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24

  第1224章 双面娃

  之前的蓝甲虫泰德,顶多是个换了beetle 制服的“蝙蝠侠”,他的制服和蝙蝠侠一样,无法全身覆盖,露出大半个下巴,还都以特种纤维为材料,可以做到防弹、防尘、防火、防酸、防毒.但也仅仅如此,连科技侠都勉强。

  像原子侠、钢铁侠那种英雄才是最典型的科技侠,其battle clothes 至少拥有一种很醒目的、unique and unmatched 的科技。

  泰德和百特曼的制服只是样式特殊,有门路的人都能搞到同样或类似的材料,然后打造一套和他们完全一样的制服。

  但现在,蓝甲虫身上的新制服如同一层流动的液体——和毒液很像。

  体表散发幽暗的蓝光,脸庞被全部覆盖在面罩后面,后颈脖还伸出两根甲虫钳子,结合表面的纹路,活脱脱一只科技感爆膨的甲虫精。

  造型虽然怪异,却给人一种诡异的美感。

  “真酷!”泰德十分兴奋。

  哈莉gently nodded ,“很不错,现在终于像个蓝甲虫了。”

  前后两只蓝甲虫的差别,比山洞版落难军火大亨,和复联四里纳米Battle Armor 版钢铁侠间的区别还要大。

  泰德闭上双眼,“原来‘卡基达’是激活蓝甲虫的incantation ,和‘thunder 沙赞’有点像,它还在向我的大脑传递信息.”

  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兴奋道:“卡基达似乎是个科技神,它一股脑塞给我很多外星武器的知识,和使用方法。

  我今后再不用准备武器了,只要知识足够,这套Battle Armor 能根据我的想法,自动变出各种各样的装备。

  它的极限就是我智慧的极限,酷!”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extend the hand ,手臂上的水膜态制服立即硬化成金属质地,像捏泥巴一样快速塑造出一支甘蔗那么粗的离子炮。

  接着它像空气炸锅里的雪糕,快速融化,快速塑形成一根电弧刺啦啦作响的电棍。

  “只说了外星武器的事?”哈莉问。

  泰德眼神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当然不止武器的事,他还问祂:之前why not 选择他,是不是因为他和祂的力量不契合?现在选中他做宿主,会不会对它造成不好的影响?

  他心里一直觉得Spiritual God aloof and remote ,品德和荣耀也与祂们的实力一样高,心里有些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圣甲虫的力量,觉得祂选他做宿主,委屈了祂。

  可圣甲虫只说了一句话:之前不选你,是因为你没有天命,现在你有了。

  “为什么?”他心中惊讶。

  “我不选伱,就会被Demoness 哈莉吃掉,所以我只能选你,这便是天命。”

  见他发呆不说话,哈莉frowned :“卡基达的来历,它有没有和你说?”

  泰德抠了抠后脑勺,道:“只有一些基本信息,似乎它本身只是一件辅助勇士战斗、拥有一定智能的外星武器。”

  “如果只是外星科技武器,为什么蕴含庞Great Demon 力?为什么和沙赞wizard 搅合在一起?”

  泰德愣了愣,道:“你不是说它像命运博士的头盔”

  哈莉indifferently said :“我说不如它亲自对你说,它对你说清楚了,才代表真正拿你当宿主。”

  泰德又闭眼和脊椎中央的圣甲虫交流一番,道:“和你说的一样,它很像命运博士的头盔。

  来自外planet 的一件武器,被Earth 法师得到。

  法师将自己的全部力量和思维注入圣甲虫里,让武器成为祂的身体。

  但和命运博士的头盔也有区别,原本圣甲虫作为智能外skeleton 武器,它的AI程度非常高。

  经过法师魔力浸染,将它从科技装备变成magic item 时,智能也跟着发生变化”

  他的表情变得古怪又尴尬,“似乎那位名叫‘卡基达’的Spiritual God wizard 玩脱了,此时圣甲虫的意识为两者融合的结果,所以祂才会陷入长时间的休眠,所以祂才不喜欢和宿主交流。”

  哈莉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说道:“时间不早了,咱们该说的也差不多说完,你先回去吧。

  只是你得记住两件事,首先,法师都是骗子,哪怕Spiritual God 法师也一样。

  别在他们身上增添太多光环,他们说的话听听就行了,别太当真。

  比如卡基达说它玩脱了。

  可圣甲虫是他的专属魔导器你可以找magician 朋友,比如扎坦娜,询问一下专属魔导器对法师的意义。

  最后,‘欧麦克’计划你可以继续调查,但最好在掌握新的力量之后。”

  “我明白了.哈莉,谢谢!”泰德seriously said 。

  两天后,哈莉在电视上看到一条不太起眼的新闻:蓝甲虫的蓝甲虫战机在市中心爆炸,造成13位围观群众死亡,更多的人因此受伤。

  蝙蝠侠有蝙蝠战机,蓝甲虫有造型像蓝色甲虫的“蓝甲虫战机”。

  蝙蝠侠习惯在城市做任务时,把蝙蝠战机叫到上空,准备随时支援。

  蓝甲虫也一样。

  蝙蝠战机不会无缘无故爆炸。

  如果蝙蝠战机爆炸了,最大可能是某人盯上了他,还盯得比较深入,至少追踪到蝙蝠洞,不然没机会在战机上安炸弹。

  蓝甲虫还是一样。

  “难道‘欧麦克’真的是一条了不得的大鱼?这么一条大鱼却让一个三线英雄逮到”看着新闻中一片狼藉的街道,哈莉心里惊疑不定。

  在蓝甲虫战机上装炸弹的难度,比爆掉蝙蝠战机更难。

  因为此时蓝甲虫已经“True God 归位”,泰德不再是穿着甲虫制服的“小丑”,以圣甲虫的科技水平,应该能时刻侦查战机的每个位置。

  迟疑了片刻,她还是没打电话去找泰德。

  泰德此时已经被正义联盟的英雄带到瞭望塔,他们似乎也察觉到不对。

  “哈莉,出事了!”又过去几天,渣康为哈莉带来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势利眼儿把‘双面娃’抢走了。”

  双面娃听着有点像“双面人”,但它不是哈维丹特。

  哈维早已飞黄腾达,摆脱了原来的命运。

  哥谭压根没双面人。

  这个双面娃是泰利和艾莉生下的禁忌之子,它是个长了两张脸的monster 。

  除了脑后也长一张脸,躯体和四肢也不正常,手臂像翅膀又像爪子,身躯非人,反而有点像魔龙。

  即便是两张脸,也五官乱飞,人-兽混杂——前面一张嘴为猪嘴,人鼻,蛇眼,鱼鳍耳朵,后面一张脸倒是有它mother 几分风姿,皮肤却生出很多细碎鳞片。

  也因为它实在太丑,哈莉明知道它身上的strength of Taboo 非同一般,也从没想过把它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加百列?”哈莉神色恍惚道:“好久没听到他的消息了,当初我还把他排在路西法和三宫魔之前,当做最需要提防的人呢。”

  首先,加百列的实力不比三宫魔弱;其次,加百列在人间,在哥谭,距离她实在太近;最后,她有自知之明,仅“铁脑袋”那次,她就把他得罪惨了,不然血杀棒的“天使血泪”哪里来的?

  所以,她一直警惕来自加百列的报复。

  可几年过去,他屁都没放一个。

  “不算掳走吧?天堂、人间、地狱Three Realms 的杂种,统统归他管理。”哈莉道。

  “但天堂War God 已经在审判中将它判给了我,加百列肯定知道‘War God 大审判’,但他还是just and honourable 抢走双面娃,他是在打你的脸。”渣康激动得双手乱挥,表情乱飞。

  哈莉却神色淡淡,情绪毫无波动,“他是怎么抢的?”

  “昨天傍晚,我在客厅喝酒看电视,加百列突然降临在我跟前,冷冷说了一句‘我要带走禁忌之子’,然后就去隔壁杂物间把双面娃带走了。”

  “你的隐匿array 呢?”

  渣康懊丧道:“我大意了,以为在哥谭,没人主要是没恶魔敢找我麻烦,我的敌人主要是恶魔。

  其次,势利眼是哥谭local tyrant ,我的信息瞒不过他。

  相信我,他在人间的人脉之广,不会比你差。”

  “即便他要抢,你至少能挣扎,为什么没闹起来?”哈莉道。

  “他不是你,我再怎么闹,你will not 一剑劈了我,他却巴不得找借口劈了我。”渣康helplessly said 。

  “艾莉呢?她为什么不带着child 隐姓埋名?而且,你哪里像个合格的奶爸?它虽然是个monster ,但依旧是child ,你竟然把它一个人丢在杂物间。”

  渣康叹道:“那个demon spawn 压根不需要奶粉,不需要摇篮曲,哪怕把它丢在gutter ,它都能健康长大。

  我也没打算一直养着它,the past few days 我一直在联系沼泽monster ,monster 养monster ,正合适。”

  哈莉said with a sneer :“你还真冷血。”

  “我不是它father ,它mother 也不待见它、不想要它,我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仁慈了。”渣康叫道。

  哈莉道:“我说你冷血,不是双面娃的抚养问题,而是你竟然打算把它交给亚力克。

  但凡只稍微关心一下你的血缘女儿,你就不会生出这个念头。”

  “我女儿?”渣康怔了怔,先恍然,又惊疑,“你是说萌芽,她怎么了?”

  “她早被亚力克夫妻送到orphanage ,和thunder 沙赞比利巴森特一样,被善心的夫妻领养。”

  “怎么会?他们为什么不把萌芽留在身边?”渣康muttered 。

  “怎么留?他们一直住在亚马逊雨林,附近连学区房都没有,is it possible that 把萌芽当人猿Mount Tai 养?”

  如果萌芽还有圣子命格,树木议会和秩序Divine King will not 允许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八成还会为她安排专门的培养计划,现在嘛.

  “萌芽被哪户人家收养了?我.唉,算了,不用告诉我了。”渣康纠结一番,苦涩道:“与我接触只会给她带去不幸。”

  “魅魔哪去了?”哈莉问。

  “因为她和天使私奔,因为她有可能改恶为善、弃暗投明——就像你审判中期望的那样,地狱正在疯狂追杀她,这会儿不知躲哪去了。”渣康道。

  paused ,他劝道:“要不,你去找势利眼谈谈?或者,到天之声那告御状?”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