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02

  第1202章 真实的英雄world

  “那天晚上,我、拉尔夫、扎坦娜、巴里、鹰侠、原子侠、黑金丝雀是驻守瞭望塔的值班人员。

  哈尔在接到海滨城遇袭的警报,紧急从外太空赶回来。

  但那晚还有另一个人意外出现在瞭望塔,百特曼”

  奥利弗低下脑袋,声音干涩,“见到我们围攻光Academician ,他还感到奇怪,可等他明白那个恶棍做了什么之后,Bruce 变得和我们一样愤怒。

  他也扑了过去,死死勒住光Academician 的腰——如果没我们扯手拉脚,他八成会给光Academician 一个抱摔。

  但之后弄晕光Academician ,商量如何处置他时,Bruce 和我们产生严重的分歧。

  别说扭曲光Academician 的神志,他甚至不愿光Academician 的记忆被抹除。

  他说灵魂是一个人最后的尊严,随意扭曲别人的思想,是最大的罪恶。”

  哈莉神情一震,这句话他听过,就在几天前,在她准备让“芝加哥”附体简罗琳,直接从她记忆中读取她的罪状时。

  他变得异常激动,近乎狂暴

  对了,她还记得从那天下午开始,Bruce 就变得怪怪的。

  在史崔克岛,他说卢瑟和简罗琳都不是他来找她的重点,他想和她谈谈.

  奥利弗苦涩道:“或许这就是同为没有异能的凡人英雄,蝙蝠侠远比绿箭侠伟大的原因。

  他和我们一样愤怒.不,我觉得当时他远比我们所有人都更愤怒。

  大家围攻光Academician 的时候,他像是疯了一样,双眼赤红,表情狰狞,完全把光Academician 的血肉之躯当成沙包。

  等光Academician 被哈尔用绿灯能量锁链锁住,等他甩着舌头,表情猥琐地用光异能模拟他强健苏的过程,又是Bruce 最先冲过去,直接一脚踹在他下巴上,差点把舌头咬断。

  可即便那么愤怒,那么暴戾,他依旧不肯越过英雄的底线。

  他对我们说,失去底线,我们将失去一切。

  因为底线的另一头是无尽深渊,滑进去后,就再也起不来。

  可他愤怒,我们当时也愤怒。

  扭曲光Academician 神志时,我们还产生分歧;可对抹除他记忆,我们七人全都赞同。

  最终,我们摁住他,让扎坦娜对光Academician 施展抹除记忆的魔法.

  Bruce 大概太愤怒,爆发出巨大的力气,一下子挣脱束缚,冲向扎坦娜,扎坦娜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subconsciously 把魔法光束用在他身上”

  鹰侠patted 他的肩膀,抬头看着哈莉道:“我们对队友出手,做了极不名誉的事,但凡事有个领头者,或者说罪魁祸首。

  是我提议抹除光Academician 的记忆,是我坚持扭曲光Academician 的神志,还是我要求扎坦娜对Bruce 完成记忆抹除魔法。

  奥利弗反应非常激烈,非常不赞同我没底线的行为。

  他和我打了起来,我们在瞭望塔上发生了一场内讧。”

  奥利弗摇头道:“抹除Bruce 的记忆,是投票后的结果,我们所有人都承担同样的责任。”

  巴里黯然道:“现在想来,那晚还真是疯狂,我竟然投了赞成票。不过要说有多后悔,倒不见得。

  虽然那晚的经历犹如梦魇,但为了艾瑞斯,我没别的选择。”

  “为了我们爱的人,为了爱我们的人,那晚我们都越线了。”哈尔叹道。

  “你们——”伸缩人怔怔看着他们,最终颓然一叹,“如果我没带苏去医院,如果我还在现场,大概也会和你们一样。不过,你们真不该瞒着我。”

  “如果可能,我们想瞒住所有人。”扎坦娜苦涩道:“多一个人知道,那种压在灵魂上的沉甸负担,并不会被分担,它只会像是繁殖一样增加。”

  “哈莉,现在伱知道了,打算怎么办?”黑金丝雀问道。

  “你们确定,这是最后的秘密?”哈莉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神色indifferently said 。

  几人对视一眼,表情惊疑不定。

  lightly coughed ,奥利弗谨慎说道:“是瞭望塔上最后的秘密。”

  “瞭望塔之外呢?”哈莉追问。

  “说吧,她八成知道了,还记得科波特吗?”扎坦娜颓然道。

  “科波特”奥利弗怔了怔,叹道:“事实证明Bruce 是对的,每个英雄都该给自己设置一条底线。

  千万不要越过它,它的后面是Bottomless Abyss ,掉进去后再也无法回头,只会越陷越深。

  光Academician 不是唯一被洗-脑、被扭曲意志的恶棍。

  他只是开始。

  之后我们参加了一场又一场的战斗。

  就是那种无法威胁宇宙安危,却会让社会动荡的超级犯罪团伙。

  你甚至不会投以关注的目光。

  但那些恶棍并不好对付,其中不乏手段惊人者。

  比如代号‘蓝斗篷wizard ’的维泽。

  在魔法界、在哈莉你眼里,他可能只是个rateless 的archmage 。

  但他能使用magic item 把超级罪犯的灵魂换到英雄的身体里。

  也即是双方灵魂互换。

  虽然得不到我们的记忆,但他可以摘下面罩或头套,然后对着镜子仔细辨认。

  那一战,Earth 没有爆炸,时间之河波澜不兴,宇宙没被重启但正义联盟濒临瓦解。

  我们能怎么办?”

  “我们只能重操旧业。”哈尔接过话头,helplessly said :“每个逍遥法外的恶棍都可能和光Academician 一样cunning ,一样的邪恶。

  当蓝斗篷wizard 一脸得意地喊出巴里的名字——他直接喊‘巴里’而非闪电侠——我便明白,我们没了其它选择。

  或许他们奈何不了我们,但一定能轻松对付我们的爱人、亲人。

  我知道很多英雄被超级罪犯蓄意报复,用谋害他们家人的方式。”

  “经常有报纸或者小狗视频的up主,用惊奇中带着轻松的语气讨论——一线的超级英雄为什么能一直保住自己的身份之秘,他们的敌人那么多,那么厉害,难道没一个聪明的罪犯发现它们吗?”

  奥利弗声音变得低沉,“那是因为我们做出了选择。

  已经牺牲了很多人,我们不想同样的事再次发生。

  为此,我们不懈努力,甚至把‘扫尾之事’当成了自己的使命.哪怕过程很黑暗。

  ‘企鹅人’科波特属于智慧型恶棍,他猜到很多英雄的身份。

  超级罪犯‘脑波’拥有强大的精神控制力,曾经控制过巴里,入侵过巴里的大脑,但他始终‘不记得’巴里的身份。

  哥谭的天命Academician 擅长入侵别人的梦,我们很多人都被他暗中窥视过,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做过那样的事。

  还有菲尼克斯·浮士德,他做过几天好人,但多数时候他只是追求个人利益的混蛋,他甚至用魔法窃取到超人的身份,想以此要挟他。

  你能和超人合作打败三宫魔,他就在想,逼迫超人做打手,他至少能屠神弑魔。

  但他始终都没将计划付诸行动。

  还有很多次.能成为超级恶棍的人都not simple ,他们要么靠脑子吃饭,要么手段了得,至少拥有一门绝技。”

  奥利弗激动地用手指戳了戳胸口,“这些年来,身份危机从没爆发过,全是因为我们,而且我现在敢对任何人说——我们问心无愧!”

  哈莉sighed then said ,问道:“对蓝斗篷wizard 、天命Academician 、浮士德他们的行为,百特曼和撕破曼怎么说?”

  哈尔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Earth 上的危机总是一场接着一场,每次危机都需要智者谋划,需要精神领袖为大家鼓舞士气,需要最强大的英雄带头冲锋陷阵。

  在一支成熟的队伍里,不同成员要有不同分工。

  当他们把目光转移到下一场危机,我们就自动承担起为上一次危机收尾的工作。”

  “每次都是你们几个?”哈莉问。

  奥利弗道:“我们业务熟,能力也足够,哈尔、巴里、雷、鹰侠、扎坦娜,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当我们联合起来,还用上黑暗的手段,那些散人超级恶棍没一个能逃脱。”

  paused ,他又道:“而且这种事毕竟说出来不光彩,我们每做一次,心里压力就沉重一分.我们不愿把别的同伴也拉下水。”

  “可这些年你们做过那么多次,他们难道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也没想过告诉他们?”哈莉疑惑道。

  奥利弗表情变得奇怪,“大家不是蠢货,但大家只相信他们想要相信的、听到他们想听的。”

  超人拥有超级听力,他听到过无数秘密,但他从没听到“七人众”的黑暗行径。

  百特曼心思缜密,是正义联盟的智囊担当,拥有从细微weak spot 窥视案件全貌的能力,但他从没发现七人众的黑暗行径。

  他们只相信他们想相信的,只听到他们想听的

  哈莉神色复杂地沉默下来。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她就知道超级英雄的world 远不是超级英雄电影中描述的那么单纯,但她得承认,自己看低了他们,他们不仅拥有贯彻正义理念的决心,还有深入黑暗、守护光明的勇气。

  七人众或许以为她会审判他们,可听完他们的话,哈莉反而开始敬佩他们。

  同时,她对Bruce 也多了一丢丢的认同。

  他对超级英雄底线的坚持,似乎有了那么些道理。

  哪怕哈莉敬佩七人众,也不能否定他们越线太深,而且越来越没底线,甚至开始习以为常。

  奥利弗嘴上说“每做一次,心里多一分压力”,可哈莉清楚记得,第一次对光Academician 做的时候,他投了反对票,而且还是反对的主力。

  现在他却百分百坚定了这一想法,从反对派变成铁杆赞同派。

  当然,哈莉不会因此觉得他不对,至少目前他们还没犯下大错,而是一直在替正义联盟擦屁鼓,功莫大焉!

  问题是人生不止有过去,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

  过去不犯错,未来也能一直不犯错?

  连自己队友蝙蝠侠都能抹除记忆,还有谁比蝙蝠侠更让他们心有顾忌?

  没人了。

  只要守住底线,就真的能一直不犯大错。

  越过了底线,犯大错的几率会不断提升,或许一辈子也不犯错,或许很快便晚节不保。

   抱歉了,各位读者朋友,今天修改的内容有点多,耽误了发布时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