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199

  第1199章 被鄙夷的赛琳娜们

  “零时危机.”哈莉表情古怪,零时危机中原子侠被存默逆转时间,化为一颗受精卵。

  若非good luck ,挂在闪电侠沃利的制服上,他那次直接就憋屈地挂掉了。

  后来朵朵用圣母之力让他being reborn ,不仅完美逆转时间,让他恢复原样,还年轻了几岁,身上多了一股高贵神圣的气质。

  毕竟朵朵可是正儿八经的圣母。

  同时她也想起来,那时雷·帕尔默还没公开自己已娶老婆的事。

  也就是说,简罗琳和露易丝一样,哪怕结婚多年,外人也不晓得她们是英雄之妻。

  大超从不回答记者与婚姻、家庭有关的问题。

  民众只猜到他有老婆、有家庭,但无法百分百确定。

  原子侠之前也一样。

  他们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

  “我不想与他离婚,提出离婚,只是刺ji他、逼迫他,让他回到我身边。但他竟然同意了我不想他同意,不断提高离婚的代价,他失去房子、财产、公司里的股权,甚至他最重视的科技专利权.可我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简罗琳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捶着桌子大喊:“我压根不想要钱,我想要的是他的关心和疼爱。

  别说他的财产,哪怕用我的钱养他都没关系,只要他爱我!

  我也没有太多的奢望,只要他和我们初恋时、结婚时那样重视我。

  那时他也是超级英雄,但他everyday all 期待早点离开瞭望塔。

  哪怕在执行任务时,他也在考虑送什么礼物取悦我。

  露易丝和艾瑞斯还羡慕地对我说,雷在值班时还不停问超人和巴里,今晚穿什么衣服去和我约会

  那时他让我明白,他的英雄事业很伟大,但它们都不如我重要。

  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哈莉叹道:“哪怕在离婚案中,他什么都答应你,你依旧把他告上法庭。

  作为当事人,原子侠必须出庭受审,然后他.他的身份有《英雄法案》保护,暂时还没彻底向大众曝光,但你‘原子侠夫人’的身份众人皆知。

  可这又有什么用?伱们还是离婚了。”

  “当然有用,我让world 知道我是‘原子侠夫人’,那些小妖精、男妖精Banshee 精,都别再胡思乱想。”简罗琳咬牙道。

  “问题是,你们离婚了,你让world 知道你是‘前原子侠夫人’,那些小妖精、男妖精Banshee 精,都可以胡思乱想,肖想成为‘现任原子侠夫人’的滋味。”哈莉道。

  简罗琳coldly said :“所以我要采取必要的手段!”

  哈莉沉默片刻,道:“为什么是苏,不是其他人,比如赛琳娜,露易丝,艾瑞斯.或者你不熟悉的人。据我所知,你和苏的关系最好。”

  “不,她只是假装和我关系最好,她最会装腔作势,和谁的关系都最好。

  她比其他女人都碍眼。

  其他人.艾瑞斯就是个倒霉蛋,她连真正的记忆都没有,她和我们的友情,和巴里的浪漫爱情,都是假的。”

  一墙之隔的黑妹艾瑞斯,脸黑得像锅底。

  简罗琳继续道:“卡罗尔比艾瑞斯还惨,哈尔乔丹的泡友比他在绿灯Legion 的队友还多,不仅有Earth 人,还有很多长相猎奇的外星人都不知道是雌是雄。

  卡罗尔甚至没有正式女友的名分,一直以备胎的身份加入我们的社交活动,我都可怜她。”

  卡罗尔面色涨红,双拳捏成拳头,尴尬得快要哭出来。

  “赛琳娜呢?”哈莉said curiously 。

  ”hmph ,平均下来,她每天与百特曼相处的时间,还不如我和雷。而且,我是正牌的原子侠夫人,她算啥?连child 都生了,百特曼却不肯和她结婚,可悲的女人。”

  “她好讨厌!”赛琳娜gnashing teeth said 。

  卡罗尔和艾瑞斯连连nodded 。

  露易丝restless ,她有种预感,马上要轮到她了。

  果然,哈莉接着又问:“露易丝呢?”

  “她排在第二位,如果苏·迪布尼死后雷依旧没回到我身边,我会送她去地狱!”简罗琳indifferently said 。

  露易丝后脊背冒出一片冷汗,法克,差点就死了。

  以她现在的罪孽,死后肯定没苏那么幸运,铁定要去地狱。

  亏她曾经还真诚地觉得,同样是职场女强人的简,是最懂得她,也最谈得来的朋友

  “虽然露易丝和我一样,都是职场女性,但凭什么她能和克拉克在同一家公司?你知道不,她还多次恬不知耻地对我说悄悄话——她以女上司的身份,和普通职员的克拉克,各种情趣角色扮演,就在办公室,在下班后,还说贼刺ji,她就是在刺ji我,溅人!”

  “pēng pēng pēng ”露易丝面色青红交加,双手奋力捶打玻璃墙,“法克鱿,简罗琳你不要太过分!”

  “didn’t expect 你是这样的人”赛琳娜眼神古怪。

  “她是mental disorder ,在talk nonsense 。”露易丝叫道。

  “不是,我是说你并非我想象的那么呆板,改天我也和Bruce 试试。”赛琳娜舔了舔舌头,一脸期待地说。

  露易丝瞠目结舌。

  边上的几女也震惊不已。

  赛琳娜耸耸肩,无所谓地说:“反正这里也没别人,就咱们几姐妹,有什么不能说的?”

  “但与苏相比,露易丝也就那样了。至少露易丝不会在大众面前秀恩爱,苏那个溅人哪怕在瞭望塔,也每时每刻和拉尔夫卿卿我我、手拉着手,时不时亲吻几下。

  她公开身份,让world 人民都晓得她是伸缩人的妻子。

  还搞什么‘拉尔夫每年的生日惊喜’,恨不得向世上每个人展现她和拉尔夫的爱情。

  更过分的是,在我离婚后,她还隔三差五到我家‘安慰’我,说即便我和雷离婚,依旧她的姐妹,依旧可以参加太太团的活动——那种居高临下的施舍语气,和怜悯的眼神——那一刻,我产生了杀死她的想法。

  当时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之后它始终盘绕在我脑海里,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尤其是我发现她的死能带来巨大好处后。”

  哈莉sighed then said ,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出问题的人是你自己?”

  “我不该杀人?”

  哈莉摇头,“你只嫉妒苏能与拉尔夫时刻相处,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能一直在一起的原因?

  苏名门出身,学历和事业心不输于你,但她放弃了自己在政-府的事业,甘愿在正义联盟做个不出彩的后勤人员。

  当然,她是个很聪明,也很擅长过日子的女人。

  哪怕不出彩的行政人员,她也干得有声有色,并从中获取快乐。

  她能做到这点,不是她good luck ,而是她真心在这项事业中投入了爱和激青。

  你如果想向她学习,也能做到她那种程度。

  超级英雄对法务人员的需求,远超过后勤。”

  简罗琳呆了呆,“成为正义联盟的专属律师,我怎么didn’t expect ,你怎么不早点说?”

  “我现在只想对你说,别钻牛角尖,别老是埋怨别人,多找自己的问题,然后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忏悔。相信我,这条建议比去正义联盟做律师更有价值,对你更有用。”

  “我忏悔了,雷会原谅我?有些事只要做了,就永远无法翻篇。”简罗琳绝望道。

  “他没资格原谅你,只有上帝和被你伤害的人,才是你忏悔的对象。现在不忏悔,等到了地狱,你要付出的代价将增加无数倍。”

  离开阿卡姆疯人院后,几女都神色阴郁,不愿意说话,等到了奎茵庄园,更是一直沉默着。

  哈莉也沉默着,让众英雄自己观看她带回来的录像。

  “简真的疯了。”大超叹道。

  “哈尔,我想回家。”卡萝尔闷闷地说。

  哈尔尴尬摸摸鼻子,“好的,我们回去。”

  “巴里,我也想回家。”黑妹艾瑞斯闷闷地说。

  巴里也很尴尬,很愧疚,“我们回去。”

  录像完整记录了哈莉“诊断”简罗琳的过程,他们自然也看到简罗琳对几位女闺蜜尖酸却精准的讽刺。

  没一会儿,热热闹闹的客厅只剩寥寥几人。

  百特曼、大超、露易丝还留着。

  大超看了眼百特曼,猜到他铁定有话想对赛琳娜讲,就对露易丝道:“天色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

  其实他也挺尴尬的,和老婆的那些小游戏,都被大家知道了。

  “等等!”露易丝和哈莉竟异口同声。

  两女对视一眼,哈莉先说道:“你们拍拍屁鼓,就这么走了,简罗琳怎么办?”

  “她怎么了?”大超疑惑道。

  “难不成你觉得阿卡姆疯人院是什么福天洞地,把一个精神病塞进去,什么也不用管,几年后出来一个心智健全的正常人?”

  哈莉语气肯定地说:“如果你们都无视她,要不了几个月,简罗琳将成为一名合格的阿卡姆超级罪犯。”

  “阿卡姆疯人院不是精神病院吗?你还是顶级心理Master ,难道不能治愈患者?”大超问道。

  “很regretfully 告诉你一组数据,在阿卡姆疯人院,除了我之外,其他医生负责的病人,从未有一例真正康复。”

  大超用询问的目光looked towards 百特曼。

  百特曼沉默以对。

  “那就麻烦你了。”大超道。

  哈莉摇头道:“并非我负责的病人都能recover completely ,至少有一条需要满足——他们的家属很在乎他,愿意一直陪伴他。

  简罗琳孤家寡人,人憎鬼厌,很难靠自己走出来。”

  大超helplessly said :“你说怎么办?我也不是她亲人.”

  他心中一动,兴奋道:“她有parents and close relatives ,我以雷的名义联系他们,让他们来陪伴她。”

  “雷·帕尔默在哪?”哈莉frowned 。

  赛琳娜注意到,她叫的是全称。

  她对雷心有不满了。

  “不知道,等着吧,等他心情平复,自然会出现。”大超道。

  “那就等着吧,反正简罗琳不是我的责任。”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大超摸摸鼻子,很想说:她也不是我的责任。

  “露易丝,你刚才想说什么?”他问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