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22

  第1222章 抢收庄稼哟

  dc宇宙是对正统cultivator 极不友好的world 。

  首先,力量早被大佬们瓜分,宇宙中能量倒是很丰富,但都有主人。

  只要想超凡,就难以避免地背上沉重的债务。

  一辈子也无法还清的债。

  其次,即便cultivator 身具主角命格,靠一路fortuitous encounter ,暂时解决魔力债务的问题,最终达到Cultivation 的“第一座峰顶”——成神,又会遇到身体素质跟不上魔力强度的难题。

  简单来说,身体作为容器,无法承载Spiritual God 的Divine Force 了。

  身体素质不仅指fleshy body strength 。

  不是cultivation 硬功,impervious to sword and spear ,就一定能提升承载魔力的上限。

  比如,可乐灌了大量气体,装它的瓶子要承受极大的压强,如果用塑料袋装可乐就会爆。

  此时对瓶子的要求是tenacious 、坚固。

  如果要装硫酸,塑料瓶会被融掉,不行,易拉罐也不行,可以用玻璃瓶。

  如果装的液体一会儿温度800度,一会儿零下100度,玻璃瓶也扛不住,反而要用航天金属打造的瓶子。

  此时对瓶子的要求是“特殊”材质。

  魔力就是可乐和各类酸、碱的总和,它既要求身体强度足够,最好有超人的Iron Body ,又要求fleshy body 能耐得住各类High Rank 魔力的侵蚀。

  比如,艾薇原本是血肉之躯,但体力魔力越来越多,等级越来越高,肉体逐渐能量化,物质属性降低,能量属性增加,血肉几乎成为万物之绿的一部分。

  万物之绿是Earth 植物力量的总和。

  成为万物之绿的一部分,就是变成植物,变成“木头人”。

  所以艾薇被赛琳娜调侃为“树人”。

  如果在Xianxia World ,抛弃肉体,以能量态的Primordial Spirit 存在反而是主流,比血肉之躯更好、更舒坦。

  奈何dc宇宙的能量都有主人,把自己练成纯能量的Primordial Spirit ,不是等于把自己做成一道美味佳肴吗?

  所以dc宇宙的法师在成神后,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good luck ,自己身体这个“瓶子”,刚really strong 度足够,还刚好不受魔力侵蚀。

  这种法师数量还不少,他们多为神眷者。

  不是他们挑能量,而是拥有某种能量的Spiritual God ,挑中拥有某种身体innate talent 的他们。

  比如,thunder 沙雕比利,比如老沙赞本人。

  唔,老沙赞不是被挑选。

  他运气更好,找到“偷Divine Force 属性不用担责”的奇点魔咒,专门偷适合自己身体的力量。

  second 情况更常见,在身体承受不住时,Spiritual God 把所有Life Essence 、Cultivation 经验、魔力神性,统统融入用一辈子的magic item 里。

  比如命运博士的头盔。

  那头盔N金属打造,内藏Divine King 纳布的一切力量和智慧。

  又比如渣康的打火机。

  也是用N金属打造。

  如果未来渣康成为Spiritual God ,他可能会变身成一个打火机

  当然,渣康如今对魔力很谨慎,都Great Grandmaster 了,魔力总量还和学徒差不多。

  他未来可能和老沙赞一样,拖着残破不堪却无法割舍的苍老身体一直苟活下去。

  不过如今dc多了哈莉这个奇葩,法师们又多了一条出路:找她借债,用她的“防死dc宇宙一切力量的”Divine Force ,防御魔力对fleshy body 的侵蚀。

  这是后话,未来或许有法师走第三条路,但圣甲虫雕像的主人,显然没机会了。

  蓝甲虫的甲虫雕像,就是古老Spiritual God wizard 意外“捡到”从天而降的外星科技造物,以它为原材料打造成的专属Divine Item 。

  和纳布很像。

  纳布的头盔就来自数万年前,降落在古埃及的一艘塞纳冈外星spaceship 。

  就是如今和兰恩人争夺银河霸主地位的塞纳冈文明。

  别看纳布和老沙赞现在牛皮哄哄、傲视群雄,但在当年,他们只是鹰侠鹰女的小弟(臣子)。

  N金属属于第九金属,比天堂银,比八大Divine Domain 内所有神性金属都高一个等级。

  N金属可以让被它力量浸染的人灵魂不朽,灵魂带着记忆无限转生。

  鹰侠鹰女便是这么来的,他们在宇宙中生存了无数万年,甚至做过氪星人,直到古埃及时代,他们终于转生到Earth 。

  之后Earth 像是产生某种只进不出的吸引力,未来的岁月,他俩的灵魂始终留在Earth 。

  “圣甲虫给泰德的启示是什么?”

  哈莉不信老沙赞的话,既然这枚圣甲虫是Spiritual God wizard 的本体,它需要急吼吼离开蓝甲虫?is it possible that 泰德死后,它会永远被埋藏在某个角落?它自己能动!

  而且,如果要警告他,why not speak frankly ?

  她觉得,圣甲虫和沙赞wizard 两个老阴比,在为泰德设置“天命终结、命不久矣”的命运。

  不是祂们给他启示,而是用他实现祂们想要的未来。

  “他没和你说吗?启示只有三幅画面,幽灵,mysterious 女士,莱克斯·卢瑟。”老沙赞道。

  “什么意思?”

  老沙赞支吾道:“要靠他自己领会。”

  哈莉盯着他的老脸,道:“你想不想要‘上帝下凡’的力量?”

  老沙赞愣了愣,“什么意思?”

  “你只回答想不想。”

  “傻子才不想。”

  “那行,今天我给伱一个比天还大的恩德,”哈莉指了指自己,“来拿吧,从我身上拿走上帝下凡的力量。”

  “如果我去拿,你会不会反抗?”老沙赞古怪道。

  “我会把你打死。“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

  “这算什么恩惠?说了等于没说,简直是调戏人。”

  “是呀,这算什么恩惠。明知道泰德无法理解,还硬说是给他的启示,自以为世外expert ,指点迷津、施加恩惠。你说,你们是不是在调戏他?”哈莉讥讽道。

  被当面拆穿小把戏,老沙赞心里依旧波澜不惊,但脸上还是得露出尴尬之色,表示自己很羞惭。

  “你已经拿到圣甲虫,是不是该离开了?我这边马上有重要事要做。”

  “别扯开话题,把启示和蓝甲虫天命两件事解释清楚。”哈莉coldly said 。

  老沙赞讪讪道:“你之前都不认识蓝甲虫.”

  “我现在认识了。”

  老沙赞sighed then said ,道:“首先,启示的真正含义,我只一知半解。

  我隐约猜到幽灵代表的意义,但莱克斯卢瑟和mysterious 女士,让我unfathomable mystery 。”

  “卢瑟.”哈莉想到卢瑟从几个月前开始的异状。

  “幽灵代表什么?它现在连宿主都没有。”

  “没有宿主的幽灵才terrifying 。”老沙赞faintly said :“幽灵是天堂第一打手,你觉得有理智、讲道理的打手terrifying ,还是狂怒的打手更terrifying ?”

  “不招惹它,就不用害怕。”哈莉道。

  “嗯,没错,不招惹它就不用害怕。”

  “谁招惹它了?”哈莉frowned 。

  老沙赞helplessly said :“所有借用过上帝之力的法师,无论天堂之力,还是地狱之力,都算是招惹它了,它要来收债了。”

  “这个时候?”哈莉惊疑道:“为什么?”

  赫卡忒能找诸神、找法师收债,上帝也能。

  所有魔力巨头都可以启动自己的“魔力之债危机”。

  可赫卡忒有收债的理由,她要报复玩弄她情感的诸神。

  老上帝安稳了百亿年,现在图个什么?

  忽然,a single thought 如闪电划过哈莉脑海。

  “shit,多重债务?!”

  哪怕法师只借了“一点点”魔力,这一点点魔力的主人,也会索要他所有的一切作为代价。

  这便是魔力债务危机terrifying 的原因。

  问题来了,如果某个法师同时借了上帝和赫卡忒的力量,他该如何还债呢?

  此时,他的财物有:一条灵魂,一生之智慧,上帝的魔力,赫卡忒的魔力,珍爱的人或物。

  如果让赫卡忒先收债,她最多把上帝的魔力留下,拿走剩下的一切。

  她若够贪婪,甚至可能把上帝的力量也抢走,即便不自己用,也能封存起来,降低上帝之力的总体量。

  所以现在上帝要赶在赫卡忒封印破解前夕,抢占先手先收魔力。

  “上帝先前肯定没打算这么快就收债,可祂不想亏本——少赚就是亏,所以祂要赶在赫卡忒出来前,先把自己的债务结清了.”

  哈莉神色复杂道:“上帝不愿吃亏,其它大佬肯定也不愿吃亏,等上帝这位老big brother ‘吃完席’,祂们立马会上去搜罗残羹冷炙。

  越早上席,吃得越多。”

  老沙赞nodded ,“看来你明白了,哪怕赫卡忒只找诸神报仇,其余transcender 也会被牵扯进‘All Gods turn to Dusk ’。

  当大家明确知道赫卡忒马上要开启魔力债务危机,所有债权人都会提前开始收债。

  现在上帝抢了先,而负责替祂收债的人,就是天堂第一打手幽灵。

  还是失去宿主的幽灵,就问你怕不怕.反正我很怕。”

  “你在老上帝那借了多少力量?这么多年来,你似乎为祂做了不少黑活,还没还清债务?”哈莉问。

  老沙赞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每位债务人都想还清债务,每位债权人都不承认债务有‘还清’这一说法。”

  探头往大厅外面看了一眼,他语气变得有些焦急,“哈莉,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快离开吧。”

  “你who are you waiting for ?”哈莉站着不动。

  “我该死,他要来了。”老沙赞咒骂一句,伸手一指左边的石头王座,“快过来,坐到这把椅子上,我会用魔法遮掩你的行迹和气息。

  等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别说话、尤其不要.笑场。”

  说到最后,他老脸似乎红了一些。

  “笑场?”哈莉坐到石头王座上,心里的好奇心不断增加。

  “他来了!”递给哈莉一个安静的眼神,老沙赞像是被抽走全部Essence, Qi, and Spirit ,脸上尽显疲惫和苍老之态,双手扶住法杖,脑袋低垂,像是死了。

  “嗡嗡.”一点金红火花凭空在永恒之堡大厅点亮,火花在虚空走了个门户的形状,然后真的打开一扇门,一个戴眼镜的光头middle age person 兴奋地走进来,“终于,我又来到这个地方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