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04

  第1204章 恶魔的诡计

  “哈莉,你说说看,在幽灵之变中,我和内龙谁捞取了最大的好处?”埃崔根问道。

  “他结局凄惨,是因为碰到了我。如果没有我——”说到这,哈莉忽然愣住了。

  从内龙的表现来看,他似乎在谋划幽灵之力。

  先让路西法·欲望和复仇之灵融合;接着,他附体某位超级英雄夺取命运之矛;最后,用命运之矛分离路西法欲望和复仇之灵,他进入幽Spirit Physique 内,用命运之矛夺取幽灵的力量?

  可即便没有她,内龙也不会如愿以偿。

  命运之矛或许能压制复仇之灵,但最后选拔幽灵宿主的时候,哈莉敢肯定,复仇之灵变了,上帝的意志驾临了。

  在祂面前,连她都握不住手里的命运之矛,内龙铁定也只是一盘菜。

  “你知道上帝意志会干涉幽灵宿主选拔?”哈莉问。

  如果埃崔根知道这点,还故意诱惑内龙去谋划幽灵之力,那

  “没错,我知道。”埃崔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内龙的目的是什么,谋取幽灵之力?那太愚蠢了,复仇之灵是上帝的一部分,脑子抽了才想占祂的便宜。”

  埃崔根古怪一笑,“你还真猜对了,内龙就是想要上帝之力。

  但我知道上帝意志会降临,祂不一定知道。

  或者说祂之前心有疑虑,但利令智昏,被我骗了。”

  “内龙十分精明,精明到哪怕知道我要做什么,他也不动声色,只让我在前面趟雷。

  等到我亲自证明幽灵之力的确可以被strength of Taboo 压制,他才会正式动手。”

  “所以,一切都是伱的阴谋?”哈莉不掩饰脸上的怀疑,“我觉得你在吹牛,你没这种心机。”

  “最近几年内龙势头很猛,可你别忘了,地狱曾有三位撒旦,一位离开了地狱,另一位被睡魔封印在crystal ball 里,第三位呢?”埃崔根faintly said 。

  “这是你老爹蝇王别西卜的计划?你在配合祂?”这下哈莉真的被惊到了,“可地狱恶魔都知道,你和你老爹关系很恶劣。

  难道只是人前伪装,就为了等今天阴别人一波?”

  埃崔根摇头道:“有一点我无法否认,我和祂bloodline 相连,祂变强,我也跟着变强。

  祂得到地狱权柄,我也跟着喝汤。

  如果祂成为地狱唯一撒旦,那我将是地狱皇Crown Prince ,真正的撒旦继承人。

  但我确实恨祂,如果有朝一日有实力做掉祂,我不介意取而代之,自己做撒旦。”

  哈莉又惊了一下,“现在我对‘幽灵之变的真相’来了点兴趣,你详细说说。”

  “近几年内龙多次搞事,连阿斯莫度的天堂叛乱,都是祂在幕后操盘。

  越搞事,祂的地狱权柄越重。

  到幽灵之变前夕,祂已经凭实力达到‘半步撒旦’的realm ——这是我那苍蝇头老爹亲口所说。”

  埃崔根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那家伙之所以一直不回地狱,并非不想做撒旦了。

  事实上祂做梦都想君临地狱,成为ninth layer 地狱唯一Sovereign 。

  但一来祂胆子太小,有野心没气量,生怕回归后被杜马和雷米尔封印。

  二来,祂在人间还有别的谋划。

  看到内龙快速崛起,呈现出赶超祂的趋势,祂急了,也怒了。

  那时,祂终于想到我这个‘好儿子’。”

  “雷米尔和杜马的堕落,我老爹最先察觉,因为祂是同样掌握地狱王权的撒旦。

  内龙第二个知道,祂的权柄接近撒旦。越是这种时候,祂越容易冲动。

  我老爹一直在等最好的时机,终于,天堂传来幽灵辞职的消息,计划逐渐成型。

  我不用故意露出行迹,只要靠近内龙的领地,以祂的实力和警惕心,必然有所察觉。

  但祂不会立即出手,祂会好奇我打算做什么。

  等我亲自向祂演示strength of Taboo 夺取幽灵之力是多么容易,祂八成会生出野心。

  连我这个小喽啰都能做到的事,对‘撒旦内龙’而言更是手到擒拿。

  如此,祂便落入了陷阱。

  祂以为我的目标是幽灵之力,其实我和我老爹都不在乎、也没肖想过那玩意儿。要赢得赛跑第一名,不需要自己打破极限,只要干掉前一名即可。

  我们的目标at first 就是祂。”

  哈莉盯着他洋洋得意的脸庞看了好一会儿,叹道:“打死内龙都想不到你会谋划祂。”

  “我老爹也是这么说的,往日我给别人的印象就是个莽汉。”埃崔根said with a sneer 。

  “你为什么恨祂?你的老爹。”哈莉said curiously 。

  埃崔根低头看了眼现在的身体,外表看起来和本体没任何区别,但他自己知道,这是人类Knight 杰森的“凡人之躯”。

  “杰森·布拉德不喜欢和我合体,他觉得恶魔的力量会玷污他崇高神圣的Knight 荣耀。

  可我更无法忍受灵魂被束缚虽然,千年过去,我稍微不那么讨厌他了。

  但在最初,和Knight 杰森融合,绝非我本愿。”

  哈莉道:“我听上都说过,Legendary 法师梅林对你们施展了魔咒。

  为了对抗她的二姐——女巫王后摩甘娜,梅林需要力量,而你是魔君,力量足够,还正好是他同父异母的brother 。”

  梅林的情况和蕾切尔很像,都是Demon King 和凡人女子结合,生下innate talent 强绝的后代。

  “妮妙.”埃崔根face revealed a look of ridicule ,“她当然知道!

  当Knight 杰森无法忍受地狱魔力浸染肉体、灵魂的痛苦,在魔法实验室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时,那对cheating couple 正在门外客厅里卿卿我我。

  老梅林啃咬森林女仙脚丫子的tsk tsk 声,隔着一扇厚木门我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虽然上都真实年龄比梅林大,但那时候她还是森林女仙,外表为十五六岁的妙龄女孩,而梅林就像电视、电影里演的那样,是个弯腰驼背、皮肤皱巴巴的白胡子old man

  他们并非在少年时相恋,两人见面时梅林已经七老八十。

  更扯的是,一般少妻傍old man ,是少妻贪图old man 的金钱或权力。

  可上都做老梅林的情人,什么都不贪,纯粹是为了爱——上都自己说的,她欣赏梅林的才华,答应做他十夜情人,两人好过十回之后,就再不相见。

  就像上都过去结交无数情人一样。

  欢好十回并不代表他们只相处十天,他们相处了几年,但并非每次都pa pa pa .

  上都不图老梅林什么,老梅林傍上森林女仙却是别有心思。

  他想骗取上都青椿药剂的配方。

  定时服用青椿药剂,不仅能青春永驻,还能immortality 。

  若非陌客提醒,上都差点人财两失,被老梅林谋财害命。

  嗯,陌客现身,必要坑人。

  和上都的第一次见面,虽然坑得她魔力尽失、沦为技女,可他的目的其实是老梅林,梅林几乎被坑死——Eternal Seal 在荆棘丛中。

  埃崔根恨恨道:“梅林以bloodline 至亲的身份,将我骗到人间后,立即用array 把我捆住。

  他需要我的力量defy the heavens and change the fate ,对付摩甘娜女巫,改变卡美洛王国覆灭的命运。

  在魔法实验室,我就像低等劣魔一样被他折磨。

  这是莫大的羞辱。

  可他却美其名曰——用Knight 的崇高品德感化我,让我成为更好的人。

  法克”

  哈莉道:“你和梅林的烂事儿,我听上都说过,这和你老爹有什么关系?”

  “祂是我father ,我当然会向祂求助。当时我跪在祂的王座下,请祂解除我和杰森布拉德的魔咒。

  那苍蝇头不仅不肯帮我,还当众嘲笑我愚蠢无能。

  并赞扬祂的半人儿子聪明睿智、勇武双全,是真正的Demon King Crown Prince ”

  说着说着,埃崔根开始gnashing teeth ,表情狰狞。

  ”Ai, 恶魔就是小心眼,稍微被羞辱一次便要记一辈子。”

  埃崔根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为何借杰森布拉德的身体,和你在这谈天说地?”

  “你什么意思?”哈莉眯着眼睛问道。

  ——还能是什么意思?你比恶魔还要小心眼,这次不把事情和你解释清楚,八成会被你嫉恨一辈子。

  可即便是Demon Prince ,看到哈莉这表情,也不得不cautiously ,斟酌着用词,道:“首先,我们是朋友,我希望把事情和你解释清楚,消除误会。

  上次幽灵之变不是针对你,也不是不给你面子,故意对付你守护的Earth 。

  我要谋划内龙,奈何祂实力太强。

  哪怕面对你,我也不得不隐藏真实想法。”

  哈莉没说话,表情稍微好看了些。

  埃崔根也稍微放下心来,“其次,我在意你对我的看法,我不希望被你当成被内龙戏耍的小丑。最后.”

  他向她眨眨眼。

  哈莉愣了一瞬,就主动开启上Emperor’s Power 场,把两人笼罩其中。

  “我那死Old Ghost 爹盯上了你的好朋友约翰·康斯坦丁,祂的计划是拿下他的人头,完成前任两位撒旦都没完成的‘有羞必惩’恶魔法则。

  还记得不?

  在几年前,约翰·康斯坦丁同时羞辱了三位撒旦。

  哪怕路西法Your Majesty 离开地狱,他立下的恶魔法则依旧是地狱恶魔的supreme method 典。

  谁完成法典规定的惩罚,谁就能收获所有恶魔的认可。

  群魔的认可,即是地狱本源的认可。

  另外,祂完成自己的‘有羞必罚’,则代表路西法Your Majesty 和谎言之王彼列,永远失去向康斯坦丁报复、以清洗自己身上屈辱的机会。

  所以,祂这几年潜伏人间,并非单纯避开雷米尔和杜马。

  祂一边盯着地狱,打压势头正猛的内龙,一边勤练internal strength ,准备拿下约翰·康斯坦丁,上演Return of the King 的戏码。”

  哈莉叹道:“我得承认,先前有些小瞧你老爹,更小瞧你了。”

  “hehehe ”

  埃崔根明白她明白了自己的用意,粗狂的黄脸露出憨厚的笑容。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