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26

  第1226章 一念之间,扭曲world

  “戈登,你把事情详细说一遍。”哈莉道。

  “你不是让我跟着康斯坦丁学习黑魔法吗?the past few days 我常去找他,不过作为你的神眷者,我也没放弃自己的日常工作——以上帝驱魔法为哥谭驱邪。

  generally speaking ,有两种情况需要用到上帝驱魔,第一,在新闻或警局听到某地发生凶案,我亲自调查后,确定法律无法解决。

  我会亲自替冤屈的亡灵讨还公道。

  这种情况下,那些亡灵多数去了地狱,我会和他们交流,满足他们的心愿,让亡灵得到部分安息。

  second 情况是,我主动打听哥谭的灵异事件,从徘徊人间不肯离去的亡灵那了解冤案,先报警,警察解决不了再找百特曼。

  如果百特曼也无法通过法律手段惩罚罪犯,我再上帝驱魔.”

  哈莉听得很不耐烦,“直接说发生了什么事。简简单单一句话,扯淡这么久。”

  “我这不是为了方便伱理解吗?”戈登尴尬嘟哝一句,又说道:“前天我遇到一位徘徊人间不肯离去的老太太,她身上虽然没有怨恨之气,却沾染淡淡的恶魔之力。

  我心中好奇,就找它询问情况——是否遇到邪祟。

  老太太告诉我,她是温特尔家族的old steward ,名叫‘珍妮特’,但她其实死亡十几年了。

  她本该死于疾病,但她放心不下自己的小姐——大概就是Wayne 庄园,阿尔弗雷德先生和Wayne 间的那种关系。

  她向上帝祈祷,让她晚几年死,她还想继续照顾体弱多病的爱丽丝小姐。

  哼,魔法界的常识,上帝或许会聆听信徒的祈祷,但几乎不会降下Divine Vestige 。

  倒是恶魔,常常响应人心中的欲望。

  一个monster 响应了她——”

  渣康翘起二郎腿,摆手打断他道:“我说了,阿萨是梦魇护士,一名医疗magician ,不是什么monster 。”

  戈登remain unmoved ,继续道:“以body possession fleshy body 的方式,monster 实现了珍妮特夫人愿望——在癌症中活下来。

  之后的岁月里,monster 都借着那具肉壳在人间活动.”

  “它做了什么?why not 直接吞掉老太太的灵魂?”哈莉问。

  戈登hesitantly said :“单看它在温特尔庄园的作为,似乎不像别有用心的恶魔。

  首先,它只是压制珍妮特夫人的灵魂,并没伤害她好吧,仅仅长年累月地相互接触,就让可怜的珍妮特再也无缘天堂。

  另外,它在温特尔庄园并没干坏事,反而认真扮演一位关Young Lady Ai 的steward ,十分温和体贴。”

  “唔,这似乎是个好恶魔。”哈莉歪着脑袋,奇怪道:“最近怎么了,尽是遇到些非主流的恶魔?”

  “只是表面上好。”戈登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steward 的工作只是它化身珍妮特人生的一小部分。

  更多的时间它都借着珍妮特夫人的形体四处浪荡,做出各种荒淫无道的事.珍妮特夫人之所以迟迟不肯安息,就因为monster 又盯上她的小姐。

  她的担心是对的,现在monster 抛弃老去的珍妮特steward 的身体,控制了爱丽丝小姐年轻活力的身体。

  我打算替她驱魔,但康斯坦丁不允许。

  他和那monster 是旧识。”

  哈莉nodded ,转向渣康,道:“你怎么说?”

  渣康helplessly said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还想要我说什么?阿萨是医疗之神的眷者,压根不会伤害凡人。她甚至不算真正的恶魔。”

  “那种气息,怎么可能不是恶魔?”戈登道。

  “那你说说看,她是堕天使,是古魔,又或者异维度Demon God ,某位堕落法师?”渣康问。

  “我不知道它的来历,但气息不会骗人。”戈登坚持道。

  哈莉想了想,问道:“那位梦魇护士还在温特尔庄园不?是人是妖,亲自见见更直接。”

  “爱丽丝·温特尔是你朋友?”渣康frowned 。

  “她是基督的信徒,我是天堂War God ,基督信徒的Guardian 。”哈莉严肃道。

  渣康很想向她竖中指,以表达对她此时义正辞严的不屑。

  “它跑了,在我发现它的身份后,带着爱丽丝的fleshy body 逃跑了。”戈登道。

  渣康sighed then said ,道:“你觉得她需要在你面前逃跑?她离开,只是不想伤害你。”

  ”hmph ,我可是哈莉的神眷者,谁敢在哥谭伤害我?!”戈登拽得像个炫耀mother 宰相官职的衙内。

  渣康said with a sneer :“别说你只是Demoness 哈莉的神眷者,即便Demoness 哈莉当面,阿萨也不用害怕,因为她压根不是普通恶魔。”

  “你把她叫来。”哈莉来了点兴趣。

  梦魇护士是恶魔,还被渣康知道名字,summon 到身边应该不难。

  渣康怔了怔,“在这里?你的名声,你自己知道。在奎茵山庄,乃至山庄方圆几十公里,几乎无法summon 任何Demon God 。”

  “你不是说她不怕我吗?”

  “直接面对你,和响应你或你身边人的summon ,是两件不同的事。连Supreme Existence 都怕被你坑,直面你,至少不会被坑。”

  paused ,渣康又古怪道:“这些年我还专门用你的名义开发了几个魔咒,比如‘群邪避易咒’。

  其实就是用你的真名驱魔。

  就像‘基督赶鬼歌’里的以Great Demon 之名恐吓、驱逐小魔。

  你就是当今world 最大的魔。

  对低级恶魔格外有效。

  如果当年对付诺福生时,你的名声能有现在这么响亮,阿斯特拉“

  sighed then said ,摇了摇头,他继续道:“还有一个对法师更实用的魔法,就是被神魔盯上、追踪、追捕时,用‘哈莉降临咒’模拟你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与生命气,可以让大部分警惕心重的神魔惊疑不定。“

  哈莉脸上没什么表情,眼里却闪过几分得意——渣康用一种更brilliant 的flattery 手段取悦到她了。

  渣康叹道:“apart from this ,我还弄出很多与你有关的魔法小伎俩。

  世间九成以上的魔法incantation ,都与Spiritual God 恶魔有关。

  以你现在的实力和名望,完全可以开发一套system 的‘哈莉魔咒’。”

  他现在说的,正是哈莉对芭芭拉的期望。

  如果渣康是她的神牧师,效果将比芭芭拉好上千百倍。

  这家伙在魔法创新方面的innate talent 太强了。

  在武侠Xianxia World ,衡量一位cultivator 强弱的是他体内的“Inner Strength ”、“Essence Power ”。

  练剑不练功,最后futile 。

  internal strength 才是王道,在没有internal strength 的前提下追求技巧,是歪门邪道。

  但在dccultivation world ,所有力量都有主人,大佬们实力强、级别高,其力量对低阶位法师的身体有很强的侵蚀性和同化性,一昧追求魔力反而落入下乘。

  从古到今,dc魔法圈子里最被推崇的,永远是能够在魔法技巧上不断bringing forth the new through the old 的人。

  所谓青年一代Number One Person 、第二人,不是他们魔力多雄厚,而是魔法技巧多brilliant ,魔法技巧更新迭代的速度多快。

  当一种魔法流传出去,被众人知晓,那它距离过时就不远了。

  若知道了incantation 和运转方法,“青年一代Number One Person 们”会立马想出restraining art ——就像王语嫣熟读天下martial arts 典籍,能说出每一门martial arts 的漏洞。

  所以渣康出道虽晚,却从来不怕菲尼克斯浮士德那些老wizard ,反而是那些Old Guy ,屡次在他手上吃瘪,对他恨得gnash the teeth 。

  “什么样的恶魔,值得你用拍我flattery 的手段来岔开话题?我越来越感兴趣了。“哈莉道。

  “呃,没岔开话题。”因为“拍flattery ”三个字,渣康脸上浮现一抹极淡的尴尬,“我不知道她的真名,无法强迫她响应-summon 。”

  哈莉想起一件事,有些be eager to have a try 道:“我最近也发明了一种新的魔咒,保证用出来后,奎茵庄园将不再是Demon Summon 的禁区。”

  渣康来了点兴趣,“什么魔咒?”

  “遗忘咒!只要我把魔咒念出来,全宇宙都将把我遗忘。都不记得‘Demoness 哈莉’了,当然不会再有什么summon 禁区。”哈莉道。

  “你在吹牛吧,什么incantation 能这么强,让全宇宙都忘记你?”渣康完全不相信。

  除了代价魔法——荆棘黑涡,她还从没开发出第二个.哪怕最普通的魔咒。

  “咱们到黑魔法冥想室试试。”哈莉道。

  渣康没拒绝,他现在更好奇了。

  两人一鬼立即去了哈莉专门试验黑魔法的冥想室。

  进门后,他们就聚精会神盯着她。

  哈莉也没耽搁,嘴里用英语随便念一句“遗忘咒,消失吧”,身体就naked eye 可见地冻结成冰,然后透明到近乎消失,她原来的位置只留下一具薄薄的冰壳。

  渣康脑袋一闷,像是有一根钢管插入脑海,使劲抽走记忆的脑汁,接着又灌入加载陌生又熟悉画面的“新脑汁”。

  “额啊~~~”他用手使劲拍打额头,嘴里呻-吟道:“该死,我的记忆被扭曲了,不,不止是记忆,时间线也在扭曲,哈莉,快停下!”

  他还能叫喊,边上的戈登却呆呆傻傻,站在那,身体像是信号不良的3dprojection ,闪烁不定、变幻不停。

  似乎要从此时的风衣男变成穿警服的middle age person 。

  活人。

  不仅是戈登在变,他们此时所处的奎茵庄园,也虚实不定,似乎要从精致美丽的别墅变成荒山。

  而在奎茵庄园之外,the entire world 都在一瞬间Time Freeze ,似乎蒙上一层雾气,景物变得很不真实。

  “你怎么还记得我?”哈莉又从透明冰壳变回原样,奇怪道:“刚刚我已经从world 上彻底消亡。”

  她自己没任何改变。

  哪怕存在消失的空虚和死寂感,都不怎么强烈。

  “法克,你这不是遗忘咒,是多元宇宙重启咒!”渣康精神受到巨大创伤,双手扶着膝盖、complexion pale 、额头冒汗,嘴里也大口喘气,像是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搏斗。

  “刚刚发生了什么?”戈登刚从“Time Freeze ”中恢复过来,茫然四顾道:“我为什么在这,我——额啊!”

  他捂着脑袋,也申吟道:“我似乎穿越到另一个world ,那里没有哈莉,我现在依旧在警局做警察,还已经升职为局长.他们叫我‘戈登局长’。”

  他似乎在回味这个称呼,语气里微微带着些遗憾。

  在this world ,直到死亡他也只是警监。

  渣康后怕道:“如果你的遗忘咒继续持续下去,他很可能真的死而复活,变成哥谭警局的局长。

  你怎么做到的?我不相信这只是单纯的魔法。”

  “有这么夸张?”哈莉brows slightly wrinkle ,她只是撤销防御专长,主动消失在胃袋维度的虚无之风中

  当初整个北欧神系消失,世间也会留下奥丁的Legendary 故事

  她想到一件事,奥丁消融于虚无之风,并非心甘情愿,祂从没停止过挣扎,而她却是主动的,抱着“让world 将我遗忘”的想法。

  另外,还有虚无之风防御专长:在没有自己存在痕迹的world 凭空创造“故事”。

  这也是一种world 扭曲吧?

  如果反过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