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43

  第1243章 创造者与创造物的对话

  secret mastermind 的身份曝光前,马克斯维尔·劳德一直待在将棋会位于欧洲的总部,一栋坐落在乡间的古堡。

  等欧麦克向他发出警报——百特曼追查过来,劳德并没愚蠢地留在城堡布置防御,准备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

  之所以精神控制大超去杀哈莉,就因为担心“精明狡诈的Demoness 哈莉”开始调查欧麦克计划,然后很快查到他头上,让他没时间积累欧麦克大军。

  当他清洗将棋会,杀掉三位与自己同级的“国王”与“王后”后,他就只剩一条路:尽快积累足够的力量,准备在事发后横扫一切。

  被百特曼发现为欧麦克计划的黑手后,他做出最佳选择——躲起来,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欧麦克机器人就是纳米载体与活人的共生体:纳米载体承载超人类灵魂基因,活人则是宿主。

  作为耗材,活人全球到处都是,关键要打造足够多的纳米粒子载体。

  虽然很懊恼被百特曼发现身份,但马克斯维尔·劳德并不惊惧担忧,因为他已经有一百多万具欧麦克。

  他孤身一人离开将棋会总部,躲入一座偏僻大山的山腹基地。

  接下来,他会启动部分欧麦克,让正义联盟手忙脚乱,他自己则悠然自得,坐看world 在自己手上改变。

  当神奇女侠出乎意料地袭来,把山壁撞出个大窟窿,直接来到他跟前时,劳德陷入了长时间震惊和茫然:神奇女侠怎么知道我在这?她为什么没被欧麦克阻拦?我的百万大军在哪?我的child 欧麦克,为什么没给我发警报?

  他震惊到失语。

  可憋了一肚子气的戴安娜没傻愣在那等他恢复平静。

  “嗖~~”一条golden light 灿灿的绳索从她手中飞出,把劳德捆成个粽子。

  他的灵魂犹如落入巨网的猎物,别说思考之前那些复杂的问题,他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和嘴巴。

  “欧麦克是不是你弄出来的?”神奇女侠厉声喝问。

  “是的。”他的潜意识拼命呐喊:不要说,快挣扎。

  可他嘴巴非常老实,她一问,他便说了。

  神奇女侠的招牌Divine Item :真言套索。

  “是不是你在控制撕破曼?”女侠又问。

  “是的。”

  “你用了什么方法?他有‘spirit strength 法拉第笼’。”

  劳德说道:“从十年前开始,我便一点一滴在‘阿尔法一号’灵魂中留下精神暗示。到如今,精神之种已经长成参天大树,而参天大树就是他灵魂本身。

  这种操控类似于催眠,不需要直接扭曲他的spirit strength ,只要通过某种媒介诱导撕破曼进入一种程序化的意识状态,他就会自己改变自己的Spiritual Will 。”

  “十年前?”神奇女侠悚然,“伱十年前就对超人出手了?那时他才刚成为超级英雄,甚至还没穿上超人制服。”

  “从克拉克·肯特12岁时把落入河里的校车推上岸开始,政府就知道他的身份和能力,我在将棋会看到过他的档案。”劳德道。

  “法克.”戴安娜又愤怒又无奈,还感到十分荒谬。

  奥利弗、鹰侠、巴里等六人众,为了守护同伴的身份之秘,不惜赌上自己超级英雄的荣誉。

  可英雄的身份文档却在米国政府内部烂大街了。

  连着咒骂几声“法克”,神奇女侠又问道:“超人是阿尔法1号?你的邪恶计划中还有2号?”

  “你是阿尔法2号。”

  “法克!”戴安娜又骂一声,黑着脸问:“阿尔法总共多少号?”

  “数以百计,没有定数。阿尔法计划针对所有拥有超能力的超级英雄,所以号码与数量everyday all 在变,everyday all 可能有老牌英雄死亡,有新英雄加入。”

  “该死.”戴安娜面色铁青。

  “告诉我,如何解除撕破曼Sea of Consciousness 的精神之种。”她问道。

  “杀了我。”劳德道。

  “什么?”戴安娜怔在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只有杀了我,撕破曼脑海里的‘精神大树’才会轰然倒塌。”劳德表情扭曲,神色挣扎,却还是obediently and honestly 重复了一遍。

  戴安娜看他的眼神变得晦涩难明。

  “如果我不杀你,你今后会不会继续想发设法操控撕破曼?”

  “当然,撕破曼可是阿尔法1号,阿尔法计划的开端!他我用十年时间灌溉培养的Peak 之作,是一柄绝世Divine Item 。”

  戴安娜面无表情走到他身边,左手摁在头顶,right hand 托着下巴,干脆利落地扭转180度,“ka ka ~~~”

  马克斯维尔·劳德身体抽搐几下,没了气息。

  死得不明不白

  戴安娜看了眼尸体,神色平静地收回套索,心里竟波澜不惊,没有丝毫breakthrough 底线的懊悔与不适,反而有点小爽.

  她相信自己的真言套索,只要被它捆住,除了哈莉,没人能说谎。

  即便达克赛德也不能,他可以不说话,但无法说谎。

  所以,劳德说的是实话,拯救超人的方法只有一种。

  所以,她没得选。

  就在劳德嗝屁的下一瞬,brother 眼缓缓“睁开眼”:“国王已死.协议启动中.实施‘存续模式’,为了brother 眼生命之存续,激活‘恐慌散播’程序.”

  “.恐慌散播程序1,让人类的生产与生活陷入瘫痪,访问电力网——南美、北美东部电网访问成功,关闭电网访问北美XX煤气公司,关闭XXX天然气运输管道.访问自来水.“

  “恐慌散播程序2,激活欧麦克编号100到编号1000000,优先攻击超级英雄.”

  “恐慌散播程序3,制造核灾难,访问XXX国——军方部队——军舰——核动力潜水艇,启动核弹,目标XXX访问XXX国——民用核电站,热量过载.“

  “恐慌散播程序4,劫持警报发布组织、干扰超级英雄的救援行动对米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主脑实施劫持,劫持成功,发布错误活跃警报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 火山,卡斯卡地亚seabed 地震”

  “恐慌散播程序持续中‘清除程序’启动,清除对象——将棋会选择执行者.选择‘Knight ’萨沙为执行者.向执行者传播纳米粒子,传播成功,欧麦克10277号激活.”

  world 在一小时内陷入大混乱。

  各种虚假的灾害警报对瞭望塔轮番轰炸。

  接到这些警报后,瞭望塔立即将它们分配给合适的英雄,让他们前往事发地抢险救灾。

  各种真实的天灾人祸警报,如洪流般涌向瞭望塔,瞭望塔将它们整理分类,再one after another 发布给对应能力的超级英雄。

  来自world 各地的警报真真假假,以至于瞭望塔不得不认真对待每一条信息。

  在一连串核导弹从欧洲、美洲的导弹井里冲出来后,哈莉也无法继续稳坐钓鱼台。

  她不得不开着自家的小飞艇,充当一回临时的超级英雄,或者去拦导弹,或者救助某个被众多欧麦克围攻的英雄

  “哈莉,救命啊!八号实验基地的机械warrior 全部失控,他们要杀我,快来救我!”阿宝总统凄厉的叫喊,从阿基米德飞艇操作台喇叭里传出。

  “八号基地在哪?机械warrior 是什么?”哈莉疑惑道。

  “八号基地就是五角大楼地下,原暗影局总部。暗影局换新家后,那里修了新的实验基地。

  机械warrior 是军方新研发的机械动力装置士兵。

  法克,我也是刚知道.你快来,我这边顶不住了。

  死了好多将军和官员,米国要崩溃了。”阿宝总统急切喊道。

  与他声音一同传来的,还有机枪扫射和受伤惨叫的声音。

  “我现在正在印度,有座核电站出了事故,我得进入反应堆,把卡在里面的燃料棒拔出来。”

  “别管印度佬了,白宫需要你,米国需要你,Earth 需要你,人类需要你!”阿宝叫道。

  “米利坚治世会呢?”

  米利坚治世会就是以原子Captain 为首的、以保护米国政府为主要职责的超级英雄团体。

  equivalent to 白宫保安团。

  “他们被几百个欧麦克围攻,自顾不暇。那些欧麦克数量那么多,实力还如此强大。

  和超人一样的Iron Body ,一样的热核射线,简直是个小号超人。

  治世会很多英雄甚至做不到一对一的五五开,已经超过六位英雄战死,太惨了。”

  “你让军方用强磁脉冲武器试试。”哈莉提议道。

  “别说电磁脉冲炸弹,连大规模杀伤性的能量炮都用上了,效果很差,即便把欧麦克胸口轰出个窟窿,它也没死透。

  你还是亲自过来吧,至少先把我把我们从战场接走。”阿宝总统anxiously said 。

  “最好不要对欧麦克使用杀伤性太强的武器,它们并非纯粹的机器人,而是纳米共生体与人类宿主的结合。

  杀死它们的同时,也伤害了被纳米液态装甲包裹的无辜市民。”哈莉道。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总统先生心里腹诽,嘴上说道:“液态装甲下的市民无辜,我们这些被杀害的人更无辜啊!”

  “唔,我到核电站了,事故很严重,天空竟点燃一束十米粗的辐射光柱,我要立即进入核电站.你先呼叫暗影局顶一顶。”

  哈莉挂断电话,快速飞出小飞艇,飞到核电厂反应炉上空,张开嘴巴,把五彩斑斓的射线,和滚滚黑烟的核尘埃吸入胃袋维度。

  Level 8 食物防御专长之下,一切有害物质皆化为可被哈莉吸收利用的营养。

  “找到brother 眼没?”一边工作,哈莉还一边拨通Bruce 的号码,“总统先生刚给我打电话了,他那边急需救援。”

  “brother 眼找到了我,正和我说话。”Bruce 语气复杂道。

  接着,哈莉第一次听到brother 眼的声音:“你接通了哈莉奎茵的电话?看来我们的交谈得立即结束。”

  “只是电话而已,如果你只这点胆量,也别谈什么伟大理想了。”Bruce said solemnly 。

  brother 眼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与胆量无关,这是一场创造者和创造物的私人对话。”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