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Going To Have A Fight With Superman Chapter 1274

  第1274章 史上最凶暴的超级英雄

  “洛瑞,你再试一次。”

  this time 哈莉不再去感受盗取力量的过程和原理,它压根就没过程、没原理,纯走Universe Principle 漏洞。

  也即是哈莉本不该被盗取力量,但她的力量就是流失了。

  这便是奇点魔咒,没有道理,不遵守规则。

  如果哈莉把过程搞清楚了,也等于看清这个bug,看清一个奇点魔咒,等于掌握它。

  就像只有你发现小区围墙破了个洞,洞够大,人可以钻进去,就能通过它避开小区门口的防疫人员。

  第二个人看到围墙破洞,不需要技巧和手续,也能直接用。

  this time ,哈莉先调整自己的“厚皮Divine Force ”,Divine Force 中包含的十大神性(十种防御专长)只显示最基础的三种,上帝之力防御,食物防御专长,厚脸皮防御。

  如此,即便被黑爱丽丝偷走力量,也不至于曝光她的秘密。

  接着,哈莉不反抗,任由她把力量偷走。

  “~~~”没有美少女变身时的音乐特效,但洛瑞的确全身闪耀golden light ,很神奇。

  长雀斑和acne 、皮肤粗糙暗淡的普通脸蛋,变成了哈莉同款心形脸蛋,皮肤细腻白皙,红润有光泽,充满青春与健康的活力。

  就连五官都跟着大幅度调整,圆鼻头变得精致直挺,眼睛变成大大的杏眼.

  之后就是身上的衣服和装备,一套宽袖长下摆的black 袍子,背后悬浮一silver 金属棒。

  “shit,这是睡魔之袍和忏悔棒,连这东西都.“哈莉又惊又奇,赶忙检查一下自己的装备,睡魔之袍就在她身上穿着,但不是袍服模样,而是white 的无袖紧身小毛衣和black 铅笔裤。

  事实上她很少把睡魔之袍变成宽松的长袍,虽然那种样式很有“至高风”——路西法和睡魔经常这么穿,但在日常中很不方便,也很另类。

  为什么黑爱丽丝会选择至高风?

  忏悔棒也安安稳稳待在她的天堂War God 辉印空间(equivalent to 阉割版的神国)。

  “我的东西还在,你怎么窃取的?”

  “我不知道,只要我心里想窃取伱的能力,就自然而然变成这样。”黑爱丽丝连声音都变得和哈莉有六七分相似。

  “你用忏悔棒打我一下。”哈莉道。

  “bang! ”黑爱丽丝没有犹豫,拿起自己的忏悔棒,给哈莉脑壳来了一下。

  “这特么”

  太bug了!

  棒子竟然也具备六七分原版Holy Spirit 之泪的功能。

  “陌客,你用天堂魔法攻击她试试。”哈莉道。

  陌客使者用holy light 凝聚成箭矢,射向黑爱丽丝胸口,”weng” 的一下,一层金膜在她体表浮现,holy light 箭矢结构不稳,直接崩碎成点点光辉。

  这是上Emperor’s Power 场!

  哈莉神色复杂,心情更复杂。

  震惊是肯定的,她很震惊dc宇宙竟有如此奇葩。

  接着她有些嫉妒,难怪每个magician 做梦都想得到奇点魔咒,特么的,太bug了。

  最后,100级后产生的arrogant 的浮躁,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的火苗,直接熄灭消失,她再次对这个宇宙、对造物之力有了敬畏与期待。

  之后哈莉又让黑爱丽丝做了十几次实验,哪怕神奇女侠不在现场,她也能偷窃戴安娜的力量,变身成拼夕夕版的神奇女侠。

  她甚至能窃取命运Academician 的力量,在脸上套个纳布头盔。

  除了魔法人士的魔力和Divine Force ,她也能偷窃异能者的能力。

  比如,变成个国字脸、屁股下巴的“真·女·超人”。

  当她偷窃谁的力量时,她的相貌和外形也会向那个人靠拢,身上的制服和武器,也和那人一样。

  若非哈莉确实感觉到力量有流失,她都以为黑爱丽丝的能力是镜像复制,而非盗窃。

  镜像复制的话,被复制者不会失去什么;而盗窃必然一方有得,另一方则会失去等量的力量。

  如果只是镜像复制的能力,陌客和影契squad 也不会指望黑爱丽丝对付幽灵。

  他们想让她偷光幽灵的全部力量,让祂“停电死机”呢。

  “偷异能者的能力,和偷魔法超能者,有什么区别?”哈莉said curiously 。

  偷魔力、偷Divine Force 神性,这很容易理解,她自己就是行家。

  但像大超,他体内也没啥能量,偷的到底是什么?

  “我也not quite clear ,但我更喜欢偷魔法能力者的力量。”

  “为什么?”

  “个人感受,对身体的负担更小。”黑爱丽丝想了想,说道:“偷异能者的力量时,我感觉自己的基因发生了某种变化。

  我隐约有种clear comprehension ,这种变化如果持续时间太长,很可能成为不可逆的状态。

  偷魔法超能者则没这种风险。

  魔力或Divine Force 顶多浸染我的灵魂,不至于从根源上修改基因。”

  “你小小年纪,对魔法常识了解还蛮多的。”哈莉看她小太妹的模样,还以为这是个满脑子浆糊的学渣、脑残。

  “我不仅能盗窃力量,还能窃取你们的智慧与见识。”黑爱丽丝得意道。

  “你在我的Divine Force 中得到什么?”哈莉惊strangely said 。

  “嗯,很多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的技巧,很模糊,我得经常进入你的状态,才能把技巧摸清楚。”

  哈莉告诫道:“虽然你的能力很强,但不要当面盗窃魔法人士的力量。

  我不知道别人什么情况,但我能随时从你身体里取回我的力量。”

  “impossible 吧,从来没人能夺走我的力量。”黑爱丽丝满脸怀疑。

  “咱们试试。”

  于是黑爱丽丝再次变成山寨哈莉。

  哈莉自己的感受就是,厚皮Divine Force 犹如她的第三只手,现在这只手被另一个人拿走,像木偶一样被别人操控,但她只需要用力挣扎一下.

  “哎呦!“黑爱丽丝holding head 发出一声痛呼,身体像扎了个洞的皮球,迅速“干瘪”下来——变会原来的雀斑圆脸小太妹。

  “怎么会这样?”她有些被打击到,脸上写满震惊和失落,“武Power of God 像是突然活过来,我完全控制不住它。”

  “我是力量的主人,当面逮住小偷,然后从小偷那拿回自己的东西,不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吗?

  你若连魔力印记都能抹除,那你就不是‘黑爱丽丝’,而是‘下一站上帝’。”哈莉said with a smile 。

  “哈莉,你——”陌客脸上的震惊甚至超过了黑爱丽丝。

  “你得到了新力量?”这句话他用的精神sound transmission 。

  哈莉惊了一下,她说了什么暴露秘密的话?

  “什么新力量?我的情况你还不知道?现在连魔力都没有,全靠上帝赐予的War God Power 和martial artist 的厚皮Divine Force 撑场子。”

  陌客道:“对力量的所有权越高,对力量的掌控权就越强。

  普通法师的魔力原本就不是他的,是借来的,被盗走后,几乎毫无挣扎之力。

  你这样轻松自如地拿回力量,说明你对力量的掌控极强,对力量的所有权极高,甚至你就是力量的previous owner 。

  现在的宇宙,除了新力量,压根没空白魔力给你使用。”

  “哎,你忘了上帝下凡?”哈莉指了指天,脸上是带着得意的mysterious 笑容。

  “上帝?”陌客将信将疑。

  哈莉的表情更加unfathomable ,接着她face changed ,快速道:“你们大概没法留在庄园修整了,兰恩-塞纳冈战场出现惊天剧变,黛娜危在旦夕,我必须——”

  “是北极星系?我去。”大超不等她说完就主动请缨,“对付幽灵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救黛娜问题应该不大。”

  哈莉严肃道:“问题很大,因为对手是精通灵魂魔法的魔君奧fuck ,你去了就是一盘菜。“

  “大概要多长时间?如果黑爱丽丝行动时,有你在场,会安全很多。”暗夜Master 说道。

  “唔,trifling 奧fuck ,一盏茶的功夫吧。”

  七恶Demon Sect 的标志是一个带四根尖刺的圆圈,内嵌一个三个角各一根尖刺的三角形。

  圆圈内嵌六芒星、pentagram 、三芒星,是最常见的黑魔Magic Talisman 文。

  七尖刺三芒星,代表七恶Demon Sect 的出身:来自地狱的恶魔。

  七根尖刺则代表教会尊崇的七位恶魔。

  这个标志简单直接地说明了七恶Demon Sect 的情况。

  不过它不仅是标志,还是一枚蕴含七恶魔魔力的rune 。

  七恶Demon Sect 的圣warrior ,额头都有这样一个rune ,他们的灵魂与Life Essence 早献给奧fuck ,现存于世的躯体如同放在沙漠里风干十年的尸体。

  但他们依旧能战斗,也只剩嗜血、残暴的战斗欲望。

  因为失去灵魂,他们的躯体更是不知疲惫、感受不到伤痛,还impervious to sword and spear 、strong as an ox ,近乎山寨版的Iron Body 。

  有近乎Iron Body 的强度,却没氪石、魔法之类的缺陷。

  但这还不是最terrifying 的。

  七恶Demon Sect 的圣warrior 背后有一位“Demon God ”,这代表这群虔诚的信徒都能使用自家Demon God 的力量——灵魂吮吸。

  嗯,七恶魔皆精通灵魂魔法。

  这样的圣warrior ,如果有十人组成squad ,出现在星级战场任何位置,都能掀起foul wind and bloody rain ,成为改变局部战局的存在。

  半小时前,确定Demoness 哈莉无瑕顾忌北极星战场,并侦查到兰恩星有泽塔光波反应,塞纳冈人果断梭哈,只圣warrior 就出动足足150万!

  加上数以百万级的普通鹰人warrior ,队伍grandiose ,铺满了一小片星空。

  他们有的驾驶星际战舰,有的直接凭借N金属翅膀在太空翱翔。

  在队伍的最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太空星辇,样式像巨型沙发,底部和tail section 有火箭喷射器,其上坐着个silver 金属皮肤的巨人,身高超过三十米。

  正是七恶魔中仅剩的老大奧fuck 。

  这样一支队伍,冲入不懂魔法的凡人组成的兰恩联军,立即掀起滔天杀戮。

  犹如一辆坦克全速冲入西瓜地里,每个西瓜都是一艘兰恩战舰。

  直接像西瓜那样被碾爆,已经是最好结局,更惨的是被圣warrior 抓住,嘴对嘴,活生生吸出灵魂。

  “奧fuck 果然出来了,可我们的军队完全挡不住,3 minutes 不到,已经有500艘银河级战列舰被被击落,死伤超过百万”兰恩星指挥部,议长看着被purple black 魔力气息遮盖的Star Domain ,听着阵亡士兵发出的绝望惨嚎,面色发白,身体颤抖,“七恶Demon Sect 威势滔天,黑Phoenix 真的敢出手?她会不会吓得直接逃跑?反正她只是中保。”

  “放心,她是超级英雄,正联超级英雄最不怕的就是牺牲。”萨达斯盯着屏幕affirmed 。

  他的语气和表情都很镇定,但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捏成拳头。

  ——换成是他,他肯定不会出手,七恶Demon Sect 展现的实力太强,完全没胜——

  刚这么想,cry out in surprise 在指挥部响起,尤其是他的女儿阿莱娜,叫声更是带着恐惧,“亚当,小心!”

  亚当奇侠冲在第一线,火箭背包被一名干尸般的鹰人圣warrior 捏爆,他打着旋儿落入敌人阵列。

  萨达斯眼睛睁大,精神高度集中。

  来了,关键时刻来了!

  这是他给Earth 女婿的命令,让他冲到距离黑Phoenix 最近的第一线,身先士卒,拼死鏖战.

  只要女婿按照他的命令去做,就一定会遇到生死危机。

  因为他只是个ordinary person ,身上的高科技太空battle clothes 可以欺负乡巴佬Earth 恶棍,放眼兰恩战场,却只是普通货。

  “Ahhhhhhh ahhhh ”

  宛若凤啼的鸣叫,突然响彻全场,没有声音传播的过程,它似乎能space teleportation ,一瞬间就响彻战场。

  “额啊~~~”兰恩指挥部大厅,所有聚精会神观战的指挥官们,都难以忍受地捂住耳朵。

  “刺啦,刺啦——ka-cha ~~~”接着,发出声音的音响冒出一串电火花,哑了。

  但视频能看到声音。

  没错,就是肉眼可见。

  只见黑Phoenix 双臂张开,双手捏成拳头,浑身肌肉紧绷,面部表情狰狞,显然她正竭尽所能、用尽全力。

  她面向七恶Demon Sect 大军,嘴巴长得大大的,一圈又一圈波纹扩散出去,“声波”所过之处,似乎连宇宙都跟着上下起伏。

  就像宇宙成了个空瓶子,飘浮在波浪上。

  这不是错觉,他们揉了揉眼睛,镜头的确在规律地晃动。

  “群星在上,这是幻觉吗?”萨达斯叫了起来。

  “黑Phoenix 不是B-Rank 三流英雄吗,怎么这么强?”其他人也在惊叫。

  黑Phoenix 嘴巴里发出的声波速度极快,别说音速了,它比光速都快。

  几秒钟的功夫,它已经笼罩大于一光分的战场。

  嗯,战场两侧边界,差不多光飞行一分钟的距离,但“声波”只用了几秒钟就横扫全场。

  距离黑Phoenix 近的圣warrior 、鹰人warrior ,甚至兰恩人warrior 、战舰,都如同被点燃的烟花,直接爆成一团blood mist 。

  声波的波纹原本是milk-white ,现在被blood mist 染成pale red 。

  距离稍远(一百公里之外)的士兵与战舰,没有爆成blood mist ,但看着更惨,他们像是被锋利的菜刀切了无数下,成了一滩肉泥。

  再远(500公里外)才开始出现幸存者,实力强的warrior 像是被大铁锤捶了脑袋和胸口一下,骨断筋折,胸腔瘪下去,口吐夹杂内脏的鲜血。

  “法克,我怎么这么强?”黛娜傻眼了。

  “偶买噶,我怎么杀了这么多人?”接着,黛娜吓呆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