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41

  第1241章 魏征再出山?

  “哈莉,我已确定欧麦克背后黑手的身份,有些出人意料.”

  哈莉的战斗还没结束,百特曼便出人意料地破解欧麦克之秘。

  “出人意料?难道我猜错了,不是政-府或军方秘密组织?不对,你这么快找到答案,说明我提供的方向是对的!”

  百特曼语气复杂道:“你是对的,他来自军方特务组织,但他不是军人也不是政客,而是一位.至少以他曾经的功绩,equivalent to ‘半位’英雄。”

  接着他不再卖关子,直接道:“他是将棋会黑王——马克斯维尔·劳德,我之所以能立即锁定他,除你的建议为我指明一个方向,还有将棋会最近出现极大变故的原因。

  马克斯维尔是黑王,在他之外还有白王、白王后,以及他的副手黑王后。

  现在他们全部遇害。

  两王两后,只剩黑王一个。

  bishop 和Knight 也被清理大半,现在将棋会的运转几乎瘫痪。

  动静太大。

  如果不调查,可能暂时还察觉不到,可稍微一调查,立即就能发现将棋会的异常,以及黑王的反常。”

  “伱能这么快找到将棋会的异常,也很不容易了.至少阿曼达沃勒到现在还没给我打电话。”哈莉道。

  百特曼沉默片刻,道:“其实,将棋会里有我安插的间谍(ps),还是一位‘Knight ’——黑王的得力副手萨沙。

  她本该immediately 向我报告将棋会的剧变。

  但她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被欧麦克纳米机器人寄生,成为表面上拥有独立意志,实际被brother 眼控制的‘欧麦克仿生机器人’。

  也即是说,马克斯维尔其实在通过她监视我,向我传递虚假消息.”

  虽然他语气尽量平静沉稳,但哈莉还是从中听出些许沮丧。

  “既然萨沙是劳德的人,你又怎么这么快确定将棋会的异常?”哈莉问。

  对百特曼在将棋会安插探子,她其实有些意外。

  这种行为不符合超级英雄straightforward and upright 的做事标准,甚至违背了他最尊崇的法律。

  当然,只有对百特曼一知半解的人才会觉得他之所以遵守法律、坚持底线,是因为对法律的绝对尊重。

  这是扯淡。

  百特曼尊重法律,只因为守法是现阶段守护哥谭、Protector 民最好的选择。

  说白了,遵守法律、捍卫法律的尊严,只是他达成目的的手段。

  他本身对米国的法律和政治制度并不迷信。

  大超大概属于红脖子,但百特曼不是,他是最纯正的大资本家,两者对法律和米国制度的态度,有根本上的区别。

  问题不在于百特曼违法,而是他能在将棋会安插探子,那其它政-府以及英雄组织呢?

  比如Heavenly Eye 会,有没有他的人?

  她可是Heavenly Eye 会名义上的老大呢。

  而且,作为一名专门盯梢超级英雄的特工组织,从来只有Heavenly Eye 会在别的组织安插间谍,现在反而被超级英雄暗中监控,还要shameless ?

  至于马克斯维尔通过Bruce 的间谍反过来耍了他一回,她倒不觉得有什么。

  百特曼在防范全world ,马克斯维尔大概只是其中unremarkable 的一个,他在他身上投入的精力只有他总精力的千分之一。

  马克斯维尔大小也算个人杰,却把百特曼当成“第一目标”,在他身上投入了百分之一千的精力——不然他怎么在immediately 偷走百特曼的brother 眼?

  “萨沙给我的信息里,将棋会一切都正常。之前我没注意将棋会,她这么说,我便这么信了。

  可当我在你的提醒下开始对将棋会生出怀疑,并发现一切异常时,她所说的正常便变得很不正常。”百特曼叹道。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哈莉问。

  “立即拿下马克斯维尔·劳德,或者,你有什么建议?”

  哈莉道:“昨天和你们三巨头会谈时,我就说过,欧麦克的事你们搞定,我不插手。”

  百特曼沉默片刻,问道:“超人现在情况如何?”

  哈莉看了眼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drenched with blood 、如木桩子般飘在半空的大超,道:“他很好。”

  “恢复清醒了吗?能不能和他商量一下将棋会的事?”百特曼又问。

  哈莉想了想,抽出忏悔棒,“dang dang dang ”在大超脑门上敲了几下,敲得他浑身激烈抽出,嘴里呻-吟着从昏迷中醒来。

  “大超,醒了没?”她凝神戒备,语气却很温柔。

  “我——嘶,好痛!”大超艰难地睁开肿胀的眼泡,艰难地张开嘴巴,说了一句话,便连连龇牙吸气。

  “唔,他大概好了,但不确定什么时候再复发,他也没精力陪你们折腾。我建议立即去搞定马克斯维尔·劳德,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哈莉道。

  “明白了,将棋会由我和戴安娜去解决,你照顾好超人,在我们拿下劳德之前,不要让他脱离你的控制。”

  fire star 猎人一直在充当两人交流的“心灵互联网”,之前也一直只听不问,此时见两人谈话结束,终于忍不住问道:“能不能解释一下‘欧麦克’和将棋会之变的关系?我觉得你们有什么重要的事瞒着我们。”

  “琼恩,请耐心再等最多两天,现在我要立即去逮捕马克斯维尔·劳德。”说完这句,百特曼就主动“下线”。

  “hehe .”哈莉怪笑两声,问道:“琼恩,你知不知道光Academician 的事?”

  ”wu” fire star 猎人若有所悟。

  “知道不?”哈莉追问。

  ”en. ”

  “什么时候知道的?”哈莉继续问。

  “这个.”fire star 猎人支支吾吾。

  “shit,你该不会早在简罗琳事件之前就察觉到了吧?对了,你能阅读别人的记忆,一定早知道了,对不对?“

  “哈莉,大超现在怎么样了?”fire star 猎人开始转移话题。

  “hehehe ”哈莉冷笑,“你为什么要装作不知道?”

  “哈莉,戴安娜在叫我,等会儿再聊。”fire star 猎人直接“断网”。

  哈莉直接把大超带到了天堂山。

  “无论马克斯维尔·劳德使用了什么手段,他要控制你,至少得依靠一种媒介。只要你在天堂山,什么媒介都对你无效。”

  “哈莉,今天真抱歉.我有没有把你打伤?”眼睛肿得像两颗桃子的大超,愧疚地看着满脸red light 的哈莉。

  “有,你差点把我手肘打断。”哈莉nodded and said 。

  大超更愧疚了,强撑着站起身,想要伸手去扶她的手臂,却刚动作一下,左大臂处便传来钻心的痛。

  “额啊~~~”他痛叫一声,subconsciously 用透视眼看过去,“啊,哈莉,我的左手臂断了,断成三节,骨茬子uneven ,还有肋骨,断了八根是不是应该立即做手术?”

  “查尔斯,查尔斯,麻烦你过来一下,超人需要外科医生.”哈莉向着门口喊道。

  屋外草头神们好一阵喧闹叫喊,初代午夜Divine Doctor 才姗姗而来,“我四处找了找,天堂山似乎没有氪石,没氪石手术刀,切不开超人的皮肉啊!”

  “喔,要氪石呀”

  哈莉张开嘴巴,黄灯能量一闪,一柄绿油油的氪石匕首从胃袋维度吐了出来。

  大超惊疑道:“之前为什么不用它对付我?”

  哈莉把匕首抛给午夜Divine Doctor ,看着大超said curiously :“瞭望塔有能量体全息模拟战斗器,你难道从没模拟过与氪石武装的战斗?”

  大超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地nodded ,道:“只要我凝神戒备,任何射向我的氪石子弹、捅向我的氪stone blade 剑,都慢得像蜗牛,我有一万种方法对付它们。

  比如,热核射线直接攻击武器或手持武器的人。

  比如,随手抓起身边的item ,向氪石投掷过去,将它砸成powder 。”

  “所以,我为什么要拿氪石匕首对付你?在我印象中,你首先不是蠢货。

  其次,Earth 上氪石数量众多,而氪星废墟更是can be seen everywhere 氪石陨石,想寻到氪石太容易,你被超级恶棍用氪石对付的次数一定很多。

  既然你不蠢,又无数次被氪石针对,现在肯定对氪石武器形成正确的本能反应。”

  聪明人早想出对付氪石武器的方法,even more how 大超不仅聪明,实力更是强绝,只要不剧情杀,他很难被氪石攻击到。

  回到奎茵庄园,哈莉发现自己家换了新样式。

  之前那栋古典西式城堡,是数年前“Demoness 猎杀battallion ”事件后,赛琳娜精心挑选的。

  现在换成了哈莉比较喜欢的简约风现代公寓。

  这么短时间就换房子,对奎茵庄园而言很正常。

  因为哈莉家从来都不止一套房,现在用一套,接下来的第二套、第三套,早就预定好、修建好、装修好,先摆在远离市区的郊外,等现在的奎茵庄园炸了,黑warrior 能在3 minutes 内把废墟扛走,顺便换下一套。

  在新房子逛了一圈,哈莉就拿起手机,悄悄给自己的神之spokesperson 发了条信息。

  几分钟后,吉姆·戈登以Ghost God 状态悄悄来到半山腰,悄悄顺着窗户飘进黑魔法冥想室。

  “我不废话,这次喊你来,是希望你再做一回魏征,目标是将棋会黑王,马克斯维尔·劳德。”哈莉直接道。

  “今天的事儿,是他弄出来的?”戈登looked thoughtful 。

  “他干的事儿可不止控制超人杀我一件.”

  哈莉大致把brother 眼、欧麦克说了一遍。

  戈登难以置信道:“简直是丧心病狂,连杀白王、白后、黑后,任何国家的政-府will not 放过他。

  他还同时谋划正义联盟,控制超人,窃取百特曼的brother 眼,又把超级英雄得罪死了。

  他疯了吗?同时得罪超级英雄和政府,目的是什么?”

  哈莉瞥了他一眼,“我以为你会说百特曼丧心病狂,竟弄出brother 眼那种丧心病狂的计划。”

  戈登轻轻sighed then said ,神色复杂道:“我当然觉得brother 眼计划丧心病狂,但百特曼这么做,我震惊却不意外,很符合他的风格。”

  “只是这样?”

  “我只是个去世的Ghost God ,他也不再是曾经那个需要帮助的Wayne 少爷,无论他做什么,后果都由他自己承担。我无法帮助他,也就无权批评。

  现在我只想搞好自己的事业——成为一名合格的father ,一位让你满意、我自己也满意的‘上帝Exorcist ’。”戈登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合格的father “哈莉said curiously :“芭芭拉,或者小戈登出什么事了?”

  “他们很好,但.“戈登语气不确定道:“还记得你的‘虚无之风Invisibility Technique ’吗?

  当初为了summon 梦魇护士,你用虚无之风抹除自己的存在。

  我看到一些场景,记忆也发生改变,存在方式差点从死人扭曲成活人”

  “你看到某些结局悲伤的记忆?与芭芭拉有关?“哈莉问。

  “为什么不是吉姆?”戈登奇怪道。

  “即便没有我,芭芭拉八成也会和百特曼搅合在一起,她那颗躁动不安的心,早晚会让她披上英雄的制服。

  毫无疑问,一位没超能力的女英雄,遭受不幸的几率要远高于普通child 。”

  戈登苦涩nodded ,“你说得对,一位空有热血却没强大力量的普通女孩,真不适合成为超级英雄。”

  在那个没有你的world ,她被小丑打断脊柱,下半身瘫痪,还被扒光衣服,拍下大量unbearable to look at 的照片,而那一切,都是当着我的面发生的。”

  说到最后,他双拳紧握,手骨节crack crack 作响,双目赤红几乎喷出火焰。

  “要不,你顺便去一趟Heavenly Eye 会,我为你创造条件,悄无声息做掉‘笑疤’?”哈莉好意suggested 。

   Ps:蝙蝠侠几乎是dc最大的间谍头子,他几乎在每个组织、团体中都有暗子。比如,在零时危机中,有几位英雄被哈尔乔丹说服,加入他的阵营,想要创造符合他们愿望的parallel world ,那些英雄中就有两位是蝙蝠侠的人——我这本书没写那段剧情,因为有哈莉在,傻子will not 相信Earth 英雄投奔哈尔。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