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93

  第1193章 lost self-control 的Bruce

  “什么weak spot ?”奥利弗眉毛拧成一团。

  他心里莫名产生不好的预感,似乎哈莉又要放大招,而且大招还与

  “我想见简和雷。”哈莉道。

  “他们大概不想被打扰。”

  “我觉得他们刚受到惊吓,很需要朋友关心。”哈莉拿出手机,拨通奎茵庄园的电话,“蕾切尔?让赛琳娜接电话,就说她的好闺蜜,简·罗琳出事了——”

  赛琳娜接过电话,语气said solemnly :“哈莉,我已经知道了。出事的immediately ,我就收到消息。”

  “那就好,省得我再费口舌,你去园子里摘两斤水果,咱们一起去探望她。”哈莉道。

  “这种时候?”赛琳娜往窗外看了一眼,外面黑黢黢的,已经入夜。

  “现在甚至还不到八点。”

  “好吧,但水果是不是太寒碜了些?除非是恶魔果实,要不,送她一颗恶魔果实,虽然只有常人极限的体魄,但也能对付大部分ordinary person 超级罪犯了。”

  哈莉笑得有些意味深长,“人为何喜欢作死呢?”

  “啥?”

  “别想了,恶魔果实不送人。你若想在小姐们面前装个逼,可以去酒窖,拿一瓶28年的拉菲,1828,绝对够品味。”

  赛琳娜吐槽道:“只要在咱们家做过客的,谁没把28年的拉菲当水喝过?

  现在哪还有什么品味,不如切几斤熏龙肉给简补身子,更实在。”

  早年里奇还没死的时候,阿基米德飞艇因为要在灵薄狱与物质界间不停跳跃,无法遥控,需要驾驶员亲手操作。

  后来里奇去天堂山做了草头神,还开发出能跨越灵薄狱通讯的守户犬system 。

  即便进入灵薄狱飞行,也能对飞艇远程遥控。

  现在哈莉开着飞艇出行,就和外星人开自动驾驶的汽车一样方便。

  拿着手机远程操控几下,飞艇就跳到哥谭,把拎着large and small bags 的赛琳娜接过来。

  “你还真是个好姐妹。”

  “伱今天怎么了?我老是觉得你在讽刺我。”赛琳娜敏锐地察觉到她语气不对。

  “要不了多久,你或许觉得现实更讽刺。”

  赛琳娜心中多了丝不安,“你别有所指,这趟不是单纯去看望简,你想做什么?”

  “我不想多说,免得被你们当成坏蛋。”

  赛琳娜心里的不安扩大了三圈。

  “等等,我和你们一起。”在spaceship 关门前,百特曼小跑着跳进来。

  “你也有察觉?”哈莉said curiously 。

  “察觉什么?”

  “如果你没在犯罪现场察觉到不对劲,为什么追过来?”

  “我察觉到你不对劲,和奥利弗whispering ,明显又要折腾什么幺蛾子。我放心不下,所以追过来。”

  小飞艇里就他们三个,Bruce 说话很直接。

  “亏你还是‘哥谭大侦探’。”

  其实不仅Bruce 是侦探,奥利弗也是星城大侦探,闪电侠是中心城大侦探,伸缩人在欧泊城还有侦探事务所,大超也是大都会的“神侦探”.

  侦探技巧是城市Guardian 基础能力。

  反倒是“名侦探哈莉”,今天第一次涉足“常规”犯罪领域。

  当然,如果破解Spiritual God 、恶魔、至高的阴谋,也算破案,那她倒是个老司机。

  常青藤市,圣保罗医院,四楼的VIP病房外。

  哈莉止住脚步,对身边一脸殷勤的院长道:“布迪先生,你回去吧,我会在这儿等一会儿,原子侠正在和简说私密话。”

  秃顶院长愣了愣,银河上将不需要他陪同,故意说谎?

  明明VIP病房完全隔音。

  “好的,我就在前台等着,有什么事直接让护士唤我。”他满脸堆笑,满口答应。

  哈莉还真没骗他,她和百特曼、赛琳娜都没进去,只是站在门边上静静等待。

  “他们在说什么?”赛琳娜问。

  她知道哈莉有“不是很超级的超级听力”。

  纯粹是身体进化,体魄增强,五感也跟着变强。

  “当然是说情话,原子侠刚从话筒里钻出来,简一脸幸福地趴在床上,以手撑着下巴,含情脉脉地看着雷,嘴里感动地说——”

  哈莉学着简罗琳的语气,拿腔拿调道:“雷,你把我带到医院,关切地向医生打听我的伤情,还特意跑到万里之外,购买最正宗的白毫银针.”

  “简的品味真不错,我也喜欢白毫银针。”她又换成自己的口音。

  百特曼和赛琳娜两口子,都露出责备的表情,“你不该偷听他们谈话,更不该——“

  哈莉抬手打断他们,“你们不该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批评我。”

  “知道什么?”

  哈莉摁了几下门铃,片刻后,穿着白衬衫和西裤的雷·帕尔默亲自打开房门。

  “咦,哈莉,还有赛琳娜,百特曼,你们怎么来了?”

  “赛琳娜知道简出了事,must 过来看看。”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赛琳娜看了她一眼,明明是她把她喊过来的。

  “嗨,简,你感觉如何?”

  其实完全不用问,blind 都能看到简脸上的红润和眼底的幸福,完全一副享受男友宠溺的热恋女模样。

  “谢谢,我很好,医生说完明天就能出院。”

  半小时后,四人一起离开简的病房,雷帕尔默化作原子,继续执行搜捕凶手的任务。

  余下三人一齐进入阿基米德飞艇。

  “你在搞什么?”赛琳娜问。

  “我搞什么?”

  “以你的性格,不太会陪着简说话,更不会和她谈她与雷的爱情.搞得你是她的好闺蜜一样,这不正常。”赛琳娜道。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你吃醋了,觉得我抢了你的小姐妹,还是你的小姐妹抢了我?”

  赛琳娜翻了个白眼,“我现在很严肃,不想开玩笑。”

  “简罗琳和雷为什么离婚?你是她的闺蜜,知道原因不?”哈莉问。

  “我问过,她只说这是他们两人的事。意思很明显了,让我别多管闲事。”

  “谁先提出的离婚?离婚后,他们各自的情感生活如何?”哈莉又问。

  “是简,这点我很确定,雷很爱她,压根不愿离婚,但简坚持要离,我起初还以为简爱上别人。但她后来似乎没和谁约会过。”

  “我在简的家里看到一张海报.”哈莉拿出手机,把那张《人物》杂志的照片递给她看,“简把它当做结婚照般宝贝,用相框装订好,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这大概她舍不得雷?”赛琳娜说得很不自信。

  如果简舍不得雷,他俩又无数美好瞬间被记录,没必要挂这张。

  “嗡~~”spaceship 猛地一跳,从阴影界回到Earth ,哈莉拨动Heavenly Eye 会总部的电话,“沃勒,把简罗琳和原子侠离婚官司的资料发到我的邮箱。”

  “这里不是哥谭。”百特曼看着窗外建筑说道。

  “嗯,我们并没离开常青藤市。”

  哈莉打开舱门,跳到树林茂密的小山丘上。

  在这儿能俯瞰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外brightly lit 的市中心。

  “dong dong! ”哈莉用脚在地面踩出几个小坑,表情严肃道:“常青藤市,城市之灵,给我出来。”

  有汽车鸣笛声从山下马路边传来,有蟋蟀在草丛里叫,还有赛琳娜发出低低的轻笑。

  “常青藤市,城市之灵,我乃莉山老母,快快出来见我!”

  赛琳娜笑声更大了,百特曼一脸问号,“你在搞什么?”

  哈莉又叫了两声,还是没任何反应,心里不禁尴尬且羞恼。

  “planet 之灵,盖亚,给我出来!”

  “嘭~~”这次终于有了反应,一团黑烟在她身前的草地上滚了两圈,站起来个西装笔挺的白人眼镜男。

  “小的——”

  “我打!”哈莉跳到它跟前,抽出血煞棒就敲了上去。

  “砰——嗷wu~ ~~”那眼镜男哀嚎一声,直接炸成一团黑烟。

  即便只剩黑烟,依旧有强烈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从中传出,Bruce 和赛琳娜就听到一阵阵惨叫在耳边响起。

  “这是恶魔吗?”两人惊疑不定。

  “敢装死,再打。”哈莉挥了挥棒子,威胁道。

  黑烟中勉强露出一对猩红眼珠子,哀求道:“少君大人莫打,要打也得告诉我原因啊!”

  “我喊你半天你不回应,难道不该打?”

  “小的来自芝加哥,怎么可能听到几百公里外常青藤市的声音?”黑烟委屈道。

  “呃,你是芝加哥?那常青藤市呢?”

  “没有常青藤市,如果有,我也来不了。我是接到母神的命令,说我距离近,让我过来.招待您。”

  盖亚的命令很简单:Demoness 哈莉又不知道在折腾什么幺蛾子,你去把那个麻烦精打发了。

  “常青藤市有个叫苏迪布尼的女人,我想知道她最近几天做了什么。”

  百特曼face changed ,赛琳娜愣了一会儿也神情大变。

  “这个.”芝加哥眼镜男hesitantly said :“不知那位苏女士是您的敌人还是朋友?

  对常青藤市的人来说,城市之灵和空气、水,没任何区别,能完美融合。

  可我不是常青藤市,如果要对她进行意识附体,很可能伤到她的神志。”

  “意识附体?”百特曼pupil shrink ,excitedly said :“不行,哈莉,你不能那么做!”

  他的lost self-control 让哈莉有些惊讶,“只是可能而已。”

  “灵魂是一个人最后的尊严,随意扭曲别人的思想,是最大的罪恶。如果你猜错了呢?你怎么面对把你当朋友的雷和简,怎么面对我们?”

  百特曼声音不再沙哑低沉,几乎在吼叫。

  “你激动个啥?不晓得的还以为你和她have an affair 。”哈莉嘟哝两句,挥手让芝加哥滚蛋。

  “哈莉,抱歉,我”百特曼按了按太阳穴,苦涩道:“我对记忆扭曲这件事太敏感了,反应过大,对不起。”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