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15

  第1215章 圣音塔

  海边。

  “当日我明明用了掩盖气息的array ,你怎么破解的?”渣康吐出一个烟圈,said curiously 。

  这是自“天堂审判日”之后,两人第一次单独见面。

  之前都有别人在场。

  “一柄剑落在剑术不同的剑客手里,可能粗笨犹如木棍,也可能一剑划破world 。天堂战册也是一件武器,我就是highest 的剑客。”

  “我知道你厉害,但我的问题是,你厉害在哪里。”

  “我太厉害了,完全不明白伱的魔array 强在哪,也就不懂自己厉害在哪里。”哈莉道。

  渣康无语。

  好一会儿,他解释道:“狗能寻找目标,靠的是嗅觉,它能闻到最细微的气味。

  天使、恶魔之所以能被它们的‘Boss ’找到,也因为他们身上时刻散发可被鉴别的‘味道’。

  可以把气息当做‘气味’,如果一个item 没有气味,鼻子再敏锐的狗也寻不到。

  我的array 能把气息引导到起源墙,equivalent to 把人藏在宇宙之外。

  不存在气息,无法被查找。

  所以我信心十足,甚至be eager to have a try ,期待天之声碰一鼻子灰。”

  哈莉道:“天堂战册犹如一柄剑,你可以用起源墙阻挡它,但起源墙对我无效,当我持有那柄剑,哪怕它之前没有破墙之力,也能一剑劈开起源墙。”

  渣康深深看了她一眼,“如果你没说谎,那现在的你几乎比所有Demon King 、Divine King 都更terrifying 。

  连起源墙都压不住你,这个宇宙的规则.对了,你和我说实话,契约法则对你有效不?”

  哈莉认真道:“当然有效,我无法以任何方式背誓。”

  渣康定定看了她一会儿,又问:“代价规则呢?”

  “连契约规则,我都违背不了,even more how 更基础的代价规则?”哈莉的表情还是和之前一样认真。

  不等渣康继续打探她的老底,哈莉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置那对那三个?”

  “你是天堂War God ,我只是戴罪之人。”渣康helplessly said 。

  “如果不是为了你,他们早在圣炎之下burn to ashes 。”哈莉盯着他的双眼,coldly said :“我给你面子,又给你里子,因为你,我才把事情闹大,闹得Earth 人人皆知。

  人人皆知,天堂就无法再对他们悍然绝杀。

  这道理我解释过,你肯定也明白,所以别装傻,他们是你的责任。”

  渣康吐出烟屁鼓,看着远方海浪从海平线上滚滚而来,击打在礁石上。

  浪花碎玉似的乱溅开来,white 的泡沫凌乱地上下起伏,犹如他此时的心情。

  “如果我说之前压根不认识他俩,帮他们纯粹一时好心,你believing or not ?”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你和他们是多年老友,或是刚相识;是一时心善,还是别有目的都不重要,我不在乎,只要把他们搞定就行,搞不定就不行。”

  “天之声怎么说?”渣康问。

  “天之声最初的意思是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death ends all one’s troubles ,现在它让我搞定、搞好这件事,搞不定、搞不好,就让我倒霉。”

  “昨晚的宴会上,你还对众人暗示要建Devil Subduing Tower ?”渣康probed 。

  “糊弄那老太太的。”

  “你还对宇宙名记露易丝说,上帝仁慈善良,曾有Archangel 也堕入爱欲,被祂亲自救赎。”渣康又道。

  哈莉语气轻蔑,“扎乌列什么身份,泰利又是什么身份?”

  “你说上帝之下,All living things are equal 。”

  哈莉nodded 道:“没错,我说了,但我自己也在上帝之下,没资格对上帝之下的所有人一视同仁。”

  渣康hesitantly said :“天使泰利和魅魔艾莉都非同一般,他们要么天命特殊,要么innate talent 奇怪,对你应该有点价值。”

  哈莉脸上的冷漠稍微松动,“什么价值?”

  渣康立即察言观色:这家伙还是老样子,道义和关系都说服不了她,唯有利益永恒。

  “艾莉是个风月场上的老手,却被泰利的纯粹打动,这不一般。

  泰利沉醉于艾莉布置的香艳欲场,依旧纯粹不受污染,这很不一般。

  泰利如此纯粹的天堂warrior ,被艾莉稍微acted coquettishly ,就lost self-control 地当场乱搞,艾莉的魅惑术非同一般。

  泰利和艾莉生下的child ,竟如此‘禁忌’.别说你没见过其他‘杂种’,他们有那种imposing manner 、气息?”

  普通民众知晓的“天使搞Archfiend 肚皮案”,似乎只泰利和艾莉一起,但天使或恶魔乱搞的事,这些年来并不罕见。

  在午夜老爹的酒吧,可以寻到各类“杂种”,天使和恶魔算少,恶魔和人很多,还有妖精和人、妖精和恶魔、天使和妖精

  那些杂种身上或多或少都带有禁忌气息,所以,他们需要被加百列统一管理。

  但哈莉从未见过禁忌气息如“little bastard ”那么强的。

  所谓“strength of Taboo ”,就是不该存在、亵渎上帝的力量。

  比如,朗基鲁斯之枪。

  它伤害了耶和华的儿子,是妥妥的亵渎,极大的亵渎。

  越是亵渎,strength of Taboo 越强。

  “泰利和艾莉做了什么,strength of Taboo 竟这么强?”哈莉疑惑道。

  “大概因为他们什么也没做。”渣康拿出Zippo火机,点燃一支丝卡香烟,faintly said :“你不觉得泰利和艾莉的结合,是对所谓天堂light and dark 、善良与邪恶教义的一次fiercely 打脸吗?

  泰利和艾莉,一个是主的仆从,一个是亵渎者,是完全对立的存在。

  但他们结合在一起,竟如此和谐美好。

  是不是很嘲讽?

  可谁敢嘲讽老上帝,谁就活该被烧死,活该他们爱的结晶会是禁忌。”

  哈莉想了想,道:“我们做个交易,你帮我搞定一个人,我帮你搞定泰利一家.”

  三天后,哥谭。

  曼哈顿市区,天堂山cathedral 。

  “和那天在伦敦一样,消息传出,市民、记者、各路up主、网红直播,都围了过来。”white 大理石广场,吉米·奥尔森扛着摄像机,在拥挤的人群中唉声叹息。

  “今天不一样,我们有采访许可证。”露易丝一边往前走,一边拿出化妆盒,对着镜子慢条斯理地补妆。

  她不怕拥挤,哪怕“圣音塔”的新闻昨天便传播开,导致今天cathedral 来了几十万人。

  cathedral 容纳不了几十万人,但周围的街道和广场,到处都是人。

  全Earth 人民都知道“禁忌之恋”的案子,也都在关注这个案子。

  现在案子似乎有了结果,他们当然想亲眼见证“宗教史上的Legendary ”。

  “露易丝,你快点,佩里已经第三次催促了,直播得马上开始。”克拉克回头说道。

  嗯,他像一头拉车的Old Huang 牛,张开双臂,轻松拨开靠近的人,为身后悠然自得的老婆提供一片宽松空间。

  “好吧,吉米,准备开始。”露易丝收起化妆盒,拿着话筒走到镜头前,端庄大气的脸上只剩淡淡的职业化微笑。

  “观众朋友,大家我,我是露易丝.”

  简短的开场白之后,露易丝立即进入正题,“昨天中午,天堂山教堂在门外贴出公告,宣布要在原来钟塔楼的位置修建‘圣音塔’,专门关押堕天使泰利。

  也即是,轰动全球、并将持续对基督信徒造成巨大影响的‘禁忌之恋案’马上迎来first round 审判。

  目前还不知道艾莉的结局,但泰利似乎要永镇圣音塔。

  大家可以看到,广场上挤满了人,有市民,也有梵蒂冈和world 各cathedral 赶来的神职人员。”

  吉米立即转动方向,镜头平滑地来到天堂山cathedral up ahead ,那里有一尊雕像——张开翅膀、手扶大剑的天使。

  天堂银雕像下方,跪俯了三百多位穿red 、black 、white 神父袍的教职人员。

  从服装和祈祷的礼仪上看,他们绝非来自同一个sect 、同一间教堂。

  但他们的表情都一样的庄严肃穆,轻声诵念《圣经》,对周围喧嚣人群和记者视而不见。

  就在镜头拍摄的短短几十秒,又有十多位神父加入祈祷的队伍。

  民众见他们走过来,也都obediently and honestly 让出位置。

  “神父,能问一下您来自哪里吗?”露易丝把话筒对准一位亚裔神父。

  那位神父还未加入祈祷队伍,身后跟着一群亚裔神父。

  “喔,原来是莱恩记者,你真漂亮思密达!”那中年神父eyes shined ,兴奋道:“我来自大韩民国,为天堂教Sect Lord ,请叫我‘朴正经’。”

  露易丝frowned ,这家伙看她的眼神不像个神父,似乎有点淫邪?是她太敏感,还是.

  “朴Sect Lord ,请问您对‘禁忌之恋’一案有什么看法?”她稍微退开半步。

  朴Sect Lord 上前一步,理了理领口,圆胖的脸蛋似乎在冒red light ,“我完全相信天堂War God 的判断,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说什么我都坚定不移地支持。

  她是我的信仰之光!

  我们天堂教专门为她开辟了主神位,我还为她编写了《哈莉经》,莱恩小姐,您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这是我的名片。”

  塞名片的时候,那fatty 还搔了搔露易丝的手心。

  边上克拉克嘴唇紧抿,眼镜后的蓝眼睛差点红了。

  露易丝见惯了世面,虽然恶心,但没发作,也没表露出来。

  只是在镜头挪开的时候,她关闭话筒,小声对老公道:“查一下那个天堂教,我怀疑它是个邪教组织,你得为民除害。”

  克拉克gently nodded 。

  “你看那边,是不是约翰·康斯坦丁?”露易丝低呼道。

  克拉克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silhouette ,咖啡色巴宝莉经典款风衣,头发凌乱,低着脑袋,正靠向人群中携儿带女的一家四口。

  “咦,是芭芭拉·戈登,难道”克拉克looked thoughtful looked towards 另一个风衣男,“他们怎么凑到一起了?”

  “轰~~~”

  cathedral 左侧的钟楼,忽然火光四起、轰然倒塌,残砖断瓦却没四散飞落,还飞在半空,便消失无踪。

  广场上众人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什么情况?”露易丝疑惑道。

  克拉克眯着眼睛,缓缓道:“大概钟楼被爆破了,爆破的瞬间,那片空间被拉到阴影界。圣音塔要降临了。”

  tone barely fell ,原本钟楼的位置猛然亮起璀璨的holy light 。

  一座30米高的金属塔楼出现在众人眼前,出现在物质界。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