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55

  第1255章 缘由

  一颗亮得发光的大光头,充满智慧的深邃眼眸,那如同照镜子的一模一样的脸庞,以及脸上三分精明七分老成的气质.

  若非卢瑟自己穿常服,对方西装笔挺好似刚从公司Conference Hall 出来的总裁,他都以为自己在照镜子。

  “不对,你不是我的克隆体,你来自parallel universe ,是另一个我?”卢瑟问了一句,又摇头自我否定,“现在没有parallel universe 了,难道你来自——”

  他pupil shrink ,指着对面的“自己”,恍然大悟道:“是伱!最近一年用充满恶意目光监视我的人是你,来自未来的‘霸主卢瑟’,哈莉猜对了!

  你是不是对我入狱、对我频繁失败感到不满,所以目光中充满恶意?

  我劝你别冲动,我就是你,杀了现在的我,未来的你也会死。

  既然你未来这么有出息,成为了霸主,不如把成功的秘诀告诉我,让我少走些弯路,也少承受些屈辱。”

  哈莉曾分析过:如果他的感觉没要错,真的有人在监视他,她却无法发现,那么监视他的人很可能来自时间之河,八成还是他自己,从未来观察现在的他。

  现在看到眼前相貌气质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卢瑟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

  “你认真的,真这么想?”西装卢瑟缓缓走过来,表情古怪道。

  “难道你不是——额啊~~~”随着西装卢瑟的靠近,卢瑟直觉自己脑袋里像是塞进去一个拳头,那拳头还使劲搅拌他的脑汁,痛得他恨不能立即劈开脑壳。

  西装卢瑟停下脚步,眼神轻蔑,“这就受不了了?真让我失望,这么多年过去,你几乎没一点长进。”

  卢瑟连滚带爬,退后七八步,钝痛的脑袋才勉强恢复思考能力。

  “你还想骗我?我们相互靠近后,引起时间悖论,存在发生冲突,所以我才这样。你就是我,未来的我!”

  “刚刚是不是感觉有一串电火花在耳朵里跳跃,头痛欲裂,脑子will not 动了?那不是时间悖论,是潜意识波的相互干扰。

  或者说共鸣。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两根频率相同的音叉,哪怕间隔一段距离,只要敲响其中一根,另一根也跟着震动。

  如果两根音叉都在震动,都发出声音,其中一根震动更强,声音更响亮,那弱势的一方会跟着加强震动。

  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是比你更高等的存在,我的脑波频率虽然和你一模一样,但它更优秀,会带动你的脑波跟着谐振,所以你失去自主思考能力。”西装卢瑟said with a smile 。

  卢瑟呆了呆,通过对方的简单介绍,再结合自己的切身感受他竟然感觉眼前之人没说谎。

  时间悖论造成的湮灭会有时间波动,与脑波关系不大。

  “既然你不是未来的我,那你是谁?”

  “我是莱克斯·卢瑟。”西装卢瑟脸上挂着卢瑟式的狡诈笑容——就是当日卢瑟在私人飞机上完全掌控阿宝情绪时露出的笑容。

  “不,你不是,不是我。”

  卢瑟慌了,和当日的阿宝一样,对局势完全失去控制的惊慌无措。

  西装卢瑟戏谑地看着他,nodded and said :“没错,我不是你,我远比你优秀。”

  “你想取代我的身份,为什么?”卢瑟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西装卢瑟再次缓缓向对面brow beaded with sweat 的光头男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大半年来,你不是经常感觉被窥视吗?

  那是我在模仿你的精神波。

  我要做到从灵魂上百分百复制你。

  这也是我们两个精神频率完全一样的原因,也是你感到不适、产生危机感的原因——你的存在正在被我剥夺,你的危机灵觉产生感应。

  我的计划差点被哈莉奎茵的随口建议毁掉,幸好你是个自大的蠢货。”

  卢瑟一步步后退,涩声道:“她让我不要离开监狱,一直待在监控之下,待在她为我绘制的魔法保护圈里的建议?”

  西装卢瑟said with a smile :“魔法保护圈其实没什么用,这会儿大概只有上帝能将我俩区分开,哪怕我取代你进了她的魔法圈,也不会激活任何警报。

  因为咱俩灵魂一模一样,Spiritual Fluctuation 一模一样。

  但你若一直待在监狱,人身自由被限制死,我取代你也没了意义。

  假若你同意她的建议,我却在取代你后突然改口,想要出狱,一定会引起她的警惕。

  现在好了,你犯蠢,自己跑了出来,我可以彻底放开手脚了。”

  “你——”卢瑟盯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庞,心中快速思考每一个可能的嫌疑人。

  “你刚才说‘这么多年过去’?多年以前,我们见过,关系还很糟——”卢瑟pupil shrink ,震惊道:“亚历山大·肯特?!你是我在Earth 3的同位体——英雄卢瑟,和露易丝的儿子,是监视者的使者——法克,你又盯上了我们的宇宙!”

  “不错,终于反应过来了,可惜你什么也做不了。”

  卢瑟退到床头柜边上,right hand 快速伸进柜子里,摸出一支巴掌大的能量枪,“不要过来,再走一步我就开枪了。”

  “你真是蠢得令人发笑。”亚历山大讥笑着继续往前走,“trifling 相位枪,能伤到我?你也不想想,如果没有恢复at the peak period 的力量,我离开天堂维度做什么?”

  卢瑟把枪抵住自己下巴,said with a sneer :“蠢货是你!我不需要杀你,只要扣动扳机,我的灵魂铁定进入地狱的自殺者之林,谁都拦不住。

  when the time comes 无论你伪装得多像我都没用,我会亲口告诉哈莉你的阴谋。”

  亚历山大肯特停下脚步,淡淡讥讽的笑容却丝毫不变,“卢瑟,我敢打赌,你不敢开枪。

  只要你扣动扳机,你接下来的结局就注定了。

  永恒不变,成为地狱的一棵活死人树。

  从此以后,你彻底与自己的梦想告别,你连见都见不到撕破曼,更impossible 击败他。”

  “法克!”卢瑟又怒又惊,这家伙怎么直接就说出自己的最大要害?

  去地狱,terrifying ,但不会让他绝望。

  在地狱里受苦,成为一棵树,很苦,但无法击倒他。

  但若彻底失去和撕破曼较量的机会.不,绝不!

  卢瑟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松开了。

  西装卢瑟笑容更盛,“还记得我刚才的话吗?我俩脑波完全一样,你的想法,你的思考方式,我能百分百模拟出来。

  你在我面前是透明的,无论你想什么、谋划什么,我都一清二楚。

  比如现在,你不想死了,你想和我做交易,我回答你几个问题,你obediently and honestly 配合我的一切行动。”

  卢瑟pupil shrink ,表情惊恐,浑身颤抖。

  亚历山大全猜对了!

  不,不是猜。

  他在他面前真的是透明的.

  “为什么是我?”

  他脑袋浑噩僵硬,沙哑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人嘴里说出来的。

  “这真是个愚蠢的问题,我天生长这样,不伪装成你,难道去取代撕破曼?”

  卢瑟怔了怔,自己的问题似乎真有点蠢.

  他又问道:“你为什么离开天堂维度?那里不是极乐净土吗?人间有什么值得你谋划的。”

  亚历山大肯特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叹道:“因为天命!你知道无限Earth 危机最后一战的结果,我用体内仅剩的监视者能量打开英雄天堂的大门。

  也就是说,那时我失去全部力量,彻底沦为凡人。

  那时,我以为自己已经完成使命,余生都将待在英雄天堂直到宇宙走向终结。

  但最近几年,光明圣洁的天堂之壁,渐渐染上堕落腐朽的黑斑。

  因为this world 英雄的堕落行为,英雄天堂被玷污了。

  英雄天堂源自英雄正义、纯粹、伟大的信念。

  是英雄的精神铸就了天堂维度。

  无限Earth 危机中,为多元宇宙的安危,为宇宙亿万民众,为了对正义的信仰,来自各个宇宙的无数英雄抛头颅洒热血,谱写了一曲伟大的英雄之歌。

  那首歌萦绕在造物主维度(第六维度),最终凝聚成一个奇异的维度空间,英雄之天堂!

  无限Earth 危机结束,多元宇宙重启成为唯一宇宙。

  英雄天堂所代表的光明、正义、纯粹、善良等等英雄美德,全部投映自这个唯一宇宙。

  当七人众扭曲光Academician 的意志,当蝙蝠侠的记忆被队友修改,当他们肆无忌惮对知道英雄身份的人出手

  当伸缩人公开身份,和妻子享受聚光灯下的灿烂人生,当超级英雄开始接代言让自己过上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当大牌英雄避开没商业价值的小城市,都往大城市扎堆.

  当超人发现七人众的秘密却选择隐瞒、欺骗,当英雄因为傲慢让毁灭日一路无阻地冲入人口密集的大都会,当英雄们为了虚荣,搞一人一城,导致海滨城毁灭,当哈尔乔丹为一己私利造成滔天杀戮.

  当超级英雄与ordinary person 最大的区别只剩下超能力,当谎言、傲慢、欲望在英雄中间如病毒般传播

  天堂维度变了。

  表面上它依旧如水晶般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尘埃不染,但我知道,它的表面爬满腐朽堕落的黑斑。

  英雄天堂在造物主维度,它的时间和物质界不一样,我们见证了唯一宇宙从诞生到成熟的全过程。

  可以说,虽然才分别数栽,但我们活了无数亿年。

  天堂不该有病痛和死亡,无数年来,英雄天堂也的确没人生病,没人死亡。

  但现在,露易丝快死了。

  因为天堂已然堕落。

  我对老超人说,只要回到Earth 2,露易丝就能活过来。

  我在骗他,如果不这么说,他不会帮我。“

  “当初将露易丝带入英雄天堂时,我违背了造物主的规定。

  她不是英雄,不能进入英雄天堂。

  但她就像我的mother ,无论如何我也无法放弃她。

  为了让她进入天堂,我在宇宙重启之前,就把她的soul brand 在英雄天堂的核心。

  某种程度上讲,她就是天堂的化身。

  如此,天堂自然就不会再排斥她。

  可现在天堂已然腐朽,和它绑定的露易丝谁都救不了她,她死定了。”

  亚历山大肯特垂在腰侧的双手紧紧捏成拳头,声音和身体都在轻微颤抖。

  卢瑟甚至看到他眼眶微微泛红,似乎有晶莹在眼眶闪烁。

  “都怪你们.都是这个堕落world 的错,腐朽的正义联盟辜负了我们的付出和期待,这个恶心的world 应该给露易丝陪葬!”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