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94

  第1194章 哈莉的推理小课堂

  “你为什么会敏感?”

  哈莉没解释神志影响和记忆扭曲区别很大,而是很惊讶他话中隐含的深意。

  is it possible that 他被人扭曲过记忆,不然为何对记忆扭曲敏感?

  百特曼不答反问:“为什么怀疑简?”

  “上飞艇再说。”瞥了眼边上的赛琳娜,哈莉也没深究。

  等再次进入阴影界,她道:“简罗琳大概是一位重度精神病患者。”

  “impossible 。”赛琳娜首先叫了起来。

  哈莉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我是专家,还用半个小时亲自对患者进行过诊断。”

  “我去年也拿到心理学Academician 学位,你们的交谈我都看在眼里,她很正常。”Bruce 道。

  “真的?”哈莉惊讶道。

  “什么真的.你说Academician 学位?当然是真的,答辩teacher 还是伱当年的导师。而且,心理学Academician 只是我48个Academician 学位中的一个,今年年底,我会再拿到建筑和法律两个学位,也是Academician 。”

  Bruce 越说越自豪,到最后,屁鼓下巴几乎与水平线平行。

  赛琳娜也与有荣焉地说:“他的学士证、硕士证、Academician 证,我都替他好好收着,一大箱子呢。你若想看,我回去摆给你见识见识。”

  “可惜那一箱子文凭只证明了一件事,学历不等于能力。”哈莉掏出手机,打开邮箱。

  沃胖效率很高,不仅有文件、相关新闻报道的剪辑,还有庭审视频,以及案子结束后,媒体对这件事的评价。

  哈莉将数据导入飞艇主脑,再projection 出40英寸的大屏幕,还分了几个屏幕。

  几块屏幕同时快速下拉,她的眼珠子如同奔跑中巴里的脚,转动速度之快,几乎看不清瞳孔。

  无论从哪方面讲,她都早已不是凡人。

  大概十分钟后,哈莉relieved ,挪开视线叹道:“之前我还只有八成把握简罗琳有精神病,现在概率已经提升到九成。”

  “理由呢?”百特曼凝重道。

  “要结合简罗琳自己的谋害案来说首先,我在犯罪现场得出一个结论:凶手要么换人,要么脑子不正常。

  我觉得你们应该也有类似想法,结果你们一群名侦探在那挨个表演‘名不副实’。”

  “一切推论皆基于现实。”百特曼said solemnly 。

  “先稍等片刻,咱们把眼前急事儿办了再继续开小课堂。”

  “啵~~~”

  阿基米德飞艇再次跳出阴影界,这次回到了哥谭,还悬停在中央公园北边的“晨边高地”社区。

  “这里是——”百特曼话没说完,飞艇已经快速往社区里一栋红砖楼落去。

  零时危机中,正义协会几个老将被存默拉入时间vortex ,瞬间失去several decades ,变成风烛残年的old man ,没多久就集体去了天堂山,成为活蹦乱跳的草头神。

  其中就包括睡魔韦斯利(在墨菲斯被囚禁时,他侥幸吸收了一部分从梦境王国逸散的梦境精华)。

  他是个房地产大亨,死后把遗产都交给二代正义协会。

  位于曼哈顿市区中央一栋占地2000平米的老砖房被年轻的二代英雄们看中,和百特曼打过招呼后,他们就举家搬迁过来。

  就像正义大厅之于正义联盟,正协成员normally 里都在自己的城市里当“城市Guardian ”,只有遇到major event 才到位于哥谭的总部集合。

  此时夜已深,偌大的房子里只一个普通相貌、普通身材的大背头男人,听到动静后出来迎接三位客人。

  “午夜Divine Doctor ,其他人呢?”

  大背头很奇怪地打量三人组一番,道:“normally 这里也很少有人驻守,大家若要值班,会去瞭望塔。

  而且the past few days 因为苏和简的事,几乎所有人都出去抓捕相关嫌疑人了。”

  “是你在负责为苏的尸检对吧?确定死因没?”哈莉问。

  她觉得这货的“Divine Doctor ”之称有点名不副实,已经过去三天,连苏的真正死因都没确定喔,不对,最初给出的判断是死于火灾,昨天晚上刚被他自己否定。

  她心里的怀疑与轻蔑,稍微在脸上表现出来,立即被对面Divine Doctor 察觉,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格外严肃:“尸检是一门很复杂的技术活,我必须由内而外,one after another 排除可能的谋杀手法。

  比如今天,我用一个白天,差不多13个小时的时间,确定她的内脏不含任何毒素,也不是死于辐射。”

  哈莉嘴角抽搐,“难道没人告诉过你,苏死亡时的感受?她只觉脑袋一闷,人就失去意识,所以,内脏、皮肤、肌肉,都不用看,直接开颅.对了,你有没有对她的大脑动刀?”

  “我计划今晚不睡觉,熬夜检查大脑。”午夜Divine Doctor purse one’s lip ,再次强调道:“尸检很严肃,不能受主观判断的影响,脑袋一闷,就是脑袋有问题?

  我现在就能说出至少50种不碰脑袋,也让人脑袋一闷、失去意识的方法。”

  “你举个稍微复杂的例子。”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Divine Doctor 立即道:“我用一silver needle ,插人的脚底板,他不会有被刺伤的感觉,然后脑袋一闷,昏厥过去。”

  哈莉道:“那我再问你,如果你是凶手,是选择直接对大脑出手,还是去挠苏的脚底板?”

  午夜Divine Doctor 倔强道:“那要看他最擅长什么,如果他能变成一只拖鞋,对脚底板动手才更方便。”

  “hahaha ,克罗斯,你真幽默。”

  Divine Doctor 低头看了眼手表,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对嫌疑人有了猜想,想让你立即检查苏的大脑。嗯,把凶手当成原子侠,逆推受伤的位置和方式。”

  Divine Doctor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impossible ——”

  哈莉伸手按住他的肩膀,严肃道:“只是假设凶手有原子侠的能力,雷当然不是凶手。”

  Divine Doctor 看了眼百特曼,他面色严肃,却没反对。

  稍微平复一下心情,Divine Doctor 嗄声问:“有什么证据?”

  “我不就在等你找证据?”

  “明白了,如果确定了凶手的身份和能力,尸检的确会简单很多。”

  “不急,慢慢来。”

  等Divine Doctor 急匆匆离开,哈莉和Bruce 夫妻在大厅寻了个沙发,坐下来继续讨论“名侦探哈莉”的推理过程。

  “简的遇害是系列案件的一部分,研究她的案子时,must 与苏的进行对比。

  哪怕苏的真正死因还没搞明白,我们也能肯定,谋杀她的凶手无比谨慎,也非常专业唔,专业不仅代表经验,还可能是能力。

  能力太强,哪怕经验弱些,也能通过游刃有余的表现,让外人看了觉得专业。

  比如我.”

  说着说着,哈莉又习惯性地装逼。

  她指了指自己,下巴微抬,“我第一次当侦探,没啥经验,奈何能力太强,在与你们一众名侦探的竞争中a crane in a flock of chickens 。

  等明天新闻报道出来,谁不夸一句‘还是银河上将够专业’?”

  “这里没外人,你不需要这样。”赛琳娜木着脸道。

  虽然两人都不肯给反应,哈莉还是很得意。

  “苏的案子,让我们给凶手定性,谨慎、专业。然后到了简这儿,他竟然让简有挣扎的机会——注意!”

  哈莉竖起食指,严肃道:“苏是听到楼下有声音,还喊了几声‘奥利弗’,说明她心里已经产生警觉。

  但依旧脑袋一闷,干脆利落地晕倒。

  这是凶手第一次对英雄老婆作案,tentatively 认为他为primary level 杀手。

  简端着咖啡杯,还一边给前夫打电话。

  室内存在第二人这个想法,完全不在她脑袋里。

  可以说,她处于最不设防的状态。

  结果她的表现比苏更好,没脑袋一闷,反而激烈挣扎,打坏了椅子腿,撞倒了书架,摔了手机.更扯淡的是,她还看到凶手的工鞋。

  工鞋我们等会儿再说,它不止一个bug。

  最后你们猜怎么着?

  凶手没处理那个已经连通原子侠手机的电话,哪怕它在‘嘟嘟嘟’.咱们都听过那种声音,normally 可能忽略,但那种时候,‘谨慎且专业’的凶手绝对impossible 察觉不到。

  哪怕他走过去,一脚把它踩烂,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结果,简竟然还能wu wu 喊话,喊‘老公救命’。”

  哈莉一摊手,“你们告诉我,凶手是怎么了?”

  “集团作案,换了执行人,我当时就这么想的。”百特曼道。

  赛琳娜瞥了他一眼,道:“哈莉说这些,就在证明之前的观点——凶手要么换人,要么脑子不正常。”

  “嗯,分析到了这个阶段,我依旧没怀疑简·罗琳,因为我从不怀疑超级罪犯的奇葩程度。”

  哈莉nodded ,继续道:“简罗琳墙上挂了一排相框,有她得到学位时的毕业照,有她打赢First Stage 官司后的比‘V’照,还有她赢得各种奖项的照片.

  这很正常,我们都有和她一样的心理——把最得意、最值得留恋的时刻记录下来,留给自己回忆,展现给别人观赏。

  百特曼,你应该感触很深。

  在蝙蝠洞竖立很多玻璃柜台,里面都是你战胜超级罪犯后得到的spoíls of war 。

  其中那头机械恐龙尤其显眼,你很为那次‘大破恐龙岛案’自豪。

  问题是,简罗琳家最大的相框里,装着一张离婚海报.”

  她笑着looked towards Bruce ,“Academician ,你来说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

  “我当时也觉得奇怪,但我以为”Bruce 纠结片刻,无奈叹道:“好吧,我忽视了它的特殊性。”

  “那是什么心理?”赛琳娜said curiously 。

  “也是得意和炫耀。”

  “呃,离婚了,炫耀啥?”

  哈莉摇头道:“你只注意到离婚,海报上有一行字比离婚更大,它才是主标题。”

  “原子侠夫人。”Bruce 脱口而出,继而looked thoughtful 。

  “这个称呼在简罗琳那,犹如‘帝国皇后’般值得珍惜、爱惜。不仅代表她英雄之妻的身份,更代表她对原子侠的占有——他是她的丈夫,是她的!

  所以,它被挂在墙上,还用了最大最华丽的相框。”哈莉道。

  “可是,主动提出离婚的人是她”赛琳娜茫然道。

  “所以我才说她是个mental disorder 嘛。”

  Bruce 道:“精神病只是后面的推论,前面还缺论据,为什么说简喜欢‘原子侠夫人’这个称呼?”

  “因为她疯狂迷恋自己的丈夫。”哈莉叹息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