎啕大哭,连脸都不要了。”

  “他早就shameless 了,有好几次,他甚至在抢劫便利店时被市区巡逻警察逮捕。我完全想不通,计算家为何送这家伙上来。”大头鄙夷道。

  “光Academician 之前可不是这样的”卢瑟思索着道:“我记得无限Earth 危机,别的宇宙也有个光Academician ,是个日本女科学家,她甚至参与了对反监视者的第一次征讨,而她正是咱们Earth 0光Academician 的同位体。”

  “莱特,过来。”丧钟摁灭雪茄,向无人问津、哀嚎声越发凄惨的光Academician 招手,“伱的活儿,我接了。”

  “什么?”众人大惊。

  “你疯了?有伸缩人在,说明光Academician 必然与苏·迪布尼的死有关,看看都是些who ,闪电侠、鹰侠、扎坦娜、哈尔乔丹.法克,你是不是被时间重启影响到脑子?哈尔乔丹可是时魔,时魔啊!”大头excitedly said 。

  “他早已不是了,地狱解禁时我亲眼所见,连个恶魔侯爵,他都要折Old Teng 半天。”角落的谜语人道。

  “即便是恶魔侯爵法克,恶魔侯爵是小角色?你有没有一点魔法常识?”大头cursed ,又鄙夷道:“也难怪,混哥谭的嘛,都以为天下最powerhouse 也就百特曼那种层次。”

  “嘭~~”贝恩一拳把吧台砸出个窟窿,怒道:“有种你再说一次。”

  大头看到那比自己脑袋还粗的胳膊,又看到他边上眼神莫名的大猩猩格鲁特,决定a wise man knows better than to fight when the odds are against him 。

  “我道歉,表述上出了问题。但这不怪我,谜语人说恶魔侯爵也不算啥,大家评评理,恶魔侯爵算不算啥?”

  谜语人said with a sneer :“我什么时候鄙视过恶魔侯爵?咱们谈论的对象可是哈尔乔丹,当然要用时魔和恶魔侯爵作对比。”

  两个人在那争吵,光Academician 和丧钟也没停下看戏。

  原本丧钟是过来休闲的,连面罩都脱了,这会儿他已经fully armed ,左手钷金属长棍,right hand 一柄大砍刀,一根飘逸的丝带系在脑后,完全是即将赶赴战场的模样。

  “你认真的?”卢瑟问。

  丧钟笑声said solemnly :“如果面对八个实力相当的超级罪犯,我会迟疑。如果他们只有一个,我也会迟疑。

  但对方只是超级英雄,还一次性来了八个。

  hehe ,人多有时候不一定是优势,尤其是他们这种带着满腔怒火,完全没有行动计划的临时团队。”

  卢瑟looked thoughtful ,对方是超级英雄,至少保证丧钟怎么做will not 死。

  成功雇佣到丧钟,光Academician 稍微冷静下来,“神经Academician ,Academician ”

  “我不做佣兵。”大头摇头道。

  “我知道,你卖药,马上要大战了,塔马兰嗨粉来一份。”光Academician twitched 鼻子,眼歪嘴斜地说。

  “你还有钱?”大头怀疑地打量他一番,“换在其它时候,凭你‘光Academician ’的名头,我不介意赊个几万十几万的给你。

  可你马上要面对‘索命八人众’了话说,是不是你谋杀的苏·迪布尼?”

  “不是他,前天晚上我和他,加上豹女,在大都会地下据点斯瑞皮呢。”眩晕Academician 笑着道。

  “只看他现在这窝囊样儿,就知道密室杀人那种精密活儿他做不出来。”谜语人鄙夷道。

  被人嘲讽,光Academician 也没愤怒,只拉着大头道:“我在罗克斯布雷市中心还有一套房子。”

  大头对着金属穹顶喊道:“计算家,光Academician 有没有说谎?”

  “信息鉴定费,1000美刀。”男人的声音从喇叭中传出。

  “法克,老子的生意都没谈成呢。”

  虽然foul-mouthed ,大头还是同意付款。

  超级英雄在瞭望塔获取任何信息都是免费的。

  超级罪犯却把每笔账都算得perfectly clear 。

  哪怕在卫星据点喝一杯咖啡,都得付钱!

  “光Academician 没说谎,那是一栋300平、上下两层的临街别墅,环境优美,靠近Commerce District ,距离私立中学不到一公里价值在800万美元以上。”

  大头立即变了表情,脸上堆满笑容,声音温柔得滴出水,“即便有丧钟保护,可用你智慧的大脑好好想想,他一个人能敌得过那八个ruthless ?

  所以说,靠谁都不如依靠自己,我这有秒变超人的加强版神奇素,有帮你复活的‘不Death God 水’,不怕Spirit Attack 的追忆散.”

  他像是变魔术般,一下子掏出二十多种medicine ,各种各样的功能,连壮阳的都有,看得光Academician 目不暇接。

  “老兄,这一去生死难料,钱财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可只要命还在,凭你S-Rank 的innate talent ,哪怕抢银行,一天也能赚个几千万。”大头劝道。

  “好,我都要了。”光Academician 急不可耐地拿起塔马兰嗨粉,“先让我吸一口。”

  “计算家,你听到了?帮我准备一份和光Academician 的买卖合同。”

  计算家只收取两千美刀的手续费,用了十秒钟,双方契约便达成。

  丧钟低头看了眼手里捏得皱巴巴的1500美刀,心里很不是滋味。

  虽然丧钟只拿到1500美刀的佣金,但今晚他赢麻了。

  second day 一大早,哥谭晨报就在头版头条刊登了一条耸人听闻的新闻:杀神降临,丧钟独战八巨头。

  打开小狗视频,立即得到好几条热度拉满的视频推送:“脸都不要了,这群超级英雄”,“时魔,你怎么了”,“不合理啊,丧钟只是绿箭侠的宿敌之一”,“扎坦娜,我的Goddess ,昨晚你来大姨妈了吗”.

  都是知名up主对昨夜“惊天一战”的分析与评论。

  “Master ,你知道不,昨晚丧钟超神了。”女disciple 卡珊德拉一边吃早饭一边拿着手机刷视频,“丧钟一人单挑一群英雄,他还全身而退。”

  “都有谁?”蕾切尔said curiously 。

  “绿灯侠哈尔,闪电侠,原子侠,鹰侠——”

  “impossible 。”她还没说完,除了哈莉,屋子里的人都叫了起来。

  嗯,不止人,连哈莉椅子边上的朵朵,朵朵边上的泥鳅,都叫了起来。

  朵朵能说人话,泥鳅听得懂人话却只能“汪汪”。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消息已经传开,当时还有警察看到部分战斗经过。而且,到现在为止,丧钟也没被抓捕入狱。”

  卡珊德拉期待地看着哈莉,“绿灯侠的灯戒会自动录制战斗过程,Master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今天肯定要去一趟正义大厅吧?能不能把录像拿回来给我瞧瞧。”

  哈莉吃完早饭,还真去了大都会。

  不是八英雄战败这件事影响太大,而是他们没能完成悄无声息逮捕光Academician 的任务,还行动暴露,哈莉猜测超级英雄对他们起了怀疑。

  当然,她还得给卢瑟的监狱绘制一整套防御与警戒array ,以完成昨晚对卢瑟的承诺。

  可来到正义大厅,哈莉惊讶发现大家一切如常,空气中没有令人压抑的低气压,超级英雄脸上没有阴郁、纠结、愤怒之类的负面情绪,更没有两个群体相互对立。

  “怎么回事?”她在Medical Room 找到伸缩人,就他一个躺在病榻上,“丢脸八人组”另外七个甚至不在正义大厅。

  “其他人呢?”

  “哈莉,完蛋了,光Academician 恢复记忆和神志了。”拉尔夫哀叹道。

   (ps:在漫画中,超级罪犯的确建立了较为完善的信息交换、雇佣、组团的制度。他们并非散兵游勇,经常联合起来肛正联。)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