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59

  第1259章 一统江湖,Only I Am Supreme

  在阿卡姆疯人院一事上,Bruce 反对哈莉对疯人院的“残暴统治”,must 拿回对阿卡姆疯人院的控制权。

  能被关入阿卡姆疯人院的人,没一个值得同情。可他觉得既然被法官判为疯人院囚犯,他们已经在为自己的犯罪行为赎罪,哈莉就不能再随意折磨他们。

  拿到阿卡姆的控制权不是问题的结束,反而成为新问题的开始:没了哈莉镇压群邪,越狱成为阿卡姆疯人院的常态。

  不过,Bruce ·Wayne 虽然在某些时候对原则的坚持,会让人觉得他天真,甚至觉得他很讨厌,但他从来都不回避自己的责任。

  既然囚犯越狱,那他就努力改进阿卡姆疯人院的安保措施。

  改造一次不行,就进行第二次改进,一次又一次,不停改,一直改到阿卡姆疯人院的越狱率低于全国超级罪犯监狱的平均水平。

  这成绩放在别的城市可能不算什么,但它可是renowned 的阿卡姆疯人院,它在哥谭!

  连哈莉在看到这组数据后,都当面夸赞了Bruce 一回,虽然他极力保持无所谓的淡然表情,但勾起的嘴角、爬上眉梢的喜悦,还是透露出他对这个认可的重视。

  她的肯定代表他的努力没白费。

  如今阿卡姆疯人院分为上下两个大层,越危险的罪犯,所处的囚室越深入地底。振动监狱采用极为先进的一体式防御技术,从硬件上的建筑材料,到软件上的监控system ,近乎没有缺陷。

  但这座监狱由人看管,监狱没弱点,人有。

  哈莉离开Earth 当晚,哥谭。

  凌晨一点半,暴雨如注。

  长岛富人区,两层独栋别墅,客厅灯火辉煌。

  哪怕站在院子里,哪怕隔着密集雨点落在木质屋顶的“噼啪”声,依旧能听到屋里男女主人激烈的争吵,和小女孩的哭嚎。

  “丹尼尔,你特么疯了?大半夜的,你把我们叫起来做什么?”穿着睡衣的漂亮女人愤怒喊道。

  “弗莉西亚,你不明白,我们没时间了,快,抱着安吉拉,立即跟我走。”同样穿着睡衣的丈夫一脸急躁,连衣服都不换,只埋头在外套口袋里寻找汽车钥匙。

  “衣服可以挑几件,但没时间慢慢穿,先进汽车,我开车时,伱和安吉拉再把衣服换了。”他急促说道。

  嘴里说着话,他已经找到钥匙,然后随便把衣服裤子夹在腋下,另一只大手抄起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可爱little girl ,蒙头冲出大门,冲入雨幕,找到院门口的汽车,钻了进去。

  妻子虽然迷茫又急怒,但她无法阻止丈夫,只能提着几件衣服跟出来。

  “Aiya ,你急什么,门都没关,灯和空调也还开着。”刚进副驾驶座,连安全带都来不及绑,车子便轰鸣一声,利剑般冲入夜幕。

  “hu~ ~”丹尼尔先relieved ,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才颤声道:“我被一个囚犯威胁了,他要我帮他做一件我绝对不能做的事。

  我们必须立即离开长岛,立即去进入市区,最好能在阿卡姆岛、在距离奎茵庄园最近的地方租一间房子,然后我会联系Wayne 先生或许可以让哈维局长通知百特曼?”

  “你在开玩笑?你可是renowned 5A-Rank 监狱——阿卡姆疯人院的典狱长,a trifling 囚犯,怎么可能威胁到你?”弗莉西亚难以置信道。

  “我不懂”丹尼尔典狱长惊惧道:“我在睡梦中被电话吵醒,电话中只有一句话——去你女儿的卧室。

  我去了,然后在安吉拉床头发现一张纸条,和一张扑克牌——J,笑疤的标志!

  纸条上也只一句话,一个要求。

  所以,你明白了?他们找到我们家,还悄无声息来到安吉拉的卧室只要他愿意,我们全家都会——”

  “嘭——吱——”

  右前方的轮胎发出一声闷响,汽车便失控歪向边上的铁栅栏。

  “shit,爆胎了,竟然在这种时候.”

  丹尼尔先确定妻女没受伤,才火急火燎跳下汽车。

  还不等他检查完轮胎,后方猛地打亮两盏车灯。

  还是一辆警车。

  “先生,你需要帮助?”从警车里下来个咖啡色工作服的男子。

  他自来熟地来到丹尼尔车前,不顾丹尼尔的阻拦和地上的泥水,直接蹲下身帮忙查看轮胎。

  “你是警察?不对,你的警服呢?而且这种时候.”

  丹尼尔警惕地捏紧拳头,双眼死死盯着对方的双臂——只要他有动作,他能凭借first under the heavens Martial Arts 场锻炼三年的经验立即察觉,然后一拳将他打翻在地。

  工作服男子laughed ,没任何危险动作,只从橡胶轮胎上用力拔出一张扑克牌。

  “罪魁祸首找到了。”他笑hehe 将扑克牌J递给丹尼尔,“一张刀锋般锐利的铁质扑克牌。哇喔,连轮胎都能割破,要割破人的喉咙岂不是更简单?”

  “你——”典狱长浑身血液几乎凝固,准备奋力一搏的力气,也如同眼前破轮胎里的气,顷刻间漏光了。

  ——他从来没逃过他们的掌控。

  “对了,你问我的警服?我不是警察,这辆车是从两个死条子那抢来的,我不习惯从死人身上扒衣服。”工服男子把扑克牌插入丹尼尔胸口口袋,意味深长道:“伙计,你不用怕我,我们是同伴!

  真的,我们的要求并不高,解除安保system ,打开监狱大门,你就没事儿了。

  当官,那时候,你我都是罪犯,不就成了同伴?he he he .”

  “你们不怕蝙蝠侠吗?”典狱长艰难道。

  “蝙蝠侠不杀人,他甚至不愿扭曲我们的记忆,world 人民都知道。”工作服男子said with a smile 。

  “你们小打小闹,威逼利诱某个狱警帮你们越狱,莉山上的那位可能不会在意。但这次,你们要释放所有囚犯.你当她是死人啊?还是你们活够了,打算courting death ?”

  提到“那位”,典狱长好似获得某种mysterious power 加持,力气和怒气再次回到体内,声音越来越响亮,imposing manner 越来越足,最后两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工作服男子瑟缩了一下,眼神闪烁道:“她现在去兰恩星了,等她回来,world 将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正义已死,罪恶崛起!”表情狂热地吼了一嗓子,他又重新恢复胆气。

  “无论哈莉奎茵未来会有什么反应,你现在的结局都只两个:顺我者活,oppose me and perish !选一个吧。”

  “我”典狱长瞥了眼副驾驶坐上满脸惊恐的妻女,神色惨然,“我有的选吗?”

  与此同时,亚洲某米国的“小弟国”。

  Martial God 监狱,监狱长办公室。

  “山下桑,500万美金已经进入你的私人账户,所以,你明白该怎么做了?”计算家的声音通过网线,跨越太平洋,进入山下典狱长耳中。

  有着深深法令纹和抬头纹的国字脸老男人hesitantly said :“价钱似乎不对啊。如果我们真做了这件事,‘Martial God 监狱公司’的声望和信誉将遭受重创。

  根据三天前你我共同的估算,至少损失四千万美刀,加上劳工费应该是七千万美刀,500万差太多了。”

  “hehe ,上次算错了,忘记计算你们拒绝我们后应付出的代价,500万绝对是个很体面的数字。至于你们的损失,不就是多鞠几次躬嘛?”

  英国,维多利亚银河监狱总裁办公室。

  “我绝不会向你们妥协。”秃顶middle-aged man 向着对面的黑猩猩咆哮道。

  黑猩猩格鲁特先一口喝掉整瓶冰可乐,打了个饱隔,才lazily 道:“妻子,child ,老mother ,你的左手无名指,右脚拇指,尊严,生活你拥有的一切,随便挑一个。”

  “你你想做什么?”秃顶男子惊疑道。

  “挑一个,我让你失去它,比如,你选择尊严,我立即精神控制你去大街上当众脱光衣服,非礼一条公狗。

  那时候你应该能冷静下来,认真思考我的提议吧?”格鲁特said with a smile 。

  “你是个魔鬼~~”

  澳大利亚,海神监狱长办公室。

  塔利亚将一个箱子扔到对面肥胖middle age person 身前,indifferently said :“艾曼先生,里面有两百万美刀和一本‘新’护照。

  今晚打开监狱大门后,直接乘坐飞机离开这个国家,之后的事就和你没关系了。”

  “黑门监狱,阿卡姆疯人院,石板监狱,恶魔岛监狱,M区域Heavenly Eye 会的贝尔丽芙监狱之外,米国境内所有关押超能者的监狱全部拿下。

  嗯,Heavenly Eye 会您特意吩咐过,要留到最后,免得刺激到哈莉奎茵。

  不过早在一个月前,我就使手段,让自杀squad 那群精英恶棍重获自由。

  现在贝尔丽芙监狱也没啥油水可捞。”

  “伟大的‘犯罪君主’卢瑟Your Majesty ,只要您一声令下,world 将陷入罪恶的狂欢。”计算家语气极尽谄媚,脸上的表情十分认真,甚至带着些虔诚。

  他是真心崇拜卢瑟。

  曾经他只是个背着个巨大电脑显示器的丑角,没超能力,没有华丽的犯罪innate talent ,唯一拿得出手的仅仅是黑客技术。

  现在,他拥有world 上最先进的主脑,和“半灵薄狱”信息传播技术——卢瑟早就悄悄发射了一颗灵薄狱卫星,但为了避免军方巧取豪夺,这件事连他younger sister 莉娜都不晓得——掌控the entire world 的犯罪信息网,是当之无愧的恶棍巨头。

  他今日的一切“辉煌”,无论设备、技术、点子,都来自卢瑟。

  可以说,是卢瑟造就了他。

  所以他对卢瑟的态度,犹如黑暗新神之于达克赛德,敬畏有加,绝对忠诚。

  “我要的不止是米国掀起罪恶狂潮。”卢瑟indifferently said 。

  “我明白,world 上与米国关系紧密的国家,他们的超级罪犯监狱也几乎全部落入我们的控制。”计算家said with a smile 。

  “几乎?”卢瑟挑了挑眉,不满道:“我要全部。”

  ”Ai, 不是所有人都能被威胁,有几个不识时务的家伙rather die than submit ,然后就真的死了。

  我准备让泥脸、幻形人等‘变形者’去取代原来的典狱长。”计算家解释道。

  卢瑟nodded ,又问道:“有没有恶棍拒绝我们,拒绝加入秘密会社?”

  “有,数量还不少都是一群fail to appreciate somebody’s kindness 、ungrateful 的bastard !我们不能放过他们。”计算家愤怒咒骂道。

  “我不要废物,他们中有谁值得关注?”卢瑟问。

  “死亡射手,他不愿站在哈莉奎茵对立面。斯肯朵·萨维奇,‘Barbarian ’汪达尔萨维奇的女儿,她桀骜不驯,不愿向您屈服。

  此外还有柴郡猫、猫人、黑Banshee

  我觉得您尤其需要主意那个名叫‘黑爱丽丝’的非主流女高中生,她能力特别强,疑似超S-Rank ,连正义联盟都在重点关注她。”

  卢瑟眯眼道:“根据他们的能力强弱,给他们每个人都定一个价格,五千万美刀起步,最多可以加到五亿!”

  “要死要活?”计算家问。

  “听话就活,不听话就死,价钱一样。”卢瑟coldly said :“死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决不能成为其他恶棍的榜样。”

  “明白了”计算家快速编辑一组Kill Order ,发到每个超级恶棍的电子设备,以及每个犯罪据点的电子公告牌。

  “对了,笑疤您认识不?哥谭一位名气不算高但实力不错的恶棍。

  他想加入秘密会社,因为我们一直没邀请他,却常常用他的名头办事——比如,恐吓阿卡姆疯人院的典狱长,招募哥谭脑子疯狂的恶棍——笑疤很愤怒,正四处猎杀被我们招募的恶棍。

  就在昨天,‘飞镖Knight ’被他找上门,逼问我们的消息,还强迫他引荐自己入会。”

  卢瑟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笑疤就是小丑,我了解他的前世今生和未来。

  让他当队友的杀伤力,甚至超过做他的敌人。

  所以,拒绝他,警告他再敢捣乱.算了,威胁没用,直接把他当空气。

  至于被他杀掉的人.让他杀,只当帮我们清理垃圾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