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07

  第1207章 哈莉的担心

  Bruce 原本打算在结婚后,暂时将哥谭交给罗宾和少年泰坦,他则带着家人去欧洲度half a month 的蜜月。

  达米安的意外降临,扰乱了他的家庭和谐,也打断了他的计划。

  赛琳娜带child 和狗回到奎茵庄园的third day ,他也再次回到哈莉的“Martial God 培训班”,带着迪克、杰森以及达米安,father and son 四人。

  看到达米安本人时,哈莉凭空对他生出三分好感。

  因为就如赛琳娜所言,他和Bruce 小时候太像了。

  相貌与气质,让人恍惚间穿越了时光。

  “小子,认识我不?”

  和当初星火入伙一样,达米安也得先经哈莉一番调教,并为他创造专属的《达米安Divine Art 》。

  达米安和Bruce 同款的湛蓝眸子里有明显的警惕与戒备,似乎在防着哈莉忽然对他动手。

  这不是思想上的戒备,他明白她不会对他动手,纯粹是作为顶级杀手的本能。

  嗯,这位‘小Wayne ’和他爹不一样,是个真·杀手。

  身上的murderous aura 非常明显,一看就知道双手浸透了鲜血。

  “天下没人不识你。”小Wayne 简洁利落地说。

  “晓不晓得我和你外公的恩怨?”哈莉笑问。

  “那是你们的恩怨,与我无关。”小Wayne 不假思索道。

  “针对同一件事,不同立场的人会有不同看法。对我和雷霄古恩怨的看法,Shadow Warrior 有自己的版本,或许伱老爹也讲过‘Bruce 版本’,现在我先给你讲讲‘哈莉奎茵版本’,你想不想听?”

  小Wayne 迟疑了一瞬,“hope to hear the details 。”

  哈莉摆手道:“一点也不详,非常简单。你外公是地狱Demon King 三宫的仆人,我和三宫捉对厮杀,双方小弟各有损伤,你外公就是损伤之一。”

  小Wayne purse one’s lip ,道:“如果影Martial Artist Alliance 和忍者Master 真像你说的这么无关紧要,你没必要用最郑重、最残酷的手段对付他。”

  哈莉said curiously :“is it possible that 在Shadow Warrior 内部,我和你外公成了那种历史悠久、故事曲折、能拍摄八季连续剧的生死大敌?”

  “至少没你说的这么casually 。”小Wayne 道。

  哈莉looked towards 他右肩膀,一柄katana 背在身后,刀柄从肩膀处露出来。

  “你杀过人?”

  小Wayne 愣了一下,不明白她为何转移话题,但还是认真nodded 。

  “用刀?”

  他再次nodded ,“我习惯用刀。”

  “杀了多少?”哈莉又问。

  小Wayne 眸light flashed ,“数量太多,记不清了。”

  “挺狂嘛,有百人斩?”哈莉笑吟吟道。

  “你想说什么?”小Wayne frowned 。

  “那么多人都是被刀砍死的?”

  “我精通258种杀人技法。”小Wayne 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自豪。

  “generally speaking ,你会选择那种方法杀人?”

  “用刀,因为更方便、更简洁.”小Wayne frowned :“话题扯得太远了,或者,我们进入了martial skill 考察环节?

  我听迪克说,你会在详细了解我的特点之后,为我专门创造一套cultivation technique 。”

  哈莉道:“算是进入考察环节,不过你外公的话题也在继续。

  你习惯杀人用刀,因为方便。

  问题是,你外公无法a killing blade 死,你的258种杀人技法,对他都不管用。

  我之前说了,他的主子是三宫魔。

  当时三宫魔还没被我用‘口水’喷死。

  即便我挖走雷霄古的LS路之池,他也能依靠三宫的力量,打造第二座不死之池,然后死而复活。

  唔,现在Shadow Warrior 内部,有没有开辟新的LS路之池?你外公是怎么复活的?用之前剩下的池水,还是三宫那bastard 阴魂未散?”

  小Wayne 低着脑袋,沉默下来。

  首先,他明白了“Demoness 哈莉”的意思,把他外公砌成马桶不是重视他,而是怕他复活又跑到她面前作妖,恶心她。

  那便干脆恶心他。

  其次,话题是他外公,可Demoness 哈莉说着说着,注意力就发生转移,此时更是对“三宫魔疑似未死透”looked thoughtful ,证明她真不在意忍者Master 。

  他心里生出一种挫败感。

  从小在外公身边长大的他,无数次见到众Shadow Warrior 对外公的敬畏。

  耳濡目染他的强大的他,刚下山就遇到当头一棒,人都有点懵。

  “OK,我这版‘雷霄古故事’差不多讲完,再来说说你。”哈莉将三宫魔可能没死透的想法抛诸脑后,继续眼前的调教工作。

  ——失去本源的三宫即便活着也没啥威胁了,她在快速成长,如今都101级了,三宫呢?如果活着,他能维持恶魔公爵的realm 不?

  “是我演示自己的martial skill ,还是你和我交手?”小Wayne 握住刀柄,眼神有些be eager to have a try 。

  “martial skill 放在后头,先说说你这个人。面对突然多出来的爹,有什么感想?”哈莉said curiously 。

  “这与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有关?”小Wayne 不想谈这个话题。

  “当然,Martial Dao Will 就是思想的延伸。”武Divine King 一脸认真。

  小Wayne 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用眼角余光瞥了远处努力训练的Bruce ,“对他而言,我是突然跳出来的,但对我,他不是。

  蝙蝠侠刚出道时,我就知道他是我father 。”

  “你认同他的理念吗?或者说,你了解过他的理念不?”哈莉又问。

  达米安indifferently said :“我知道,他的理念就两条:1,对犯罪决不妥协;2,坚守不杀人的底线。

  说实话,我首先不觉得他的事业有多伟大。

  蝙蝠侠的存在并没对哥谭造成多大的改变。

  其次,我不理解他为什么不杀掉自己的敌人。

  如果他真想解决哥谭的犯罪活动,杀掉敢犯罪的人更直接、更高效。”

  “唔,等到某一天,你发现蝙蝠侠的伟大,并完全认同他的不杀理念后,我会劝你坚持现在的想法。”哈莉道。

  “如何?”

  两个小时后,Bruce 穿着湿漉漉的练功服,一边擦汗一边走过来问。

  达米安这会儿刚拿着《达米安heavenly blade 秘录》离开。

  “我发现他的神情变了,减少了桀骜不驯和高傲自大,看你的眼神多了真正的敬畏。你们说了什么?”

  哈莉said with a smile :“说什么都不管用,得打一场。他说自己Blade Technique 了得,我便让他砍了半小时。”

  她伸出左手中指,“就这根指头,让他随便砍,但凡砍伤了,或者砍到手指肚之外的其它部位,都算他赢。”

  那一刀又一刀,不像是砍在哈莉手指上,而是砍在达米安自己的自尊心、自信心上。

  半小时后,哈莉手指肚连个红痕都没用,他却累得gasping for breath 。

  101点防御,一个普通child 当然破不了防。

  以哈莉神速力防御专长带来的动态视角,他的动作慢得像蜗牛爬,无论剑术多精妙,最终刀刃的落点都只会是她的手指肚。

  “你觉得他人怎么样?”Bruce 眼中带着期待和忐忑。

  “还不错。”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怎么不错?”

  “虽然从小killing people like scything flax ,但没被Shadow Warrior 有毒思想洗nao,很难得。”

  “killing people like scything flax .”Bruce 脸颊肌肉紧绷,“这是我的责任,我没照顾好他。”

  “你该为很多事负责,唯独他不是。他有mother ,他的mother 有好好照顾他的责任。”

  Bruce 道:“他这次来哥谭,既不是他自己的想法,也没得到雷霄古允许。

  塔利亚径直将他送到前往哥谭的飞机,然后给Wayne 庄园打电话。

  我猜这就是她在履行做个好mother 的责任吧。

  让达米安离开Shadow Warrior ,趁他还没被彻底改造。”

  “你愿意把前女友想成心存善念的慈母,我没意见,但赛琳娜肯定不会同意,你打算如何处理这起糊涂案?”

  哈莉both hands crossed near chest ,意味深长道:“她对你的不满,不是达米安本身。

  对所有人都不信任的你,竟然不愿为她和海伦娜去怀疑达米安,这才是重点。”

  Bruce purse one’s lip ,道:“我相信自己的感觉,也相信自己看到的——达米安注视海伦娜的眼神中没一丝恶意,只有好奇,和亲近她的渴望。”

  “brother 眼计划,也来自你的感觉?”

  Bruce pupil shrink 。

  “赛琳娜怎么又.她答应过我,一定会保密。”

  老婆一回娘家,就成了娘家人。

  Bruce 皱眉抱怨一句,又严肃道:“brother 眼只是一颗间谍卫星,暗中监视超能力者,没什么奇特的。”

  哈莉盯着他的双眼,“真的?”

  “为什么怀疑?”Bruce 眼神没有躲闪。

  “我本想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但现在你不肯说实话.”哈莉迟疑片刻,见周围人都离得较远,就直接道:“我知道你知道了瞭望塔,苏迪布尼,光Academician 。

  不仅我知道,光Academician 现在恢复记忆,大部分超级恶棍都知道‘九人众’对‘光Academician 们’做过什么。

  偏偏在正义联盟,你们一个个装聋作哑,cover one’s ears whilst stealing a bell ,羞于启齿,难以自处.”

  Bruce 脸色变得阴沉凝重,“既然你知道了,那你更应该明白‘brother 眼’的必要。他们需要被监控!”

  “你没权力监控他们,你breakthrough 了底线。超级英雄只有‘行善权’,监督权在Heavenly Eye 会,我作为Heavenly Eye 会理事长,已经审查过‘九人众之事’,并做出裁决——光Academician death cannot wipe out the crimes ,活该!”

  “我没越权,Heavenly Eye 会有监管超级英雄活动的权力,并不代表超级英雄没有内部自查的权力。”Bruce 坚持道。

  “好吧,审查权先放一边,咱们只聊brother 眼。既然brother 眼因为‘九人众事件’被打造,就说明它绝非普通的间谍卫星。

  间谍卫星解决不了滥用能力的英雄或恶棍,它必然拥有强大的力量。

  这正是我担心的,如果它的力量失控,Earth 当然会迎来一次危机.”

  哈莉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不过,我和你在这扯淡,不是担心什么危机。

  即便它成为危机,值得百分之几个达克赛德?

  我在担心你。

  九人众事件只有你是真·受害者,但这个过程中,你承担的痛苦和折磨,远不如另外七个人。

  因为愧疚和自责。

  如果brother 眼计划出问题,受害者将是正义联盟和the entire world 。

  when the time comes 你会因为愧疚和自责,承受多大痛苦?”

  “谢谢.”Bruce 迟疑半响,道:“我向你承诺,这次我不会一意孤行。

  现在我虽然向大家瞒着brother 眼计划,但之后技术成熟,我会对正义联盟公开至少向七人众之外的戴安娜、超人、琼恩、钢骨公开。

  我绝不会把权力集中在自己一个人身上。

  到那时,就连我本人也处Brother Yu 眼的监督之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