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23

  第1223章 命运的推手

  “我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命运终于眷顾了我,再一次让我来到这儿,见到了你。”

  光头眼镜男激动地looked towards 老沙赞。

  老沙赞好似刚从沉睡中被人唤醒,吃力地抬起头,仔细打量来人。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光头眼镜男努力保持平静的表情,但语气中有浓浓的怀念和怨恨,“你不认识我?当年伱拒绝了我。”

  “拒绝你?”老沙赞像个残疾人一样,使劲撑住法杖才站直身子,又用昏花老眼盯着光头男许久,才恍然道:“喔,你是三十年前那个男孩。”

  然后他用虚弱却愤怒的声音吼道:“How dare you!trifling 被淘汰出局的凡人,竟敢擅闯我的Spiritual God 禁地,滚出去!”

  “这就是你想对我说的?”

  光头眼镜男双臂轻轻颤抖,嘴皮子也在抖动,但还是努力维持表情不扭曲,“我知道你是谁,thunder 之神沙赞,也终于明白这些年你在做什么。

  现在我对自己的情况不再一无所知。

  当年你把还是child 的我带到这儿,是因为我有innate talent !

  我能继承你的力量,成为你的神眷者。”

  “你不配。”老沙赞coldly said 。

  这句话让光头眼镜男终于破防,他的脸颊在愤怒中扭曲。

  “永远不要对一个child 说‘你永远都不配’,这话太伤人。当然,你是Spiritual God ,永远体会不到那种属于凡人的痛。”

  他一边吼叫,一边用眼角余光四处搜寻。

  最终,他的视线落在七原罪Demon God 雕像对面的一颗幽蓝光球上。

  它是解封七原罪Demon God 的枢纽——老沙赞选拔thunder 沙赞的时候,会用它测试部分child 的意志,看他们能不能经得起七原罪的诱惑。

  “不过无所谓了,你已经选中一个男孩,一个愚蠢、狂妄、心灵并不纯洁的小杂种。哼,你当年以我的心灵不够纯洁为由拒绝我,现在你也没挑到什么英雄好汉嘛。既然我心灵不够纯,既然你不肯把拯救world 的力量交给我,那我——”

  他小跑着来到蓝色光球边上,在老沙赞“oh,No,No,No——”的惊慌叫喊声中,伸手握住了光球。

  石头王座上的哈莉没有笑场,只是用手捂住额头。

  剧本太烂,演技更烂,不忍直视。

  “crack crack .”七原罪Demon God 雕像石块脱落,七尊石雕化作七团充满堕落气息的黑雾。

  老沙赞依旧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站在哪喊“No”。

  最终七尊原罪魔宛若百鸟归巢,纷纷钻入光头眼镜男的右眼。

  “这就是Demon God 的力量?”感受体内汹涌澎湃的魔力,光头男仰头大笑,“我终于有魔力了,苦修Meditation Method 十多年,我终于品尝到魔力的滋味、

  太棒了,这感觉棒极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老沙赞半是愤怒,半是惊恐,“你释放了七大原罪魔,它们将会毁灭world 。”

  “得了吧,糟old fogey 。”光头男摆摆手,不屑道:“短短几年内,地狱两次解禁,群魔肆虐人间的场景却没出现。

  因为Earth 有超级英雄,有银河上将。

  trifling 七头原罪魔,有公爵爵位,还是魔君爵位?

  祂们的力量足够让我得偿所愿,让我成为Spiritual God 级别的wizard ,但想毁灭Earth ,做梦呢,连达克赛德都被迫和Earth 签订和平协议。

  别说你比达克赛德还强大。

  既然你都不如达克赛德,被你们Wizard Council 封印的七原罪Demon God ,自然更加不如达克赛德。”

  老沙赞脸上的愤怒和惊恐,全部化为源自内心的呆滞:法克,这剧情不太对啊!

  光头男向他摆摆手,后退两步,消失在永恒之堡。

  “hahaha ”直到这时,哈莉终于大笑出声。

  不是为老沙赞的沙雕剧本,而是最后时刻的剧情反转,以及老沙赞此时脸上的沙雕表情。

  “world 变化太快,我的《映世之书》有些跟不上时代了.”老沙赞站直身体,挺直腰板,之前的虚弱无力一扫而空。

  他伸手往头顶虚空一抓,抓下来一本厚厚的魔法书,他的映世之书。

  “内容变了,变量太多,未来一片模糊,这.”翻开预言书,他越看越傻眼,越看越抓瞎。

  “为什么让他带走原罪七魔?”哈莉走下石头王座,严肃道:“只要你a single thought ,就能把他电成焦炭。只要你不愿意,一百个魔法Grandmaster ,也别想open seal 。”

  “我是为了比利,为了让他成长,也为了促使神奇家族的诞生。”老沙赞合上预言书,迟疑着道:“比利刚成为thunder 沙赞时,我和你说过吧?他的五位brother 姐妹,都有成为沙赞的innate talent 。

  我此时就是在推动这段命运的诞生。

  大概你突然参与进来的缘故,《映世之书》的内容忽然发生改变,现实稍微偏离了我预定的命运轨迹。”

  说到这儿,他老脸上露出个别扭的讨好表情,“哈莉,帮我个忙,你什么也别做,别干扰我做这件事。”

  哈莉indifferent expression ,“原罪七魔解封和thunder 沙赞成长有什么关系?”

  “这是thunder 沙赞的秘密,但你可以信任我,我不会对比利不利,他是我的神眷者,我只希望他更好。”

  似乎害怕她不太相信,老沙赞又立即补充道:“事实能证明一切,你可以盯着比利,看他是变好还是变坏。”

  这句话他说得信心十足。

  刚得到沙赞Divine Force 时,比利有一段时间失去了自制力。

  他抛弃往日的质朴和成熟,变得轻浮、轻狂、轻佻、放荡,还耽于享乐,为了纵情欲望偷银行的钱

  固然有比利自身的原因,一个毫无力量的凡人,还是个child ,骤然得到Spiritual God 般的力量,让他心境失衡,三观扭曲,无法再坚持“凡人的品德”。

  但老沙赞也是他“傻屌”的原因,甚至是主因。

  wizard 用七大原罪魔的力量,激活了比利的七大原罪,先培养他的七大原罪,再将七大原罪抽走。

  接着把比利的七大原罪,和七大原罪魔本源融合,融合成全新的、专属于比利的七大原罪魔。

  也即是被光头眼镜男希瓦纳博士带走的七尊原罪魔——它们压根不是正版的、由诸神与众法师斩断自己七原罪幻人融合而成的“真·潘多拉释放的七原罪”。

  它们全是比利的七原罪幻人!

  老wizard 用魔法手段催生的简陋幻人。

  按照沙赞规划的命运,希瓦纳博士应该立即带着原罪七魔去找比利,一场大战,让比利战胜七原罪魔,等同于比利斩了(封印)自己的七大原罪。

  在梦魇魔化的临终蜕变中,若斩掉“暴怒”幻人,则法师失去暴怒原罪,今后几乎不会再愤怒。

  若斩掉欲望幻人,天上仙女在他面前宽衣解带,他也能Motionless As Mountains ,宛若柳下惠在世。

  如果比利打败自己的七大原罪魔,斩掉七大原罪,他将成圣。

  老沙赞和他背后的Divine King ,希望比利成为大公无私、大爱无疆、choose honor over life 、毫无私心的Saint 。

  没有私心,就不会在贪图shazam六位Spiritual God 的力量,不会想着“i determine my own fate, not the heavens ,我要干翻shazam六神,自己做主人”,不会在祂们需要他牺牲时犹豫不决.

  其实和哈莉喜欢和正直高尚的人交朋友一样的道理。

  这是最美好的状态,哈莉在察觉thunder 沙雕状态有问题后,当机立断打破套路,把比利身份公开并送入监狱,打醒了比利,也打断了沙赞激发他七原罪情绪的过程。

  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确定。但斩掉现有的七大原罪魔,比利肯定会变得更“完美”。

  哈莉回到庄园时,已经快到午夜,蓝甲虫坐在客厅看电视,只离子鲨陪在他身边。

  艾薇休息去了,赛琳娜早搬回Wayne 庄园。

  “怎么样?”看到哈莉进来,蓝甲虫脸上的瞌睡一扫而空。

  “给。”哈莉把圣甲虫抛过去,自己也坐到沙发上,说道:“对你有用的消息就三条,第一,我之前猜对了,你若继续调查‘欧麦克计划’,有丢掉小命的危险。

  如果你不来找我,八成要不了多久就会进瓦拉哈尔(正义联盟安葬牺牲英雄的秘密墓园),然后老沙赞开始为圣甲虫挑选新的主人。

  再不久,全新的三代蓝甲虫诞生,你彻底成为历史。”

  “是那位老Spiritual God 的预言?”蓝甲虫frowned :“从我穿上制服,选择做一名超级英雄开始,就已经有了以这个身份死亡的觉悟。”

  “反正我已经警告过你还不止一次。”哈莉耸耸肩,继续道:“第二条消息,圣甲虫很强大,如果让它认你做宿主,你或许能defy the heavens and change the fate ,保住一条小命,并extreme sorrow turns to joy ,超级英雄视野迎来新的高峰。

  第三条消息不止对你有用,所有英雄都该警醒——新的Earth 危机即将到来。

  你看到的启示画面,幽灵,mysterious 女士,卢瑟,很可能就是危机的三大源头。

  但不确定欧麦克计划是否与之有关。

  我建议你再去一趟正义联盟,多找几个小伙伴。”

  蓝甲虫用了几分钟来消化她话中的信息,道:“谢谢,我会继续调查欧麦克计划,也会更加小心。等有了线索,还会立即通知正义联盟。”

  “不过,你说让我得到圣甲虫的认可,要怎么做?”他脸上带期待问道。

  哈莉低头looked towards 他手里的圣甲虫,此时它和普通jade stone 雕刻没任何区别,没有散发mysterious 蓝光,没有奇异气息波动。

  她coldly smiled ,“我们的对话,你都听到了?别装死,否则我让你真的死,死透。”

  泰德愕然,这算什么?

  可下一瞬,更加让他惊愕的事发生了。

  “ka ka .”死寂的圣甲虫石雕抖动几下翅膀,散发出柔和的蓝光。

  他见过这种蓝光,上次他能孤身前往永恒之堡,就靠蓝光的指引。

  泰德立即明白,圣甲虫之前真的在装死。

  现在它不敢装死了。

  它在哈莉随口威胁之下活了过来。

  ——太不可思议了,只一句话而祂是Spiritual God 啊!

  紧接着,他脑海传来一道不辨男女的声音,“卡基.达,卡基达.”

  “哈莉,它在对我说话。”泰德惊joyfully said 。

  “说什么?”

  “不听懂,不确定是不是外星语,卡基达——”

  “嗡——”柔和的蓝光骤然变得璀璨,圣甲虫石雕像挣脱泰德手掌,顺着他的手臂,快速爬到他后背,融入脊椎中。

  蓝光如同一张水膜,从脊椎迅速扩散到全身,也将泰德整个包裹其中。

  一套全新的蓝甲虫制服在顷刻间形成。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