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90

  第1190章 丧钟的封神一战

  当晚,丧钟并没带着光Academician 躲起来。

  接这个任务压根不是为了保护光Academician ,1500美刀,打发叫花子呢?

  听说光Academician 在马萨诸塞州有一处私产,丧钟便直接带着他回到那。

  “计算家能查到的、只值1000美刀的信息,对正义联盟而言更简单,他们一定会找过去,我们就在那等着,守株待兔。”他对光Academician 道。

  但凡光Academician 脑子正常点,听到这话就该立马吓尿,可他脑残,还刚嗑了“塔马兰嗨粉”,还是雨果Academician 研发的山寨品当时就一脸傻笑地答应了。

  丧钟只在门口两边埋了两颗地雷,在门后面也藏了一颗,然后right hand 提着大砍刀,左手拿着金属棍,大咧咧坐在客厅沙发上抽雪茄。

  超级英雄“八巨头”果然追踪到这处宅子,伸缩人报仇心切,首先化作一根二十米长的橡胶,从街对面直冲光Academician 的家。

  然后他触发门后的地雷,一波送走,被炸成一根面条,横在马路上。

  另外七人立即止步,在门外街道上凝神戒备。

  丧钟just and honourable 走出来,“我收了光Academician 的佣金,接下来他的生命受我保护。想要拿下他,先打倒我。”

  很直接,没弯弯绕绕。

  然后闪电侠第一个冲过去,丧钟摁下引爆器,地雷在他两边爆炸,巴里绕到他身后,准备一拳头敲晕丧钟。

  丧钟预判、甚至是引导了巴里的这个动作,手中katana 不知何时已经从左腋下穿过,闪电侠恁是没注意到,直接撞在刀尖上。

  闪电侠,废。

  闪电侠的速度很快,几乎在一瞬间来到丧钟身后,一瞬间后,他倒下,丧钟却加速前冲,在几位英雄确定闪电侠衰了之前,来到扎坦娜身边

  即便如此迅捷,天才法师也反应过来,并用出反语魔法。

  “!锢禁”

  丧钟下半身动不了,由于惯性,身子几乎要向前摔倒,可他顺势前扑,失去katana 的right hand 一指点在扎坦娜肋下,瞄准肝脏的位置。

  “哇~~”扎坦娜只是脆皮法师,瘫在地上呕吐不止。

  禁锢魔法解除,他往前一滚,躲过奥利弗和鹰侠的攻击。

  黑金丝雀张大嘴巴,不敢发出攻击,因为队友和丧钟太近。

  原子侠以原子状态飞向丧钟,拳头已经捏紧,但丧钟竟naked eye 看到他的移动轨迹,拿出一支“激光笔”,对原子状态的原子侠射出激光.

  激光笔是特制的,发射的不是光波,而是粒子束。

  原子侠此时也是一枚粒子。

  此时用粒子束射他,犹如无数颗水桶粗大的炮弹一起冲击一个人。

  原子侠惨叫着被粒子洪流冲走,还subconsciously 放大身体、解除原子态——身体变大,粒子束就伤不到他。

  可丧钟激光笔的角度是特意调整过的,激光的落点是鹰侠的额头。

  所以,变成正常人大小的原子侠,以几倍音速的速度,砸在鹰侠脑袋上。

  鹰侠的飞鹰头盔都被砸掉了。

  “哈尔呢,难道一直在边上看戏?”哈莉问。

  “没有,但他也中招了。之前爆炸的两枚炸弹里暗藏恐惧poison qi ,poison qi 藏在烟雾中,没人发现,也没人想到。毕竟丧钟自己就站在爆炸最中心,还在说话.

  当时哈尔飘在半空,吸了好几口,脑子幻象丛生。

  你知道的,绿灯侠的实力与他的willpower 有关。”拉尔夫叹道。

  哈莉speechless saying :“这简直是天下最大的笑话,哈尔乔丹willpower 不足

  都是小蓝人造的孽,堂堂‘宇宙意志的化身’竟沦落至此。”

  “虽然被恐惧poison qi 影响,哈尔依旧能战斗,也是靠着他打乱丧钟的节奏,让奥利弗找到机会。”

  “什么机会?丧钟最后可是逃了。”

  “哈尔和奥利弗配合很默契,哈尔控制住丧钟双手,奥利弗一箭刺穿丧钟右眼。”

  哈莉再次无语,“丧钟右眼本来就瞎了,奥利弗肯定知道,他why not 刺左眼?”

  “是呀,丧钟右眼瞎了,再刺瞎左眼他就完全废了。”拉尔夫认真道。

  “你们不敢杀人,难道连废掉一个人的魄力都没有?”

  “与魄力无关,是底线的问题。”

  paused ,伸缩人又说:“丧钟只是雇佣兵,有时候还帮忙守护Earth 。

  他这次也没下死手。

  炸瘫我的只是普通火药而非高强度的外星炸弹。

  巴里被捅在肩胛骨而非心窝。

  扎坦娜被点中肋部而非咽喉。

  原子侠是被激光笔射中而非同样发射粒子束的相位枪.咱们总不能连他都不如吧?”

  哈莉愣了愣,小丑竟是她自己.

  她得承认,只顾着“往来有至高、谈笑在Divine Domain ”,脱离人民群众太久,她有些不适应现在的超级英雄和超级罪犯“共存共荣的”新时代了。

  “之后你们应该占据上风了吧,一个完全体的奥利弗都能和丧钟五五开。”

  “不仅是奥利弗,我们都是experienced 的超级英雄。丧钟只是抢占先机,并没彻底打倒我们,很快我恢复过来、巴里站起来、扎坦娜再次开口说话、原子侠起飞、鹰侠捡起自己的头盔即便丧钟疯了一般挣扎,也被我们死死摁住。”

  哈莉looked thoughtful ,“问题出在光Academician 身上?”

  现场就两个敌人,丧钟已经毫无翻身之机,那意外只能来自光Academician 。

  “没错,就是他!”伸缩人神色复杂道:“见到丧钟将我们one after another 打倒,他在边上拍巴掌大笑,等奥利弗一箭洞穿丧钟眼眶,那家伙吓得瘫软在地,甚至尿了裤子。

  然后他大叫着‘神奇素’、‘immortal medicine 水’、‘追忆散’之类的词,疯狂往嘴里塞药丸和药水也不晓得是什么东西。”

  神奇素和immortal medicine 水还好,可追忆散.

  哈莉想到雨果Academician 似乎也研发了一种名叫“追忆散”的兴愤剂。

  “扎坦娜猜测,我们八个人围攻丧钟的场景刺鸡到光Academician ,因为当初在瞭望塔,我们也是这么对付他的——鹰侠勒住丧钟脖子,扎坦娜扯他的武装带,黛娜和哈尔拉扯他两只手臂,我缠住他的腰,巴里和奥利弗掰他的两条腿“

  哈莉在脑海模拟那种场景,很形象,但.

  “有必要用这种方式?”

  太猥琐,也太low!

  光Academician 是这样,丧钟也这样,is it possible that 在她没看到的地方,超级英雄都这样制服超级罪犯的?

  “丧钟注射过‘丧钟血清’,身体太强壮了。”伸缩人道。

  “可扎坦娜是女法师,为什么每次她都要扯别人衣服?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像个移动雷电炮,嘴里‘哔哩哔哩’,天空电闪雷鸣,完全符合她number one genius 女wizard 的身份。”

  伸缩人frowned :“这就是超级英雄的battle method 。

  我们经过多年实践,发现肉搏能最大限度降低对社会不利影响。

  不破坏公共设施,不会大晚上扰民,免得吓到附近街坊邻居。

  伱想想,若在瞭望塔扎坦娜也‘哔哩哔哩’,光Academician 倒是能打倒,卫星怎么办?”

  “如果她只会大范围的‘哔哩哔哩’,那她也不配最强女法师之名了。而且对你们超能英雄而言,把异能练到收发由心、如臂使指,destructive power 会比肉搏更低。”哈莉不以为然道。

  拉尔夫道:“我们习惯了,拳头至少很难打死人,而超级英雄失手杀人,九成以上都是异能受情绪影响失去控制。”

  “好吧,你继续。”哈莉不想和他争了。

  反正表现得像个憨货的人是他们,而不是她。

  伸缩人道:“原子侠还猜测光Academician 的变化,与他吞服的medicine 有关。总之,多重刺鸡之下,光Academician 觉醒了。

  他向我们发出愤怒咆哮,说自己记起来了,我们扭曲了他的心智。

  然后从他体内爆发强大的能量,rays of light 照亮小半个城市,宛若核爆。

  等rays of light 散去,我们再次恢复视力,光Academician 和丧钟一齐消失,撕破曼出现在我们头顶。”

  “大超没怀疑?”哈莉疑惑道。

  “当然怀疑,但他很容易相信别人。奥利弗只说我们发现光Academician 有嫌疑,之所以不呼叫联盟,是因为想把复仇的机会留给我。

  我什么也不用说,只需要保持gnashing teeth 的痛恨表情,愤愤然坐在地上,低垂着脑袋”

  伸缩人脸上满是羞愧和沮丧,“然后超人叹息一声,反而开始安慰我我真不想骗他,真的,我宁愿骗你,也不想骗超人。

  偏偏面对你时,无论好话、坏好都能轻易说出口,面对他却.”

  哈莉嘴角抽搐。

  伸缩人捂着脸,继续吐苦水,”Ai, 我真不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光Academician 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万一他曝光我们抹除他记忆的暴行——这事早晚会发生。

  偶买噶,when the time comes 怎么和超人他们解释?

  还有苏的凶手,现在线索全断了。

  the past few days 接连发生的事太糟糕了,无限Earth 危机时,我都没这么mentally and physically exhausted 过。”

  ——那是因为无限Earth 危机时,我在mentally and physically exhausted ,你们只需卖苦力即可。

  哈莉心里吐槽一句,又问:“我昨晚就说光Academician 不是凶手——脑残干不出精细活儿,你们不听,非要折腾,现在怎么又信了?”

  “苏的第二份尸检报告出来了,来自午夜Divine Doctor ,烧伤只是伪装。”

  哈莉无语,“我还以为你们是超级英雄,是侦探,是犯罪问题专家,didn’t expect 你们这么业余,尸检报告都没拿到就开始找嫌疑人。

  害得我直接把火烧当成唯一凶杀手段。”

  “当局者迷,我at first 就把凶手当成了光Academician 。”拉尔夫尴尬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