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68

  第1268章 各自的plot against

  凯尔·雷纳来到北极星系的second day ,鹰侠鹰女两口子也被亚当奇侠接了过来。

  使用泽塔光波,嗖的一下飞回Earth ,喊上鹰侠鹰女,再嗖的一下,三人来到战火映红Universe Starry Sky 的兰恩星。

  “哈莉,我有个结束战争的计划。”

  “都住手,你们不要再打了。”亚当奇侠刚连接上哈莉的通讯频道,只来得及说一句话,对面就传来魔音洗-脑般的叫喊。

  这句劝架的话本来很正常,没什么奇特之处。

  但它已经持续响彻北极星系四天四夜,一刻不停。

  为了不漏过有用的信息,在宇宙中飞行的舰艇、战场上的太空士兵,一般will not 关闭公共频道。

  然后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听,听得脑壳都快裂开了。

  他们被折磨得心烦意燥,以至于每次在战场上碰到撑起“防御金盾”的哈莉或黛娜,无论塞纳冈人,还是兰恩人,无论他们是被阻挡攻击的一方,还是曾经被她们的“防御金盾”拯救过,都会发泄般向她们倾泻火力。

  可他们越这样,哈莉越发要用“魔音”折磨他们,最好让他们对她的厌恶,超过对面的敌人,碰到她就向她集火。

  唔,哈莉已经考虑将“你们不要再打了”换成“bastard 们,给老娘住手”。

  这样似乎更拉仇恨?

  “哈莉,听我说,你先停下,我有个结束战争的计划。”亚当奇侠忍着穿脑魔音,加大音量喊道。

  “我是中保,不能听伱的计划。”哈莉终于有了反应,还换了个“安静的”私人频道。

  “为什么?作为中保,你难道不想结束战争?”亚当奇侠奇怪道。

  “你立场鲜明地站在兰恩人一边,你的计划必然也对兰恩人最有利,我若听从了你的计划,不就违背了中保之责?”哈莉道。

  “你先听我说,如果你觉得对塞纳冈不公平,可以不参与。”亚当奇侠helplessly said 。

  “好,你说。”

  亚当奇侠严肃道:“并不是所有塞纳冈人都残暴好战,有很多塞纳冈人和我们一样热爱和平、憎恶这场战争。”

  只听这句话,哈莉就想“挂断电话”.喔,挂电话之前,先向他啐一口,然后竖起一根中指。

  不过哈莉到底还没忘记自己的身份:不是塞纳冈人,没必要带入塞纳冈人该有的情绪。

  “根据兰恩情报科探查到的消息,塞纳冈高等议会的议长罗斯夫,现在正被Great Commander 关在兰娜迦城监狱。

  原因就是他带领议会议员反对在这种时候发动全面战争。

  简单来说,他是一位更理性、更在意民众福祉的科学主和派。

  他被关押,既证明他对战争的态度,又说明他在塞纳冈军民中间有巨大的影响力。

  事实上罗斯夫议长在银河系内都很有名,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敦厚长者。

  与Great Commander 瓦诺德狂热信仰七恶魔不同,他的思想更‘现代化’,还曾公开提议,禁止七恶Demon Sect 在塞纳冈传播。

  我坚信,只要他能重获自由、重新掌权,北极星系一定会迎来彻底的和平。”

  哈莉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所以,你打算把那位敦厚长者救出来组建伪政权,与Great Commander 打擂台?从内部瓦解塞纳冈的战争潜力,最终帮助兰恩人赢得这场银河Battle of Supremacy ?”

  亚当奇侠表情扭曲,叫道:“意思是那么个意思,但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完全变了味道。”

  哈莉没再去讥讽他,直接问道:“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不是帮我,是帮助所有被卷入兰恩-塞纳冈战争的苦难民众。”

  “这种屁话能糊弄我?直接点。”哈莉不耐烦道。

  亚当奇侠讷讷道:“你是中保,还是在宇宙中威望极高的银河上将,等罗斯夫议长重获自由如果能得到你的公开认可,和平会更容易到来。”

  这是要她以银河上将的名义,承认“罗斯夫伪政权”?

  哈莉拒绝道:“除非有半数以上的塞纳冈人支持他,否则我不会将他当成塞纳冈文明的领袖。”

  “难道你不想结束战争?就这短短三四天,兰恩人死亡八百万,伤残四千万,五十亿民众受到影响。

  如果不做出改变,接下来的战争只会更酷烈、更残忍。

  而你和黛娜一直都在做无用功,无论你挡下多少攻击,下一次它还是会落在双方warrior 身上。”亚当奇侠excitedly said 。

  同样在通讯频段中的黛娜不高兴了,“若非我们在外太空挡住歼星炮的攻击,兰恩星早被打爆,when the time comes 就不是几百万人的死亡,而是几十亿!

  而且,那些失去战力、飘在太空的伤兵,有很多都是被我们拯救的。”

  “抱歉,我太着急了,可你们的所做作为,只是给病入膏肓的伤者贴创可贴,别说治本,连治标都做不到。”亚当奇侠叹道。

  “我只是不为你们搞出来的傀儡政权作保,又不是反对你们的行为,激动个啥?”哈莉道。

  “但你的认可能说服更多犹豫不决的塞纳冈军民。”亚当奇侠道。

  “hehe ,你高看我了。现在他们面对我的劝架,都是二话不说直接开炮呢。”

  虽然没得到哈莉的担保承诺,亚当奇侠的“傀儡政权行动”并没停下。

  鹰侠和鹰女都被带到兰恩星,议长营救计划势在必行!

  几千年前,鹰男鹰女曾是塞纳冈renowned 的英雄,在军队中很有威望,也认识不少现今塞纳冈的高层领导。因为N金属保证转世重生记忆不会消失,哪怕是几十世之前的关系,留到this generation 依旧管用。

  比如,高等议会议长的秘书莎耶娜,那位valiant and formidable looking 的红发美女warrior ,就是鹰男的old friend 。

  兰恩秘密指挥中心。

  “我知道议长被关在哪个房间,也了解监狱的布局,但正因为我对监狱很了解,才百分百确定,靠强突几乎impossible 进去,除非.”

  莎耶娜抬头往天空看了一眼,似乎看到火光映天的战场上那“永垂不朽”的身姿,听到那让人脑壳开裂的“住手,你们都别打了”。

  “除非有Demoness 哈莉的帮助!”她敬佩地说:“不愧是厚皮Martial God ,the past few days 兰恩-塞纳冈Two Great Factions 使用了上千种武器,有高温高辐射,有极致低温,有各类毒素毒液,有星际病毒与寄生虫统统对她无效。

  无论兰娜迦监狱准备了什么级别的defensive power 量,有她在,我们都将如履平地。”

  鹰男摇头道:“大部分时候让她帮个小忙,问题不大,她并不小气。

  但涉及到她为人处世的原则除非用极高的利益收买她,否则很难让她改变决定。”

  “议长的友谊算不算?”莎耶娜问。

  “除非议长是一位强大的Supreme Existence ,或者魔力充沛赛Demon King 。”

  一个浅橘色皮肤的高个女人缓步走向几人,遥遥说道:“我知道你们的计划,我能帮你们!”

  “黑火?你怎么在这?”

  “你是柯曼德尔?”

  “塔马兰女王!”

  几位Earth 人叫出不同的称呼,却都一样的震惊。

  “不用惊讶,现在塔马兰女王是我们的盟友了。”黑火身边的萨达斯laughed 道。

  “怎么回事?塔马兰可是塞纳冈的传统盟友,而且之前已经对我们宣战了。”亚当奇侠惊疑道。

  他的妻子阿莱娜更直接,“father ,小心有诈!你不该把她带到我们的秘密指挥中心,更不该亲自见她。”

  “不用怀疑,女王现在就是我们的朋友。”paused ,萨达斯又道:“她用事实证明了与我们结盟的决心。”

  “什么事实?”阿莱娜疑惑道。

  萨达斯笑着指向红发鹰女。

  莎耶娜神色复杂道:“她杀了Great Commander 的使节,一位七恶Demon Sect Archbishop ,还顺带救下了我。”

  “什么时候的事?”

  “议长下狱后,我也被逮捕。Archbishop 准备把我当做祭品,用在与塔马兰人的结盟ceremony 上。

  让奧fuck 见证双方的血盟。

  所以,他带着使团和我一起去见塔马兰人,结果塔马兰女王悍然下手,从背后sneak attack 了他,现场的塞纳冈使团也被塔马兰人屠戮殆尽”

  几人脸上的戒备立即消散大半,杀了七恶Demon Sect 的Archbishop ,肯定无法再回头。

  “你为什么改变主意?最近几千年,塔马兰一直是塞纳冈的盟友。”亚当奇侠疑惑道。

  “三十年前塔马兰灭国时,塞纳冈什么也没做。”黑火瞥了萨达斯一眼,又道:“而且我是塔马兰女王,为了民族的整体利益,我们也不能站在失败者一边。”

  “为什么说塞纳冈一定会失败?他们现在攻势很猛,兰恩并没占据绝对上风。”亚当奇侠问道。

  兰恩何止是没占到上风,他们快被打蒙了。

  兰恩的科技的确发达,但在泽塔光波之外,他们做不到绝对的技术碾压。

  而他们的身体素质和Earth 人相当,塞纳冈却人均“鹰侠”,平均attribute 50+往上,人人携带免疫大部分魔法、近乎全部能量射线的N金属装备。

  更terrifying 的是鹰人warrior 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他们死了也能带着记忆重生,怕个吊?

  兰恩人无论士气还是battle strength ,都比塞纳冈弱一大截。

  现在能五五开,纯粹是兰恩占据了“天时”——塞纳冈主星被爆,战场也在塞纳冈的母星系,大部分难民落在兰恩星,主力舰队不敢放手施为。

  若非战局逐渐不利己方,兰恩人也不会把主意打到塞纳冈议长身上。

  “你了解七恶魔吗?”黑火反问道。

  “祂们是塞纳冈人信奉的邪恶Demon God ,使用邪恶的灵魂魔法,喜欢吞噬活人的灵魂。”亚当奇侠道。

  黑火shook the head ,瞥向unperturbed 的萨达斯,道:“你应该问一问你的老岳父,为什么一定让你去Earth 找哈莉奎茵做中保。”

  亚当奇侠惊疑looked towards 萨达斯,“难道不是因为银河上将的身份?”

  黑火said with a sneer :“在物质宇宙,银河上将还不如绿灯Legion 管用。看看外面的战场,她声嘶力竭的劝架声传遍星空,有谁理睬她?

  即便她有机会建立Supreme 威望,你的岳父也不会让她成功,绿灯Legion 刚赶走呢,哪能再竖立一个‘权威’?”

  鹰侠鹰女brows tightly knit :兰恩似乎也不是什么好鸟呀!

  亚当奇侠喃喃道:“为什么?”

  “因为七恶魔差点被Demoness 哈莉诛绝,奧fuck 是漏网之鱼,和她之间的仇恨不可化解、absolutely irreconcilable 。

  所以,你明白了?奧fuck 的信徒天然就是她的敌人!

  做Demoness 哈莉的敌人,还想赢?达克赛德都不敢轻易这么想。”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