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25

  第1225章 梦魇护士

  自从当日领了“禁忌之恋”的案子,哈莉已经很久没去过白银城,也没主动找过天之声。

  倒不是害怕天使长议会的惩罚。

  主要是天使泰利被关入圣音塔后,基督信徒对此事的看法,以及在社会上形成舆论,需要不短的时间。

  哪怕不是为了被渣康搞丢的双脸娃,她也会在这两天把禁忌之恋的审判结果交给天之声验收。

  “天之声,你对我的审判结果可还满意?现在所有信徒既了解到天堂和上帝的荣光不容玷污,又认识到上帝的仁慈、耐心、智慧。

  更重要的是,此事一定会成为Earth 上永恒的经典,是将要无数次被写进故事书、被改编成为电影电视剧的Legendary 话本。

  这能给天堂带来多少声望,多少信仰力?”刚开始哈莉还只表情认真地扯淡,可说到后来,连她自己都被打动,为自己做了很了不得的事而洋洋得意。

  这就是她现在才找天之声汇报工作的原因。

  经过这些日子的发酵,“禁忌之恋”已不再是纯粹的天堂丑闻,它演变成让凡人对爱情、对上Imperial Capital 保持美化幻想和期待的“真·童话故事”。

  “现在只是开始,如果未来魅魔没能弃恶向善,没有自我救赎,而是自甘堕落,掉过头就忘掉圣音塔里的天使,你打算怎么办?”天之声漠然道。

  “如果魅魔被爱救赎,救赎自己,也救赎了堕天使泰利,那自然最好,完美结局。

  天堂和上帝必然赚得盆满钵满,这个故事则成为《圣经》中第一Legendary 事件。

  如果艾莉最终没能克服魅魔的本性、本能,也没关系。

  首先,这能给世人、给剩下的天使以警告,让他们明白妖就是妖,人间至爱和上帝关怀,都救赎不了它们。

  从而让他们在未来的日子里,对黑暗保持戒备。

  如此,将极大降低天使的堕落率,提高凡人信徒的上天堂几率。

  其次,还可以按照《Tale of the White Snake 》的故事,来作为禁忌之恋的结尾。

  天使泰利自然就是那迷恋凡尘的Lady Bai 。

  当他看透情爱不过朝霞晨雾,美好却虚幻,经不起时间考验,很快转眼即逝.他就能幡然醒悟、大彻大悟,说不得成为first 圣徒天使。

  when the time comes 再把这件事对外宣传,民众虽然失望爱情也战胜不了堕落的本性,至少明白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信仰却值得一个人付出所有。”

  天之声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索她说的这几种可能。

  “如果发现魅魔艾莉抛弃自己,回归地狱继续堕落,泰利感到无法接受,最终更加堕落,甚至彻底魔化,怎么办?”它问道。

  哈莉眼神诡异地嘿笑几声,“《Tale of the White Snake 》的故事最后,雷峰塔倒,Bai Suzhen 重获自由,还终于修成正果、飞升天堂,在人间留下美好的Myths and Legends 。

  可凡人怎么确定Bai Suzhen 真的在天堂?

  或许她执迷不稳,已经被一道烈焰焚烧得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然后对人间宣布她超脱了。

  或许‘天朝上帝’慈悲为怀,只是换了个地方继续镇压她、度化她。

  等未来几万年、几百万年之后,不论Bai Suzhen 自我sudden enlightenment ,还是被洗-脑,都可以再把她提出来,让信众观赏——看,这便是当年修得正果的Bai Suzhen ,最近百万年她得到佛祖宠爱,一直陪伴在佛祖身边呢。

  所以,泰利一定会在失去爱情后收获信仰,世人都将知道这点,而恶魔泰利永远不会出现。”

  天之声愣了好一会儿才unimaginable 道:“你让上帝说谎?”

  哈莉把脸一板,严肃道:“上帝怎么可能说谎?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讲故事而已。

  而且,这件事祂老人家压根不知道。

  即便未来真有亿万分之一的几率,导致真相暴露,也是某人为了讨好上帝,以天堂的名义说谎,比如.”

  想了几想,她终于没把“某个临时工天使”说出来。

  “比如,我麾下的卡莱尔神父。as everyone knows ,天之声伱日理万机,还十分信任我,所以把这件放在白银城只能算小事的案子交给我。

  而我也忙着守备府和Earth 的事,所以让卡莱尔神父成为掌握‘守备印玺’的Chief Manager 。

  所以,一切都是他做的。”

  paused ,她又增添了一句:“为了增加说服力,我建议在白银城增加个‘幕府Chief Manager ’的职位,将卡莱尔正式纳入体制内。

  临时工之类的借口,已经被shameless 的凡人们玩烂了,咱们总是天堂大佬,态度肯定要更诚恳些。

  when the time comes 我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面向民众真诚地鞠躬三次,三次若不够就六次。”

  “天之声”目瞪口呆。

  许久之后,它声音干涩道:“你当真shameless 到极点,敢在天堂说这种话。”

  “上帝需要的是有能力、能办事的小弟,我很能办事,所以上帝爱我!”哈莉理直气壮地说。

  天之声竟无言以对。

  上帝需不需要能办事的小弟?

  大概吧。

  但上帝肯定很爱她,这是as everyone knows 的事实。

  而且它也不得不承认,忽略她找替罪羊的shameless 行径,单单禁忌之恋这件事,她办得还算妥帖,比直接烧死那两个堕落者要好太多。

  烧死他们等于做减法,减少负面影响,还是会留下负面影响;她的“现代天堂版Tale of the White Snake ”,则是做加法,增加了众多对天堂有利的因素,没有任何负面影响,只有正面的,有赚无亏。

  “这件事的后续,全部交给你负责,你负全责!现在天使长议会不会给你惩罚,也不会给你奖励。

  但未来若出了事,惩罚一定会来。若是没出事,你也没奖励。”天之声indifferently said 。

  哈莉在心里骂翻了天,面上却表情严肃,道:“你可以不给我任何奖励,但请不要侮辱我!

  为天堂分忧,为上帝哥解愁,是我天堂War God 、白银城守备应尽的义务。

  我为此感到骄傲,从未想过索要报酬或奖励。”

  “这么说,今后你再为天堂做事,不需要支付你天堂功勋,也不用提升你的官职?”天之声讥讽道。

  “当然。”哈莉认真nodded 。

  天之声正愕然间,她又咧嘴一笑,“只要你能指使得动我。”

  ——她听调不听宣,指挥不动一切都白搭。可若要指挥她,得先用利益打动她。

  天之声想让她立即滚出它的视野。

  哈莉感受到它憋闷的情绪,却没识情识趣地离开,还顺势告状道:“天之声,你屡次强调,禁忌之恋的案子,由我全权负责。

  可现在加百列二话不说,直接抢走了双面娃。

  这种行为大大违背了我的审判结果。

  世人皆知,我已经当众将禁忌之子判给‘监护人’约翰·康斯坦丁。

  民众知道这件事,他们不会觉得加百列的行为仅代表他个人。

  他们会认为天堂和上帝说话不算话。

  另外,得知儿子被夺走,正在努力救赎自己的魅魔艾莉怎么想?

  如果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她的‘爱之救赎’,算谁的责任?”

  “这全是你的责任,由你全权负责,我不管,什么都不管。”天之声连声说道。

  这种近乎耍赖的行为,以及声音中的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让哈莉呆了一瞬。

  “行,现在你可以什么都不管,但未来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找我讨要说法。”

  second day ,夜。

  奎茵庄园。

  “你自己想办法吧,天之声和加百列沆瀣一气,我是没办法说服它要回双面娃了。”哈莉叹道。

  渣康frowned :“天之声不担心得知此事后信众的反应?”

  “能有什么反应?民众大概会欢呼‘加百列大君慈悲,竟然亲自收养禁忌之子’。

  事实上,加百列这么多年确实庇护了无数‘杂种’。

  他养杂种的经验很丰富,或许你和艾莉都不用为禁忌之子担心。”哈莉道。

  康斯坦丁said with a sneer :“加百列连非常青藤院校优等生的人类都瞧不起,会看得上眼‘杂种’?

  他们在祂那儿没有尊严,也无法保证人身安全——稍微犯点错,都可能被清理,几乎和slave 没区别。”

  “但这么多年,杂种们也没被折磨死多少。加百列怎么说也是天使王,impossible 毫无气量拿杂种撒气。”

  若真到了被加百列活活打死的地步,那杂种八成犯了不小的事。

  别以为杂种没爹没妈就是可怜虫。

  说他们没一个好东西肯定不对,但若说他们和ordinary person 一样,也有情有爱、好人居多,那纯是扯淡。

  孟子的mother 为什么要连着搬家三次?

  孟子那等Saint 之姿,都会在小时候被市井气息影响。

  杂种们的innate talent 远不如孟子,成长环境又远比市井更恶劣,能长成思想正常的ordinary person 都是奢望。

  “双面娃身上的禁忌气息远超别的杂种,我怀疑它身份不一般。”渣康又道。

  “如果它很一般,加百列大概不会亲自抢走它。”哈莉更知道它体内的strength of Taboo “有点新”,对上帝之力形成一种补充,或者说向前进化一步。

  就像当初上帝还没得到大量三宫本源,三宫的本源对上帝之力就有点新,可以提升哈莉的上帝防御专长。

  不过嘛,在双面娃被放在奎茵庄园.地窖的大half a month 里,它的strength of Taboo 已经被哈莉“清除”九成九。

  呃,她批评渣康把双面娃丢杂货间,自己其实也没好好照顾它。

  主要是除了她,别人不能靠近它。

  strength of Taboo 的污染性太强了。

  “这件事不算完,无论艾莉什么反应,我will not 就这么算了。”康斯坦丁严肃道。

  “你打算做什么?能做什么?”哈莉饶有兴趣问道。

  他purse one’s lip ,“你看着吧,只希望when the time comes 你别怪我vicious and merciless 。”

  哈莉越发好奇,不过她也看出渣康并不想多谈。

  “你放心吧,即便你做掉加百列,我也只会为你鼓掌。”

  “等等~~”在渣康站起身准备离开时,一直在边上装透明人的戈登,喊住了他,并严肃道:“当着哈莉的面,咱们把爱丽丝的事情说清楚。”

  “哪个爱丽丝?”哈莉said curiously 。

  “长岛温特尔家族的爱丽丝小姐。”戈登指着渣康,义愤填膺道:“他勾结恶魔,possessed 她的身体。”

  哈莉想了一会儿,不记得哥谭有个温特尔家族。

  “康斯坦丁,怎么回事?”

  渣康吐出个烟圈,不以为然道:“你的神眷者见识浅薄,还脑子一根筋,不听解释,我没什么好说的。”

  “哈莉,他和那个恶魔认识,他叫她阿萨。现在恶魔阿萨possessed 爱丽丝小姐,以她的身体行走世间。我要驱魔,他还出手阻拦。”

  渣康道:“那不是恶魔,是护士,梦魇护士,医疗之神的神眷者。她在以另一种方式治疗那位爱丽丝小姐。”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