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08

  第1208章 又一位堕落者

  赛琳娜刚结婚就和丈夫分居的事,在超级英雄中引起不小波澜。

  达米安加入“Martial God 培训班”的周末,超级英雄太太团就再次在奎茵庄园团聚。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听赛琳娜讲完达米安的事,哈尔的“绯闻女友”卡萝尔首先评价道。

  她的话里带着深重的怨气,大家都听出来了。

  “其实也还好啦.”赛琳娜勉强挤出一个看着不勉强的笑容,“Bruce 和塔利亚并没多少感情。

  当年没多少情,现在更是只剩面子情。

  当然,不排除塔利亚本人可能还对Bruce 有所眷恋。

  我之所以搬回来,主要是对达米安不放心。

  他来自影Martial Artist Alliance ,从小被当成assassin 培养,mother 是嫉妒我的塔利亚,外祖父是恨透奎茵庄园每个人的雷霄古。

  不过经过几天观察,我发现他确实是个好child ,对我不算恭敬,也没敌意。

  他还特别喜欢海伦娜。

  海伦娜也喜欢他。

  三天前的下午,海伦娜得到我的允许,第一次喊达米安big brother 时,她就欢快地围着达米安转,‘big brother big brother ’地叫个不停。

  达米安虽然有些放不开,cheeks slightly red ,眼神躲闪,但我能看得出来,他眼底、脸上,都是和海伦娜一样的单纯喜悦。

  他绝对不会伤害海伦娜!

  所以,我打算过两天再搬回去。

  唉,怪我没和你们说清楚,害你们担心我,还特意带着礼物来看我.”

  露易丝、艾瑞斯几女还好,听完她的长篇大论——论证自己很幸福、无忧愁,都露出开心的笑容——表现得很替赛琳娜开心。

  可刚才还打算和赛琳娜同仇敌忾的卡萝尔,有些被打脸,脸上的表情快绷不住了。

  赛琳娜悄悄用眼角余光瞥了她一眼,看到她脸色微黑,心里也觉得挺过意不去,但她真的不想成为“太太团中最凄惨的那个人”。

  speak frankly ,在太太团来探望她之前,她并没考虑过近期就搬回Wayne 庄园。

  当了几天Wayne 夫人,又回来住了几天,赛琳娜尴尬发现,“Wayne 夫人”并不能带给她多少快乐.不是Wayne 夫人不快乐,而是这个身份带来的束缚和负担挺大的,降低了Wayne 夫人的快乐。

  可为了避免被众英雄太太同情怜悯的尴尬和丢脸,立即回去做Wayne 夫人似乎成了最好的选择。

  所以,她只能在心里对卡萝尔说声抱歉了。

  她不蠢,既然卡萝尔当众抱怨“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必然是哈尔最近又出问题了。

  她应该安慰小姐妹,和她一起批判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但不能是今天,不能在她刚结婚就分居的特殊时刻。

  那会让大家觉得她最可怜。

  露易丝敏锐发现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立即语气自然地转换话题道:“今天早晨,我看到《哥谭时报》上有一条关于简的新闻,上面有她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的照片,说她在阿卡姆疯人院被狱友殴打、折磨,很凄惨。”

  “我也看到了。”黑妹艾瑞斯叹道:“我简直无法想象她在疯人院都经历了什么,现在又是什么样的状况。

  雷不是把财产都捐给疯人院,让他们好好照顾简吗?”

  “如果没阿卡姆疯人院的照顾,她被人打死都没人知道。现在至少可以确定,狱警和医生拉架了,阻止犯人们继续折磨简。

  另外,他们还允许消息传出,让简的家人去探望她,表现出了友好的态度,雷的钱没白花。”赛琳娜很“专业”地分析道。

  “有没有人去看望她?”动物侠的老婆爱伦·贝克露出关切的神色。

  露易丝摇头道:“看到新闻的immediately ,我便给疯人院打电话,结果发现这些天,简连一位访客也无。”

  “雷究竟去哪了?”红发媚拉问道。

  几年过去,她不仅早已嫁给海王,连child 都生了一个。

  “没人知道,可能早离开这个宇宙。”

  “她的家人呢?”媚拉又问。

  露易丝叹道:“她的事闹得太大,她父母遭到巨大的舆论压力,甚至被网暴、被电话恐吓,现在已经搬到国外。

  我好不容易联系上他们,他们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很明显——以生下简那样的女儿为耻。”

  几女沉默下来。

  没人主动提议去探望简·罗琳。

  既然赛琳娜状态很好、不需要安慰,太太团在庄园吃过午饭后就没多留。

  大超从天而降,Princess 抱着露易丝离开。

  动物侠化身大鹰,驮着老婆飞走。

  闪电侠接到电话,声音都没从艾瑞斯的话筒里消失,就已经出现在大家面前。

  卡萝尔尴尬了,她无法呼叫哈尔。

  即便呼叫,也不一定能保证成功。

  她是坐飞机来的。

  作为费里斯航天公司的女总裁,她有专门的湾流G800。

  可现在太太们当众撒狗粮,她怄啊!

  “卡萝尔,我用阿基米德飞艇送你回去吧。”赛琳娜谨慎地suggested 。

  她甚至不敢在脸上露出太明显的情绪,免得刺ji到好姐妹,还可能被误会。

  好吧,如果卡萝尔真在她脸上看到同情,也不是误会。

  因为赛琳娜真的有些替卡萝尔感到心痛了。

  卡萝尔人长得漂亮,出身名门,还特有教养,和哈尔也是childhood sweetheart 。

  她为公司总裁的千金,他为公司员工的儿子.

  现在她继承家业,成为CEO,依旧深爱着他,他为什么不懂得珍惜呢?

  “不了,我会留在哥谭参加一场商业谈判。”卡萝尔拒绝了赛琳娜的好意,乘坐汽车离开了奎茵庄园。

  半小时后,私人飞机的专属休息室里,卡萝尔趴在枕头wu wu 哭泣。

  ——她成了太太团里最惨、最被人同情的那个人。

  她嫉恨、嫉妒.

  “sou! “

  正当她情绪沸腾时,一点purple light 犹如幻影,穿过机舱外壳,出现在宽敞的休息室内。

  卡萝尔直觉right hand 食指传来一阵温热,接着就听到机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智慧生物已锁定,2814扇区银河系·太阳系·Earth 人类卡萝尔·费里斯,伱心中激荡的爱意被星蓝石感知,欢迎加入紫灯Legion 。”

  看着手上闪耀purple light 的灯戒,卡萝尔先是目瞪口呆。

  待接收完传入脑海的信息,她的表情立即变得恍然。

  “惊怕迷惘两心连,至黑之夜难独眠。纤指入戒换妆颜,世间孤爱purple light 填!”

  她subconsciously 念出这句话——紫灯Legion 的誓词。

  “嗡~~~”

  璀璨purple light 从灯戒扩散到她全身,身上的白衬衫、black 铅笔裤被purple 制服取代。

  purple 过膝长筒靴,露出小腹、胸部背部镂空的三角裤连体衣,头上还戴着一圈王冠。

  姐成了女王,自信放rays of light 。

  真的在发光,全身亮起purple light 。

  “哈尔~~~”

  卡萝尔握紧拳头,脸上没有浓情蜜意,只有怨恨与暴戾,“我会让你后悔的。”

  三天后,化名“星蓝石”的卡萝尔,袭击了正在救人的绿灯侠哈尔,让他救人失败,两名民众死亡。

  一周后,星蓝石帮助一对雌雄大盗逃脱警察追捕,还顺手击杀三名警员。

  half a month 后,已经连续犯下25起案子的卡萝尔,被正式定义为“超级恶棍”。

  “为什么会这样?”

  奎茵庄园,哈尔holding head ,神情沮丧地干嚎。

  哈莉道:“Red, Orange, Yellow, Green, Blue, Indigo, Purple ,七种光谱,绿灯情感光谱中正平和,对灯侠的影响最小,而左右两端代表的情感最极端,灯侠被影响得最严重。

  这道理不用我说,你肯定明白。

  从卡萝尔犯下的案子中也能分析出这个结论,她只会为三类事犯罪:第一,惩罚背叛爱情的人,无论男女,谁负心薄情就杀谁。

  堪称‘负心者之敌’。

  第二,洗nao‘不懂爱’的女人,25起案子中,有6起洗-脑案,被害者皆为女子,都是没有男女情人,一心搞事业,或者对性没任何兴趣的。

  被洗nao后,她们都成为情感充沛的几乎变成花痴,脑子里全是情情爱爱。

  唉,太极端了。

  第三,卡萝尔恨你,喜欢折腾你,从而间接犯罪。

  爱有多深,恨有多浓烈,你胡搞,你活该。”

  “哈莉,我发誓,没在外面瞎搞!”哈尔excitedly said 。

  “那卡萝尔为什么觉得你是heartless man ?”

  “她误会我了。”哈尔想了想,“大概我最近太忙了,2814扇区需要我照顾。银河系内部,塞纳冈和兰恩文明的谈判还在继续”

  “不对吧。”赛琳娜said with a sneer :“就在一个月前,有个外Old Xing 相好找到Earth ,找你叙旧,顺便击杀卡萝尔,差点把她杀死。”

  “你说‘魅星洛兰’?她.我承认和她有过一段感情,但早分手了,甚至在我成为时魔之前,那时我的正牌女友都不是卡萝尔。”哈尔委屈道。

  “渣男!”赛琳娜越发气愤。

  “紫灯太邪门了,为什么卡萝尔会被选中,是不是紫灯Legion 的阴谋?”Bruce 怀疑道。

  “为什么这么想?”哈尔惊愕道。

  Bruce said solemnly :“紫灯Legion 的controller 为扎马伦人,也即是小蓝女人。

  这几年你在绿灯Legion 中权力、声望日益加重。

  甘瑟几乎失去话语权,最近更是带着幼儿小蓝人离开欧阿,不知去向。

  会不会是小蓝人通过卡萝尔,扰乱你的心神,打击你的威望?”

  “无论是不是小蓝人的阴谋,卡萝尔能使用灯戒,至少说明她有被选中的资格。”哈尔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你来找我,想让我做什么?”哈莉问。

  她觉得卡萝尔成为紫灯,或许有小蓝人顺势而为的缘故,但哈尔才是主因。

  不仅是情感问题。

  更因为他们两长期近距离接触,卡萝尔的肉体到灵魂,都被情感之力浸染,变得更容易接纳情感能量。

  这是有理论依据的,首先就是老绿灯侠父女。

  另外,哈莉就是通过胖头力量对海伦娜的浸染,帮她提升绿灯侠innate talent 。

  不过事已至此,讨论原因没多大意义,卡萝尔已经沦为超级恶棍。

  超级英雄太太团似乎有沦为恶棍之巢的趋势?

  “卡萝尔是我的责任,我会负责盯着她,但我担心简罗琳之事重演。哈莉,你觉得该如何预防?我不想成为第二个雷。”哈尔苦涩道。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